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被迫夹玉势憋尿

      大雪蔓过了草坪,J省艺术学院的后门,此c刻已经挤满了人。张强站在人群中央,怒视着眼前的众人。

      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坚定,就像当଄初看我一样,不管局势如何,他总是那么无所畏惧罙。

      “就这么几ꫳ个人?怎么?艺术学院没有男人了吗?”

      随着一位年轻人的嘲笑,整个气氛也被点燃了。他们的人的确很多,远远望去,将近百人之多。而张强这边,仅仅只有三十来人而已,不谈身体ᜄ素质,就在人数上也根本没有优势。

      ጋ张强怒视着那个嚣张的嘴脸,双手ᑕ紧紧相握,仿佛能听到每个关节发出的怒吼。

      随着⸡男子的嘲笑,张强已经䥚忍|无可忍,正要向前将他狠ਬ狠撕碎。

      “呦!在我䊄们的家门口祀,你还敢如此放肆,你真当我们没有人吧?”

      ᥅我的话阻止了这一刻的爆发,我们寝室四人带着二百多人的队伍,缓缓而来。

      别说,soul号召力还是蛮可怕的,连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相继跟随。

      艶 菮也许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团火焰,㈅只要越过了那道线,自然就会点燃。

      Ⓨ “你不是说,你的手比你的命更重要?”

      张强站在我的右侧,对我略有些嘲讽的说道。我微微一笑,亮䪉出了我的双手。

      “带上手套,就没事了。”我笑着回道。

      张强没有说话,他的脸上漏出一丝难得微笑。

      ጒ随着他的视角转变,微笑也瞬间ㅐ变成了愤怒。

      他嘶吼了一声,便向着前方的人群扑了上去퀜。随着他的身影,我们也一拥而上蠭。

      不为别的,只为了心中那最后的一抹倔强,为尊严而战!

      远处教室内,沈方怡众人远远的望向这里。

      “沈姐,那个谁好ꭝ像上去了哈。”旁边有人提醒着沈方怡,她说话的同时,还不ꮺ忘观察着沈方怡的表情。

      “哎呦!好像被揍了一拳。”另栝一侧也有人现场解说着这场ꑣ战斗。

      沈方怡眉头紧锁㽨,谁也不知道这一刻,她的内心在想些什么。

      过了片刻,沈方怡突然起身,丢了一句៪话便走下了楼。

      “回家!”

      这场战斗还真是有些激烈,豭虽然我们人数占优,但是身体素质的确差了许多。我的嘴角被人狠狠地揍了两拳,不过那人也没好到哪去,被我跟四眼连踹了好几脚。

      场面陷入混馘乱,有的人已즢经跑到了大街上,还有的人被追得到处乱蹿。

      也不知道持续ه了多久,一声清脆的嗓音终止了这一切。

      “行啊,陈青羽,我小看你了,为了别的女人在墬这里聚众斗殴。” 쒗 賹 沈方怡带着一伙人,不知道何时走到了我们面前。

      폏我擦掉了嘴角的̱献血,背对着沈方怡倔强的回道:

      “我是为了尊严,跟谁都没关系。”

      龵 “侗长本事了,还学会打架了。当初你要是有这魄力,何必跳楼ᾂ?”鉈

      我没有回话,依旧背对着她。场面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彻底扭转了,一个个的目瞪口呆相互对望。

      “瞅什么瞅!还不滚?”

      沈方怡身后的女子对着体校的人骂道。

      䬗 体校的人见状,一个个灰溜溜的转头就跑。

      沈方怡的大名,可不仅仅局ꖎ限在艺术学院,►整个J省也没有几人可以与沈家势力抗衡。

      沈方怡迺轻轻挑眉,撇了一眼剩下的人,那些人仿佛在这一刻,接收到了某种信号,也是自觉的散去了。

      ℭ蓝毛,四眼跟肥仔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好自为之。张强从我身边走过,拍了拍的㳝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随着一个个离去㳋的身影,我在人群的缝隙中,偶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正是那天,我在教室쩽遇到的那个튦女孩。

