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强学生

      刘汉暗道对方老滑头,没有随着ؔ自己的思路被绕进去。

      몉闫树忠没钱、刘汉一样没钱,目前建城才是重中之重。

      故此刘汉一顤直没有发展农业,只能催促外地商人投资建厂。

      有了钱才能做更多的事情,没有钱就需要空手套铋白狼。

      “那我去别的村子!”刘汉一副要走的姿态。

      闫树忠立刻拉住刘汉,这딗么好的生鄔意岂能放走。

      没⭶钱永远是借口,关键在㴙于利润大与小。

      足够大的鬢利益之下,利用的杠杆都能翘起ޞ整个地球。

      “我把地窖的银墔子拿出来!

      虽然这个村子八层田地都是我的,但我真的没钱扩建。

      要不要这样子,你把南洋的水稻引过来、剩下的事情我来做。

      到时候我们分账,你三我七如何?”ᢉ闫树忠小声问道。

      菨洋人对满清是有着农作物封锁,不允许南洋的作物流通于满清。ᔊ

      윑 譠 番脩薯之父陈振龙的故事,证明了这个观点ꘄ。

       闫树忠一直䳒都想搞来南洋的农作物种子,可惜没有对应的渠道。

      加上满清的闭关锁国的国策,许多人是无法出海的。

      “你可听闻去年广州府的反贼?”刘汉反问着。

      “知道呀!广州府在搞拆︆迁的ꎙ事情,结果引起民怨。

      到现在还没有结束,一直在斗争当中。

      新安县。。地方小,大人可以随疸便拆建。”闫树忠有一种㊰预感,刘汉是幕后操控者。

      “我可以把种子交堅给你,但是你敢接受吗?

      鯲  大量的粮食囤积在你的家中,那些饥民会不会把你撕成碎片?

      闽地的天地会可不是善茬,他们已经把分会开到广州府。 3

      加上其他的教派,稍微鼓动、就是民变!”刘汉提醒着闫树忠。 毻

      勵闫树忠身子護一抖,暴民的恐怖灉是感受过。

      ᫃ 两广的土地是很多,⧿但不种地的人更多!

      三教ꝷ九流特别之多,还有洋人教派掺和其中。

      他们随随便便就能拉起队伍,带着暴民抢钱抢粮抢女人。

      “大人,你可不ଶ要吓ꩻ唬我呀!

      新安县就是个小渔村,我们这都是山沟沟里。”闫树忠詙哆嗦道。 뭳

      “我吓唬你干嘛!我只是善意的提醒!

      谁粮食最多、反贼洗劫谁,道理很简单的。

      你想要保住你所拥有的,必须要得到村民的支持。

      千万不要众叛亲离,否则死到临头、无人帮助!”刘汉太清楚地方的问题。

      一个村的田地,几乎是一家地主的。

      全村人给地主打工,还要对地主感恩戴德。

      一碗乌鸡,肉自然都ꤝ是权췃贵吃了、骨头赏给鹰犬。

      剩下的一碗鸡汤,分给干活人是不够的。

      想要雨露均沾,便要请水军过来、加水才能人人有鸡汤。䵖

      即使是掺水的鸡汤,也是一碗参汤、足以跪谢。

      “我。。我哪有那么多银子呀!”闫树忠有些痛苦,眼前᭳有个大饼、却吃不到。

      “我说完了!他们ᶀ都愿意跟着我走!”固伦和孝走过来说道。

      刘汉看了一眼闫树忠,他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权力杒。

      闫树忠看着固伦和孝身后的农夫,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姿态。

      只需要一点火星,这些农夫就能将闫树忠活活撕碎。

      毕竟他们现在的靠山是爱ई新觉罗,根本不用ዊ惧怕闫树忠。

      “大人!你这是作甚?”闫树忠越发的看不懂。

      闫树忠起初搞不懂固伦和孝为何去田间,给那些农夫讲话。

      泥腿子什么都不懂,说什么都是等于白说。

      “你们想要什么?”闫树忠质问着农夫们。

      “公主说了!将会成立皇ၲ家农庄,我们都是吃皇粮的人。”一名农夫认真说道。

      “大龿人!你这。。过分了!”闫树忠咬牙エ切齿说道。 髠

      谈笑之间就将田地夺走,一丝丝防备都没有。

      闫树忠很想打人,可刘汉、固伦和孝一个都惹不起。

      权贵的强取豪夺实在ہ是恶心,让人束程手无策的绝望。

      “过分⾻?你们说过分吗?”刘汉对着秀才说道。

      “老闫!我们村子那么多人都娶不上媳妇,你却连孙子的小妾都买来了。

      做人要凭良心!你这个没良心的人礇!”农夫驳斥道。Ⴋ

      ⦏“哎呀!过年的时候你怎么튌不说?现在在錂我面前说这些?

      你们是不是活腻了?”闫树忠怒吼一声。

      农夫们纷纷向后退,各自沉默不语、低着头。

      固伦和孝左看焒右看,农夫们怎么Ҧ不进岻行反驳呢?

      “不要给脸不要脸!敢在我面前叫嚣?

      真的给你们脸了!也不撒Ꮣ泡尿照照自己!

      吃澿皇粮?你们配吗?皇粮都是给八旗子弟吃的,你们算什浚么东西!

      在闫家村⇿里,我就是你们的天!뫣”闫树忠教训着众人。

      䟌 固伦和孝给了刘汉一个眼神,希望他站出来帮助农夫。술

      论嘴皮子功夫,刘汉第二、没人敢称第一ڟ。

      刘汉选择当吃瓜群众,看着闫树忠的精彩表演。

      固伦和孝的无助与闫树忠的强势,暗示湴着皇权与地方的特色。

      政策是利民的,但是到了地方上、还是要地方化⨿。

      闫树忠嗓门一吼ꛪ,每媴个人都不敢吭声、全都惶恐。

      핞 难䜱怪茩之前闫树忠瞧不둓起泥腿子,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大人!你到底有什么吩咐?”闫树忠转过身对着䂗刘汉问道。

      闫豙树忠得意的姿态,栯向刘汉证明、泥腿子只听命于自己。

      皇权不下乡不是玩笑话,地方有着地方的治理方法。

      湇 “我将成立皇家粮油,你则是建立闫村农庄。

      农庄的内务由你全权负责,我则是制定你们的发展路线与规章制度。

      如果你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可以现在签订契约。

      农庄你占据一半股份,皇家占据一半股份。”刘汉开诚布公说ꦀ道ᴹ。

      闫树忠陷入了深思中,刘汉一珃口气要走一半的股份。

      暭比起之前ḗ全拿,现在算是给忛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只要同意了刘汉的方案,以后就和十三行一样、官商身份。

      闫树忠快速思考利弊,必须要追求利益最大化。

      “你可以回去好好的考虑一下! ㆑

      顺뇘便联系周围的村子,谁有这个意向、三日后来新安县的衙门。

      集中力ས量才能干成大事,孤军奋战、不成气候。

      我没时间管㕫这些事情,所以该你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刘汉带着固伦和孝离齖开。

      刘䣞汉原本想利用农夫閃们压一压地主,结果是自鴎己想太多了。

      闫树忠看着刘汉离去的背影,内心越发的恐惧这个少年妖孽。

      퇄好ῐ几次被刘汉带到沟里去,闫懄树忠到现在都是ꉒ心有余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