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小说

      【׆我真碰见亡灵了,还都是一群小鬼头……】

      病房里传来洪亮的声音,安静祥和的气氛随之被打破。

      洁白的床单被蹂躏出千百道褶皱,还掉落在地上一角。小白走过来孼将掉在地上的床单捡回床上,对躺褴在病床上的参昂说:熹昊小说网

      【可是馅我真的看见了,你们爱信不信。】䳊参昂终于放下执念,不再和小歆犟嘴。

      ᲀ【好好好,我信,你`还英ਓ勇的将它们都解决了,对吧!】小歆的语气很轻浮,ɇ完全就是不信参昂的话。

      【那倒没有,我把灵咒忘记了……】

      【哈——不愧㥙是你!哈哈哈……笑死我了。】

      熹昊小说网

      小白轻轻的敲了一下小歆的脑袋,并递给她一杯热牛奶。

      小歆道声谢,双手接过慢慢喝了起来,安详的环境又恢复了过来。

      㔝【真和平啊……】小歆慢慢品尝着牛奶感叹道。

      唪 突然,一个人踢门而入,将小歆吓一跳,牛奶也呛了出来。

      【干什么啊!梦晗!这里是三楼顧,医务室!】

      踢门而入的人正是濮阳梦晗,今天的她有点奇怪,红色的长发没有扎成双马尾,凌乱的披散在肩。

      【她总是这样,你也该习惯了。】小白又递给小歆纸఺巾,让她擦擦自己的嘴角。

      【大大大,大,大事不好了。】梦晗有点惊魂未定,说话时下巴打颤。

      【你…吃芥末了?】小歆看着说话烫嘴的梦晗,来玩笑道。

      幚【安安被送往刑场了!】梦晗大吼一声,直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哦…这一幕好熟悉啊……】也许是伤还没痊愈,小歆的反应迟迟没有跟上。

      【什么——————】

      小歆尖锐的声音传遍庆云殿,余音萦绕空中久久不绝。

      【白泽殿下昨晚下令,要在今天处决安安……】

      梦晗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僵住了。 ᐢ

      珅 ᾳ【为什么?】小白率先冷静下来,向梦晗询问原因。

      【亵渎神灵,畏罪潜逃。】

      【畏罪潜逃??】所有人刚回过神来,便又愣住了。

      【没错,那封委托令是假的!】

      【那可是子之给我们ꓤ的,他亲手给我们的!】参昂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猛Ḽ地从床上跳起,直勾Ǜ勾瞪着▄濮阳梦晗。

      传来的跌落声将他们的注意转移过去,止殇从病床上滚落在地,他扶着墙壁站起来,쫂朝梦晗走来。

      【止殇……】

      参昂试图叫住他,却苉被一声怒吼打断:【滚开!子之呢???】

      止殇面色阴暗,憎恨的目光令人胆寒。他是一个很冲动的人,因为他惹出来的祸端可不止一样,这次更何况直接关乎到他青梅竹马的祈安灵身上。

      【呦!梦晗,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솤

      外面走廊里传来他们熟悉的少女声。采衣看到梦晗站在一个医务室门口,便和她打招呼,身后还跟着方林和空。

      采衣走到门口,进入了众人的视野。

      【采衣?】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相比小白他们,采衣更加开心,她飞奔过庲去抱住⡏了小歆,看着她们熟悉的脸,委屈的留下了眼泪。

      【梦晗!你们是不是熱陷害安安!】止殇的怒火没有消减,钩一副要吃人的目光站在梦晗面前问她。他慢慢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抬起手先要一拳打上去。

      【喂!止殇!】

      众人怒喝一声,想要制止他,但是止殇已经火气上头,拳头ﵱ收不回来了,而梦晗也没有想要躲闪的意思。

      仅在瞬间,止殇的拳头被赶来的方林接住,方林反手一扭,接着一脚,将止殇踢了뭃出去。

      【竟然对梦晗出手,你脑袋不好使了,我帮你换个,风止殇!】

      方林的及时救场,没有让止殇愚蠢下去。

      ᢦ‘这……一场大戏啊!’跟在方林身后的醉空默默在心里吐槽。

      【昨天夜里我们知道你们回来后,月下姐就接着把师兄接回家疗养,虽然๘医生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但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意识,委托令也不见了。】梦晗埋着头,话中带着自责。

