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夹得我下面又湿又紧

      这场底下拍卖会被定在了三天后,出手人的身份完全保密,拍品也已经经过了严格的坚定,确认是真的血藤草无疑。

      各方权贵都想尽办法拿到了各自需要的邀请函,即将汇聚一堂。

      叶枫动用了各方关系,想要打探出来血藤草的出手人是谁,可是想在一个地方玩下去就必须遵守那里的游戏规则,不管是谁,掀了桌就只有全盘再来的份,那这次的地下拍卖会也就泡汤了。

      不得不遵守这最基本的规则,叶枫只能见机行事。

      时间已经到了拍卖会的前一天,该来的人也都来齐了,每份邀请函会配上一副有特殊标识的面具,带着面具才能进场,并且场内所有人不得交流,否则这场地下拍卖会就失去了意义。所有来参加的人,都是不公开的,一切的隐藏在一张张面具之下。

      天机阁为了筹措足够的资金,将何家人召到了丰城,何家派来的是长女何祝。

      这算是天机阁的两手准备,到时候天机阁的长老也会混在人群里竞拍,而明面上确是天机阁派出了何家的代表代为竞拍。一来方便隐藏身份,二来一明一暗成功几率更大。

      但是,为了确保计划的周密,何家人也不知道天机阁的长老也会前来,并且已经混入其中,打算一起参加此次的拍卖会。

      宋祁野一直暗中盯着这次的地下拍卖会,可以说这次的拍卖会就是他一手策划的一场大戏,但演戏的人们不知道自己是戏子,都以为自己是幕后操纵一切的那一个。

      见到这一切宋祁十分满意,他就是要趁这次机会让所有人知道,他宋祁可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摆布的人!

      天机阁虽然已经派出了自己的长老,但同时还有天机阁的另一派势力也到了丰城参加这场地下拍卖会。

      来着正是和宋祁在天机阁里斗得不可开交的另一派,陈静便是被拍过来除掉宋祁的人。

      天机阁内斗由来已久,宋祁本是天机阁内势力最强的一派,只不过树大招风,宋祁在天机阁内横行霸道多年,早已经有太多人对他不满,就趁着天机阁那位暂时离开的时间里一起把宋祁拉下了马。

      正所谓舍得一身剐,皇帝也能拉下马。宋祁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被重伤后关了起来,但没想到宋祁真是诡计多端,步步为谋地逃了出去。如今更是狡兔三窟如何也找不到他人。

      这次一定不能再放过他,否则假以时日一定会被他翻盘重来,好不容易得来的大好局势只能前功尽弃。

      这叫天机阁那些人哪里肯甘心,如此一来连天机阁的人也分了两路,一路是以天机阁长老为代表的,只是想将宋祁活捉带回去继续关押受审;而另一路则是宋祁在天机阁内的死对头,此次前来是为至他于死地而不择手段的人。

      这一切的一切叶枫还不知道,他现在正在跟贪狼、破军商量进入地下拍卖会场内的事。

      “这次的拍卖会是不能带武器进去的,不止如此连和外场的通话设备也不能带进去。”破军告诉两人。

      “这不带武器我知道,但这不准带雨外场联系的通话设备是什么意思?”贪狼是真的不解,这算什么要求?

      “况且,要是里面出个什么事,好不让带通话设备,那外面的人怎么知道出事了?不就是关起门来打狗吗?”贪狼不满地嚷嚷。

      叶枫叶想到了这里,不让带通讯设备,那就是想要血藤草的人只能自己亲自进场,那么那些想暗中在远处操作的人就得打消这种注意了。

      这里面必然是有些问题的。

      “这倒是很像宋祁的手笔,如此一来可以更加确定宋祁也在拍卖会里了,他这样做极有可能是为了防止自己的行踪被发现后被外面的人守株待兔。”破军又一次说出了叶枫心里所想。

      “那我们这次怎么办?不能联系不就让宋祁跑掉了吗?”贪狼忍不住这样说道。

      “那倒未必。”叶枫开口道。

      “不仅如此,这次的拍卖会必须以现金结算,到时候必须带着钱进去。”破军补充道。

      “那到时候钱不够怎么办?”贪狼问。

      “那只能事先备齐了,没有和外界沟通交流的机会,自然也不可能补钱。”破军说道。

      “这下子可真棘手。”贪狼不满道。

      叶枫此前就已经通知贪狼、破军事先准备好现金了,数目叶并不是很大,毕竟这次只是去抓人,不是真的为了拍卖会上的竞品。

      叶枫心想,这次的拍卖会宋祁真是把准备做到了最全啊,不过他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谁输输赢还真不一定。

      此时,何祝也收到了家族的通知。

      “阿祝,记住此行只是尽力而为,天机阁的目的并不是非要得到血藤草。”

      “好的父亲,我明白了。您还有什么其他吩咐吗?”

      “没有了,你仔细把事情办好,要见机行事。”

      “我明白了。”

      何祝结束和副自己父亲,何家家主的对话。此番前来,何家准备了一步丰厚的现金,此时这钱就在自己酒店房间的保险箱里。这笔钱也是此次何家能给出的最大数目,作为燕京首富,基本上可以断言不会有人能比自己的出价更高了。何祝自然心下放松。

      如此看来几方人马都做好了几近万全的准备。

      到了拍卖会正式开始那天,人们纷纷进场,一袋袋的现金被提进了场,拍卖场里的有专门的工作人员验钞,验钞完后数好数目,将代表余额的筹码递给了来客,便完成了进场。

      叶枫来的时候见到的全是一群群的带着同样面具的人们,他和贪狼是分开入场的,此时他正带着面具在等候自己的筹码清算下了。

      此时的宋祁则通过监控录像监视着内场人员的一举一动,明明所有人都带着同样的面具,但偏偏他好像可以认出掩盖在面具之下的人来。

      少顷,所有的人入场完毕,大门封闭,好戏开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