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劲别停太舒服

      “你这贼子,竟敢如此狂悖,简直丧心病狂!”

      大太监怒不可遏地斥责。

      “当年海刚峰怒斥世庙嘉靖풬,嘉剺靖,家家皆净,怎么,文臣可以面斥皇帝,我等庶民就不能了?海刚峰做的,我就做不得?”

      杨丰看着万历说道。

      后者很明显正在敥努力压抑愤怒。

      不过皇帝陛下倒是很箲理智,并没有一声뫸令下让周围锦衣卫一拥而上,把这个逆贼用金瓜砸死……

      当然狭,应该是他知道锦衣卫没有这个能力,迩而且那个金瓜是木头的。

      ᛘ “陛怜下,草民只是猾一介草民,一无富贵之求,二无权势之欲,大붃明江山也与我无关,之所以冒千刀등万剐之险至此,不过是可惜这太祖高皇帝带着草民祖辈打下的江山,如今被那些贪官污吏土豪劣欀绅窃据,又如旧宋般日渐朽烂,怕异日胡虏南下再有万里腥膻之祸。

      草民祖上当年跟着太祖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浴血厮杀才换来这玉宇澄鞪清,可不是被陛下如此糟蹋的。

      太祖高皇帝的大诰在此。

      草民此刻就请陛下明明白白地回答一句,您作为太ﭪ祖高皇帝之后,艸太祖高皇帝江山的继承者,还认不认太祖高皇帝的规矩?

      认,就请下旨明示天下。

       ᅱ 不认,那也请下旨明示天下。

      ⾷别再遮遮掩掩,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明明将这大明祸害的早已经连太祖高皇帝都认不得,⪪还继续窃据这江山,陛下祭祀太庙之时,就不觉得自己面对太祖高皇帝神主有些后背发凉?太祖䪤高皇帝可看着,孝陵还在南京立着,陛下有没有胆量去孝陵긶走一趟?”

      杨丰举着大诰说道。

      “你以为朕下旨就行了?”倗

      万历冷笑道。 

      ࿲ “陛下连下旨都不敢,又如何知道不行?”㏮

      “去,让㞬内阁拟旨,朕就如你所愿,太祖大诰依⴮旧有效,还有什么要求一并说来。”

      “彻查王保案캔。”

      “王保证据确凿,斩立决,余犯三司厂卫会审,务必彻查,无论何人卷入,一概严惩。”

      “补发备倭南军欠饷,抚恤,军功奖励。”

       쪋 “准,连李如松当年说的一万两先登P之赏一并给了。”

      “恢复太祖旧制,重新刊印御制大诰錐,并以御赐遍赐天下军᭠民햊。”

      “䎾准,还有什么?”

      万历说道。

      “䩠还有自然就是为草民和备倭南军众兄弟,及那些跟随草䋄民而来的兄弟,向陛下讨一个封赏了。”

      “要多少ꘀ银子?” 컨

      “草民不要银縞子,草民要陛下成立一支护漕军,然后㴱以草民为护漕军总兵,驻扎天津,自天津海口䦝至河西Ḉ务,沿线左右三十里皆护漕军씏防区,另外瀆从苑家口至天津也是护漕军防区。至于天津三卫就裁撤了吧,有草民带着兄弟驻扎天팅津,陛下就不用担心倭寇袭扰了,海防营一并交给草民统辖,我记得海防营是有水师的,那水师也瘴一并交给草民统辖。”᮳

      杨丰笑着说道鶤。

      然后˵万历终于忍无可忍,猛然쿕一拍座位的扶手……

      “陛下,您不会觉得草民和外面那z十万兄弟,真的还能像过去一般,给陛下做忠臣顺民吧?”

      杨丰活动着手腕若无其事的说道。

      然后屁股已经离开座位的皇帝陛下,又一下子坐了回去。

      “万ʥ岁爷ꇚ,奴婢与这逆贼拼了!”

      那老太监煞有介事地要扑向杨丰。

      簰不过他一看孙暹不但没动,反而站在那里颇有期待之意,立刻又止住了脚步,只是很英勇地护在万历面前,很有气势地看着矚杨丰,而那些锦衣卫一个个目不斜视,他们之前就在门外휞,看见了杨丰是怎么把一个汉白玉栏杆推歪的。那囁东西都是镶在地下的青砖里的,就是想釬弄出来都得上锤凿,就这家伙一把推歪了,这真的可以用演义形容……

      两蜤臂一晃,䆤千斤之力啊!

      䕇 这些ⷲ锦衣卫都是大汉将军,本来就鈺个勋贵人家选了当摆设的,别说是杨丰这样的怪物,就是换刘綎李如松之流,他们也不一定敢上啊!

      윎 真的。

      锦衣卫里面最弱鸡的就是这些名头最响亮的大汉将军们。

      “退下!”

      万历突然说道。

      老太监赶紧退下了。

      “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

      朕的确可以答应你,但这圣旨能不能发出,朕也无法保证,内阁是必然멹不会拟旨的,朕可以绕过内阁直接下旨,Ⓘ但六科댹不会通过的。”

      万历缓缓说道춮。

      “陛下,只要是陛下的圣旨,他们作为陛下之臣,就必须得听。”

      䢸杨丰说道。

      这就是他ﱇ的真正目的。

      픉三千多戚家军精锐老兵,然后再把海防营吞并,这就可以获得五千多正规军,再加上那些纤夫作为基本吧盘,这就是一个小军阀啊,运河沿线三十里,再加上从苑家口到天z津的三角淀,另外还有海河两岸的盐田,这个小军阀很舒服的,至于军费就更简单了……

      收税啊!

      运河在手当然쳖要收税了。

      更何况控制了海扙防营水师还可以搞娟海运。

      同样那些纤夫㟑也可以组织成纤夫公茄司,无论官民船只都得走䈛纤夫公司,然后价格当然是要有垄断企业的样子,这样也保证了戚家军的利益,只要他们在天津盯着皇帝,就绝对不用担心家乡亲人会遭到打击报复。同样也保菟证了那些늣纤夫们的利益,他们以后祀绝对可以保证丰衣足食,最终护漕军,纤夫,再加上防区的ㆅ百姓,共同组成一个卡住运河的毒瘤。 ⏲

      好吧,的确是馧毒瘤。

      ꠋ 至少对于皇帝和朝儦廷衮衮诸公来说,竨这的确就是个毒瘤。 ꭫

      “现在你可满意?”

      万历面无表情地说道。

      ⯧柺“不满意。”

      “还有什么?”

      皇帝陛ꐹ下几乎咬着牙说道。

      “᥿陛下,您䈕难道忘了,外面还有十几万军民进在等着您?您是不是该出去见见自己的臣民?”

      杨丰说道。

      “这就没有穝必要了吧?”

      “陛下,从这里到承天门不过滱两里,坐着轿子也用不了多久,外面的臣民们可都等着呢。”

      “朕ۦ若不去춍又如何?”

      俛“陛下,草民是答应了外面的兄弟,一定要把您请出去,您要是不出去,草民可没Ȧ法向他们交待,那时候他们可是很容易冲动,您不会想看到他们冲动的结果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