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baby视频

      “千年了!终于要解脱了。”

      门内传穿来略显苍老且又平静的声音。

      “不知是哪位前辈在此펼?”

      林旦땥听见里面有人,也不敢随意推门。

      “小友,进来说话。”

      誱林旦犹豫了,釣门内似乎也知道这样有点唐突了。

      “小友莫怕,老夫现在只剩下一ꮸ缕残魂,对你造不成什么威胁。”

      궠 “况且,刚刚你们对付那只恶灵的时候,老夫也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威力,对付现在的老夫,绰绰有余。”

      既然门内已经都这么说了,林旦也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킋,示意秦雨妍和王武二人将武器,符咒都拿好,一旦有什么异动,直接灭了它。

      퍔豜林旦推开门,屋内有些亮,突然间的亮光,使的呆在黑暗中太久的他们,一时间没有缓过来。

       三人用手遮住眼睛,待慢慢恢复后,才将遮挡的手臂放下来。

      房间里极为简单,只有一张木桌和两个书架,桌上放着一颗珠匶子,散袴发着光芒,屋子这ュ么亮必然是它的原因。

      书架上摆的整整齐齐的全是竹简,也不知道记载了些什么东西,一个老头就站在书架下。

      堖“小友,老夫可没骗你吧쫟。”

      眐这老头笑着对林旦说道。

      “这位前辈?请问尊⢴姓大名。”

      “ꨔ老夫名叫岳平,揫是驭鬼宗宗主。” ׿

      “驭鬼榶宗?前辈莫不是跨越其他世界而来的?”

      “哈哈,ԕ小友真是聪慧櫷过人呀ꌧ。”

      岳平似乎看起来很开心。

      搦 “前辈缪赞了,我只是在这世界,未曾听过有这样的宗门,所뼬以才斗魞胆猜上一猜。” ド

      林旦恭敬的回答道,此人是一宗之主,总是凘有些本事的。

      “不错,老夫来自北冥界,在此处已有一千三百年有余。”

      岳平从书架上拿下一㡴卷竹简翻阅혱着。

      林旦三人听到这老头已经在这里待了一千年了,觉得有些不싪可思议,第一次见到这种活过千年的人物,只有小说才敢这么写。 떇

      “前辈,那你为何会变成这样呀?”

      秦雨妍看着岳平핾现耕在淡如烟气的魂魄,不禁有些好奇。 䔮

      岳平听到秦雨妍的问题,拿着竹简的手不禁一抖。

      思念、悔恨、Ž气愤各种情绪在他的脸上一一展现出来。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们愿意听么?我已经有千年没有与人交流了。”

      岳平回过神来,淡淡的说道。

      “那前辈就讲讲吧,我们的时间多的是。”

      秦雨妍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没有询问林旦和王武两人就直接回答了岳ݮ平。

      林旦对此也是比较感兴趣,所以并没有反驳。而王武就更加不会扫自己小师뀼妹的兴了。

      “匝那好,既漂然你们如此有兴趣䄱,老夫韯就讲与你们听。”

      “除去在此界待的一千三百年,老夫至今修行已有六千多年,三千年合体,三千年渡劫。”

      鄟氥“我宗门修行之法本身的战斗能力不高,全靠驾驭鬼物为主,在渡劫前夕,为了保证渡劫的成功率,我前往北冥界枯骨山,用我的本命法宝驭鬼塔,ᬿ也就是你们现在待着的这个塔,收服了一只鬼帝作为我的鬼奴。”

       林旦三人好奇的看着这塔,没想到它居然还是一个法宝。

      “䓪很快,老夫的天劫来了,靠着驭鬼塔内的众多鬼奴,我熬过了4次天劫,也就是36道劫雷,没想到最后一次劫캇雷却栽在这鬼帝的手里。”

      텠岳平说到此处,心情略微有些激动,﵇他本能成就챶仙位,逍遥快活,却被这鬼帝害得只剩ῌ下一缕残魂被禁锢在此,任谁也会恨得牙根痒痒。䝝

      “虽然老夫的修行之法多鶴为驭鬼,但本身也是渡劫期的体魄,与这鬼帝抗下这最后一道劫雷也是绰绰有余。”

      “万万没想到抗这最后一道劫雷之时,鬼帝竟然反噬与我,导致心神受损,被劫雷所伤。”

      “前辈,鬼帝不是你的鬼奴么?怎么能在关键时䣢刻反噬你呢?”

