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拳师pk

      冷筱柔离开后,唐林一个人坐在床上,纠结着以后的事情。

      其一,他自己身上有事。

      一直以来,他跟家里的关系很是不好,多年来跟他的父亲多有摩擦,最近的一次,也是在认识冷筱柔之前,将父亲跟母亲离婚后,又再娶的女人胳膊给打断了。

      这一年多虽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他也一直在留意着父亲那边的消息,他一直在通过各种关系在寻找着唐林。

      有警察,有黑道人员。

      最近两天,他眼皮跳的厉害,预感会有大事发生,不想拖累冷筱柔,却又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借口跟冷筱柔说分手。

      最终,选择让自己的朋友夏晓来帮忙演了一出戏。

      他自认为,自己可以代替冷筱柔做一决定。

      其二,就算没有家里的事情,这一次恐怕也要彻底离开冷筱柔了。

      他不确定后面还会不会再穿越。

      可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鬼知道那只死狗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的女人…

      想到这事,唐林的心中升起无尽的怒火。

      “再穿越的话,我一定要将那只狗给宰了!”

      “槽啊!!”

      ......

      “咚咚咚…”

      有人在敲门。

      唐林走出房间,以为是冷筱柔没有拿钥匙,想也没想就给门开了。

      “可算找到你了!”

      唐林看清了敲门的人,正是他的父亲唐庆山。

      他苦笑了一声,该来的还是来了。

      没等他做出反应,唐庆山连同身后的几个人直接闯了进来,有两人一左一右的架着唐林,防止他逃脱。

      一个是他所谓的舅舅,另外一个,也是所谓的姑父。

      都不过是唐庆山娶的那个女人家里的亲戚罢了。

      唐庆山进门后,将整个屋子里全部搜索了一遍,但凡有点价值的东西,全部让人装好打包,先一步将所有东西都拿下楼了。

      随后,唐庆山再一次站在唐林面前,脸上满满的恶意,看向他的眼神就像是看待一个陌生人一般,不带一丝情感。

      他抬起手就一巴掌,直接抽在唐林脸上。

      本来就被冷筱柔抽的臃肿的脸上,这下更肿了,嘴角都溢出鲜血。

      “挺能躲啊!这一年多来,找到你还真难!”

      “呵,也不过如此么…”唐林看唐庆山的眼神,和唐庆山看他的眼神,几乎没有区别。

      他们彼此都恨不得对方早点死去。

      “早就预料到会被你抓,没想到这么晚。要杀要剐,你随意吧!”

      唐林冷笑一声,心中期盼着冷筱柔一定不要回来,否则,根据唐庆山的脾气,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

      “哟呵,一年多没见,长本身就啊!”

      唐林身后,他那所谓的姑父,一脸嘲讽的看着他,紧随其后的,是一个用尽全力的拳头,直接砸在他后背上。

      由于唐林被人架着,这一拳差点没将他骨头给打散架。

      “卧槽你大爷,有本事放开我,你特么凭有什么资格动我?”

      唐林转过头去,如同一个魔鬼一般,死死的盯着姑父,愤怒的咆哮着。

      “砰!”

      话音刚落,他的脑门上直接挨了一拳。

      唐林整个人都被打蒙了,眼前一片黑暗…

      毫无意外,打他的正是唐庆山。

      “我他妈给你养到这么大,你就这个素质跟自己的姑父说话?早知道你这个样子,当初你在你妈肚子里,我就不该让你活着死!”

      “呵…”

      唐林冷笑着,觉得自己活着就是个悲剧,这样的话,从小到大唐庆山说过太多太多次了。

      “唐庆山!你最好现在就给我弄死!否则我唐林发誓,只要我能逃脱,这辈子只要还有一口气,定叫你家破人亡!”

      “砰!”又是一拳砸在唐林脑门。

      唐林再没坚持住,直接昏死过去。

      当冷筱柔满心欢喜的买完菜回来,发现唐林已经不见了,甚至是连屋内一些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搬走,彻底远离我么?”

      她怔怔的坐在床上,大喜大悲之中,整个人像是失去了魂魄一般。

      “那为什么,刚才还要骗我,还叫我老婆,还跟我说对不起?”

      “难道,就是为了这一刻么…”

      “不至于啊…真的不至于…”冷筱柔情绪崩溃,豆大的泪珠不断从精致的脸庞滑落。

      “你说一声,我可以离开的,我不会纠缠你的啊…”

      这一次受到的打击,远远超过了昨夜…

      ……

      一行人将唐林带到一处别墅,扔到一个房间后,便离去了。

      这里,是他曾经的家。

      这里,他们一家曾经其乐融融,每天都充满了欢声笑语的地方。

      自从唐庆山为了一个女人跟唐林母亲离婚后,这里就不再是他的家了。

      这个家,是他觉得恶心的地方。

      五岁的时候,他父母就离婚了,或许是那个时候,看林年纪小不懂事,唐庆山选择了他,而让他的亲哥哥,跟了唐林的母亲。

      唐庆山没想到的是,唐林那个时候已经记事了。

      他十五岁就辍了学,从此离开了这个令他恶心的家。

      在外面混了三年,结识了众多社会上的混混,多年来无数次的跟唐庆山闹事。

      最后一次闹事,也就是遇到冷筱柔前,他叫了一帮人,将那个勾引唐庆山的女人胳膊给打断了。

      直到遇到冷筱柔,唐林才慢慢放弃了对唐庆山的一系列报复,想要好好的跟冷筱柔生活下去。

      甚至是,才十八九岁的年纪,他们都已经在谈婚论嫁了。

      唐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三年前离开这里的时候,属于自己的房间里。

      几年了,这里早已经变了模样。

      唐庆山坐在靠近房门的一张椅子上,正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喝着茶。

      看到唐林醒来,冷笑一声,缓缓将茶杯放下,走到床前。

      “说吧,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个事情?”

      唐庆山的口气很冷淡,眼前的唐林,就像是得罪了他的一个陌生人一般,脸上不带一丝父子之间该有的情感。

      “你想怎么解决?”唐林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好说,两件事。”

      “第一,你妈的胳膊…”

      “唐庆山,你可别来恶心我了。她配么?你们配么?”唐林直接打断了唐庆山对于那个女人的称呼,一脸的愤怒。

      他真有一种冲动,恨不得立刻上前打死这个对他来说已经毫无关系的父亲。

      唐庆山眉头皱了又皱,扬起手掌还想往唐林的脸上抽。

      唐林躲也没躲。

      从小到大,这样的毒打,他经历了太多太多。

      最终,唐庆山难得发了一次善心,手掌即将拍到唐林脸上的时候,收了回去。

      唐林意外的看了他一眼,玩味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行!那我也就不跟你废话了。两条!”

      “第一,你阿姨的胳膊,二十万!”

      “第二,从我跟你妈离婚后,到你十五岁离开家,就算十年时间吧,抚养费,学费,乱七八糟的下来,也就算你二十万吧!”

      “一起四十万,拿了钱,你走!从此我再没你这个儿子。哪怕你死在外面,也别求我给你收尸。”

      唐庆山一口气将话说完,然后静静地看着唐林,等他的回答。

      脸上的表情,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呵…”唐林大笑着。

      好一个唐庆山!

      好一个生自己养自己的父亲!

      跟自己把账算的倒是很清楚!

      他懒得跟唐庆山扯,那女人的胳膊可以谈,抚养费?

      呵,什么样的父亲才会对自己儿子说出这样的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