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影院视频在线看高清...

      夜半三更,十平方不到的房间里,只刷了白墙,简单的家具摆设,一个柜子,一张桌子,解一个上下铺的铁架床。

      兴奋过度的张玉麟辗转难眠,在畅想自己成为天王巨星的时刻,被下铺张凌痛苦的呻吟声打断,连忙跳下来打开灯,查看情况。

      床铺上的张凌脸色苍白,紧闭双眼,身体不时抽搐一下,豆大的汗珠布满在滚烫的额头,牙关紧咬,从喉咙深处不断发出痛苦的ﳱ呻吟声。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19岁的张玉麟쨑慌了神,轻轻拍打张凌的脸颊,却始终无法将他唤醒。

      手足无措的他急忙拨打了120,又联系了老板,然后学着影视剧里的情景,在张肁凌的额头敷上冷水巾,等待急救车的到来。

      沉睡了十多个小时的张凌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塜清醒过来了,熟縕悉的消毒水味道让他똮猜到了所在地方。

      呆呆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两行热泪止不住地流淌,很快打湿了枕头。鍘

      穿越了,是的,张凌穿越了,穿越到平行世界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原本以为是网络小说里的情节,没想到真真切切在他身上发生。

      灵魂穿越过来的张凌,在睡梦里整合了前身的记忆,也大致了解了自己身处的世界。

      是个似乎与地球别无二致的平行宇宙。

      对照前ه世初中学到的历史知识,古代史一致,帝王将相都对应上了。

      ƀ 给张凌最大的感觉,仿佛有另一个穿越者对历史进行了改写。

      这个世界的祖国也经历过战火无情的摧残,经历过艰苦的抗争时期,但在某种랖力量的推动下,新成立的祖国迅速走上正轨。

      因而祖国的综合国力于200宸0年问鼎世숆界强国榜首蝔,至今连续蝉联20栽年之久,经久不衰。

      如果说原宇宙与平行宇宙里世界格局略微有所差异,那么张凌前身和穿越前的他,就是他的前世,两者相比,是云壤之别。

      前世是祖国千千万万个幸福家庭中最平常的一家,四口人,有喜欢在他面前撒狗粮的父母,有从小淘气,退伍后成熟稳֐重的弟弟。

      32岁的他,大学毕业瞎混了几年,在老家考上公务员,当了个清闲的信息管理员,穿越前,正在领导的升迁宴上。

      想到此处,张凌心里对那位仕途上升期的领导满是歉意。

      前世平淡的生活对他的前身来说,是羡慕,是只会出现在梦里的场景,是醒来眼角带出的泪花。

      俗话说,幸福的家庭都킏如出一辙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8岁┗母亲意外离世,父亲一个人攺当爹当娘将他拉扯长大。

      单亲家庭长大的前身,由此变得自卑懦弱,父爱总归替代不了母爱。

      按前身的学习成绩,考个好大学完全是没有问ခ题的,但在高二时期,去年年初的时候。

      父亲积劳成疾,突发疾病,花完家中积蓄,变卖房荕产,背了一屁股债还是挽留不住父亲的生命,留下心心念念的儿子撒手人寰。

      然后,17岁的前身成了孤儿,学业荒废了,一个行李箱装鉎上全部身忬家,前往父母生前最爱的城市,投奔在那开厂的表舅。

      弟弟,爸妈只能拜托给你了,你可要好好替我孝敬。

      张凌不禁鼻头发酸,眼泪凝结成更大颗。

      텹 病房的门打开,张凌连忙抹去泪水,是张玉麟,一祊边说着“知道了,知道了,我会跟他说的”,一边推门进来。쁦

      “呦,酒神,你醒了?”张玉麟看到坐起身的张凌,把挂断电话的手机放在床头。

      “现在几点了?”

      “你不会自己看手机啊?”

      “不是你拿走了吗?”张凌拿起刚放下的手机,指纹解开后,时间是2020年5턵月4号上午10点半。

      腸 又打开通话记录,一连串标注大姨的未接电话,最近一个就是张玉麟帮忙接的,“我大姨打电话过来干嘛?”

      张玉麟低着玩手机,头也没抬,“还棝能干嘛,催债呗。”

      卮 张凌闭上眼,想了几秒,“你姐还没发我们的工资吗?”

      “废话,发了的话,能从早上7点ྺ打到现在嘛,儊都是你家的ഒ破亲戚。”

      这Ⴓ话鶨让嗁张凌无力反驳,打电话的是他家亲戚,发工资的也是他畁家亲ᄼ戚。

      张凌不能说什么,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在前身ᴹ最无ථ助,羦最需要用到钱的时候,正是亲戚们借出家底,帮忙支付的大额药费。

      쿜“医生说什么了?”张凌打断了张玉麟的抱怨,问道。

      “酒精过敏。”张玉麟抬头给了个鄙夷的眼神,“以后再吹嘘自己酒量大,我非得흰弄死你,昨晚老子一个人把你拖回厂里的…”

      立马又开启了滔滔不绝的嘴炮模式,只是吐槽对象换了,叙述张凌的罪行和自身的不易䖈。

      耐心听了几句后,张凌揉揉眉心。

      前世虽说是个死肥宅,但好歹能喝上一斤白酒,而且前身记忆中也有喝酒的画᭐面,难道是穿越产生的变异?

      츑 回忆昨晚的记忆,他知道自己和张뵽玉麟组了个双林组合参加选秀海选的事,登台的情景,只有零星几楱个自带万花筒的画面,更多的是自己主观上幻想出来陪领导去KTV的画面,眉头紧促,“你说昨晚我怎么了?”

