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插av直播

      第二天上午九点,八十多个青年职工准瓆时来到大会议室팥,准备参加调度䲬员的考试。

      青年职工当中,运输公司子弟占了很大一部分,他们都是在运输뢏公司家属院里长大的,即便是互相之间叫不出名迿字,但是能混个脸熟。他们很快就交流起綪来。

      “刘冬,你也来考试了?”

      “是啊,去䡙年没考上,今年再试试。王乐山,我记훧得你去年可没开考调度员。”듬

       㣶 “今年是第一次考,试试运气。”

      “那豌你准备的则么样?有没有找个虔师傅帮你复习一下?”

      寸 䔧“我就是简单的看了看交通地图,毕竟是第一次嘛,也不知道考什么,先来探探路。你是第窷二次考了,应该准备的很充分吧?”

      “准备充分也不一定有用,每次的考题都껃不一样,而且一次比一次难。”

      青年职工们三五成群的谈论着考떇试,有些人在互相传授着考试经验,当然也有人传授着错误的考试经验,以便干掉一个竞争对手。

      王磊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这一切,ꍄ满是不屑的扬起了嘴角:“哼⇛,都是一群陪太子读书的。”

      王磊眼中的“太子”,当然就是他自己。

      昨天晚上,王胚磊花费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将秩王海滨填好的答案背下来,此时的他更是对这次考试即胸有成竹。軶

      т终于,会틸议室的大门打开,参加考试寞的年轻职㍵工们依次进入到会议室中,大家按照位置做好,监考人员便开始发放试卷。

      王磊拿到试卷,依次将题目看了一遍,曟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这次考Ⓨ试的试题,果然和他之前背下来的一模一样。

      洏“考试优的第一名,看来是非我莫属了!”王磊自信的笑了笑,然后拿起钢笔,炚开始书写答案。

      其他考生则望着试题内容,陷入到了苦思冥想当中。

      很显然,这次考试的题目的确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真的是太困难了。

      玝另一边,李卫东拿到试卷后쉚,同样先看了一遍考题。

      “这题目难度挺大的啊,正式调度员的业务能力考试,也就是这种难度了吧?我记得两年后ꞙ的考题可没这么难。”李卫东心中暗道。

      上辈子的李卫ꔩ东,是在两年后考取띰的调度员。当时是国营运输行业最辉煌的时代,运输公司三年内买了一百多辆车,当然也需要更多的调度员,那一次选拔了五名调度员骑,李卫东就是纴其中೏之一。

      在担任调度员期间,李卫东的业务能力还非常的突出,如果迶不是运输公司垮掉的话,李卫东都有机会当上货运处长。

      面对这些所谓的“Ꙙ难题”,李卫东并뉦没有丝毫的担忧,而是可以轻松的应对自如。

      ⨉…… ⬟

      王磊疾笔如飞,很快就答道了⊿最后一题。

      “今年八月,公司将购进六十辆ᤃ货车ᙩ,需停到东关停车场和南山停车场늹,问该如何分配车辆,并且说明原因。我爸说了,这道题出的很阴险,表面上考的是对公司停车场的엪熟悉情况,实际上却是在考对货物来源的掌握情况。”

      ꈕ王磊仔细的回忆騎了一下这题的答案,然后开始书写。

      另一边,李卫东也遇到了这一题。

      “这个出题人可够损的,竟然弄出这样的题目,不焵过能出这样题目的人,应该是个老읏货运了吧!”李卫东心中愈加好奇,究竟是題谁出了这道题。쐱

      此时的李卫东,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四年后的夏天,那一场连绵数日的暴簭雨。

       “我记得那一䒲年,还没开始下雨,赵国栋便让我们把南山停车场的车,全都调到东关停车场去,刚开始我还不明白,后来暴雨引发了洪水,冲垮了岸堤,市里面要求我们运输公司立刻组织䈒车辆时,我才知道南山的车一辆都过不来,因为铁路桥涵洞已经被水给淹没了。

      看来出这道题Ṟ的,十有八九就是穀赵国熟栋。这道题是个双重陷阱,表面上考的是对公司停车场的熟悉情况,实际上却让人误以为是在考对货物来源的掌握情况,但真正考的却是汛期的车辆调配。”

      防汛任务当然要比正常的运输ꓶ工作重燳要,运输公司作为国营企业,是要去承担防⟓汛任务的,而在夏季,防汛任务的优先级要高于运输工作,因此车辆的调度,也是要首ꇕ先满足防汛任务。

      想到这里,李卫东在试卷上写下了正确的答案。

      ……

      负责第一轮阅卷的是调度长罗兵,他栆将挑出前쟶几名的试卷,然后交给赵国栋,做最后的ↁ定夺。

      酘八十多张试卷,听起来很多,但阅卷却并不会很浪费时间。

      因为考生的水平参差不齐,所以答卷的水平同样是差异很大。那种水平比较差的,前几道题都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后面的癆题自然也不用再看了,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只有那些前面回答的还不错的,罗兵才会去看后面的答案。ป

      由于海这一次考试的难度比较大,因此大部窸分的侽考卷都答的很差,这也为罗兵节省了大量的时间。

      很快的,罗兵翻看到了王磊的试卷。

      “这道题对了,这道题鶫也对了,这道题又答对了,除了最后一道双重陷阱题,其他的都回答的八九不ﶘ离十。这张卷子答的不㔵错啊!”罗兵有些惊喜的望向了姓名的位置。

      “王磊?如无意外的话,这个叫王磊的职工,应该会成为我们处ﳟ的调度员。王磊,这名字听起来好像䲱有些耳熟啊……”

      虥想到这里,罗兵拿过一⁣沓报名表,在里面找到了王磊的资料。

      “这个王磊竟然是采购处长王海滨的儿子,王海滨业务홪能力稀疏平常,生出来的儿子却有几分本事。嗯,这个王磊现在还是个临时工,不过不打紧,只要能来货运处当上调度员,转正᧽是早晚的事情。㱙” 贷

      罗兵继续批阅试卷,㳝不过在他心目中,王磊已经是第一名了。

      随手将一份乱答的试卷丢到一边籠,罗兵终于看到了李卫东试卷。

      “这道题对了,这道题炲也对了,这道题又答对嶸了……什么?连最后一题都搜答对볕了!怎么可能!这题我都答错的题,一个新人能答对!”

      罗兵到吸一口凉气,놗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罗兵绝对不会相ෆ信。要知道这最后一题是一个双重陷阱,连罗兵自己俫都陷进去了,然而这个考生竟然答对了。 㲁

      ḉ“最后一道题,我都没能答对,他⠫却答对了,这人是谁?”罗兵立刻望向考卷上的姓名,看到了“李卫东”这三个大字。

      瀶 “原来是他!”罗兵顿时想到了货运处那十五辆ᅱ黄河重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