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刚成立的视频新平台吗

      时间来到中午十꠹二点。

      这是肖军虎他윔们ꙹ的吃饭㌕和休息时间,大概半个小时。

      大⹩堤下,肖军虎端着一碗红烧肉和一碗香喷喷的米,来到了正在揉肩膀的任铭面前,“记者同志,尝尝我们炊事班的手艺。”

      댕 他很喜锂欢眼前这个年轻的记者,他自己名字里就带一个虎,但他觉得,这记者比自己更“虎”。一见面,二话不说,愣是帮着扛了快一个小时沙袋,他觉得,要是这记者来当兵,也一定是个好兵。

      “谢谢。”៦任铭停下手上的动作,接过红烧肉和米饭僩,也不顾什么形象,直接往地上一坐,把红烧肉放腿上,手里拿着米饭开吃。

      蕏他想为灾区群众出一ځ份力惑,也自认身体素质不错,所以敢直接开始扛。十来袋过ὔ后,他就感觉肩膀被磨得生疼,一个小时下来,他的手都是颤抖的。

      也因扛这一个小时的沙袋,他心里对这些军人更为崇敬。自己才扛一个小时就累得不轻,他们却扛了不知多久,嵂而且无一人有怨言。他䈬觉得这里谛每个人都称得上是英雄。

      肖军虎又为自己ꗪ和俞飞打了份饭,然后一屁股坐在任铭旁边。

      “记者同志,刚才你叫我排长,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一坐下,他想起了刚刚任铭对他的称呼。

      自己和普通战士一样,都是穿着迷彩服和救生衣,身上没有任何能够表示身份的东西,他是怎么认出来的?

      “是武亚清告첂诉Ს我的。”任铭说出那个小ྺ战士늯的名字。

      肖军虎笑道:“原来是这小子。”

      扒了几口饭胥,任铭感觉恢复了些体力,开始干起本职工作来,“排长同志,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 黎

      一旁正在吃饭的俞飞见状,赶ﮃ紧打开了摄像机。

      在肖军虎这,任铭的好感度早已刷满,鉽所以他很痛快的答道,“我叫肖军虎,还没请教你的名字쓙。”

      “我叫任铭,肖排长,你这名字춵很符合你的ꩤ身形。”

      “嘿。”肖军虎一笑,显然很满意自己的名字。

      “肖排长,你们是什么时候到的莱滨县?” 

      “大概三点钟吧。”

      任铭惊讶的看請着他,“你们从凌晨三点一直干到现皠在?”

      ↎튒“是啊,昨天下的那场暴雨,让木江水位暴涨,木江大堤需要紧急加固,不然随时⍆可能鞐被冲垮,所以我网们就ꉚ来了。”

      ퟊ “那你们的任务什么时候结束?”

      “洪水不退,我们不退。”他颇有气势的说完,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这狗日的天气,你他娘的可别再下了啊。”

      话刚出口,他猛然惊醒,“任兄弟,刚才那段掐了别播,影响不好。”

      “哈哈´,没关系的。”任铭想到了武亚清,也是这么跟自己要求的,该说不愧是肖军虎带出来的兵吗。

      虽然他平时很ꩡ烦动不动爆粗口的人,但现在他却觉得没什么,反而觉得很真实,这些英雄也跟普通人一样,会在意自己上昖镜好不好看,不爽了也会爆粗口。

      说庨起来,他们其实就是普通人,只是在国家和人民需要他们时,他们才会变身为英雄。

      又刓聊了几句,任铭决᫡定说点轻松的,“肖排长,您爱人知道你来这吗?”

      “任务太急,还没来得及告诉她憚。”说起爱人,肖军虎满脸微笑,活脱癒脱一副刚初恋的小男生模样。

      “那现在闲下来了,您不跟她说一声吗?”

      肖军虎摇头㴽,“她这个人喜欢多想,告诉她只会让她担心,而且她现在还怀着孕,就⍬不告诉她了。”

      ☏“恭喜你啊肖排长,要当爸爸了。”

      “嘿嘿,谢谢。”

      又唠了几句家常,肖军虎看了眼时间,站起身,黻“任记者,抱歉不能接受你的采访了쬷,我们要继续了。”

      “不用顾忌我,肖排长你们忙。”任铭也站起苴来,和肖军虎道别。

      和肖军虎告别后,两人又走到前面的香稻村补拍了几个镜头。엉 燜

      “俞哥,我们回去吧。”他对着已经放下摄像机的俞飞道。

      ﹐“行。”

      两人蹚着水,照原路返回。

      Ꮃ 采访숗车已经不能开了,为了尽快回去,任铭只能拿上车里的东西,准备约辆车返回卫江,因为路途较远,现在的路又不好走럽,所以他们下的单很长时间都没人接。

      等了二十多分钟,任铭手机一响,遭单终于被接了。

      下午三点,两人回到䶟南江卫视。这趟采访顂,光打车䨾就花了他ఐ近两百。

      电ﲘ梯꾤里,任铭想着那砞辆坏在莱滨县的采访车。

      也不知道用不用쒕出修车费,要是还得付修车费,那估计月底发工资的时候,别人都拿钱,就我一个得往外掏钱。

      想弿到这些,他就心疼。

      我的徵小钱钱啊!

      Հ来到自己的工位,他开始处理采访的稿件,凳子还没坐热,就有人过뚶来找뉮他了。

      “任老师,黎组长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

      任铭抬头,“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客气。”

      那⑪人走了。꟨

      任铭发现,自从上了《早安南江》,一些人对他的态度就变得尊敬不少。虽然多次说过不让他们叫老师,但他们就是ᗟ不听。

      ᔂ后来,他也认了,因为他知道,这就是人情世故,它很现实,只要有人的地方,就避免不了。

      㐥 把屏幕锁上,任铭起身,去了黎晗办公室。

      也不知道她找自ⴚ己ὗ干什么?

      “咚咚。”

      他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黎晗好听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他开门进去。

      “组长,您找我?”

      ꓽ“嗯。”她嗯一声过后,不说话了,专心看着眼前的电脑,也不知道在㫁忙什么。

      十几分钟过去了,她还是不说话,任铭׻想走了,他片子还没剪呢ⶽ,“组……”

      錀 “你身上怎么弄的。”他刚ꬨ说一个字,就被黎晗打断了。

      任铭低头看ꂤ了下自己身上的輣白色T恤,胸前脏脏的,那是雨水和泥的混合物,跢搬了一个小时沙袋,虽然外面穿뙖着雨衣,但里面还是沾上了这些。

      ᙣ“为什么要去莱滨县。”不冩等他ꕁ回答,黎晗再次问道。

      “那里的洪瞭水最严重⤑你知道吗。”

      “万一出个什么意外,你命就没了你知道吗。”

      “መ安安稳稳的去应急管理局采访不好吗。”

      来自黎晗的夺连环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