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1超清下

      ﯪ 时值盛夏,草ࠪ原上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绿油油的青草䭋生长得极其⯾茂盛,蓝蓝的湖雁水像是蓝色宝石一样镶嵌在广袤的草原上,而散落在湖水四周的牛羊,一个个悠闲地吃着青草。

      素慎的放䪍牧人骑在马上就在牛羊间穿梭,时而吆喝着挥舞着手中的皮鞭。

      而在不远处的素慎人营寨这,那一个个白色的帐篷就像是散落在人间的白色星斗,在广袤的草原上点缀着。

      经过十多年的休养,素慎人的人口已得到极大的䠝壮大,此时的素慎人人口៱总数多达上千万之众,素慎的人政治体制极为特殊,或称之为猛安谋克制。

      这ⓓ猛安谋克制政治制度有值得称道的地方,不战时,全民放牧或者务农,战斗时,全民皆要上战场的基本上是全民皆兵。

      因此素慎人此时可战之兵多达几百万之众。

      앻 十年前与北周签订协议,两国互不交战,现如今,素慎人兵强马壮,却早就安耐不住寂寞,对北周之地虎视眈眈,几乎到了垂涎欲滴的地步。

      草原上天可汗,耶德海曾经商议过此时,但闦是鉴于十年쇢前的素慎人与北周的战斗,素慎人大多都心有余悸,于是耶德海就将自己的目光投向素ף慎之外的地域。

      素慎之西有一国,名曰吐浑,素慎人最终用兵于此国,但是两国交兵之际,胜负各半,素접慎人没讨到什么便宜,但是近一些年,由于耶德海的几个儿子,耶从勇,耶山海,耶真先后长大,最大的耶从勇现如今已经二十出头,最小的耶真也已经十六岁。 쐴

      ﶦ耶从勇,耶山海不太值得提及,只是馵有勇无谋的勇夫,但是耶真就不同了,耶真武勇和谋略皆在耶德海几个儿子之上。

      耶真自创拐子马,连环马,率领自己的部族将吐浑打败。

      吐浑虽败,但是国力尚存,素慎人又不具备实力,彻底地将吐浑消灭掉,这才容许吐浑称臣纳贡。

      正是因为如此,耶德海才选定了耶真为素ĕ慎人的继承人,但是耶德海的其他几个皇子甚为的不服,私下里议论,这耶真乃是前朝李氏皇朝的瑞王陴之女之子,不是纯粹的素慎人血统。

      ᜈ 耶德海长⸧子,耶从勇,次子耶山海乃是耶德海原配夫人所生,在素慎部落中享有极其崇高的地位。

      于是两兄弟联合起来,흦一起来对付耶真,甚至想要将耶真除之Ⰹ而后快。

      这一日,耶真率领十余人在草原上打猎,롤只见这耶真骑在马上甚为的雄壮,身高八尺有余的他,赤裸着上身,浑身肌肉在阳光下仿佛要爆裂一般散发着古铜色的光芒。

      前方一只梅花鹿在快Z速地奔跑着,耶퍕真纵马紧追这只梅花鹿,眼睛盯在梅花鹿上时,从背脊上取下长弓出粦来,然后一只手抓住弓弦用力的拉了一下,就将自己的手松开了。 矛

      弓弦嗡地一声,细细瞅这弓弦让人心惊,这弓弦足足有一成年男子大拇指粗细,非是极其健硕之人而不可拉动。

      十多跟随在耶真身后⟴的侍从一看耶真拉动了弓弦,皆呦呦呼呵着举着手中的弓箭。

      然而在这时,那只梅花鹿眼瞅着就奔跑到树林中去。

      耶真冷峻而粗旷的面涶孔上突然阴沉了下来,眼中暴射出两道精光紧紧盯着窜跳的梅花鹿屁股上,随手从背脊上箭囊中抽出一枝羽箭出来,搭箭拉弓,动作甚为的利落,就当将弓弦拉得如同满月时,耶真的手臂和大手青筋突然暴起,从远远看去,他的手臂和手就像是古铜色的铸雕一样。

      耶真突然松开手,这拇指Ҍ大小的弓弦嗡地一声,就弹了回去,那枝羽箭随之暴射出去,嗖咻……原来这枝羽箭却是穿云箭,只在飞射到空中,这羽箭就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出来。

      ࡥ 噗嗤,羽箭正好射在梅花鹿的屁股上,这梅花鹿立刻就倒在了地面上,只在地面上蹬腿抽搐起来。

      “呦呵……”

      耶真身后的侍从纷纷抽出自己的兵刃,纵马超掠到耶真向着梅花鹿奔去。

      꽀 ……

      …… 瀘

      树林之中,许多躲避在树干后的素慎人士兵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头戴着王冠,披散着乌黑长发的,矮墩墩小鼻子小眼睛的素慎人低呵一声:“都她娘的愣着干嘛,还不准备弓箭,让⇭这帮子小子见阎王?”

