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记录充值app

      不一时,那人已飞至无极门们众人头顶上空。

      这是一位白发长须老者,身形高瘦,古衣束发,容貌高古。

      无极门门主成天安见到此人,带头拜下:“见过太上长老。”

      “见过太上长老”无极门一群丧家之犬纷纷跪倒在地,有的人心情放松之下,甚至放声大哭。

      无极门太上长老皱了皱眉,看向与他们对峙的千南,以及那条宽广的一片狼藉的拳路。

      也不理会成天安和无极门众人,向千南冷然问道:“小友何许人也?为何出手伤我门人?”

      千南面露嗤笑,看着那群惶惶不安的无极门人:“那你要问问他们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上来便对我要打要杀,幸好我有几分本领,要不早死在他们手下了。”

      千南看了看身上破碎的乞丐装,面露不虞之色。

      无极门太上长老这才转头看向成天安。

      成天安面露惭愧之色。

      “太上长老,此人在我无极门外大举扰动九天接引阵,至少有几分元气被接引到了此处。我等过来查看,发现是他谈家之人。与此人理论之下,此人一言不合便杀了荣天华以及十余门人。我等,不是此人对手。”

      “好胆,你敢杀我无极门人?”

      太上长老眼中冒出一团精光。

      千南脸尚苍白,但也不愿服软,于是嘴硬道:“杀都杀了,你待如何?”

      “谈家之人?谈泰师在我面前也不敢和我如此说话。”

      太上长老脸上杀意甫现,周遭温度猛然升高,天气一变,像一下到了黄昏,天色变暗了许多。

      “看你有何资格说此大话,接我一掌。”

      话闭,太上长老直接原地消失,在出现时已在千南头顶。一双通红的肉掌朝千南头顶印下。

      “好快!”千南心中一惊。

      老者的身形快到无法捕捉。这老者不像之前荣天华那般一拳就打没了的货色,之前顺风顺水的千南感觉自己遇到了硬茬子。

      千南想要调动神意捕捉老者动作,却发现自己像陷在琥珀里的小虫子,动一下都吃力万分。

      老者掌力蕴含无比炙热的化骨之劲,尚未接触千南便感觉一股奇热无比的阳劲涌袭而来。

      好家伙!这老头好厉害,掌力浑厚,其中还挟着莫名的神意,这到底是什么武功?

      逃也逃不掉,千南被锁死在了原地。仓促间他想到了一招,那是烂大街功法烈火掌中的第一式,烈火燎原。当时他便对这一招印象深刻,因为这一式便是托天而击。

      烈火燎原也属阳属性功法,危机之下千南把所剩无几的内气全部都运行起来,对着老者通红的肉掌轰去。

      轰!一声巨响,以两人对拼点为中心,千南脚下站立的地面凹陷下去,烟尘扬起,但很快便被冲击波吹散。

      千南不敌对方掌力,被轰得身形倒飞,砸得地面划出一道长长的沟壑。

      老者也被千南掌力反震得往后倒飞几米,随即便调整过来。

      千南这边刚被打倒在地,立马又跳了起来。看样子并无大碍。只不过身上破烂的乞丐装都在与对方掌力的对轰中化为齑粉。

      老者在空中定住身形,看见赤裸的千南不禁大笑道:“连法衣都没,还敢与我斗。”

      老者说完,立马又飞身而下,只不过这次他并未与千南力拼掌劲。而是掌力一催,千南周遭便出现了熊熊烈焰,形如火炉。

      烈焰甫一出现,便牢牢封锁住了千南。

      啊!!千南感到了无比的炙热,想冲破出这火墙,身形又无比吃力,连转个身都困难。

      看着千南在烈火中嗷叫,老者嘿嘿一笑。隔空一掌挥下,千南上空顿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掌形,此掌形通体赤红,火光熊熊,掌纹清晰可见,如果对比一下就可以知道这是老者放大无数倍的手掌。

      这道罡气构成的赤红掌印,出现在千南上空,然后狠狠印下,

      轰隆!地面晃动了一下,远处无极门众人都站立不稳。伤势严重的都摔倒在地,不过看到老者大发神威暴打千南,个个都露出惊喜之色,就差欢呼出声了。

      罡气大掌落下的地面,轰出了一个大大的掌印凹陷,灼热的掌劲把地面都烧的焦黑一片。

      只不过在焦黑掌印的中间,一个白皙的人形印在土石中,很是突兀。

      嗯!居然在我一掌之下还能落得个囫囵之身,这人护体罡劲颇为不凡。

      老者飞到掌印上空,对着下方的千南冷笑:“不自量力!”

