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最近有点怪

      1998年盛夏,浦江科技大学셐计算机学院主楼503大型会议室内,一场决定由哪个实验室承接西门子浦江研究院企业合作项目的评审会正在紧张地ﭷ进行。

      到场的有学院领导、西门子浦江研究院的领导Ꜣ及技术代蝂表䯋、图像处理实验室和计算机䦜视觉实验室的负责人与技术骨干。

      湮 此时,外企在中国还是高大上的代名壭词,凭借着显著的技术优势和商业积累,在中国的市场上罕有敌手,攻城略地无往ѹ而不利。

      对于高校㛪来说⌼,随着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科技在经济活动中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结合国家层面越来越重视科学技펆术的实践应用,企业合作也开始被高校所重ꐆ视,而和代表先进生产力的ꊁ外企进行的企业合作项目更是受到了加倍的重视。

      此时外企手㹺在中国几乎是躺着赚钱,手里握着大把大把的资金楤,劋合作起来财大气粗,更是让各大高校趋之若鹜。ᾂ

      뭰 西门子浦江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在一次学术会议中结识了计算机视觉实验室负责人韩善学教授,进一步的交流发现双方有很大的合作空间읃。

      尤其是眼下由秫于业务增长迅猛,研究需求随之水涨船高,研究院人手严重不足,和高눎校合作,借助高校的科研℗资源完成自己的研究目标看起来非常可行且划算。这就有了西门子浦江琭研究院和浦江科技大学进一步的接触。

      不得不说,西门子作为大牌外企,提供的条件和资金都非常优厚。此时对企业合作项目的经费管理尚不严格,作为合作方的实验室能对项目资金的使用有很大的自主权,若能有大笔研究经费入账,无疑能过仁个肥年。面子里子都实惠,在学院内大大小小的实验室看来,这次和西门子的合作无疑是⴮块香饽饽。珓

      也因ꍃ此,图像处理实验室也盯上了这次合作。这次合作的项目是对某诅医疗场景下图片进行处理富,主要딟是希望在处理准确度上从已有的81.7%提升到90泆%以上,完全符合图像处理实验室的研究方向,颠实验室在这方面也有一些技术储备,哪怕最對后算法上难以取得突破性进展,也可以凭借堆人力的方法䯨不断加入各种边界条件来拉高准确度,对于达到目标极有把握。

      从人力来说,图像处ᆱ理实验室是老牌的实验室,历史久、资历足、体量大。相比韩教授刚建立不久大猫小猫三两只的ⱅ计算机视觉实验室,如果不考虑个人研究能力上的差别,可以꾧说软硬件实力全쌢面碾压,优势极其明显㍃。

      图像实验篌室负责人杨肃远老깲教授为此亲自找了脴院领导游说,抓住院领导重视和西门子合作的心理,大谈图像实验̅室的优势鍄,要求取代视觉实验室来和西门子浦江研究院合作。生怕合作不顺利求稳第一的院领导自然倾向于让图像实妀验室顶上去,哪怕对不住视觉实验室。但这귆毕竟是西门子浦江研究院先通过韩教授找上门来,不能不考虑合作企业的态度,这才有了今天的评审퇘会。

      会议安排由图像实验室先介绍研究方案,眼下图像实验室的ᨳ方案已经介绍完毕,轮到韩教授代表视Ⓖ觉实验室介绍研究方案쎰。

      뚑韩教授心下感慨,ꬕ没想到图像实验室真的“借鉴”了自己的很多想法,抹平了自己之前혱认为视觉莤实验室方案具备的优势,并且借助更强大的人手和资源,足以让自己之前准备的方案显得毫无吸引力。

      看着萻讲台上站上去就没发话的韩善学,刚代表꟥图像实验室介㢃绍完研究方㫚案的技术骨干徐舟副教授心中暗爽不已。

       当初韩善学和自己是ᵘ同一批新进校的青年讲师,但韩善学却很快凭借出倶色띳的科研能力评上了教授,并且和自己抱着大树好⾖乘銷凉的想法不同釪,没接受图像实验室的招揽曖,而是选择自立门户创建了视觉实验室,也算干得有色有色。在周围同疬事朋友펅聊起的时候,自己总是被当做背景板,这滋味可一点儿都不舒服。

      这次自己使了些小手段,准备的方案足够“完备”,肯定能碾压ꜝ韩善学。反正院领导和实验室꒿负责人杨老教授都是希望图像实验室拿下合作,自己就算使ຐ点小动作,大势缣之前也不怕韩善学闹情绪,姓韩的只能吃下这个闷亏,徐舟得意﹥地想到。

      뚱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韩教授并没显露出什么无奈或者气愤的表情,虽然面有疲色,但还是不疾不徐地说道:“和西门子的朋友们交流过之后멵,计算机视觉实验室就一直࿐在为提高准确度而努力。就蕉在枩这两天,我们取得了一些进展……”

      ブ韩教授停了停,脑海中浮现起这两天晚上被那个人拉着熬夜的情景,不禁笑了笑。

      ꮒ“……基于西门子提供的数据进行测试,当前ᭉ的原型版本已经做到91.2%的准确率,达到了项目要求,我相信经过后续的调优,还可以有进一步的小幅度提升……”

      “等等,韩教授,你的意思是,쇛你的手上已经有准确度超过90%的໅解决方案了?!”西门子方面负责这次合作的技术负责人忍不住了,直接插뢴话问道。

      “基于你们之前提供的数据,确实已经达到项目需求了。涵如果还有新的测试数据,我们可以再验证一下,当然,׭我对手上的解诈决方案很啔有信心騮。”韩教授微笑地回答道。

      技术代表也是个急性쑟子,直接问能不能现在就去亲眼验证下。

      校领导虽然吃惊,但也知道韩教授不是说大话的灷人,说可以ᴆ那应该就是真可以了。而评审会开到现在,一个还在研究方案的阶段,一个解决方案都做完了,选谁合作不是明摆着的嘛。和落实的解决方案比起来,什么软硬实力都是虚的,这会℣也不用再开下去了。

      没一᧴会儿と,刚才还略显拥挤的会议室里人几乎走了个干净。西门子的代表和韩教授去往视觉实祓验室实ጺ地验证效果,校领导也陪同离开,面上无光的杨죙肃远老教授哼了一声转头就走,只剩下徐舟一脸难以置信的坐捅在会议室里……默默念潪叨着怎ꐞ么可能怎么可能……之前自己“了解ᦄ”情况时韩善学那边压根没有能直接用上的解决方案啊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