      ꝷ 【不关你的事,梦晗,是这疯狗犯病了!】方林安慰愧疚的梦晗。

      参昂从床上跳下来,走到止殇身边,向他伸出了手:【知道你担心安灵,但髳是子之绝对不会陷害她,不要总是迁怒别人。】

      止殇没有接受参昂的好意,諑无视掉他,自己依偎着墙角站了起来。他深埋着头,不让人发现自己红润的眼眶。

      뢸【无论无何,我们还是先赶去东海,不然一切都晚了。】采衣慌乱中说道。

      【ꈹ可是白泽大人命令是绝对的,我们也只是群学生,更何况伤还ꬑ没有痊㈷愈……】小歆垂头丧气的对众人说。

      事实如此,面䧮对天下最具有壇威严性的命令,他们不过是螳臂嫇当车。众人失落的情绪蔓延整个房间,他䕁们都不约而ﭕ同地看向小白。

      䦲 这无疑让白少羽产生巨大的压力,白泽的身份是总统九州八方的汉元灵司,是一人鰡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他的命令是绝对的绝磑对,仅凭他们想要反抗,只会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

      【那个……很严重吗?】空弱弱的声音将死寂的空气打破。

      【他是谁?】参昂问方林。

      齇【路上碰见的,被小混混欺负受伤了,要是送去医院还会迟到,所以带到这来了,但是没有找到老师,反而找到你们了。】采衣解释道。

      【他…是㘑个普通人……你怎么这么随意就带外人进来?】小歆感觉到空的灵力很微弱,对采衣说。

      【救人而已,再说了,他一个普通人,还能有多大的威胁。】方林解释道쪈,他让开身位,让大家看看这个䠝人。

      【那也不能这么随意就带人进来,话说,他好像伤的不重啊。】小歆看着空说。

      【啊,刚才碰到五班的风琴了,她帮了个忙。】方林耐心的解释着。

      宜 此时一直思考对策的卛小白不留意看了空一眼,眼熟,她想起来了:【你是,内方山的那个人?】

      【嗯……】空点点头。

      【内方山?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都受伤了?】采衣才ᶻ反应过来,急䒭忙问她们。

      【先不说这些,我们去东海之滨。方林,你知道什么时候行刑吗?】軳小白心里已经有了对策。

      쀉【㶻十点之前。】方林回答道。

      【赶得上。】

      【等等等等,难道真的去劫法场?】梦晗不可思议的看着小白。

      【在路上说。】小白换上一身衣服,接着对止殇说,【已经两次了,安安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她会怎么想。】

      小白的话让止殇心灵一颤,他不得不反思自己的种种作为,但是现在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我们得留下一ຌ人照顾小青青。】小歆建议道。

      【我联系朱雀,让他过来。】小白继续说明情况,【接下来的行动很危险,楅说不定也会沦为反叛的罪人,所以一切是自⦯愿的,谁想去谁不想去都无所谓。】

      【白少羽。】方林叫了她一声,把她的目光吸引过来:【你作为班长,真的一点也不适合。쾊】

      【啊?】白少羽有点懵,她不明白方輾林这话的意思。

      【走吧,上学迟到了,这事可不能。】

      方林扭头走去,参昂也跟上去:【你不知道啊,方林,我在内方山碰见的怪物可牛x了,整个身体比我们学校都大,还有亡灵,亡灵啊……】

      【真的假的?】

      方林和参昂已经转弯下楼了,小歆也穿上一件外套玑,和采衣拉着梦晗的手走开ꋾ了。

      【止殇。】小白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熹昊小说网

      熹昊小说网콡

      随着众人的离去,止殇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情绪,愧于自己的弱小、无能为力,而寻找情绪宣泄,现在他的眼泪滴在了地上。

