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锁沉香完整版

      这是第一次休庭。

       公生从背包里拿出一份保鲜盒,里面放着晶莹剔透的草莓。

      摘掉草莓叶,丢进嘴䒢里。

      用力咀嚼着,渣出汁水与甜份,补充着身体所缺少的部分,而脑细胞也在能量补充中得到舒缓。

      酸酸甜甜的口感,清新香美的味道。

      “公生先生,你是怎么拿到那份录音的?”

      夳已经쌅休息三分钟,明智惠理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五十人的场景恐怕换成电视剧都不敢这样演吧。

      “很简单,我直眀接拿到当年的名单,再找到他们每一个人。”

      再送一颗草莓,细嚼慢咽,咽쐄入喉咙。

      公生没有询问明智惠理是否需要草莓,而是一种忘神的状态,疯狂的吃下去。

      没错,为了维ꖠ持大脑的清新,不会因为饱食而产生厌倦,所以公生没有吃早饭。

      这些就是全部的能量补充。

      “可是找到他们,他们也不会做出꫘公证的啊?”

      这是明智惠理无法理解的地方。 賺

      因为真的去寻找,明智惠理也寻找过,可是毫无效果。

      “很简单,给与好处,再威胁他们,就可以了。”

      这些人都是五年前的校园伤害者,伤害他人后或许不会悔过,但是会惧怕再想쟫起但年的事情。

      这也是这些人后续不会再联系的缘故。

      只要这些人不联系,相当于都ɳ是单独的个⟬体,而山崎明日香与安西绘麻也无法再与这些人接触,或者뭧使用财力让他们闭嘴。

      䯞公生不同,公生有足够的耐心。

      뿭一份不少的钱款来帮助他们的生活,以及对于当年事件的追究,不止是公布在网上,还有申诉与开庭,以校园嬸伤害进行指控,影响着他们的生活。

      而这些人都是普通人,不具备山崎明日香与安西绘麻这样的背景,自然不愿意涉及案件。

      在案件的背后,还有赔款与名誉⎆损失。

      需要生活的钱款,存在犯罪事实的罪恶感,以及갉最后公生的让步。

      㡞 合约之中,公生明确表示,只要被告律师不会针对‘所有人’,也就是山崎明日香与安西绘麻承担罪责。

      那么与公生的案件录音将不会有任何法律效益。

      輏 相反쇰,一旦被告律师提出‘所有人’概念,将罪责从山崎明놌日香与安西绘麻身上撇开,转移到其他这些人身上。

      就算是侵䚻犯了这些人的利益,那么录音就㗭具备法律效益,公生可以拿出来抵抗̬被告的言论。

      烬 这些,都在算计之内。

      斷明智惠理看着面前吃草莓拏的男孩,心脏的颤抖还是无法停息。

      “这个,是不是就是中洲所说的唇亡齿寒?”

      因为뫧公生的败诉,也意味着校园伤害的罪责归结到这些人的身上。

      所以才会选择留下录音。

      明智惠理是如此理解的。

      뜩 “嗯,算是唇亡齿寒。”

      不,并不是唇亡齿寒,而是唇亡齿瘦寒的一种沿用。

      之前公生也预测到这个情况,却迟迟没有破解的办法。

      直到想起前世的一个中洲战略......

      毛熊想要控制兔子,用蘑菇蛋作为要▩挟,如果兔子不听话就砸蘑菇蛋。

      家国天下事,兔子不曾丝毫的惧怕。

      也是在那时候,兔子使用了一个反常规的战略部署。

      在毛熊以为兔子会和脚盆鸡一样委曲求全的衊时候,兔子直接将自己所有的蘑菇蛋对准南棒、北棒、脚盆鸡、猴子等几个家伙。

      只要毛㵺熊敢丢蘑菇蛋,兔娹子绝对不反抗,也不用拦截道䢇具去阻拦。

      但是会在第一时间,直接将兔子家的蘑菇蛋丢到ཇ其他几个人的家中!

      唇亡齿寒ﲌ?

      但是也架不住这几个‘孙子’看戏啊,而且这些孙子背后还有另一位‘父上’。

      所以就뉨改变策略,转换的战略部署就是————核绑定!

      当毛熊这种兔子无法面对的磺高级单位进行攻击,兔子会将所有的蘑菇蛋投放,会瞬间被迫引发第三次蓝星大战。

      同时将脚盆鸡、南北棒、猴子这啂几个看镐戏的家伙拉鏷进来,彻底绑在兔子的战车痉上。

      如果不同意帮助兔子,毛熊丢᝻蘑菇蛋,兔子打不过毛熊就丢他们家!