      ﯹ秦雨妍也是听的紧张无比,好奇为什么鬼奴会反噬。

      听到这里,岳平叹了口气。

      “哎,都怪老夫太过自信!渡劫前夕,老夫以驭鬼塔强制镇压鬼帝,打算封印它的灵智用以挡劫,所以并未与它建立主仆关系。渡劫之时,受到天雷的刺激,鬼帝竟然恢复灵智,与老夫缠斗,导致两败惧伤。”

      “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还变成了这样……”

      “哈哈,你这女娃,好生心롢急。”

      岳平看퉄着秦雨妍突然想起了他的小徒弟,也是这般如此性急。看向秦雨妍的目光越发的柔崱和。

      “人家只是想知道前辈的惊险历程嘛。”

      秦雨妍嘟着嘴。

      “那老夫继续讲给你听Ꮋ。”

      岳平抚了抚发白的胡须,随即继续说道。

      “老夫与那鬼物虽说是两败俱伤,但是这最后一道劫雷却是抗了下来,接引之路也显现出来,我想成仙,它自然是要阻我。于是我们在接引路前大打出됮手,最终我与它皆被吸入接引之路,可不知为何,接쥍引之路突然断裂,我们被卷入空间乱流,未成就仙体,怎么能挡住这空间乱流的伤害,最终肉体磨灭,魂魄也四分五裂。”

      “啊,为什쥅么ꬌ接引之路这个时候断裂!太过分了吧。”

      “老夫也是非常纳闷,不过思考了一千多年没有丝毫头绪。”

      “真可惜,距离成仙就一步之遥了ࢽ,哎。”

      “哈哈哈哈,你这小女娃,是老夫错失仙缘,你叹什么气。”

      岳平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为你感었到可惜嘛……”

      秦雨妍一ݼ脸愁容。

      㒃 “岳前辈,能不能再说说接下来的发生的事。”

      熓 林旦询问道。

      “唔……接下来,老夫就失去了意识,等到我醒来之时,只剩下一缕残魂即将消散于天地,幸亏老夫的法宝驭鬼塔只是受到损伤,其内有老夫为了滋养鬼物而用养魂木构建的房间,这才保住老夫一缕残魂。那鬼物自然也是不好受,从훶鬼帝掉到㕠鬼灵不说,魂体也是千疮百孔,与️老夫差不了多少。”

      “可是当时的老夫,自然是奈何不得它,只能拼着最后一丝法力催动宝塔将他压在塔下,然后老夫便一直沉睡。”

      “岳前辈是最シ近才苏醒的么?”

      林旦心中有些Ʌ疑惑。

      “自然不岵是,老夫五百年前就已经苏醒了,苏醒讓之后洭发现周围居住了许多普通人,不仅如此,他们还将老夫的宝塔当做神际,修了一座寺庙。”

      “有人的地方自然有执念、怨念、恶念、欲娩念。这鬼物靠着这些能量,缓慢的在恢复,直到有一天,我感觉快囿要镇压不住时,寻到三位蕒前来寺庙上香的少女,传授她们剔魂之术,嘱咐她们每年必要来此剔除这鬼物的一半魂力,服将这充满恶念的魂力当做肥줠料供给魂树。也就是她们村子里的那颗树。楓”

      “那颗树是前辈你带过来的?”

      “那是我唯一的一颗魂树种子,估计是坠落之时,飞了出去。”

      “就这样过了五百年,阮这鬼物苏醒了,就发生了接下来的事,而我已经无力阻止了。” 粹

      ᡶ 岳平说完后,林旦心中的疑惑才逐渐被解开。

      湲“好了,知道这鬼物的来历,就去抓它出来。”

      林旦朝着岳平拜澒了拜,对秦雨妍和王武说道ꗇ。

      “早就忍不住了。”

      王武有些跃跃欲试。

      “小友莫急,那鬼物擅长精神攻击与控制紘,老夫这里有固魂之术,可以抵御它的攻击。”

      说罢,岳平从书架上拿下一卷竹简。

      “多谢岳前辈好意,我鯑等有防御精神攻击之物。”

      林旦推辞諆了岳平的好意,一来他不敢乱䱆修术法,二来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也不得不防。㓣

      岳平是多少年的老妖怪,林旦的这点心思皆被他猜的透彻,不过他也没有生气㱚,只是将໮这竹简收了衹起来。

      “既然你们蜔有这ध等宝物,那我便不再多此一举,此去多加注意安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