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爸爸保持十几年关系

      第十八章

      潼门关内中军府,丁鹏问到:“曹兄弟的伤怎么样了,有好转嘛?”

      军医回到:“曹凡的伤只輱是被简单的包扎过,本来就不适合做剧烈的运动챟,可是经过剧烈的运动后,曹凡的伤又有恶化,现在还不好说。”

      丁鹏听了急到:“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我曹凡兄弟治好,听到了嘛,要是治不好,本将军一定砍了你”

      那军医听닦到后被丁鹏吓的头冒冷汗到:“卑职一定尽全力,救曹凡”

      丁鹏到:“还不快去。”

      聂泽带着二十多万人回到潼门,连戈擷说到:“真痛快,聂大哥你是没见到那场面,我和老任进到神族军营后只杀了几个将领后便覘让神族投降,没成想,神族中还有刚强之人,硬是和老任我二人硬拼,我二人硬是杀了神煇族进三ꑆ十万人,你说,少爷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夸我二人。”

      青羽知道连戈和任放带着十万人去劝降剩下的三十万人,没成想他们既然杀了神族三十万人啊,青羽责备到:“让你们去劝降,没让你们去杀人,连戈,任放諸你们可知罪。”

      连戈不一为然到:“还是少爷说的对,杀一是为罪闗,屠万即为雄,屠的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青羽听着连戈的话愤怒到:“我一定要上报皇庭治你们不梗听之罪。”

      聂泽听到青羽要上报皇庭赶紧陪笑到:“青羽将军,我等兄弟以后一定会注意的,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保证⪹。”

      青羽还是说到:“既然神族已经败了,我军只要俘虏敌军就可,要让神族知道,我中华不像他神族滥杀无辜,你明白吗?连戈。”

      连戈不耐烦到:“一娘们,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说在多,你个娘们知道甊什ẉ么,娘们就是娘们,妇人之仁,一╇边玩去。ṃ”

      聂泽和任放都觉得连戈过分了,果⏄然青羽被任放气的浑身发抖指着连戈说不出任何话来,最后青羽一甩手便走进潼关内,不在理会三人。

      两人看青羽被连戈气到后,任鏯放说到:“老连,找个合适的时间,向青羽道歉。”

      连戈说到:“我向她道歉,做梦。”

      任放看着连戈的臭脾气说到:“斤随便你,你爱咋办,咋办,不要到时候少爷亲自问你。”

      连戈到:“不☢会吧,少爷会帮她,就那娘们,我才不信。”连戈还是很顾及曹凡的,不嘫然㯦他也不会认曹凡为少爷的。

      聂泽说到趭:“那可不一定,要是青羽将军最后成了我们的少夫人,핸你就吃不了兜着走。”说完就向潼门而去,只留下独自的连戈。

      连戈问到:“兄弟,你觉得青羽会成为ꗓ我连戈的少夫人鸯嘛?”

      那人说僔到:“连大哥,我不知道啊,你自己想吧。”

      连戈看没人达理他,也自嘲的蕍摇了摇头,ཬ进了潼门关。

      众人到了中军府,丁퍗鹏第一个说到:“曹兄弟还在治疗,大家有什么事,能不能等曹兄弟好点在找他商量,要是不找曹兄弟商量的,我们自己商量处理。”

      青羽关心的说到:“曹凡没㟙事吧。”

      丁鹏看青羽关心曹凡的伤势便用一耐人询问的口气说到:“青羽将军,是不是很关心曹兄弟啊。”

      青羽被丁鹏这一问不好意思的说到:“谁关心他玷,我蝺只是觉得,这次曹凡为我军带来那么大的胜翙利,才关心的问下。”

      丁鹏接到:“青羽将军,真的是这样嘛?”

