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白银网

      一眉沉默了半晌:“阿铐琛,师父知道你孝顺,不ퟶ想让师父ー操劳。但你自己也要注意劳逸结合,这次回来就休息一段时间吧!”

      林琛知道师父心里有愧疚,说啥都没用!这是师枊父好强的性格熅使然,只能点点头:“我知道了师父壥,这次我就休息一段时间。”

      秋生急了,对着林琛使眼色。

      这小子是吃到甜头了,林琛心里好笑。隐晦的对他摇摇头,让他别说话。

      捹 “嗯!”一眉欣慰,阿琛还是那个阿琛,永远孝顺听话。打开匣子一看䫢:“哄~这么多?”

      “本来谈好的价没这么多,雇主见我事儿办的不错,多给了一些。”

      一眉➨点点头:“我也不问你干了什么,只要能平平安安的回来,一切都好!”

      볱“我知道了师父,我会好好的!”

      一眉起身走进房间,应该是放钱箱里去了。

      见一眉走了,秋生焦急的问道:“师兄,真不接货了?”

      看他猴急的模样,不禁给了他一个暴栗笑骂道:“谁说不接?릖有好的活当然筚要接,但这种活你以为想接就接啊?安心等着吧!”

      “嘿嘿……那就好!”秋生捂着额头憨笑。

      “师父,我们回来了!”

      这时,问外响起了阿豪阿方的声音。也不用林琛说,躽秋生跑去开门了。

      ೀ“咦~师兄你怎么来了?”阿豪阿方惊讶ﲈ的看着来㩅开们的秋生。

      秋生可是混世魔王,除了林琛⁳谁都不怕:“现在才回来?我们都快饿死了!赶紧进来吧,师兄也回来了。”

      阿方其他的不行,脑子机灵,将东西丢给秋生跑了进腳去。见林琛在逗小僵尸,不禁欣喜的叫到:“师兄,您回来了?”

      阿豪阿方十三四岁,身体才开始发育,个子长ꄨ了肉还没长,瘦得跟찛麻杆似的。

      林琛笑了笑:“嗯!你们买什么好吃的回来了?”

      “Ꟛ有烧鸡、猪头肉、酒香楼的炒菜……很多!”阿方说着说着,自己却先开始流口水了。

      “师兄师兄,还有酒!”阿豪提着大包小包也跑了进来。

      “哈哈……你们俩个臭小子!馋了吧?去洗手摆桌子吧!”

      “哎哎…好的!”两小䜤子屁㰑颠屁颠的跑了,秋生也跟着去帮忙。 湀

      林琛起身来到嶵师父的放门口,敲了敲门啖:“师父,阿豪阿方回来了,可以开饭了。”

      “好!”一眉ࢬ师ৌ父速度不慢,开门走了出来:㴥“走吧!”

      “哎!”林琛跟着他师父后面,不忘抱着小僵尸。

      呶其乐融融……

      第二天凌晨,林琛打坐修炼了两个时辰。等天边泛起鱼肚白,把几个小家伙叫醒,教他们修炼。

      几个家伙唉声叹气㈐的有、痛哭流涕的也有,总之就是欲仙欲死痛苦不堪。

      吃了午饭,林琛原本打算带几个小子去镇上,谁知这时响起了敲门声:“砰砰砰……一眉师傅在吗?我是李家村的李二狗。”

      林៴琛让阿豪去叫师父,他去给人开门。

      “你是?”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胖子,林琛有些疑惑。平时都是街坊邻居上门求助,基本⫝都熟,这货是真没见过。墻

      胖בּ子笑嘻嘻的⊑说߿道:“您是林琛林师傅吧?꺦我知道您,十里八圳乡有名的赶尸小师傅!您好,林师傅!我找一眉师傅,他在吗?”

      正婦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家伙一口一个您,林琛也不好赶人:“进来吧!不知脦您找我师父有什么事?”

      “要不……等一眉师傅出来一起说?”胖子虽然嘴上说的好촆听,可他濵好像并鱟不信任林琛。 䘎

      林琛撇撇嘴,将他和佣人带进客厅:“坐吧,我师父马上来。”

      一眉道长原本打算睡个午觉,被阿豪叫醒,只能走了出来:“你找我?”

      胖子起身讪笑道:“你好一眉师傅,事情是这样帥的…………”

      林琛听闻,恍然!

      原来这胖子就是酒香楼那个神秘老板,怪不得知道一眉艱居。

      今天这胖子找上门来,是㥦为了让他师父去帮忙看看⩤,这段时间深夜老是听到婴孩啼哭。原本他们都没当回事儿,后来那啼哭声越来越大,甚至能听到利爪挠门的声音。

      就在昨天晚上,挠门的声音越来越大。早上起床,居然在卧室房门上看到了挠痕!这下彻底坐不住了,匆匆直奔一眉居而来。

      “师父,我陪您去吧?”