      也是这份捆绑政策㨑,让最后的鹰酱也䕅加入战局,帮助兔子在蓝星大会上施压毛熊。

      同样是这份‘核绑ꃾ定’战略,让很多小动物Ύ具备蓝星大会的话语权。

      公生所使用的正是这份战略的缩减版。

      对方律师具备后台与势力࣯,而审判庭也在被对方所左右,强大的程度堪比毛熊的压制力。

      所以选择如此的方式破局。

       最主要的是,一旦这些人不同意的公生的合约,公生就会表示在开庭之前先与这些人开庭,谁都跑不掉,谁都无法侥幸! 㡞

      鋉唇亡齿寒,很多人都喜欢看笑话,谁会关心真的有一天问题会落在自己身上。

      公生用半强迫的手段,逼迫这些人站在统一战线。

      “感觉公生先生懂得很多啊。”

      虽然不知道其他的律师有没有这么流氓,反正明智惠理被这份手段吓到。

      “好了,不要吹捧我了,他们应该要来了。”

      放下吃完草莓的保鲜盒。

      锑 公礨生站起身来㼚,看向门口的方向䓬。

      “他们会来?”

      敓似乎是有些疑惑,明智惠理询问公生。

      “这时候休庭,为的就是庭外和解,所佲以他们肯定会ꬵ来的......我去上厕所了。”

      律师的休庭与状态︗无关,不是在找证据,就是准备庭外和解掉。

      公生起身⟳向门口走去。

      漨打开门,被告律师与之前的审判长就樕站在门口。

      “公生先生......”

      不知道为何,明智惠理猛然感觉到心慌ᑳ。

      “뵙我们肯定会输,继续下去你也肯定会呈倾家荡产,如果和解的话也挺好的,你自己判断。” 

       说完,准备离开,而被告곝律师也拿着一份合议文件与审判长一起进入。

      一个法律礏援助而已,并不需要多在М意。

      即使庭上多么的风姿盎然,但是在法律方面,只需要搞定原告当事人,原ș告当事人放弃继续申诉就可以了。

      聶 门关上.....诱.

      公生叹口气,一边嘲笑自己的天真෼,一边甩动手臂。

      人性,不能经受测试的......

      明知道这个道理,公生也明白自己要去逼逼原告明智惠理,让对方不要被被告律师的东西所迷惑。

      但是不能这样的。

      律师的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继续制造纷争与混乱。

      不可能为了一股脑的正义,将别人的一切都输在这场庭审上。⦸

      而且如果㾲庭外和解,自己也能能获得一笔可观的委托费,可以带姐姐去吃一顿好吃的。

      如此美美的想到。

      公生从口袋掏出手机絡,翻到姐姐兰的位置,最后停在拨通键上方一分米的位置,没有按下。

      不知道姐姐兰有没有看自己的庭审呢。

      最后还是将翻盖手机盖上。

      没有拨打。

      公生站在走廊的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

      直到门再次打开来,被告律师与审判长面露섥笑容离퀦开。

      似⋂乎已经结束了。

      公生回到房间,看向还坐在桌前的明智䈮惠理。

      뉚“公生先嫪生,你之前说我们必输,但是我的妹妹会获得公证对吗?”

      语气低沉,充满愤怒。

      明智惠理的状态压抑到极点。

      “嗯䟕,赢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能让输变得有价值,并且让对方倾家荡产的价值。”

      ⽱ 这只是核绑定一个战术。

      公生还准备了两个战术。

      “好,那我们继续,我不想我的妹妹仅仅卖掉七千万的价格,我要他们倾家荡产!”

      七千万霓虹币,其实真的算人头费,涬还是很多的。

      毕竟很多时候人头费还没有这么贵呢。

      公生点点头。

      “那么就继续吧,我们要准备继续庭审了。”

      拿上黑色背包,公生打开门。

      明智惠理紧随其后,面色上已经没有之前的低沉,只有满满的愤怒。

      似乎,被⁒告律师谈崩了。

      䪃......

      庭审继续。

      ㆻ审判长还在庭上,而被告席的被告律师则从容不迫。

      “好,原告已经出示了证据,被告方请进行反驳。”

      情绪被打断,所谓的怨恨也减少一大部分。

      就是卡着这种情绪点,被告律师站┦起来,将一份文件递ᬸ交上去。

      “审判长,这是ꖜ我方的证明,是来自王道学院的老师的证词,经过询问,可以确定五年前时候,我的委托人并没有发生上述的事件。”

      一份笔录上交。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老师,人螹没有登场,仅有笔負录。

      “根据这份证词,被告安西绘麻女士与柴崎明日香女士在校表现优异,从未涉及违法药物的买卖,是学校的行为规范与优秀学生。”

      “而被告方的证据,并欩没有得到公证,无论是交易的照片还是现在请来的人证,都非开庭前向审判庭提供状。”

      “因此我方有权利,否决原告律师的指控。”

      被告律师全没有䚊之前的被动,虽然没想到原告律师查询到的这些证据,但是将罪责推开就可以了。

      只要不承认这些责任,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至于剩下的......

      “原告律师,这种校园伤害的事件,每一天都在发生,你不能带着作为法律人的傲慢,㇣如此草率的去判咕定他人!”

      较似乎是准备拿住并未涉及案件,无法直接指控,寸步不숾让。

      一招鲜吃遍天。

      审判席上,审判长露出微微笑容,看向公生的方向。

      “原告律师,你是否还有异죹议,如果没有▪我们将뀹会进入最后的环节。”

      似乎,就这样强行结束掉。

      只要结尾的时候操作得当,再通过东都法庭主导话语权。

      “不,我还有最后的一份证据。”

      公生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但是唯独开心这个审判长一直都在装腔作势,反而给予自己太多的机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