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每夜110228

      大蛇丸的需求,其实晴树也猜到了,不外乎就是需要也许晴ꐧ树的血液,这时的大蛇丸并没有开始渴求宇智波一族的力量,所以给他也无妨。칅

      不过在大蛇丸的实验室里,晴树意外的看到许多人体实验,不知道为何,大蛇丸并不介意晴树看到愔这些。

      人体实验就人体实验吧,晴蠎树还真不太在意,所谓的道德在强者面前真的不堪一击碐,而且忍者的作用就是杀人,死一些无关之人,毄与我何干?

      想是这样想,但是装得正常一些还是要做的,总不可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让大蛇丸有所怀疑。

      于是在晴树拜访௣大蛇丸实验室的时候,他可是演技在线,各自被吓尿的样子,最终大蛇丸也不吝啬,给了晴树一鶝套实验心得。

      作为交换便是需要从晴树身上抽点血,那么一针下去晴树被抽走␠了一小瓶血,心里老不舒服,也不知道多久才能补回来。

      不过这都是值得的,实验心得将쥟会是晴树开f启科学研ꞝ究型忍者的基石,等有钱了他就可以开辟自䊽己的实验室大展宏图,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

      额。。。想岔了,问题就是没有钱啊!

      果4然,在任何事情上,资金总是最大的绊脚石。

      还好,没过两天,晴树便收到了小队集合的消息,看来断老师所说的出村任廉务算是确定了,끺出村ᨩ做任务一般都在C级以及C级以上,忍者任务到了C级报酬就开始丰厚了。

      像迈特戴大叔这样的老下忍,甚至都没有自己的固定小队,但是通过蹭队伍专做梅C级任务就能很好的养家糊口,时不时来个B级任务就能大赚一笔。

      由此可팔见那些厉害的忍者ឋ,收入有多逄可观,毕竟是玩命钱,少了没人会去做。

      几日不见,加藤断班变化不㪤大,基뇴本上᤺三人的关系并没有亲近多少,有意思的是橋井幸美似乎非常想敂跟晴树套近乎。

      虽然晴树自认有点小帅,但也不至于使得橋井幸美如此轻易转变。

      晴树不知道的是,橋井幸美通过这大半个月的相处,意外的知道晴树曾经在学校打败过宇智波稻火,这对一直深信忍者大族一定强于平民的橋井똠幸美来说是相当大的打击。

      再加上这次出村任务,她知道自己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塛对象。

      与揾晴树不同,橋井幸美有一年左右的忍者经⌔验,而且属于ᧇ那种去过前线的忍者小队,虽说木叶不会安排这样一群平民刚组成的小队上正面战场,但让他们在战场做辅助工作都是够呛的。

      不到半年的战场任务,橋井幸美就换了好几波队友,火之国不只有木叶出产忍者,火之国其他地方也会大量的培养普通忍者。

      那些分散在火之国各地的小家族最喜欢收养或者招收一些有查克拉天赋孩子,不管㮒年龄大小训靇练有꫆一番之后便给其下忍身份,让他们出任务赚钱。

      这样既消灭了火之国的匂孤儿问题,又能快速的为木叶补充新鲜血液廥,当然有天赋的孩子瀡还有机会来木叶上学。

      这种方式也让木叶完全掌握火之国忍者的上升ሦ通㜭道,同时也能维持木叶对火之国的统治。

      有点类似成熟的官僚统治方式,只不过看上去有些不人道罢了。

      而橋井幸美就是这种不人道的牺牲品,她不想再成为ᆔ随时会被舍弃的部分,但她没有什么忍者天赋,她唯一能利用的便是䢀女人天生的优势。

      只可惜,她找错了献媚对象,如果真到了要选择的时候,晴树会毫不犹豫的抛下她,晴树可不会有为她牺牲的想法,一点都没有。

      “晴树君,断老师似乎很喜欢你,你们之前就认识吗?”橋井幸美也十分在意加藤j断,当她燷知道加藤断要成为自己的老뀶师后,她可是高兴坏了。

      ௧不过只是相处一段时间之后,橋井幸美便发现씑作为精英上忍的加藤断,似乎跟自己뿑并不是非常亲和,因为加藤断的注意力从来不在她身上。

      ᪮“哦,是啊,我跟断大哥早就认识了。”晴树装得跟个憨憨似的,毫不顾忌的表示自己ꛑ更加藤断很熟,反正他又没有什么损失。

      “是吗。。。你能让断老师教导我水遁忍术吗?”橋井幸美也是急了,半个多月里播加藤断根本没有打算教她水遁忍뉬术。

      “什么水僅遁忍术?我知道断大哥有一招迟到忍术,专橆门为迟到准备的忍术。”晴树继续装傻,不过心里却吐槽到:‘加藤断居然是开空头支票,难道是忘了这件事쁂情了?’糭

      晴树不知道的是,加藤断那些话还真是随口说说而已,哪有那么容易就交给其他人忍术啊,鴏就连加藤断给晴树的忍术卷轴都是受纲手所托罢了。

      就算他要教晴树忍术,那也ᎏ要等时机成熟之后,再进行教授。

      蟴 就在晴树与橋进幸美胡说八道的时候,晴树没注意到加췓藤断已经面色阴沉的出现在他身后,直到晴树注意到宇智波稻火的表情变得幸灾乐祸起来时,晴树才察觉到身后有人。

      빭“哈哈哈,断老师您来啦。”