      一眉点点头:“行,你去准备家伙。”

      “好!”好久没和师父一起出去了,隐隐有些兴奋。

      当林琛收拾好东西出来,他师父已经穿戴整齐。把秋生叫过来,给了他两个大洋,让他带两駮个小家伙出去走走。

      出门后发现,原来这李二狗坐驴车来的。也好,不用走路了。这个时代其他的都能忍,就是赶路全靠走这事让人牙疼。

      当然也有轿车,但先不说有没有公路给你走,你ᦂ有钱也买不到那种东西。火车?햚有ԋ!大城市里有!

      ꝑ一路颠簸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李家村。䪘林蟥琛差点吐了,还没走路快。

      李家村可是个大村落,“繁华”程툝度不下于甘泉镇。

      李二狗生财有道,家产不比任家镇的任发少,他㮌的宅邸自然也不小。ƕ占地面积쩱大概一公顷左倽右,建筑偏西方式的。

      这不能说李二狗崇洋媚外,”学洋人”是这个时代有钱人们的一种“雅兴”吧!附庸风雅啥的,每个年代都不缺。

      就像后时代,酄那些开个ݵ店面就叫老总,是个⣕老总就要摆副茶具似的。 

      牛嚼牡丹当修身养性,其实连茶的好坏都分不清!你放一撮野草进去,他们都能喝出大红袍的味道。还有些特么把印刷品当真迹……

      ⮡唉!啥都不说了,不然又得被人说恰柠檬。

      ୞ 林琛看了周围几眼,Ӧ不用他师父掌眼,他一眼看出这是标准的人⠫财两旺鵛风水宝地,万金不槀换!这李二狗现在才“这点”家产,真是埋没了这风水宝地,站着茅坑不拉粑粑!

      前有明堂、后有靠山,青龙白虎护左右。不说其他,看看背后那靠山,就是一锭金元宝啊!背靠金山,ⓩ住在这样的宝地日进斗金都不为过!

      几人꿅来到客厅,쎩仆人斟茶倒水,还拿了一些点心上来。

      李二狗笑嘻嘻的说道:“林小师傅尝尝这个,这是从洋茶楼买的洋饼。”

      林琛无语,这是把他当小孩子啊!我才不吃饼干,呃~焥真香!

      看林琛吃得“津津有味”,李二狗又笑嘻嘻的一眉道长说道:“一眉师傅,您要不要去看看挠痕?”

      ㊿ 一眉道长摇摇头:“先不急,你把你的生辰八字和亲属的生辰八字全写下来给我看看。”

      ∪ “好的!”李二狗也很干脆:“阿福,拿曲纸笔来。”

      ㇷ 阿福是李府的管家,五十岁茪左右:“是,老爷!”

      役 别看年纪大了,手脚还挺麻倉利的,一会儿功夫就回来了。李二狗写下两个人的生辰八字,递给一眉道长。

      詗⥰一㋠眉道长拿着纸张微微皱眉:“阿琛,你来看看。”

      “好的师父!”

      林琛接过纸张,看着生辰八字沉默半晌,随后看向他师父。

      桓 一眉道长点点头:“你给李老爷说说吧!”

      “好!”林琛看着李二狗问道:“李老爷是不是至今膝下无子嗣?”둕

      묰 李二狗面露凄苦之色:“林小师傅说的对!㕷是不是李某命里注定无后?”

      林琛摇摇头:“不,子孙满堂的命相。”

      “那为什么………”

      林琛继续问道:“令夫人是不是有过身孕,后来无故流产?”

      李二狗再也不敢小看这㳞位小师傅了,连忙点头:“是是……您槑说䨇的对!当时那个郎中说夫人身子虚,静养一段时间后会怀上。可……至今已经六忍年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骈林师傅、一眉师傅,您们帮帮我吧!老李家一脉单传,可不能在我这里绝了后啊!”

      李二狗说着说着,焦急的站了起来,就差没跪下来磕头了。

      一眉道长伸手让他稍安勿躁:“阿琛,继续说吧!”

      林琛点头:“李老爷,我就直说吧鬦!你命中注定子孙满堂、大富大贵,可唯一的一点,你命犯小人!”

      㵋 李二狗是聪明Ђ人,眼中若有所思:“小人?”

      “不错!家宅不宁,小人作祟啊!”

      李二狗目露犹豫不决之色,挣扎了半晌,逐渐变冷坚定:“二位师傅,这小人该怎么解决?”

      ꛕ 一眉道长摇摇头:“李老爷,你心中已有答案,何必问我们?不过我还是劝你一句,人命不可伤,为子孙积点德!”

      “我知道了一眉师傅!那我夫人的事……”

      “你先把令夫人请出来吧!”

      “好!阿福,去通知夫人。” 肪

      阿福有些犹豫:“老爷,夫人在和李二小姐聊天!”

      谁知李二狗大惊:“快叫夫人过来!算了,我亲自去。二位师父,失礼了!待会儿再向二位请罪。”

      㼬 一眉道长起身拱手道:“李老爷请便!”

      ⃵ 李二狗风风火火的走了。

       师徒二人若有所思!林琛看了眼师父,见一眉道长点头示意让他别多事,心中更加铸定。

      师徒俩喝着茶,聊了一会儿。没过多久,李二狗带着一个二十左啥右的女人走了进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