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都宫紫苑高清

      ⥎ 㻪头七已过。

      孙小德被弟摭子们安葬在肗了师门禁地翠云谷中。

      仲春的夜风虽然仍旧ᇌ残留着几分寒凉,但总归是担负起了唤醒生机的使命,沉寂的星空下,万物正悄然滋长。

      生命不息,却뙭总谏是在轮回。

      큐 但总菄有人不想轮栁回,他只想要生命不息!

      飠â孙小德只是一个失败者,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失败者。

      郑贺年沐浴着星空下的微光,孤寂的站在卧ᑦ房门外。他仰望星空,眼中充满着对一切的渴望。他发现自己虽然如愿以偿的坐上了掌门之位,但却并没有得到本应该属于他的传承。他师傅最信任的人并不藙是他饋,交给他的也不过只是一个㊹躯壳,而真正的传承却另有其人。

      孙小德几乎莩不问世事慽的闭ᥛ关了二百余年的秘密,到死都没有对郑贺年透漏出半埛个字,这让郑贺年檗自继任掌门之位以来,几乎夜不能寐。

      冯海从翠云洞府取走的那个木匣子,成了郑=贺年挥之不去的念想。

      郑贺年身为新一代掌门人,担❷负着师门崛起的使命,不但面临着其他宗门的压力,还面临着自身镀修为瓶颈的窘湝境,唯有尽快突破瓶颈进入元神出窍境界,翠微剑派蜗才有可能避在洪川的事务上获得真正的话语权。

      翠微剑派急需一个具备威慑力的人来坐镇山门,而在郑贺年看来,这个人必须是他自己,也只能是他自己,否则,他这个掌门人便有名无实了。 芒

      …… ꣷ

      清晨,翠微大殿。

      郑贺年手持翠微剑步上高堂,坐上挗了他梦寐以求的掌门之位。

      陈桥生坐在右侧首席,其余师兄܏弟们依Ѱ照排位入座。

      郑贺年居高临下望去榉一眼,将翠微剑放上了身前桌案,微笑道:“今日,是我继任⸛掌门䪵之位以诏来,大家第一次坐在一起议事,师傅虽然将师门ả托付给了我,但师兄还是想先来听一听大家的想法,若是有螺哪位师弟对师傅的做法还心存异议,认为师兄还有什么不足之处,不妨说出来给师兄指正指正,也好让师兄能够改进改进。”

      众人面面相뎕觑,都成了二丈和尚。

      老四张云虎道:“掌门师兄,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做掌门那是师傅定的,这还能有什么好说道的,就算是师傅让大家伙儿凭本事争,那我凖也打不过你呀……”话落,咧嘴一笑,四下望了一眼,见只有他自己在傻笑,渐渐收起了笑容,道:“呃……反正……࠴反正我是第一个服气的。”

      老吕三林松也叹服道:“我也葝服气……”

      老十王德善道:“掌弘门师兄,你就别再谦虚了,你做掌门,既是师傅ꏣ遗命,也是众望所归,咱们ঃ几个,没有不服气的。”

      ❄ 陈桥生执掌师门戒律,身兼重任,静默片刻椟,自觉应当有所表态,于是,起身道:“掌门师旃兄,师傅命我执掌师门戒律,那我便有监察之责,自会秉持公心,不容私情,师傅遗命,绝不可违,师门戒律,绝不可违!”

      笺师兄弟们闻此一言,都深知陈桥生的刚正无情,戒律当头,无敢僭越࡞。

      郑贺年感亠觉气氛变得越发严肃,脸上一笑,对陈桥生道:“六师弟言重了,师兄的意思是,人无完人,任何人的身饞上都是有缺陷的,如果是以前的话,缺陷只䯟是在我一人的身上,可现在不同了,如果我的身上存有缺뙛陷而吺不䛡自知,那我一个人的缺陷是会影响到整个师门的,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话落,示意陈桥生坐下。

      郑贺年话语中虽满是公正之心,但闻道者的心中却都十分清楚,这是⢒郑贺年ꍻ在用这种方式来确立自己윽的威信。

      王德善道:“师兄多虑了,有什么事情,你只管吩咐就是了,咱们都是支持你罬的。”

      郑贺年寻望一眼,见没有人再说话,思忖片刻,道䳝:“那好獯,咱们就开始说正事吧。师门事务繁多,都由我一壁个人来做,那我可实在是分身乏术,师门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还是₏你们拰的,你们也该为师门出点儿力跓,挑点儿事做才对,谁想负责什么事,什么事应该交给谁来负责,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商量。㸯” 㝑 섨

      众人闻言,都默匩不作声뺪。걬

      师兄弟们人쿱多,职务少,总有人能置身事外,乐享清福。

      郑贺年见此,叹口气,道:“既然你们都不说话,那我就只能点名了,丑话说在前面,点到谁可不能阱推辞。”

      众人依旧默不作声。

      X 郑贺年只得开始点名,寻望一眼,目光ꡦ落︲在王德善ꤿ身上,道:“十师弟,南山厨房意下如何?”

      王ཝ德善闻言一愣,犹犹豫豫似不情愿,道:“肰师兄……为什么是我呢。”

      林松道:“因폼为你的胃口最适合这个差事훧。”

      苽 四下闻ᖒ言,大有忍俊不禁之人。

      张云虎乐道:“不错不错,掌门师兄这叫知人善用。”

      첾王德善瞥一眼张ț云虎,心中愤愤,道:“哼,厨房就厨房,只要你们不怕从今往后的一日三餐都吃白菜,我就拿你们当兔子养。”

      张云뜪虎丝毫不惧,道:“就呬你这吃货,你才舍不得拿自己当兔子养呢……”

      䫸 王德善吃瘪,只得忍下。

      郑贺年望一眼张云虎,道:놭“十师弟뚌的脾气,兴许真的能做的出来……依我看,四师弟,你就负责管理눯门中弟子在南山的农耕事务吧,离厨房近些,也好看着十师弟,别叫他乱来。”

      张云虎脸上笑容顿时僵住。

      王德善乐了起来,道:“好,好得很,哈哈……”

      张云虎回过神来,道:“师兄……你还是给我安排其他事做吧……”

      郑贺年道:“就这么定了。”

      众人暗地里偷笑,都不敢再打趣说话。  ㇅

      郑贺年随后,将师门值守交给了老三林松安排,又将师门日常物品的仓储管理交给了他的二师弟壯。

      等一切都병已安排妥当,老八齐钰,老九赵寅,老十二王东,以及老十三李静心Ş,暗自松了㤉一口气,庆ᚗ幸自己躲过一劫,得以힛乐享清福。

      쫲冯海虽然未被点名,却也高兴不起来。

      郑贺年将师门事务全部安排完毕,唯独对师门买办的事务却只字未提。䡵

      不论郑贺年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师斤门买办的事务无人䓵接手,就意味着,这个责任还是在冯海的手上。可冯海早已经做好了远榈离师门云游四海的思想准备,是绝不会默许这样的安排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