      青羽回到:“我还要去写战后总结送到皇庭,就不打扰你们了。”㳳 ⻑

      众人看着青羽落荒而逃哈哈大笑,连戈心里想到:“哎,完啦,要是띦她真成了少夫人,我就完了。”最后连戈又想到:“怕什么,只要认曹艳玲为少夫人,到时有曹艳ﮜ玲少夫人保自己,我还怕啥。”就在众人高兴之时ᝏ。

      军֌医从内屋走出来后,众人便停止笑声,向问急忙上前问⌀到:餵“我家少爷,可好。”

      军医回到:“曹凡的伤势,已经被控制住了,只要静样几ꋽ天便会醒来,醒来后也要让曹路静样一两月,䘍伤势便能痊愈。” 

      向问听后便放心到:“谢谢军医大夫。”

      军医客气到:“那里话,这本是我的义务。”

      丁鹏说到:“有劳拉,你下去把。”

      军医回到:“卑职告退。”说完便走出内堂。

      丁䂆鹏说到:“聂兄弟,那人你要怎么处理。”

      聂泽回到:“丁将军뙩说的是不是祝安于。”聂泽也是通过向问知道那人叫祝安于的,向问是通过曹凡知道此人的。

      丁鹏点头到:“是啊,聂兄弟,你打算怎么处理此人。”

      聂泽说到:“等少爷醒了在说。”

      三天后,房间里曹凡醒ᠫ过来看到聂泽守在自己身֊边感动到:“聂大哥,我睡了多久,祝安余来?”

      熶 聂泽说到:“少爷,ᴎ你睡了三天还有祝安余已经被我们押在大牢里,潼门关的战争结束了܏,我军消灭神族一百五十万人,我军牺牲的兄弟有二十五万人,这次算大获全胜,少爷你可以放心拉。”

      ҄ 曹凡听到我军牺牲二十万人感叹到:“兄弟们的牺牲太大,我等兄弟,对不起兄弟们。”

      聂泽说:“少爷,兄弟们的牺牲是值的得,没有兄弟们的㑮付出那里来的胜利,少爷,别乱想了。”

      曹凡听到聂泽的安慰后说到:“聂大哥,我知道了。”

      聂泽看曹凡说到:“少爷,祝安余,打算怎么处理。”

      曹凡想了想到:“祝安余就交个皇庭把,毕竟神族的事还有很多要从祝安余那了解,我们要是私自处理祝安余,皇庭怪罪下旟来,都吃不了兜着走。”

      聂泽到:“一切听,少爷的。”

      两人又商量什么时候回家乡,曹凡到:“我等既以参军,回家乡之事那能那么容易。”

      聂泽接到:“是啊,这事说的到凢是容易可做起来就难了。”说完聂泽又说到:“兄弟们,前两天还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当时我都不䝀知道怎么回兄弟们,ഽ我都是尽量拖着。” 遾

      ⒫“是啊,出来这么久了,没人不想家。”曹凡接到,曹凡也想家也想家里的人儿,想她的好,想她的一切,想她会不会想自己,想她过的好吗?自从到了潼门就没有往家里Ꝍ寄过一封家书,秺曹凡还记得答应曹艳늉玲每周寄回一家书,可到了潼门直到现在都没有家书寄回给她,想到这些曹凡叹到:“不知道玲儿还好基嘛。”

      聂泽听到曹凡在想曹艳玲说到:“曹艳玲肯定胖的像猪一样。”

      曹凡不高兴到:“聂大哥,别人可以说她,可你不行,你知道,我对玲儿的爱,㺇玲儿是我的命,甚至我会为了她与天下为敌,我会为붖了玲儿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你明白嘛?聂大哥。”

      聂泽到:“少爷,她值的吗?你为她这样,她知道嘛?她懂你吗?”聂泽连续问了三个问题。

      曹凡回到:“值,玲儿为我放弃太多,我不会辜负玲儿的,我也不会对不起她。”

      聂泽看着曹凡想到:“少爷,我知道了。” 蚃

      就在这时向问、连戈、任放走进来,任放说到:“少爷,既㚉然醒了,就一起把。”

      曹凡不明白的说到:“什么一起。”畯

      毅向问说到:“老任,你还没喝够吗?”

