女孩把腿张来男生桶

      랙炼药大会的举办地在蓮药王谷内的一处巨大平台,጖由一块块极其耐热的黑青石챧铺就而成。

      ⯠ 平∖台之上每隔五米的距离就放置着一座丹炉,为㮇了确保比赛的公正性⫮,比赛뉥用的丹炉以及炼药材料都由药王谷统一准备刨。

      离炼药大会正式䉃开始还ᾦ有一个时辰,上百位炼药师们此时黩都待在休息区。

      很多人都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炼药大会了,在看到一些熟悉的老面孔后,都彼洚此㖂寒暄了起来。

      “张老头,你都快入土的人了,还来参加炼药大会?”

      “或许这是老夫最后一次参加炼药大会了,能来见见你们这些炼药界的后起並之秀,那也是㚽值得的。”

      熳 “对了,上次和你一起参加炼药大会的那个颇有天赋的小友,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밦 “你说子齐啊!他在上次炼药大会后,就被邀请加入᧯了正一门,现皷在应该已经是正一门的内门长老了。”

      与此类似的对话≶还有很多。

      事实上很多来参捨加炼药大会的炼药师׏,并不是为༬了争夺第一跽的位置。

      毕竟加入药王谷的名额只有一훢个,想要在这么多的炼药师中脱颖而出并不容易,不仅需要炼药上的天赋和经验上的◱积累,还즬需要一定的运气。 

      炼药大会每次浿比赛炼制的丹药,都是在比赛开始时才会公布,根本就无法提前做准备。

      ᆊᇺ若是比赛炼制的丹药碰巧是自己平日里经常炼制的丹药ⵁ,那把握性自然非常大。

      可如果比赛炼制的丹药自己从来就没有炼制过,那就非常不走运了。

      因此想要在炼药大会上夺得第一,是非常难的。

      ʚ 所以很多来参加炼药大会的炼药师们,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来争夺冠军,而是展现自己的ᾖ炼药实力给那些来观摩的宗门势力看。

      嬍 有门派归属的炼药师是不会来参加炼药大会的,他们这些来参加炼药大会的炼药师基本上都是散修。

      散修想在修仙界生存是极其艰难的,为了一点资源都要拼劲全力,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긥若是能在炼药大会上被一些宗门势力看上,邀请加入宗门,那未来的资䮏源也就不用愁了。

      若非媶炼药大会的最低的门槛必귞须得是五品炼药师,那来参加炼药大会쭧的人数ᔇ恐怕将翻十倍还不᫠止。

      毕竟炼药师的品级提升,除了琱一些天赋异禀的人以外,都需要无数次的炼药经ꭠ验积累,这将耗费海量的资源。

      不是每一个散修都能耗费的起这么多的资源。

      놤 每一个能来参加ꗓ炼药大会的炼药师,之前都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生活,他们㤢每一个人都迫切的想要展现自己多年来所付出的成果。

      炼药大会上一举成名,成为众多宗˖门势力争抢的对象,这是大部分㗔人憧憬的想法。

      当然也有人不是这样的想法,那就是此时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南宫凝雪。

      她与那些散修不同,她在炼药上的㡩天赋哪怕是ཽ活了三千多年的前师尊风妙依见了,都感到惊讶。 궸

      也正是因为她ꑂ在炼药上的天赋,她才会被风妙依收为徒弟。

      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ꇣ为的。

      但她实际上最喜欢的不是炼药翤,而렅是炼毒。

      她最大的爱好就是先给人下毒,然后再给人炼药解毒。

      但前师尊风妙依却并不赞同她的这个爱好,训诫她说:虽然我们是魔道,但也不能玩弄人性,否则容易滋生心魔,对于看⸓不惯的人直接一巴掌拍死就行了。

      她觉得自己的一切酪都被师尊否定了,因此他与师尊产生了争执和隔阂,最终她被师尊关了禁闭。

      或许是真的如师尊所说,在长时间的玩弄人性后,她的内心滋生了心魔,她对师尊产生了不满和逆反的情绪。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她心里形成。

      䒸在表ꢿ面上跟师尊和解后,她偷偷的给师尊下了毒,想着等师尊能理解丗她的爱好后,再给师尊掜解毒。

      可谁承想,一直以来㾙都沉默寡言,看起来冷冰冰的大师姐陆青衫,툤竟然突然就棊背叛了师门,跟师尊动巴了手。

      那一战,打的是天昏地暗,惊动了无数正魔两道的势力。 ؆

      㡧最终,在几乎是整个修仙界的见证下,师尊败了。

      修为大降,根基被毁,已经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她一直认为师尊之所以会败的这么惨,都是因为她下的毒,否则以师尊这三千多年的积累,哪怕不敌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凄惨的田地。

      之后,她实在是没脸再回去见师尊了。

      不过,为ጘ了给师尊报仇,她愤愤不平湩的找上了叛徒陆青衫创立뭦的玄女宫,与陆青衫当面对质。

      令人无法理解的是,那叛徒陆青衫竟然还跟没事人一样,继续用那冷冰冰的语气叫着她师妹。

      随后她出手了,各种手段齐出,不管用剑用掌还是她最擅长的ӡ毒也好,헧叛徒陆青衫都没键有还⿚手,但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势,完全无视她的攻击∅。ᴊ

      她实在是太弱了,如果叛徒陆青衫愿意,甚至只要吹口气就能杀了她。

      她不甘心,明明她这个帮凶每天都活在Ľ对师尊的愧疚里,为什么陆青衫这个罪魁祸首就能过的安心理得㒧。

      她要为师尊报仇。

      报仇第一步就是提升修为。

      如今她的修ẳ为是大㬪乘圆满,下一境ꯁ界便䊅是渡劫境。

      渡劫境总共需要渡过九次天劫,渡过九次天劫后便能登上仙台境。

      虽然听起来好像挺简单的,但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那就嘇是虽然她炼药天赋旷古绝今,但修炼天赋就궣比较一般੅了。

      她能用两百多㩄年就将修为提升到大乘圆满境界,主要靠的是丹药堆驶积,所以她的根基并不稳固,所会的手段也不多。

      哪怕只是第一次天劫,对于她而言都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但是如果能有渡厄丹的话,她渡过天劫的概率就能大大提升。

      渡厄丹乃是九品之上的濥半仙丹,修行者服用后,可在Ⱈ渡᧹劫时屏蔽部分天机,降低天撋劫的威能。

      至凞于能降低天劫多大的威能,那就要看服用的渡厄丹的品质如何了。

      渡厄丹乃是㢡药王谷的药王尝百草所创,丹方自然掌握在药王谷手里。

      修仙界流通的只有成品渡厄丹,而且还是品质不高的,每次出现品质高的渡厄丹时,都会被那些大势力争夺去。

      ꋾ 她想要笭获得一㧲枚低品质的渡厄丹都极难。

      因此,为了薑获得渡厄丹颮,她选择参加这次的炼药大会。

      以她九品炼药师的天赋和实力,想要夺得这次뒫炼药大会的第一名,几乎没有븏丝毫悬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