      “抓到你了!”一道声音响起。

      唔?老者闻言一惊,却不想下方的千南已半蹲在下,话音刚落,千南用力一跃,身形像炮弹一样急射至半空中,右手用力朝老者轰出一拳。

      千南之前吸纳的内气已耗尽,这一拳他使用的是纯肉体的力量。

      心中对无极门以及该老者极为愤恨,裸体了无数年,好不容易才有衣服穿,好好一个翩翩公子,又被老者打成乞丐装。千南心中的怨念不知道有多深了。

      因此这一拳千南卯足了全力。

      在千南跃尚半空时老者已然警醒。不过脸上却露出不以为然之色,在他看来千南连飞行都不会,身上亦无血气爆发,也无招法罡气闪烁之色。

      因此老者也不屑闪躲。只是挥手间随意释放了几层护体罡劲,全身笼罩着淡淡的金色钟形护体罡劲。

      没想到千南这看似普通,连一丝罡气都没有的拳头轻易就洞穿了他的护体罡气层,就像锋利的小刀轻易洞穿一块豆腐一样简单。

      老者顿时脸色大变。身体疯狂预警,全身汗毛直立。来不及多想老者下意识的在千南拳头接触到他身体之前,全身瘫缩成一团,瞬间缩小。然后冒出一团血色光芒,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轰隆隆!千南一拳挥空。但无匹的拳力打得虚空一阵闷响,犹如平地起惊雷。如果老者仔细看去,便能发现千南拳头击中的空间中央出现丝丝黑光,虚空竟然被千南一拳轰裂开,一拳破碎虚空,露出了稳定空间后面莫名的维度虚空。

      不过这场景只有千南见到,而且转瞬即逝,破碎的虚空瞬间便恢复了原样。

      拳力轰击虚空打出的能量冲击波,顺着天空延伸出去,远处天空一道厚厚的云层都被这道拳力轰穿,太阳顺着洞穿的云层射下阳光,破碎的云层在阳光的照耀被渲染得五彩斑斓。

      最后透过云层的阳光变成了金灿灿的霞光,照到了落在地上的千南身上。

      千南全身被霞光渲染的如金子做成的人形一般,远远看去如同天神下凡。远处的无极门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此场景深深烙在了许多人心中。

      不过赤身裸体的千南并不这么认为。

      “该死的老头”千南双手捂住下身,边骂边蹦蹦跳跳离开了阳光照射的范围。

      远处,无极门太上长老自虚空而生,出现在了空中。只不过他面色苍白,像生了一场大病。

      这人拳力震古铄今,若是结实受此一拳,明年今日便是老夫忌辰。

      老者面上闪过一丝后怕,还好有血魔解体大法。此法非常耗费元气,只能关键时刻使用。虽然元气大伤,但起码保住了一命。

      此人不可力敌。

      不过好像他不会飞行,真是怪异。我在元霜星从未听闻过此人,谈家人?

      就在无极门大长老脸色阴晴不定时,这边千南也回过神来了。

      这人没死,让他逃了。看着远处天空上方的老者,千南有些郁闷。

      打又打不着,追也追不到。想走还被困住。

      一时间也没甚办法,只能两两遥遥对峙。

      千南浑身赤裸。白皙的皮肤上一道道被火烤烧留下的漆黑痕迹,但千南心中明了,自身并未受伤,甚至毛发都没烧断一根。于是心中大定。

      其实更多的只是裸露的不堪。

      看着高高在上的老者,千南心中恨意大增。于是开口骂道:“你这死扑街,有种下来受小爷一拳,一拳打得你重娘胎里回炉重造。”

      老者眉头微皱,到了他这等身份地位,不知有多少年有人敢在他面前口出此污言秽语了。

      老者看了一眼无极门山门方向,那边天地元气已经彻底合拢!感气法感知下,那片方向传来浓重的威压,虽然天地元气没有意识。但却是代表天地意志的具现,这道无比粗壮的元气柱还是给予老者沉重的压力。相信下面的年轻人也感受到了,看他频频看向山门方向,眼光流露出的惧色就明白。

      千南看向那道元气柱,面露垂涎之色,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么粗的元气,吸纳起来肯定舒爽无比。

      “小子,虽然不知道你来历,但是你惹错人了,今日要你毙命于此。”