      【一定是白泽大人知道这件事了,所以委托令才不见了,既然委托令是假的,那,是谁这么大胆,造假造到白泽大人身上?让我们去内方山执行任务,如果那人知道山上的原委,是想借刀杀人,还是另有所图,虽然我们及时得救,但是白泽大人一定会发现假的委托令,追究下去,还是一样难逃一死,背后㩄一定有人布局,也可能像你想的,有人陷害安安。所以白泽大人选择将计就计,借助安䭒安,抓出这个胆大包天的人。】

      止殇听完小白的解释,完全傻眼愣住了。反而空却像恍然大悟一样,≧长长恫地【哦——】了一声。

      𤋮小白和止殇疑惑的看向这个莫名其妙的人。

      【那个,我突然想起家里的煤气没关,告辞。】空说完,打算接着溜走,但是被小白挡住了。

      【是安安뉘带你来的吧。真是的,我们这又不是收容所。】小白摇摇头自顾自地说着,又从衣袖中掏出一张卡片递给空,熹昊小说网

      【谢谢!】空接过卡片道声谢就离开了。

      【止殇,只要我们能在白泽大人之前揪出那个人,就能给安安一个清白。这也是救她的唯一办法。】小白有一次对止殇说,【走吧,安ᛞ安还等着呢。】

      ——

      空刻意检查了一下没有人跟踪自己,独自来到了楼顶,楼顶上还摆设着几张桌子,盆栽和鲜艳多彩的花朵,如果天气不这么寒冷,这里应该还是学生们娱乐休息的地方。

      【什么意思?有什么目的就直接说吧,省的让您那么费心。】

      空的周围没有一人,他是在自言自语,但看起来又不是那么像。

      【出来啊,我知道你在!老狐……】

      突然一阵凉风刺骨,直戳空的脊梁骨,让他的话说到一半쳌憋了回去。

      【老닩狐?什么?】

      一声温婉迷离,扣人心弦的声音从空的身后传ⷸ来。

      【老糊涂的我脑子太笨,实在想不明白,想让您解释解释。】

      空转过身,面向身后扡的这个人,她身披雪白貂皮,雅致的丝绸环绕在身,飘落于地,她正是庭轩阁中ǰ的那个女子。

      【油嘴滑舌。】

      女人懒得搭理他,向楼边上走去。空氶小跑几步,跟在她身旁。

      【姐姐,你和祈安灵什么关系?这么想害死人家?】

      【说错一句话,就割了你的嘴。】

      女人퉼的脚步被丝绸掩盖,但是轻盈的步伐还是那么娴雅多姿。㿗空跟在她旁边一起走着。

      【本来就是啊,白泽多大的官啊,你造他的假…】

      牴【羡慕了?你也当当?№】

      【呵~拉倒吧,我宁愿死,也不愿里做这种被人两边夹着,还被疯狂恶心的差事。】

      【知道的不少啊。】女人说着,诙媚一笑。

      【听覞人发的牢骚罢了,䯩倒是你啊,玩什么呢?】空继续说着。

      【那你呢?】

       【我?什么意思?】

      【人家之前ⅽ可ă是豁出性命救了你,现在救命恩人遇难,你就置之不理了䷣?】

      【一码归一码,我在那老林中过的很滋润,要不是你,哪来这么多麻烦?】

      【空。】女人的声音变得深邃起来,【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的所有事情都与我无关了。】

      ㈄两人走到了楼辷顶边,各自向远方眺望。

      晚秋的寒风变得有些温情,吹拂起女人深灰色的长发,和煦的阳光照在他们头顶,晶莹的玉石闪烁着光芒惠及到华美的丝绸上,绝世的身姿变得更加妩媚妖娆。

      【任务?谁的任务?】空的语஭气也变得沉甸甸的。

      【谁知道呢?早忘记了。】女人对着空妩媚一笑。

      【呃~可怕。】空看着女人,摇摇头叹气道,熹昊小说网女人继续问道。

      ᧪【一大堆,你又不愿意说,我也懒得问。】空看着比他高出2半头的女人,死鱼眼也变得有些温情,【照顾好一一,姐姐。】

      【哼!有点做父亲的样子。】

      消失了,转瞬即逝,空荡荡的天台上仅剩下空一个人。

      【切!啰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