      “断片了?”张玉麟对着手机点点按按后,凑到他身边,“自己看看。”

      手机里播늍放着视频,黑屏过后,一个明亮又华丽的空舞台出现,马上密密麻麻的弹幕充斥着屏幕。

      “浙省葬爱家族前来报到!”

      “粤省家族集合。”

      “国际杀马特组织发来贺电!”

      “好激动,好激动…”

      都是什么啊,张凌伸手想去关掉弹幕,却被张玉麟打掉,“这些都是精华,不要关。”

      “…”

      Ỵ 视频继续,一声广播后,两位主ꒃ角出现在舞台上,蓝光模式的高清画质都没让张凌看清两位的长相,只能凭借穿着判断哪个是自己。

      张凌以为最多和眼前的张玉麟一下,头发长一点,没想到视频中的自己会是如此非主流的杀马特造型,心跳差줿点停止。

      “这,这?”

      ꩴ“唉,你别看我啊,昨晚搬完你出了一身汗,洗了个澡,弄了一天的发型都没了。”

      靠,他的意思是,我还坯是视频里的造型ീ?

      张凌算是明白刚刚护士小姐姐的眼神了,无力感油然而生,接着看视频吧。

      一段由张玉麟带来的“精彩”演唱后,屏幕里一片“前方高能”的弹幕让张凌看ꦍ不퇛楚视频内容,只听见自己说的话。

      “仔细听,你还딯夸我发型好看呢。”

      “呵呵。”回想起来,拏当时以为是领导的恶趣味。

      ՝一片弹幕过后,歌曲响起了,《魔鬼中的天使》。

      还真别说,单这音色比起前世来,又是天壤之别,只是比较샻对象调换了个,前世是地。

      弹幕内容从走肾变得走心,也有网友根据张凌的声音加上自己的理解,在底嗐下配字幕的。

      “你可뗟以重重的把我打倒,但想都别想我求饶。냥哭(′;︵;`)。”

      “当孤单变成习惯也就不再奢求有人陪伴。”

      “张艳,我爱你,别离开我。”

      “我没哭,只是石头吹进了眼睛。”

      騗“故事开始,可以⦭做朋友吗?故事놟结尾,还可以做朋友吗?”

      一大堆的弹幕,看得张凌眼睛都花了。

      视频后面是张玉麟和评委的对话,弹幕又变成了一片的“酒神”。

      张玉麟关掉视频,问道:“对了,歌是不是你写的?我在网上找了一天都没找到。”

      张凌翻阅前身的记忆,的确没找到这首歌的任何记忆,不仅仅是这首歌,包括前世许多风靡一时的歌曲都覀不见了踪影。

      “谔蝴蝶效应,蝴蝶效应…”

      “你念叨什么呢,是不是你写的歌啊?”

      张凌一边打开手机上网查证心中的猜想,一边说道:“不是我写的难道还是你写的啊。”

      打开前身经常阅览的小说网站,在各类排行榜里没有看到ꢿ一本与前世相同的小说,什么《斗破苍穹》《㐺鬼吹灯》《诛仙》通通搜索找不到与前世对应的小说。

      华夏艺人歌曲库中如同小说网站一样,有同名的歌曲,看歌词就是里面的内容是完全不同的。

      和上述情况一样的还有影视剧。

      张凌边在心里感叹自己总算可以和小说里的主角一样,凭借两个世界的差异来赚钱,一边又䙅苦恼自己从前看书听歌都太随意,也不知道能记住多少。

      比如《鬼吹灯》这本前世被国内外媒体盛㟠赞的小说,高中时期的张凌拜读过三四遍,加上后来层出不穷的网络剧,藢应该굃是他最为熟悉的一部小说。

      张凌闭上眼,努力回忆这部神作。

      鬼吹灯,鬼吹灯,嗯,电视餩剧㞼《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不是,电影《鬼吹灯之九촥层妖끿塔》,也不是,是小说,我要找小说。

      脑海中的画面一转,一段记忆出禰现,拿宽松衣服ﯯ围住课桌,腿上放着实体小说书,不时抬头观察观察讲台上的老师,书上的内容历历욆在目。

      “卧槽…”

      “怎么了?”饤

      张凌激动了,“发鋊了,发了。”

      “什么发了?”推开进来一位中盉年男人,一身休闲装,帅气成熟的长相,是前世小姑娘最喜欢的大叔类型。

      ᕳ “舅。”

      珪䎽 “哥。”

      来人就是张凌两人所在工厂的老板,张国松。

      说是工厂还不如说是大一点的家庭作坊,家具制造蕵厂,厂里的员工都是同䌖一个村里出来的,沾亲带故。 ⍜

      溴张凌的表舅,张玉麟的表哥,农村里的辈分就是这么奇妙。

      再次从家赶来的张国松进来先询问了ࣟ张凌的情况,“对了,刚才说什么发了?”劐

      按捺住激动的内心,张凌摇头说没有。

      反倒是张玉麟接过话题,带着些许不满的语气,说道:“他是不好意思说,哥,我们3月份的工ᖓ资什么时候发啊,我倒是没事,小凌的情况你也知道,你早上走之后小凌他大姨都打了十几个电话过来。”

      闻言,张国松愣了一下,嘴角微微下沉,“知道了,等䅩一下我给你ﺡ们转过来。”

      得知张凌没什么问题,闲聊片刻,留下一句“发型不好看”后,张国松又回去了。

      门还没关合上,“你什么意思,说25号就发了工资,到现在还没发…”火爆▨的脾气一如既往。

      “先生,这里是医院,声音轻点。”

      稚不一会儿,张凌的手机微讯收到了张国松的信息,和1000元的零鳛花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