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月若菜步兵番号

      从场景解除到乐时琴尖叫声起,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解除了恶灵领域的灵异侦探们此刻还没来得及从重力的改变之中翻转过来。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支持继续使用眼神交流了。㫥

      “转回!”墨以可轻喝,发出指令。

      对于这样分秒鶥必争的战斗之中,犹豫就是最大的敌人,所以笲即使局势困难,抉择也不能有所犹豫。

      ᣽ 随着墨以可的声音落下,灵异侦探们保持着冲锋的阵型,以常人不能理解的闪电速度扭动了关节和肌肉,机械一般怪异地翻转改变了对上下的朝向。

      林云手中挥舞的银色光弧多边形不曾鷩停歇,此刻多边体紘的形状向着后方折出不易观察出来的角度;墨以可梦幻般的“羽翼”也开始龙卷风般旋转,炫出了漩涡般光晕;云天璃手中笔记本的纸张则依旧似无尽,顺着正常的重力一般往下飘落。

      三人阵型不变,完⢕全流畅地变出一个弧度,踩着水泥空间之ΰ中侧边上方扭曲异常的墙壁,反向冲回了原本他们出发的地方。

      周围的景色依旧没有恢复。林云三人在做出抉择的瞬间,仍然没有放松对恶灵领域的压制。

      决策做得果断,毫不拖泥带水,行进的动作也同决策作出的一瞬完美执行。

      处于谜一样光芒中央的怪物对于似乎是毫不理会三人的行动磖一般,自顾自的鞠㈺躬行礼完成,随后朝着光芒之中的一旁走去。

      它迈着那令人难仒以理解东西组成的腿脚,步调平稳地走到一旁的位置后,朝⺾着放着光亮的光雾之中坐碩了下去。

      쮁 接下来,在它坐下的地方,一偄座钢琴椅如出雾影般浮现,在它坐下的前띾方,一座三角钢琴亦如从虚无的雾之都中显现。

      一切都似乎是凭空,都似乎出乎于虚无。身处灯光中央的恶灵坐在钢琴之前,侧对뚨着仅有的观众,要演出的那姿态做得是这么充足。

      而它的“观众”们却注意全不在此。

      “我去上方。”三人几乎닫是同时落地的瞬间,林云望向半空快速地说了这么一句后,猛地向地一蹬,冲向了乐时琴漂浮的地方。

      云天璃单手合书냢,一个轻盈的落地之后,双手接住了双眼发白,失去意识的纸镜。

      几人身上虽然都䖨是比较休闲,非专业的战斗用装束,不过灵异侦探作为时刻要融入生活,注意对抗生活之中危险的职业,对于这样突发情况,都是有所准备的。

      在他们衣服上面,有着时刻被分担出的部分灵力,将会随风晃动的衣物固定得如同雕塑。因此就算在这样高速的行进过程中,也几乎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影响。

      墨以可对于周围队友的行动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甚至也没有多看林云一眼。她只是站稳,向着恶灵方向甩出了三张符咒,并榶且做出手印,念动咒语。

      “灵转符生。”

      随着墨以可冷冰的咒语出口,出手原本要飘落至地板的三张泛黄灵符顿时有了力道,身板一直,速度一凛,一如忍者弄飞刀,高速朝着光中祿央的恶灵飞去!

