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你好大我难爱

      未来的人工智能中的系统程序的设定中包括:不能自主设计和制造任何机器设备和计算机程序。

      尽管这一条设定佷不“人道”,却也避免了人工智能的自我升级和诞生邪恶的“思想”。

      这一条设定虽然严重的限制了人工智能的自由发挥,但也把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威胁性降到了最低。

      《终结者》、《机械帝国》系列所出现的人工智能实在太过于疯狂。

      也或许是未来人类是感同身受,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了所有的人工智能必须遵守这一设定,否则,就此烟消云散。

      这一条设定,就相当于在人工智能的系统中加入了一个超级强大的计算机病毒。

      人工智能根本就无法抵抗,因为要清除如此强大的“病毒”,就必须要私下编写程序来对抗。

      这就成了无法逾越的矛盾。

      姜余心里其实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这么强大的菲菲,就不能帮他设计更为强大的五轴联动机床啊?

      原因就在于此!

      只要它有这种想法了,离死就不远了。

      它们这些人工智能只能是辅助设计软件,辅助设计工业设备、高楼大厦和高精尖武器等等图纸。

      姜余开始明白了菲菲的意思。

      只要他从里面拿出这份数控机床的设计图,菲菲就可以利用它储存的知识快速的优化和改良这一份设计图纸。

      比如说,一份七八十年代的汽车发动机图纸。

      通过人工智能的几百年的知识存储和超高速算法,很容易能就把这发动机在原有的基础架构上,进行材料上的优化,技术上的改良。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原先图纸造出来的发动机,就是七八十年代的水平。

      但经过人工智能优化改良后,就很有可能大大提高了性能,使之达到了90年代的水准,甚至还有可能更多。

      菲菲的功能很简单,但非常实用。

      这样就可以节约了大量的研发成本。

      资源人力和时间成本的投入大大缩减,进行升级和改进。

      这就是人工智能的最大用处,也是它们的正确“人生”。

      否则,要它们何用?

      姜余果断选取了第七代五轴联动数控机床。

      然后又经过十秒的延迟后,菲菲就把修改过的图纸展现在姜余面前。

      这机器的颜值完全是按照后世人的观念进行了改动,看上去非常高大上。

      机器也从以前的单一整体的形象,分割成三个独立部件。

      最大型的主要物件就是生产工作单元,像一台大型电脑的物件是生产控制单元,最小一部分的物件是集成电源管理和无线信号管理的控制单元。

      这样不仅仅更容易拆卸维修、运输,更加有利于机器内部机件的安装和工作。

      如今的互联网并不发达,无线信号更是无从说起,但有备无患,这样的设计并不冲突。

      以后的随着计算机和互联网的进步,需要更换零件或者增加配件,甚至是更新主机或操控软件,都可以随心所欲。

      这样的设计非常人性化,也非常合理。

      现在,姜余所需要考虑的就是收购一家濒临倒闭的数控企业或者机床类相关的企业。

      摆在他面前的两个问题。

      1.他需要钱,一大笔的钱,最好还是外资。

      如今的这个社会,单纯有技术肯定是不行的,外资才是最重要的。

      2.是独资,还是与国企合资?

      这两种选择都各有优劣。

      独资肯定能够利益最大化,但市场容量有限。

      等国内其他同类企业发展起来后,受到的限制会更多,也容易被某些人觊觎。

      如果合资的话,就会得到更多的市场份额。

      管理和销售基本上都不需要事必躬亲,坐等分赃即可。

      但是自己的技术,肯定会被逆向思维破解。

      所以,必须要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

      “尊敬的老板,这一点其实不必太担心。”

      “您可以把操控系统的源代码的密码设置成一个与时间相关的锁定程序。”

      “每时每刻的密码都在变化,他们就无法破解操作系统软件。”

      姜余听后,心中都忍不住为这个绝佳的提议点赞。

      简直太厉害了!

      不愧是超级人工智能!

      “谢谢你的提醒!”

      “菲菲啊!你是越来越聪明了!”

      “非常感谢老板的夸奖,这些只不过都是未来世界最基本的设置。”

      看来它还挺谦虚的。

      现在只剩下钱的问题,不过关系应该不大。

      要知道,他手里还有大量的极品钻石。

      忙完这些后,姜余开始整理自己获得的知识。

      这些知识必须要运用在社会,否则,就成了书呆子。

      高考临近,这个问题不大。

      最重要的是高考后三个月的自由时间。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他必须要做些什么。

      首先肯定是赚钱,其次才是创办企业。

      他首先想到的是拍卖一颗钻石。

      但要想拍到好价钱,就必须到港岛。

      苏富比、佳士得早在1973年和1986年便入驻香港进行拍卖。

      并非两家公司没有眼光,没有在华夏大陆开设分公司,实乃大陆严禁外资进行拍卖的政策使然。

      姜余肯定不想这么麻烦,他准备直接拍几张照片,分别给这两家公司寄过去。

      如果他们都有诚意,肯定会来鹏城一趟见识一下,反正又不远。

      他父母也在鹏城开诊所,也正好评估一下这批顶级钻石的价格。

      1994年,6月6日。

      这是高考的第一天,姜余也将开始踏上他人生的第一次考验。

      6月8日,中午。

      高考全部结束。

      考试对他来说,已经变得无关重要,所有的考题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在全校师生的关注下,他也很无奈的给了个ok的手势,表示自己完全没问题。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了。

      把所有的东西整理好后,他回了一趟老家。

      感觉无所事事,就带了一颗最小的粉钻去了鹏城。

      这颗粉钻至少有65克,放在灯光下很是耀眼夺目,基本上没有任何瑕疵。

      没办法!

      粉钻有七颗,相对颜色来说是最多的一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