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树唯姬野爱大战黑人

      “这个条子给你们,可别弄丢了,丢了我可不坩认啊,你们商量一下派几个代表,捏着条子跟我走……”。 탾

      陆大有把大家要交的公粮,还有换的粮食都写好了条子,每家每户都清清楚楚的讲明白并且交到手上。

      桑柏这时候纄注意力被他家院子里的羊给吸ᶆ引住了,一进院子的时候桑柏还没怎么注意到,现在才发၃现他࿾家的院子里居然还有羊。

      农村有的人家院ܳ子围墙不是从南墙围出来了,而是从东墙,围出一条一米到两米的墙,然后这墙再连接到院蝲墙,这样的话在屋子的东西两头,围墙和屋墙之间便会有个空地㏸,一般人家用来放马桶尿桶什么的,有人家也会用来养些东西,像是鸡鸭什么ꇞ的。

      陆大有家的院子就是这么个营建法。

      ﲧ ꐺ也正是因为如此,桑柏一来的时候没有看到羊。

      “这是你的,你就换了这么些?多余的粮꡾准备怎ծ么办?”

      陆大有来到桑柏的面괉前问籾道。

      陆大有挺好奇的,因为桑柏这长相肯定不像农民,别说不像农民了,就算是县城也养不出这样的人来。

      ᴘ 走南闯北的陆大有眼睛毒,一眼看上去这人的气质和周围的人相比,就像是一只白鹤落到了霷乌鸦堆里一样。这样的人根本不是农民家或都是小市民家庭养的出来了됋。

      玌 陆大有此刻可不知道这时代还有穿越一趉词,他也想像不到几十年后国家教育孩子有一条叫自짱信,自力,而且零浓零年后的孩子,可以穷可以荡但是自信那是必需是满格滴。

      턥更何况桑柏还有点书生气,如果不是内心满有太多的文化,那一准可以配的上儒雅二字了。

      “这羊是你家的?”桑柏并没有回答,却张口问起了陆大有。

      “对啊”陆大有说道。

      “卖的,还是自家养的?”

      “准备卖,我们家哪里养这个”陆大说道。

      髡桑柏问道:“多少一只?”

      陆大有道:“十五,要是多的话可攛以便宜一些”。

      “一共多少头?”

      “十三头”

      “要票么?”桑柏都快成了惊䅬票之鸟了。

      “这틀东西要票的㍸话谁买?”陆大有差点乐了。

      这东西也就农村人养,要票才卖?这帮泥腿子哪里弄票去?

      “全要你给什么价Ф?”桑柏问道。

      ♼陆大道愣了一下:“你说你都要?”

      㶏 见桑柏点了点头:“你确定,这ී可是十三头”。

      “我给的起钱”桑柏说道꾀。

      “十四块八一只”。

      “您也没让啊,十三头我都熀要了你少两毛?!”

      “那您看能给多少?”

      “十四块五”桑柏道。

      一头羊卖十四块五,桑柏真没脸往下降了,他觉得太便宜了䧰。

      “行,卖你了”陆大有说道。 ॹ

      吕庆尧这边张口想烷拦,一直冲桑柏使眼色,但是桑柏愣是没有看到,直到桑柏这边应了下来,生意成交了,吕庆尧一张老脸都快被憋绿了。

      탉出门绕了一圈,桑ᰕ柏拿出了一沓票子,直接点了一小沓子放到陆大有的手中。

      “正好㽺!”陆大有点了一下,便笑眯眯的把钱转交给了自沙己的媳妇。

      这下陆大有也不问这位为什么不卖余粮了,一下子随手掏出百十来憈块钱跟玩一样的人,的确不用卖粮过日子ꉿ。

      “走,咱们去磕章去”陆大有带着几个乡亲们往粮站走。

      鸻桑柏自然是其中一员ခ,他只磕他自家ᔝ的章,主要是跟大家一起看䖢看热闹,他还真的没有交过公粮呢,好不容易餁来到这时代怎么也得感受一下吧。

      粮站的大쾏院很热闹,有点像四十年后的大菜场似的,到处都是人,院子里跟住了几百只௻鸭子似的。

      跟着陆大有来到了一间뫹办公室的门口。

      “你们这里等着,我先进去打个招呼,等会儿我叫你们你们再一个个进来”陆大有说道。

      见吕庆尧应了,陆大有这才站到了门口,一到门口,一百多斤的汉子好像截了一段腿似的,立刻矮下了一个头去,衟整个人的腰都弯了下来。

      轻叩了几下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进来,这才推门脸上堆满了笑进去。

      差不多陆大有进去五分钟之后,才出来叫第一个人,然后挨个进去磕章,最后桑柏才进去。

      “䂙哟,鉒这谁家的孩子细皮嫩肉的,十里八딣村的姑娘都没有这么水嫩的吧?”

      桑柏这边才一进门,里面便传来一声老娘们的调笑声。

      一抬㾺头,桑柏发现说话的是位四十岁的中年妇女,脸大腿粗除了脖子就是腰,一个人能改院中交粮的四个农民重量。

      桑柏笑了笑不说话,把手中的本子还有票递给了陆大有。

      “徐姐,你看这小伙长的好,这样吧把您家的姑娘说给他,你家的姑娘今年十九了吧,也该找婆家了”。

      坐在女人对面一个抱着茶缸子约四十来岁的男人猥琐的笑道。

      “我闺女嫁他?你怎么不把你家闺女嫁给农民?我家闺女要嫁人最少也得嫁个县委县政府上班的……”。

      ♂胖女人笑眯眯的说道,一边说一边还腆起了肚皮,似乎自己家的女儿有多高贵似的。 딖

      “小伙子,你说句话争取一下啊?”

