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侠盗

      只见,阿武作为Ἑ一个年轻人,既然避免不了,那就主动出击,也能拿到主动权。

      于是借着月光射在刀身上䏪,又厴将光折射到儶两个官差的眼睛上,晃眼一招起手。

      ᫾紧阕接着一个箭步冲过去,对着两人就是一招横劈,欲有一刀两命鿚的意思。

      两边同时开战,机会又同时来临,似有些急切的苦竹忽然心道:鍗杀!

      闻茛言,两人忽然一顿,什么情况,这氟才刚开ұ始,就要一招制敌了吗ᲊ,我也就想想,哥你别当真啊。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一定要这次机会,那也行吧。

      本来两人虽然有一䡊招灭敌之意,却不是奔着死穴去的,如今有苦竹的传音配合,到不是没有机会,于是同时将目标锁定了敌人的脖子。 ᄄ

      大汉见王叔对自己这一拳竟然不管不顾,开局就要同归于尽的打ᡀ法惊呆了,你想煌死也别拖我一起啊,于是本能的要去闪躲。

      另一边,两个官差见阿武虚晃一招就想要趁机灭掉廹自己二人,本能的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到了这个级别,基本的配合还靆是没ᆪ有问甿题的,不用眼神交流,由那个䒬沉默寡言的官差挡住阿武一刀,高明ږ则放心进攻。

      只是,几人没想到的是,这样的想法刚一出现,就莫名其妙的懵逼了,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一串疑问号出现。

      阿武和王叔臎见几人傻眼,瞬间眼睛一亮,㹰持刀的手不自觉的紧了三分。

      娌 想法是好的,机会是有的,可惜天公不作콭美,或者说苦竹还没练到家。㧚

      只见,本来是打算闪躲的大汉,突然间懵逼后,엻对篻劈来的一刀视而不见,但一种溙汗毛ਭ倒竖的危机感却发自内心的报警了,强行让大汉回过神侶来,突见战刀临近,脸色大骇,再想躲也来不及,㲅攻击因短暂的失去意识又被无喩限削弱,于是本能的弃车保帅,在间不容发之际,抬ᱞ起自己的左手格挡。

      啊!大汉惨叫嘶吼一声,借助左手逋的缓冲,急速往后弹跳开。

      手起刀落,一条臂ד膀被Ử卸了下来,鲜血淋淋,大汉另一手戳戳两下点穴封血,脸色惊恐大喝道:你做了什么。

      另一边,类似的场景上演,阿武带着一往犒无前的杀气一刀横劈,两个官差看到了,却是根本没在意,或者说,沉默寡言的那个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而高明就是盲目的崇拜了,根本就没往扛不住那方面想⫞。

      于是两뻬人想出现,쨐刚要付之行动的쳙时候,忽然间懵逼,内心空明⭧,完全忘记了此铑刻的处境。

      尽管看上去阿武离两个官差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可因为是主动冲过来的,速度更快,杨所以也就跟面对面是一样的。

      ⱬ是以,九环大刀没有意外的瞬间劈了过去,根本就没有过多时间给他们考虑该干嘛。 쵻

      同样的,作为一个精英武者,当遇᝝到极致危机性命的时候,都会心有所感㉊,并且报警。

      単 只是有一点,报警归报警,敏感和反应也䩑是一个关键,别看沉默寡言的那个官差也是拿刀的,却不过是一种骗人的把戏,쿛只是为了迷惑人的而以ⵐ,真实实力却是一个狂暴的炼体武׍者。

      这种炼体武者本身就是近身攻击,不同于练刀者,抗揍能力类似金刚,只要不是少数特别弱点鈘,皆可以做到无视,就因为这种打法,所以所谓的报警敏感度会被降低。

      ㎑也因此,当阿武一刀劈到了沉默寡言官差的脖子上的时候才醒过㙸来,而高ꞝ明已经神色大变,借助沉默寡言男子的阻挡,已经开廹始往后退了。

      当阿武的刀已经切入沉默寡言官差的脖子皮肤中时,他终于醒来,眼神突然冒出玄光层,绹身死之际,真正实力也已经顾먷不得隐藏了,口中低沉怒吼一声,周身似玄光一˜闪,裸露出来的皮肤竟然顷刻间变的晶莹起来。

      쯍叮!大刀劈入皮肤后륡,ꥉ竟然因为这一变故,无功而返,被反弹了出来。

      铕阿武面色骇然溨的惊叫道:“玄玉功”!你是许家人。

      场外,苦竹见同时发动的千载难逢之机竟然同时失败,脸色相当难看,偏偏又什么都不能说,如此쭣让他们有了准备,想奏奇功可就难了ꠞ啊。

      这一声惊叫也同样吸引到其他人,只是两个䉇大汉早就知道瓓了,到是不觉得意外춈,只是诧异公子为何一开始就暴露实力,然到也跟自己刚刚所ᴕ遇到的一样?

      至于唯一一个在场外丢回旋镖的大汉,就有些莫名其妙了,蔄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一瞬间差点身死,被逼出身份,还읪差点身死,不知怎的,忽然似有捾一股寒气冒出,让大汉有些后悔来此杀人了꾫。

      㨀沉默寡言官差见身份被识破,于是主动承认道:没错,这正是皇家功法“玄玉功”,我名许广。 ∲

      本来我不欲动手的,可欠人人情就᪴必须还,如今你们又把我身份逼出来ꑝ,就注定了你们统统要死,包括你们身后的红尘酒庄。

      许氏,作为皇姓,这一点只要是太玄国⯇人就知道,苦竹也不例外,可就是因为知道了,心中石头才一側提再提,只要牵扯到许숴氏,那么今日不管是﨧何结果,结局都不会平淡了。

      知道已经无法善了,苦竹问道:许公子,既然事以至此,能否告知这次起因是何人所为?

      淡淡一笑,许广将目光转移到苦竹身上,道:抄家톞灭ꖠ族之前,꿥能不能先打听打听人家是否还有自己得罪不起的人。

      听许广这么一说,苦竹便肯定了,道:㑷看来还真是这个昔日状元郎啊,也难怪廖缑家能从一家小酒坊,在十几年时间崛֐起的那么快。

      许广道:看来你们也是作过调查的,只是后知后觉到这种地蛒步,我表示你们活着就是浪费粮食。

      不可否认,苦竹道鹸:我也觉得我们浪费了好多粮食,杓不过今天也要谢谢许公子能够解惑,只是在谢谢之前,能不能顺带一口,告诉我,廖文明如今身居何职。

      许广闻言,仰天大笑,道:哈哈哈,你们真是够蠢㦠的,他不过改了个名,竟然让你们失去了他的消息,真ⴒ是可笑又可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