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播影院性播影院私人影院

      突然,这一对第一个找到的尸块抓住了诚惠堂的肩膀,黑色的阴影随着双臂覆盖在了诚惠堂的身上,原本的黑色阴影不断变深。

      而诚惠堂的身体不断被奇怪的东西压住似的,诚惠堂原本前进的脚步被打断了下来,诚惠堂难以先前再迈出下一步了。

      一只脚突然踢向了诚惠堂的腹部,诚惠堂见状急忙运用咒力保护住了内脏部分,大部分的伤害都是肌肉表皮组织的伤害,即使如此诚惠堂也重重的吐出来一口鲜血。

      诚惠堂用手抓住两只尸块手臂,用力甩开,退出了房间,液体咒灵也没急着再次发起进攻,它慢悠悠的将手臂和一只右脚重新组合在了一起。

      也将不远处的躯干召唤了过来,诚惠堂从衣服兜里拿出一把菜刀,这是刚才在其他房间顺手带着的,因为这一次出来没带自己的那根长棍咒具,刚好可以应付着眼前的这个情况了。

      诚惠堂将口中残留的血液吐出,咒力强化菜刀,准备再次发动能力,这次准备对准眼球或者是液体部分进行攻击,看一下能不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液体咒灵用它的奇怪眼睛看到诚惠堂做起了攻击预备,它也在怀疑刚才为什么门会突然一瞬间被打开,且之前覆盖着的阴影没有再次成功贯穿诚惠堂的身体。

      还没等液体咒灵用它那微薄的智商思考完毕。

      这次诚惠堂已经发动了刹那了,进入了时缓空间,这次诚惠堂打算不在简单的发起进攻,诚惠堂用力朝着时缓空间敲击,液体咒灵的60个独立时间帧在诚惠堂的眼球绽放开来。

      诚惠堂这次对准了5秒后液体咒灵发起进攻的眼球瞬间,用咒力强化过后的攻击狠狠一捅,再随意的往其他位置随便划过。

      随着一声玻璃的碎裂声,“刹那”结束了,液体咒灵看着收手的诚惠堂,没有在继续思考下去,反而依靠着独脚迅速的冲上前来。

      就在这一瞬间,突然咒灵的眼球像是一颗气球爆炸开来似的,一大堆黑色的液体从中喷洒而出,咒灵痛苦的挥舞的手臂,原本稳定的黑色液体也开始暴动起来。

      而咒灵挥舞着手臂突然被空中看不见的东西划开了一道道口子,但是手臂部分却没有流露出血液,只有单纯的伤口。

      诚惠堂再次发起了进攻,咒灵强化过的菜刀狠狠的对准了咒灵组合身体的液体部分,菜刀带随着空气的声音即将要捅到的一瞬间,咒灵用着它的躯干挡住了这一击。

      诚惠堂收手,熟练的离开了咒灵的攻击距离,因为万一再次被这个咒灵运用着它的奇怪术式再次被束缚到,就难以脱身了。

      但是想到刚才能力发动的“犹豫的彷徨”对它眼球发起的进攻可以造成实质伤害,和它用其他身体组织保护的液体部分。

      可以说明两个部位可能是它的命脉所在,但是接下来这个家伙就不会再如此的随意攻击了,但是自己也陷入了没有办法远程攻击的尴尬时期。

      诚惠堂心想:“也没有再随意使用能力再去试探这个家伙的机会了,但是也没有时间再给自己了,再拖下去,这个家伙迟早可以完全融合所有的尸块,到时候就没有跟这个家伙一战之力了。”

      诚惠堂只能被迫的将手中的菜刀朝液体咒灵其他眼球的部位扔了过去,液体咒灵刚想右跳躲开这一击,而诚惠堂却瞬间再次发动了能力,右脚先前一踏,能力结束,瞬间带到液体咒灵的眼球前。

      诚惠堂抓住了飞在半空中的菜刀,朝着液体咒灵躲开攻击的间隙对准了它的眼珠子,一顿爆捅,咒灵勉强躲开了几下,但却也有两个眼珠子再次被扎中,黑色液体再出喷出。

      这一次攻击之后,眼球的液体咒灵有着明显的虚弱了下来,黑色的阴影突然沉寂了下来,不像刚才那般活跃,而且咒灵对其他尸块的操控能力也下降了,像躯干、左脚还有不可明状的器官都掉在了地上。

      液体咒灵只能迅速使用阴影覆盖了半边身体,往着房间的更深处退去,诚惠堂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再次朝着咒灵冲去。

      突然,一道黑色圆球朝着诚惠堂飞了过来,诚惠堂一个后撤步勉强躲开了这个黑色圆球,黑色圆球重重的砸在地上反弹,再次朝着诚惠堂飞来。

      这一次只能被迫用咒力强化手臂挡了下来,突然手臂一痛,像是被咬了似的,诚惠堂看向手臂,原来黑色圆球的正体就是一颗长发中年男子的头颅。

      这个头颅的脸上浮肿,双眼被挖出,只留下两个狰狞的血洞,鼻子像是被活生生的剮了下来似的,没有办法联想这个头颅的前身生前到底承受多么恐怖的痛苦。

      但是此刻的诚惠堂顾不上这么多,他现在没办法用蛮力强行把手上的这颗头颅拿下来,因为头颅的牙齿紧紧的咬在了诚惠堂的手臂肌肉上,过分用力会将肌肉撕裂下来的。

      无奈诚惠堂只能被迫让这个头颅挂在自己手上,继续追击着液体咒灵。

      突然眼球的液体咒灵不在继续向前逃了,它用着它仅剩的三颗眼珠子看着诚惠堂。

      诚惠堂被它的眼珠子盯住,也不敢强行发起进攻,但是此刻又是那股的压力笼罩在诚惠堂身上。

      诚惠堂被这个压力重重的压在了地板上,而液体咒灵好像已经提前料到了这个情况,黑色的阴影组合成一把纯粹的黑色长刀对准诚惠堂的心脏直接扎了下来。

      诚惠堂勉强发动了能力,在时缓空间中费劲的挣脱了压力的束缚,将手臂上的头颅进行了一个下颌分离手术。

      “刹那”结束,手臂上的头颅下巴被强行分开了,随之诚惠堂身上的压力也解开了,说明这个压力的术式跟尸块有着不可替代的关系。

      而液体咒灵通过它的眼珠子看到了它头颅被诚惠堂毁灭后,身上的咒力已经被愤怒的情绪点燃了,接下来就是这个咒灵最强大的一次攻击了。

      诚惠堂呼了一口气,摆出了最后的防御姿态,胜负就在下一击决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