      桑柏听了淡淡一笑:“算了,我就是一个小农民,有自知之明高攀不起!”

      ⴮ 对于粮站的这群人,现在桑柏是一点好印象没有,一个个的吃上公粮了,端上公家碗了,便一副看起农民的嘴脸,特么的没有农民,你们这帮孙子吃屎都吃不上热乎的。

      虽然心中有些生气,但是桑柏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一是他的性子本来就不太乐意与人争论,因为他明白一个道뙣理:无论ឡ你和谁争论都没有湎太大的意义,你很难说服一个人,要是聪明人不和你争,要是傻胄子你争了有什么意义?

      “这孩子真不错,气度不凡,一看就知道不是池中之物啊,小徐,你过些年可不要后悔啊”。

      这时坐在入口位置的一位老同志,轻轻的抵了一下眼镜说道。

      从进门他就一直在观察桑柏,没有办法,桑柏的皮肤那真是太好了。他们整天看自己看别人都是皮糙肉厚的,突然见到一个肤白水嫩的老爷们,那就跟一群黑乌鸦中摆着一只白乌鸦那么勾眼。

      他看桑柏对于别人调侃充耳不闻,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而且回答的荁语气还平和。

      只是自己办公室这几个没文化的傻缺根本看不쳯出来,人家这陪世上的修为可比他们几个摞一块都强。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孩子有这样的气度,真是太少见了,一般乡下的孩子不是怯弱就是蛮横,这样的人物哪得几回见!

      “我才不后悔呢,老孙,你要是喜欢可以把你孙女ቄ说给这小子”徐妇女扯了一下脸,语气有点冷下来了。

      “要不是我孙女春天刚嫁了人,蔏我还真有这心思,这孩子不蜾是池中物”老孙说道。

      “您太高看我ᱵ了,悖我也配不上您家的孙女”桑柏又客套了一句。

      这时候桑柏心道:你们这帮人真要是闲就去外面帮个忙,让乡亲们快一点交粮,整天拿着国家的钱喝水吹牛闭,叫什么事儿!

      这帮人那叫个磨叽,就是一个章的事情,愣是调笑了桑柏十来分钟,这才把给磕上了,等着桑柏拿着纳粮的小本子出来的时候,顿时长出了口气,觉得身后的那间小破邪办公室,০充满了腐气,臭不可闻。

      “小哥儿!”

      ᡮ 陆大有一出办公室,走了两步便对桑柏竖起了大拇指。

      “我真怕你心一横回他们一嘴,这些人,呵呵!”陆大有ᇒ说道。

      桑柏一听心道:行啊,这才八一年您就会有呵呵两字了,挺超곧前啊,哥们难不成你也是穿过来的?

      陆大有明显不是穿过来的,他只是胆儿大,别人还没动的时候,他便开濂始做点粮食生意,当然了,在现在还叫投机綨倒把。

      等回到了陆大有,乡亲们已经把换来的粮食都틍弄好了,上车的上车,牲荥口驮的也放到了牲口背上,桑柏买下来的十三只羊也被大家安排好了。ﮔ

      吕庆尧道:“那我们就回去了”뢃。

      “您慢走,要是还想换粮的话ী可以找我,你们的粮好㿟,城里的人喜⥻欢웹”陆大有笑道。

      “一定,一定”吕庆尧说道。

      又是一番客套,吕庆尧这才领着大家伙回村,一路上那更是开心了,来的时候鸡公车上摆满了粮食,回去的时候鸡公车上虽然还有粮食但是这推的可都是自家的粮食了,这一进一出的,来来回回差不多重,这才是大家伙心喜的理由。 瘠

      “……金山上太阳照四方……”一出了镇子,就有嗓子好的乡亲们唱起了歌。

      很快唱的好不好的也都跟着唱了起来,什么流行锢歌曲这些人是不会的㋌,他们只是会革命歌曲。

      桑柏并不会唱,他现在走在大牯牛的背后,一言不发的盘算着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以前觉得把乡亲们的肚皮糊弄饱了就行了,现在看来还不够。 軱

      桑柏也想着搞工业什么的,但他哪有这本事啊,虽然上过大学,但是三本那玩意儿谁不知道啥水准,也就是名声好听点罢了,实际是去混个文凭的,跟电大夜校啥的没多大区别。要不然첥为什么很多公司招ʴ人,点名九八五、二一一呢。 

      搞农业?就柳树庄这百十号人能搞什么农业?

       你说机械化?

      ꖎ ♕ 可别扯了!什么都要票的时代,你哪里去弄机械去?别说机械了,没看见乡亲们连牛都不够用么。

      至于帮乡亲们再买牛,⯣桑柏肯定不干的,有句老话叫升米恩斗米仇,一开始的时候你也看不出好坏来,但是等샤你无私给的东西太多了,多到了有人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了,那矛盾就出来了。

      桑柏没有兴趣去看人性,因为他看的太多了,经历的傑也太多了,知道人性这东西经不起考验,他也没有兴趣考验别人。

      “桑柏哥窵,你想什么呢?”

      陈东升看桑柏一路都沉默不语,于譲是张口问道。

      “想挣钱!”桑柏回道。

      陈东升听了眨巴了一ɠ下眼睛,他现在还不知道钱有多大用,此刻的人还和各种票奋斗着,他们的教育尧水准也限制了他们的眼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