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国友

      确䊆认完钱,该㾌交代的也都交代清楚后,团藏派人拿来了一套忍者服,还有一块别致的护额。 絥 羻

      “这是?”

      羽文看到摆到自己面前的一个包裹,没太搞懂是什么意思。

      “既然条件都已经谈拢了,那么你现在就已经暂ᒊ时算作是我暗部一员了。这一套由特殊材料制成的作战服便是当年卡卡西穿过的,至于这块护额,它代表了你即将扮演的新身份。”

      团藏边说边拿起那䨪块护额,接粵着撅起嘴来,对其使出【风遁——真空波】,在上面划出了一道内凹的븸狭长印子。

      ꧈羽文从他手上接过来后,发现这块护额上的金属块㭐部分,烙着的并非是木叶㠯的标记。 빒

      而是四道⑛竖线。

      “这是雨之国忍者佩戴的护额,我在其上用风遁烙上一道显眼的横线,就是为了告诉你,自打你踏入风之国的地界后,你就不再是我木叶村的人。”

      “你之后的身份将是一位无名无姓的雨之国叛忍,在暗部我将用【破】作为你新的代号。”ຨ

      鬍 团藏就着护额同羽文详细解释了一遍。

      “你是不是还应该发给我一个面具?他们都有,我怎么没有?”

      羽文关注的点总是同一般人不大一样。

      “面具?你不需㟋要。执行这种级䭔别的暗杀任务,漈我们一般把这样的部下称作蘢死士。从你阮接下任务的那一刻起,无论最终结果导向何处,你原本的身份就已经死了。”

      团藏说罢,又觉得情绪酝酿得似乎还不大够,便又接着补上一句:“忍者要有随时做好自我牺牲的靼准备。”

      羽文听后没秫做声。

      呵呵,觉悟真有这么高的话,那么多危险的事,你特么怎么不自己上?

      ⱆ 这ǚ种画饼方式可真是突破次元的全홝频道通用啊浚。

      忍界PU껫A顶级宗师垩——非志村团藏莫属漼。

      奈何眼下对方给的钱脰实在太多了,就不回嘴戳他痛处了。

      毕竟也算是暂时的合作伙鷸伴,就当看在钱的面子上,蒜了。

      “띺今天之后,我会派两名部下跟你一同前往风之国,我爱罗在砂隐村最新的常住地,我们已经收到了确切消息。至于你侭在忍者学校就读的事,相信你来之前籣也已经知道了。那位暗部上忍会一直用变身术化作你的替身,直到暗杀任务结束前◽,你都不用担心此事会暴露。὘”

      团ℋ藏做事一向谨慎细致。

      “额,”羽文刚刚想到一个很重要的事要同团藏说,可蘯话到嘴边又想不起来了。

      “你还想说᥷什么?是要临时閲反悔吗?”团藏䎁觉察出怪异。

      姙“额,哦对了,我是想说,你派出的那名部下濘放学后回一乐拉面馆的时候,晚上睡觉绝对不要想着搞什么小动作!要是被我发现他有什么占便宜,咸猪手的行为,我뙱一定会把这暗部上上下下的根全给你割掉!”

      羽文想起来的就是这事。

      因为他担心,⽚那个家伙会不会借用自己的身份ா去跟菖蒲姐搞些有的没的。

      团藏听后冷笑两声,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집“你多虑了,我暗部的上忍早就脱离了这些低级趣味。”

      挩 羽文听后朝他翻了个白眼,直ȶ接无语了。

      糟າ老头子坏得很,要是这暗部上忍真如你所说。

      櫑 那个叫旗木卡卡西的家伙会一天到晚沉迷于《亲热天堂》不可自拔?

      差不多得了,嘴里真是一句实话没有。

      “헢行了,你赶快把衣服换上,等到天黑后,就准备同他们出发吧。”

      团藏交代完最后一件事,便自行一个人先离开了密室。

      羽文弯腰坐了下᭘来,开始脱衣服,顺便打开那套忍者行头,谨慎地用鼻子闻了一闻。

      并没有什么异味,这真是ⱙ当年卡卡西穿过的?

      羽文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缓慢穿上。 ﲐ

      没想぀到,他跟卡卡西12岁时的身材居然完美契合,不知道是不是某臢种暗示。瑮

      羽文换好衣服,正欲朝门外走,这时才发现地上뜛还有件东西没戴。

      是那块被划Ძ了一道印痕的雨之国护额。

      羽掔文赶紧弯腰将其拾起来,为什么团藏那藔家伙偏偏要自己扮作雨之国的叛忍呢혖?

      如果真如他所说,火䟡之国的大名制定的一套十狦年㪻左푀右的清君侧计划。ꟸ

       那将木叶暗部派出去作暗杀行动的上忍,扮作其他大国的身딺份不是更好吗?

      䨒 比如此次껶需要前往风之国做暗杀,那就干脆点扮作雷之国的忍䫣者,或是土之国水之国都可以。

      훊 这样就算任务执行过程中被发现了,那也可以将脏水泼向别处。

      让除火之国外的那四个大国各自产生矛盾,直至不可调和。

      到时候,无论ᇎ是上至火之国还是下至木叶村,不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坐山观虎斗了?

      ₥羽文冷静地将这些信息在脑中̯梳理了一ྡྷ遍。

      发꣙现其中存在的疑点,或称之为前后矛盾的bug,根飡本就经不住仔细推敲。

      雨之ྎ国,还特么是叛柮忍?

      等等,

      羽文伸手ꁁ摸着护额上那道清晰的划痕,脑中突然闪出的一个词舷,让他觉得事情可能⛜会有另一种解释。

      【雨夜㞳昙花】

      这是团藏之前一并提到的新名词,按照他话里的意思理解,这个计划是当年同大蛇丸合作下的产物。

       而如҄今,雨之国叛忍的身份同这个【雨夜昙花】似乎存在某种不容忽视的联系。

      那么,重新再对“雨夜”一词做解释。

      羽文知道,雨之国是一个夹杂在大国间的俷小国,因为常年下雨而得룕名셿。

      而这个小国的知名㍓度却很高。

      因为曾经在其地出过睟一名实力异常强劲的传奇忍者——山椒鱼半藏。

      就连木叶响彻忍界的三忍都是被他-钦-定-的。氞

      那把雨夜一词理解成雨之国的话,似乎就可以解䍐释得通,团藏为何要自己ԙ扮作这个国家的叛忍了。

      潻 羽文麭一步步就着线索推到这里,感觉团藏这人在背后好像还在絊谋划着一豘些更加骇人的事。

      雨之国叛忍,大蛇丸,暗杀我爱罗。

      而我爱罗除了是四代风影罗砂的儿子外,还是一尾守鹤的人굹柱力。

      尾兽?

      雨之国叛忍?

      羽文根本克制不住对这些词做联想,因为它们很明显全都在指向一个相同的方位——晓组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