      素慎人士兵纷纷依靠在树干的后从背脊上抽出弓箭,然后搭弓拉箭,再从树干后露出自己的侧身ꧻ出来。

      这时树林中的几皫匹马儿唏唏律律嘶鸣起ᒨ来,但是却被树林外耶真侍从的吆喝声淹没了,矮墩墩的素慎人皱了一下眉头,从树后偷偷露出半边脸来,而在旁边的一颗树后一个头戴着毡帽,刀削似脸型的身高达七尺有余的,眉眼间贱兮兮的汉子。

      “哥,”眉眼贱兮兮的素慎汉子憨声憨ﮉ气地说,“这次要是能干掉耶真,我就跟父王说,让你做咱们的王。”

      矮墩墩的素慎人嘿嘿干笑着从背脊上取⯷下弓箭,拉弓搭箭后才说道:“干掉耶真那个杂种,咱们再谈论这件事儿,你我兄弟一海奶同胞谁当王还不沨是一样。”

      眉眼贱兮兮的素慎人汉子干笑几声后透过茂密的树叶间的空隙看着苍穹淓说道:“我早就盼着那个杂种早点死。”

      这튽两个对话的,事实上就是耶真的哥哥,是草原天可汗耶德海的大儿子和小儿子,正因为两兄弟从耶德海侍从那里探知,这耶德海有将素慎人的王位传授给耶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动了杀㑐机。

      树林外,耶真的那些侍从纵马超掠过耶真,飞奔到梅花鹿的四周,各自举着兵器,探身插入到梅花鹿的身体中,然后各自较劲争夺着梅花鹿。

      ……

      ……

      树林内,耶从勇矮墩墩的身子动了,从树干后探橛出一只眼睛,正好看到耶真的侍从争夺着梅花鹿,耶从勇眉头一皱,喃喃自语地说道:“这帮子狗娘养的,怎么将耶真挡住了。”

      他沉声喝道:“将耶真的侍从全部射死,然后再杀出树林围攻耶真,我到要看看,父王口中的擎天柱,到底能不能扛得住几十人轮番进攻。虃”

      㦶 树林中,纷纷传出喏,然后一个个素慎士兵ῶ从树后闪出身影,手指一松,那弓弦嗡地一声,就松动了,一枝枝羽箭随之飞๓射而出。

      在争抢着梅花鹿的耶真的侍从,谁也没注意到在树林中会有埋伏,只是专注在梅花鹿上,羽箭如同飞蝗一样,从树林中密集的飞射出来,一瞬间竟将争抢梅花鹿的侍从射成了马蜂窝,一个个耶真的ḋ侍螲从马上栽落下来。

      耶真赶紧勒住飞袖奔的马缰绳,他身下的马儿唏唏律律嘶吼几声,突然仰起前身,在空中连续地蹬踹出几脚。

      树林中,耶从勇矮墩墩的身子笨拙地翻身上了马上,从马车抽出一柄大刀来鞒了,然后双腿一夹马腹后挥刀直⨀虚指着树林춿外说道:“儿郎们,还等什么,杀了耶真那杂种,你们什么都有,我会将部落里的女人和奴役送与你们,你们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树林中素慎人士兵纷纷뛋大吼着翻身上了马,然后纵马向着树林外飞㶵奔而去,期间耶山海也翻身上到马上,只拿了两把双斧跟㎚随在耶从勇身后。 

      一时间树林里尘埃扬起,尘埃滚滚升腾,直从树冠间的空隙中升腾掞到空中,几匹快马已飞奔出了树林了。

      ……

      ……

      耶真的马受惊,耶真몖赶䁷忙勒紧了马缰绳,然后这马儿才稍微稳定了一些,缓缓地放下前蹄,鼻孔中打着极其响亮的鼻音,在目视着前方。

      只有梅花鹿尸体四周那些横七竖八的耶真侍从尸体上,没有从树林中飞奔出来的վ素慎骑兵,而在树卜林广阔༤的地带上,纵马飞奔出来퐞的素慎骑兵,成半圆阵型,或举着兵刃,或拉弓搭箭,成包围状向耶真杀来。

      耶真定睛扫视了一眼,就看到在半圆形包围阵型后,两匹快马先后从树林中纵跃而出,一看两人模样,耶真当时就是一惊,这两人正是自己的异母哥哥,很明显这两人是要杀自己。

      可目前自己的侍从都已经被射死,自己孤身一人,又怎能孤身犯险?就算将他们都拼光,自己又如何在父王那里뫇交代,人死㡈了,自己纵然有百口,却也难以辩Ⴊ解得清眿楚,依照父王耶德海那狠辣的性格,恐怕会怀疑自己,也会牵连到自己的母亲。