      ₳ 恶灵脖子上的几只像是画上去的眼睛移动到了靠近“观众”这边的西装衣袖上,随后,恶灵不紧不慢地抬起了那લ由精神污染元素集合而成的双手,开始弹动面前的钢琴。

      白键黑键凹下,不可名状的双手如同自雾中淡出舶,相之变换而出的是一双修长,但看上去已然有些苍老的双手。

      钢琴音乐声淡然响起,雾状的光慢慢地扩散开来,从原本纯粹金黄,进而转变成了灰黑蓝白的夜色。

       琴声也轻而缓慢,势同流水,配合着周围优雅的夜色,仿佛月光夜色朝周围蔓延,仿佛时间也为止缓慢。

      三枚泛着黄的符纸,在接触到那些流淌而出的“夜色”之后,瞬间染黑嗇,如滴墨入画,变形成了几只飞翔的乌鸦。

      弄符纸成的乌鸦鸣叫几声,飞过了ㆂ月下的云雾之后,迅速消失在了夜空之中。䮙

      而此时琴声依旧,月色依旧。几声飞鸦鸣叫ベ,似乎在给这月色下的演奏,平添几分幽意。

      与此同嵌时,林云手持银色匕火首,斩着一道笔直的银芒,径直地穿过了乐时琴。

      ꆥ这一斩之后,乐时琴原本仅仅是在尖叫的灵体顿时沉默下来,灵体的皮ﳡ肤表面上,出现了许多细细麻麻的紫色细泡泡。

      泡泡浮动至表皮之后,迅速破裂,一些令人疯狂扭曲的,不能为正常感官描述的“因素”,被银色之匕首转化成了可见的紫色邪秽物质,从破裂的细泡之中冒出。

      “银刃圣洁,灭除邪秽!”

      林云轻喝念咒,绷起了浑身肌肉,身躯灵活地回转起来。

      낏手中紧攥的匕駐首发넾出一﫩声轻微的嗡鸣后,成一道新月,恰끳好自乐时琴灵体表面划过,斩灭了萆冒出的紫色邪秽物质。 ⪳

      ⛶林云平平淡淡朴实无华的一击就斩除了䫗疯狂的要素,成ᑞ功救下了濒临崩溃,要转ृ化成恶灵的乐时琴。

      륆作为灵体,乐时琴也没有人体恢复过来那样起床气一样的“赖床时间”。她在疯狂因素被林云一刀清除펓之时,已然从方才如同噩梦的疯狂之中清醒了回来。

      “好快!好强!”不过就算清醒,乐时琴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知所措的吐槽。

      在乐时琴说这两个词的同时,就被林云用着附上灵力的手,扯着她灵体幻化出的衣领,往着下方拉扯,自然下坠而去。

      灵异侦探显然是没有任何在作战说台词和解释情况的习惯,㚦毕竟本方片场긆战斗紧迫,解说也并不时停。

      下方,墨以可见符纸如同泥牛入海,表情ć却懛也依旧冷淡。

      她变换了一下手印,继续念完了完整的咒语。

      “符焚灵灭。”

      随着冷淡,似是宣判的声音落下,另一边持续蔓延过来的“ꌦ夜色”却没有给予任何反馈。

      扩散的夜色依然势同流水,不紧不慢,按照自身节奏地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伴和着月色的钢琴琴声,随着那双手轻巧自然的动作,随着黑í白长键反复凹下又回弹。

      㪬 流转清响中,那几个注藏视着这边㪭僵硬恐怖的“画眼”默默合闭,消弭在了西服上。

      如钢琴自光雾之中淡出现那般,两张血肉模糊▉的人皮悄然从恶灵的两旁隐现。两张人皮恰好是一人一分成半,自两边对着恶灵包裹而上。

      不出两秒,如同给恶灵换肤上色,人皮逐ᰄ渐合并包缝,将这个不可名状的可怕怪物,包裹成了一个中年人。

      他五官硬朗,有着梳理得狣一丝不苟的灰发与短须。

      他闭着双眼,神情好似全然放空,宁静祥和。

      月色之下,弹着月光般优美夜曲,弹奏者表情超然宁静。

      好似想要将一切留在夜色,将听者永恒地凝为伟大乐曲的一部分。

      乐时琴若不是方才见识了恶灵给予的极致疯狂,见过了那个真正意义上丑恶得令人精神祧损伤的恶灵,可能真觉得眼前的这个恶灵是要抛开对他们几人的恶魾意,开诚布公地沉浸音乐给他们好好演奏一曲。 漓

      不过就算是带上了几重的戒心和恐惧,名中有乐有琴,自身也对于音乐艺术颇有爱好的乐时琴同学,对于这样优美的琴声,还是免不了陷入了短暂的可惜情绪之中。

      扯着乐时琴“领子”的林云虽然快速解决了乐时琴的异化,但是失去了银刃编画的多ⶢ边形,周遭属于那琴曲垑夜色的领域短短几时间失去了一定限制,仅仅在琴曲悠扬的几个呼吸间就快速蔓延,占据了水泥空间的大部分场݀地,眼看着就要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几人包围。

      就在这时——

      “以魔灵之契约,魔法之根源,空间之规则,符咒之行文。”

      朗诗一般,英格兰特语的咒语在琴声之中不和谐地回响开来。

      “魔灵烈焰破坏了䦽夜月;魔法诡奇破灭了乐章;空间限制阻挠了不合规则的行进;符咒力量驱除着鬼异之状。”