      老者说话间从怀里掏出一块古朴的小镜子。

      然后对着镜子打了几个法诀,小镜子慢慢的发出微光,远处的粗大元气柱似有感应,飞速朝这个方向聚来。

      “有古怪”看着远处的元气柱如乌云压面般朝老者手上刚拿出的小镜子聚拢过来。千南感到一丝不安,于是拔腿便跑。

      “想跑?天地同悲。”老者对着千南一指。

      奔跑中的千南突然感觉到身形受限,身形一下顿住。并且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悲哀之意,不知不觉千南眼角落下了一滴泪珠。

      “什么鬼?”千南大惊失色。

      我为什么这么难过?我只是衣服没了而已,又没有受伤。

      “衣服没了?我在裸奔,呜呜,我好难过啊,都走光了”

      千南脸色变幻不定,一会咬牙切齿,一会面露悲色。

      “该死的老头,这什么功法?”

      就在千南极力挣扎之时,山门汇集而来的无数天地元气不停朝小镜子里灌注,更多的元气则汇聚在老者身后。无极门众人看去,他们的太上长老在半空的身影变幻莫测,虚实不定。

      老者手中的小镜子此刻由微光变成了豪光,看着手上的法器,老者笑了起来,捏了个法诀,然后举起镜子对准千南念道:“疾”。

      一道炙热的白光从小镜子中飞射而出,瞬间便激射到地上苦苦流泪挣扎的千南身上。

      “啊!啊!”千南惨叫,白光刺眼耀目。汇集到了千南身上,形成了一大团白色的亮光,像是通了电的钨丝。旁人只看的到耀眼的光团,而看不清里面的人。

      桀桀桀桀!老者听见千南的惨叫声,如同仙乐在耳,不由心中为舒爽大笑起来。。

      “哼!在极光镜照耀下,就算是赤铜都给你化作汁水。”

      惨叫声渐熄。老者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掐指施诀收了射线。

      千南站立的地方已经被高温熔化成了一个大坑,坑底至坑边土石都融化成了玻璃状,大坑中央,一个通红的人形雕塑立在坑底,像是被炉火淬炼得通红的钢铁,还冒着白烟,发出滋滋的声响。

      “咦!这小子身体莫非是精钢造的不成,怎成了这副模样?不对,就算是精钢也要被我炼成铁汁。”

      无极门的太上长老漫长年月中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景象,人族的身躯不可能如此坚不可摧。

      老者慢慢飞临千南上空,保持一个安全距离,看着一动不动的雕塑,略有所思。

      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核桃大小的丸子,对准千南丢去。

      丸子砸到千南头上,瞬间爆开,大量冰冷入骨的寒气爆发,迅速与高热的大坑和通红如雕塑的千南发生反应。

      大坑一下由极热变得极冷,两股不同属性碰撞,一下冒起一大团蒸腾而起的雾气。

      雾气迅速弥漫,瞬间便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咔咔咔,细微的声音响起。

      老者抚了抚长须,微微点头,极寒极热交替。就算你是仙石蹦出来的,都给我炸裂开来。

      咔咔咔声继续响起,老者突然脸色大变。

      不对,这是脚步声,不是炸裂声。

      刚反应过来,突然一道寒光从雾气中闪电般急射而来。

      老者心有警兆,但寒光速度极快,像跨越了空间瞬间便出现到了他眼前,来不及施展血魔解体大法了,老者心念一动,把手中的小镜子顶在身前,挡住了这急射而来的寒光。

      “铛”一声巨响,寒光碎成无数闪光的细末,老者则是吐血倒飞几十米。

      在空中连连倒飞打滚,好不容易定住身形,又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双手颤抖不已,小镜子都快要拿捏不住了,再仔细看向手中的法器,光滑的镜面上出现了三道粗大的裂纹。

      噗!我的法器啊。见此,老者又吐出了一口血,极为心疼。

      “小贼!”

      老者这才发觉原来刚刚那道袭向他的的寒光是一把剑。

      下方烟雾弥漫的巨坑中,走出一道身影。

      “老贼,你烧得我好痛。”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

      那道身影赫然便是千南,此刻的他浑身赤裸,但被极光镜高温煅烧过的他身体毫无损伤,反而皮肤经过煅烧后更显白皙细嫩。

      虽然经过两种极温煅烧和冰冻,并没有对他造成实际上的伤害,但痛苦却是真真切切的。从小到大千南感受到最痛的就是大学打球时手臂不小心骨折过,但那种痛苦和这冰火两重天相比就是天和地的差别。

      在装死瞒过老者后,趁着烟雾遮挡,千南捡起荣天华遗落的宝剑,然后奋力掷出。终于伤到了那高高在上的老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