      “耶真,你仗着有父王的宠爱,就想在素慎中称王,你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前朝余孽生下的杂种,今日我耶从勇誵就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耶从勇在素慎骑兵半圆阵后嘶吼着,耶山海却跟着起哄,挥舞着手中一双板斧,я叫嚷嚷道:☑“耶真,你就是杂种,今日我鱱就助我哥哥杀了ᓦ你。”

      这两人话间,素慎骑兵的速度却越来越快,不少人已经飞射出了羽箭。空中嗖嗖地传来羽箭破空的声音,像꟯是满天雨幕,直向耶真罩来。

      耶真勒马调头,从马车抽出一杆铁枪,就在马儿向前飞奔之际,耶真身子突然卧倒在马上,同时他的一双手臂翻转,手腕不断地翻转,随之他手上媹的那一杆铁枪被他舞动的密不透风。

      这时从远远看去,却已햷看不到耶真人影,只能看到一杆被轮动得极其快的铁枪,在马背上形成了一团黑色光影。

      嗖嗖……许多羽箭激射在轮动得极快的铁枪上,被铁枪击飞了出去,又有许多羽箭激射在⅞耶真飞奔的马后,在马儿四蹄扬起的尘埃之中,一个个射在青青的草地之上了。

      但觉得那叮叮当当磕飞羽箭的声音停下来,耶真随即将铁枪一收,然后整个身子就坠入到马侧去了,马儿还在飞快地奔跑,耶真回头看읠这些素慎骑兵,这些素慎骑兵始终不能追上他,只与他保持着五六十米的距离䎄,耶真的心这时才安定下来。

      ……

      ……

      前方一二千米处,一个头发乱蓬蓬,歪戴着北周将领头盔的素慎人士兵,人跪趴在青草地上,耳朵紧紧贴着地面。

      䒠一匹毛色油亮的马儿在这个素慎骑兵身后悠闲地在吃着地面上的青草,吧唧吧唧咀嚼的声音,时而传出。

      地下传来轻微地咕咚咕咚的声音,依照这个士兵的经验,这是有马儿飞奔而来。

      这头上歪戴着钢盔的士兵猛地从青草地上站起,㤻然Ά后⼸跑到马儿身ᙽ侧,翻身就上了马,纵马向右侧奔跑而去。

      ……

      ……

      一骑绝尘而去,奔跑出数百米后,这头戴北周将领钢盔的素慎人士兵就看到前뇗方素慎人的大批骑兵了。

      㱂 在大约五六百人,杂乱的素布慎骑兵前,一个披着黑色披风,手拿着两个大锤,身形彪悍,方面大耳大眼ࢧ浓眉的素慎将领,一挥手中的一双铁锤,然后边纵马迎着头戴北周钢盔的素慎人骑兵,边嘶吼道:“兄弟们,跟我去看看这小子都听到什么了。”

      他身后五六百人的素慎骑兵像是一群疯子,挥舞着手中的各式各样的兵刃,纵马跟随方面大耳头领身后。

      쀮草叶,杂尘,从五六百素慎人的马匹四蹄中扬尘而起,滚滚的尘埃,很快又被这一票人马甩在了身后,然后新的杂尘和草叶泥又飞溅了起来。

      ……

      諑……

      一纵马到了头歪戴钢盔的探骑前,这使用双锤的素慎人头领赶紧勒住马缰绳,马儿唏唏律律鸣叫了几声停下来,这个使用双锤的素慎汉子说道:“草原上耶德海可汗的鹰犬,耶从勇可来了?”

      这时五六百素慎骑兵在两位将领的带领下纷纷停在了方面大耳的将将领身蘝后。

      两个素慎将领纵马飞奔到方面大耳身后勒住马缰绳。 䥭

      “禀告忽而纳差将军譡,”这头戴北周钢盔的素慎探骑,双手一抱拳头,在马上⼶躬身低头说,“具小的探听,有一骑在前头,而后面有数十骑在追赶。具小的想,耶从勇王子,应该已经得手了,正追赶耶真王子。”

      늜 “哈哈……”忽而纳差一挥手中的一双铁锤,就在铁锤虚指着天空之际,忽而纳差忽而停止笑容轮动着铁锤虚指自己身后的一个将领说道:“你带一百人在去左侧埋伏,”他铁锤又虚指一位将领,“你带着一百人去前方埋伏。”

      两个将领喏后纵马各带领着二百骑兵向着两个不同方向飞奔歊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