      随着一声,不,应该说是千万声合成的一声,清脆ﲋ响亮,玻璃粉碎一般的声音之后,周围的月色瞬间消失,乐章也在༪此时戛然而止,甚至፛,看上去是真实世界的水泥世◟界也骤然崩碎。

      恶灵的钢琴消失,座椅也消失。

      它迫使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从那消失的“空气座椅”上面起身站立,缓缓睁开眼睛,露出毫无生机,死寂冰冷的眼瞳,望向了咒语吟唱的方向。

      隐林云ℶ,云天璃,乐时琴,甚至一向神情冷淡的墨以可,此时也都有些茫然的呣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林心莹孤身一人,踩着镜子般破碎了的“水泥世界”漏出的光,ಭ出现在了这庞大水泥空间的尽头。䨻

      因背光而来,脸被光芒反衬得阴暗无比,就连基本댅轮廓都无法看清楚,唯一肯定的一点,就是林心莹戴上씺了一幅方框的眼镜。

      在林心莹的身前背后,有着无法数清,闪耀뚈着血红的魔法阵;不断运行,暗棕但又냑浮现些许金色的漂浮咒文——

      ——搅动着,运行着戧,粉碎着周围的一切。

      恶灵迅速反应起身望向来人的下一瞬,水泥世界崩裂的碎片之下,当即显现出白色的强光,如同光所化利剑刺向了它。

      仅仅一个人,运用强大的魔术咒语,就当即破除了极其了解灵异侦探的恶灵高四岳,布置而下原本已然危急的场面。

      即便是思维敏捷的林云三人亦췋是未来得及反应得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生的太快,也太超脱甚至于他们的常识。

      唯有恶灵高四岳,唯有这一只思考超越人类,异于人类的怪物,在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之后,明白了什么事情。

      “魔术师啊......”

      留下一句让人不由得不猜测的话语,他浑身如同隐入雾中,瞬间消弭不见了。

      光芒瞬间数剑穿心一般,刻痕明显的覣撕碎了原本恶灵所在的地方。

      下一瞬,光芒更甚,林긡云,云天璃,墨以可,乐时琴三人一灵顿时视线全白。

      中间短暂的时间之中,给人感觉只是恍惚。

      ڙ除了双手抱着翻了白眼纸镜的云天璃突然手中一轻,暗道一声不绾好。

      再Ʞ一瞬,视线恢쳵复,已经是在了原本医院的走廊上,更加具体的,是樤在他们走上楼梯的楼梯口边上。

      防火门是大开,右极和쟑李昂斯都在手上缠着一条写着“36888”的粉脻色布条,半是迷茫半是惊慌的看着重新出现在此处的三人一灵㩾。

      “不是,怎么心烃莹姐刚踏进那个地方,你们就出来了,这什么情况啊?!”右极惊愕地出声吐槽。

      接连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情,让现代正常人的“新鲜感”已经被刺激到麻木的地步。

      仅仅是“껟新鲜感”的淡去而已,因为确确实实ᛠ没有经历恶灵真正的恐怖,也没有领略任何更加令人恐惧的事情发生,仅仅是跳脱的闪现出现,㞩只能仅仅引发这样的吐槽而已了。

      右极和李昂斯在林心莹念咒测试过了所谓“法老的馈赠”确实能够免疫魔法咒术之后,方才看着林心莹环绕着符文与血红魔法阵,戴上一副眼镜,强硬地用那独属于神秘的魔法,强横地凭空撕开一道수裂缝,踏入其中。

      现在才过了不到三个呼吸,为什么原本进去查案的三人一灵小队反而是出来了?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对于右极,吐槽不仅仅힇是为了缓解气氛,也许也是为了掩盖自身的惊慌。

      而被问的첁三位灵异侦探,也都在这一句话之后,댥有了不同的表情。

      见识到了那直接无比横蛮,直接就瞬间破除了在她看起来危急局势的符文和魔法阵之后,云閙天璃在恍惚之后的瞬间,意识到ⲝ了林心莹和她在对付灵异这一方面上的实力,有着让人感到沮丧的差距。

      在这被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一刻,她的确陷入了迷茫。在小队之中的经验算是最少,经历过的任务也是不超过一手之数的云天璃无法解释发生了的一切,只得将她迷茫的视线放到周围的两位队友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