      “我不会迟到忍术,而且我也没有迟到!”加藤断说着便给晴树的大脑袋来上一拳,打得晴树哇哇大叫。

      教训完晴树之扞后,墻加藤断便开始宣布这次的任务内容,似乎。。。加藤断对这次任务很重视。

      擊 “这是一次抓捕流窜叛忍的任务,任务的目的地是木叶南部的一股小渔港。。。”

      ⎟听完加藤断的表述,晴树马上便产生了莬疑问,用得着从距离炔更远的木叶掉人手吗?火隐之国有的是木叶忍者。

      又或者说他一直有疑问,他不知道加藤断的死亡事件是否还会发生。

      又或者说,这次任务本身就是一场阴谋。

      因为如果现阶段加藤断不跟纲手组队,那么断就不可能再去做高强度的任务,那么危险性会大幅度的降低,但加藤断的死亡肯定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禵简单。

      他非常了解木叶也是拥有自己的黑暗面,特别是那个缠着绷带悰的男人正当壮年的时候,而且现在木叶内部有确定⺈下一代火影的呼声。

      这अ不得不让晴树联想到按照火影原本的轨迹,这段时╋间有好几位火影竞争者莫名死亡或者失去竞争资格。

      ‘箜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能救下加藤断櫼老哥,那么就是再好不过了,但是仅凭自己的三勾玉写轮眼騹,能否做到呢?’想到这里,晴树看了一眼宇智波稻火,‘真是内外交困的情况啊Ꝩ,能不能趟过去就看这矴段时间的修行成果了。’

      晴树装傻就是想示敌以弱,他现在不知道小队里是否还有敌人,所以他魏要藏好自己的能力,扮猪吃老虎在任何惞时候都是最有用的反杀手段。

      “好了,箪大家有什么疑问吗?”加藤断例行公事一般的询问到。

      飲其他两人一个懵懂无知,一个假装很懂,唯有晴树是在靠脑子吃饭,侴任务的内容非繡常少,有鍁许多疑问最好现在就问清楚。

      “断老师,情报上没有说明是哪里的叛忍吗?说明等级的忍者?还有他出现在哪里的目的?奬”晴树一连串的问题直接将加藤断问倒了。

      “额。。。都没有,这正是我们本次任务的目的之一,不过晴树你的观察很仔细,要继续加油哦。”虽然很意外晴树的表现,但想到他的出身,加藤断就有些释然了。

      汘‘从这点上看,晴树还真像빍那位大人,小小年纪就思维缜密的可怕。’晴树完全不知道这时的加藤断蜁已经把他夸上天了。

      因为此时的晴树陷入了深深的危机感,这种完全没有头绪的任务简直就是在告诉他这就是一场阴䂭谋,晴树心ه情瞬间跌入谷底。

      ‘实ீ力!实力!果然实力是唯一生存的保障,这种生ﵸ命受到威胁的感觉真让人难受。’心如乱麻,晴树却不得不强作镇定,事到临头已经不容退缩。

      之后解散前将出发时间定在了明天早上,看来加藤断也考虑到晴树等人是第一次执行任务,所以给足了时⇜间让晴树他们做足准㈲备。

      먪是夜,晴树为了不让美穂子担心헅,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异B样情绪,但这又能瞒得住吗?

      “第一次出去做任务,要记住带足蹃衣服,在外面风餐露宿生病可是忍者大忌。”

      “您都知道啦。。。”

      “你成为忍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묯也该到了出村的时候了,你父亲当年也是这样。。。”似乎想到了什么畵伤心的事情,美穂子并没有说下去,只是默默的为晴树整理行李。

      “我。。。我会来的,您放心吧。”过多的頠话ᷤ语只会引起伤心的往事,晴树只能承诺到,毕生的承诺由不得他做不到。

      “记得早点回家。。。”

      靤 “嗯。”

      这一刻,晴树决定不管用什么方法,一뤤定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次日,迎着晨光,岫加藤断小队如约出发,此时的晴树异常冷静,现在的他已经抛开所有的杂念,不管是什么样的未来,他都要像一头恶狼一㇭般将敌人撕碎,而且绝不松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