      原来,她就是谢婉颜……

      看到那张清纯的面容,我的内心不由的想笑。

      当初在图书馆,也正是为了一睹她的芳容,却阴错阳沈差下与沈方怡结下了孽缘。

      那日在教室,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却让我的内心怦然心䓅动。

      h 当我决定将这种微妙的情丝,虐杀在摇篮里的时候,我又莫名其妙的卷入了这场关于她的斗争。

      ៨人生啊,有时候真的就是这么神奇。

      泦 微风中我仰象望着天空,嘴角微微上扬,任凭慆着雪花肆意的落在我的脸上。໰

      檠 青⤱春的悸动,懵懵懂懂,谁又清楚,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追橓寻的。

      雪花落在脸上代的感觉,竜丝丝凉凉。无意中,一双手轻轻的抚过我的Ἒ嘴角。

      我睁开眼睛,看到沈方怡站在我的面前,她细长的指尖存留着一抹属于我的红韵。

      ᒏ“疼吗?”

      我微微一笑,那一刻,我想我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疼……”

      沈方怡的眼神不騋在那么冷漠,反而多了一些柔情꩏。

      “今天晚上去㝀我짽家吧,我父亲约了一位朋友,我不是很喜欢,正好拉你去挡枪。”

      “你这次倒是够真诚。”

      “你没得选择!”说完,沈큠方怡转头就要走。

      “沈方怡……”我喊住了她。她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站在雪里。

      “其实你不高冷的样子,还挺像个女人。”

      说完,我扬长而去。我不知道那一刻,她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反正我是发自内心的无憼比愉悦。

      仿佛,曾经她给我带来的所有侮辱,欺凌和痛苦,在这一刻都一笔勾销了。

      晚宴上,我略有些尴尬的坐在桌前。沈方怡这一次坐在我的煾身旁,对面是一位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男子有些秃顶,뉂气韵间透着一股成功人士的油腻耯。

      餐桌的主位,☾是沈方怡的父亲,对于这位我并不ﺅ感觉到陌生,毕竟当初他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嶩沈方怡的父亲一脸笑盈盈的打量着我,当他看到我嘴角的红肿时,面部突然有些抽搐,一脸难以形容的神情。

      “那个……小伙子,你叫什忉名字?”

       澷 “陈青羽”

      “跟方㛎怡在一起,是不是很辛苦,真是难为你了……”

      沈方怡父亲的话,让我有些哑口无言。我多少明白了刚才他的神色,他是误会了。

      不过我并没有想要解释,毕竟这个小妮子,的确让我吃了很多苦,借此机会报复一番。

      “嗯!嗯!很辛苦。”我连忙쒦点头,并装出一幅可怜的样子。

      沈方怡抓住我的胳膊,使劲的拧了拧,我特湼意将疼痛感夸大了十倍,使整个面部劲量变得扭曲。

      “方怡!休要胡闹健!”

      听到꼗这个声音,我的内心一阵狂喜梣。没错!这就是我想訿要的结果。

      퐑 餐桌上的气氛,随着小插曲也缓和了许多,只是我眼前的这位中年子,一直是夭一脸难堪的表情,让我有些不解。

      耳边响起了钢琴的旋律,声音明亮,弹奏精准连贯,但是欠缺一点情感,像是为了演奏而演奏,好不自然。

      随뎺着演奏的结束,一位身穿华丽西服的年轻人,向着我们走来。眼前的油腻大叔,赶忙䣙向着沈方怡的父亲介绍道:

      “这位就是犬子,刚才的钢琴演奏就팽是犬子为大伙准备的惊喜。”男子夸夸其谈,他身旁的年轻人也沾沾自喜中。

      “不错,不错,谚豪䀂的钢琴造诣又提高ੳ了﹎不少。”沈方怡的父亲夸赞着。

      涷“谢谢伯父夸奖”年轻人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 唉……我就说嘛,总觉得气氛有些怪异,原来如此啊……

      我ὅ摇了摇头,把一块肉塞进了嘴里。

      真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