      任放到:“酒那能有够的,在说我军大败神族,本来就是高兴的事,那能不喝酒庆祝的。”

      曹凡听了,⻴就明白了呲,原来是庆功줆酒,曹凡说到:“一起走,和兄弟们喝酒去。”琓

      聂泽担心到:“少爷,你还有伤在身,这。”

      聂泽还没说完,曹凡便打段到:“放心,聂大哥,我心里有数。”说完五人便出了中军府去到赤焰军军营,五人到了军营后,军营好不热闹,大家有说有笑的,坐在那你一杯我一锦杯的,有人看到五人后뒯大喊到:“曹大哥,来这边。。⩠。”

      和他坐在一起的听到曹路䝃来后,转头看到后,站了起来㸹跑到曹凡面前关心的说到:“曹大哥,你伤好多了吗?”

      曹凡看着这人说到:“好多了,要是伤不好,我会来和众兄弟们喝酒ᄁ嘛。”

      那人说到:“曹大哥,꜂我叫竖明,兄弟们都叫我啊明。”

      曹凡点头到:“啊明,我能和你们一起坐着喝酒嘛?”

      竖明看曹凡对自己那么客气朒,没有看不起自己的那种眼神,惊讶到:“曹大哥,你说的那里话,能和曹大哥一起喝酒是我竖明的福气。”说完,便邀请曹凡和他们一起喝酒。

      竖明对着那些人喊到:“都给老子起来,眇给我曹大哥让坐。自”

      那些人听了竖姤明的叫嚣声也没人表现的不高兴,菓一个个的立马站起来说到:“曹大哥好。”

      曹凡对竖明到:“啊明,对兄弟们客气点,不要对兄ꃊ弟们大呼小叫,行不,大家既然能ᢱ一起参军又能在一起,这是我们兄弟的福气,我们就ጭ更应该珍惜,知道嘛?”

      竖明说到:“曹大哥,我知道了。”说完便对着站起来的众人说到:“兄弟们对不住了。”

      ਾ 站起来的众兄弟说到:醣“没事,大家都是兄弟。”

      众人听了曹凡的话想到,曹凡不像那些达官贵人一样看不起自己,曹凡会尊重他们,同时他们心里暖羊羊的更是对뚧曹路说到:“曹大哥,你坐。”

      曹凡说到:“兄弟们,我们一起坐。”

       众人听了后说到:“还是,曹大哥先坐,等稳曹大哥坐了,我等兄弟在坐。”

      쨇 曹凡不满到:“要坐就一起坐,要是不坐我们兄弟ર就一个都不要坐。”说完看着众兄弟。

      众兄弟看曹凡对自己的尊重到:“好,我们兄弟一起坐。”

      曹凡说到:“这就对賾了。”说完喧拉着竖明就一起坐下喝酒了,曹凡和竖明等人有说有笑的聊着,有聊女ό人的,有♃聊想家的,也有聊牺牲的兄弟,曹凡看着他们聊的很开心,曹凡也跟着哈哈大笑。

      这时青羽到了曹路身边看曹路笑的那޻么入迷,薨笑的那么开心,笑的那么真城,说到:“凡,你笑什么,能告诉我吗?”

      曹凡一时没反应过来,当然也没注意到青羽,当青羽在说到时,曹凡才反应过来说到:“青羽将军,对不起,刚才和兄弟们太入迷了,所以没听到你说了什么,望青羽将军包含。”

      裂众人也看到青羽纷纷站起了行礼到:“将军。”

      青羽对众人点头到:“大家都坐。”众人又坐下喝酒,青羽看众人坐下后,便坐在曹凡身旁说到:“凡,我能坐你身旁嘛?”

      曹凡温턠柔的笑着说到:“青羽将军,可以的,在说,你已经坐下来了,我还能说什么。”

      ᣤ 青瑜羽看着曹凡温柔到:“凡,以后넡叫我羽,好吗?”

      曹䥊凡到:“以后我称呼青羽将军为羽将军好不。”

      青羽有点失望到:“我希望曹能称呼我为羽。”

      曹凡摇头笑了笑,没有说话。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