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枭宠:军少的绝世狂妻

      ᆐ 咻!

      老者速度暴增,带着风啸瞬间远去,犹如一道火光消失在天际。

      “这……”

      秦梓楞了一下,心中试探的问道:“师父,我们……还追不追?㬑”

      “哎,算了吧,为师的灵魂力好不容易恢复一点,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金发女子无奈的声音响起。

      秦梓一怔,然后反应过来,愧疚的低下了头ﯛ:“师父,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

       冠他知道,师父的灵魂力恢复是很困难的,这次好不容易在墓葬中找到一点恢复灵魂力的药材,为了追杀这风啸,又槝耗干了。

      “不要感到愧ﱐ疚,我是你师父,该出手的时候,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金发룓女子摇摇头,略带调侃的安慰道:“癳更何况……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爹可饶不了我。”

      秦梓闻言,眼睛一亮。

      “对呀!我爹!我爹那么厉害,应该可以帮您恢复灵魂力吧?”

      鷶秦梓兴奋的问道。

      金发女子微笑着摇摇头,若有深意的说道:“这돢你就不要想了,他不会那样做的뷨。” ⵋ

      “为什么?”

      썘 秦梓不解的问道병。

      ᧆ“你还记得,你爹和你摊牌的那天晚上,他ᴅ说了什么吗?”

      金发女子笑着问道。

      秦梓陷入了思考,而金发女子继续说道:“他当时已经说得很ᕑ明白了,我教导你成为强者,而你今后帮我复活,这是你我之间的约定。”

      “而他……当时已经表过态了,他只是一个见证者,见证我们的约定。”戗

      퉮秦梓칽似懂非懂道:“这既然是我们之间的约定,那这个见证者,到底有什么作用呢?”

      金发女子沉默了一下。

      然后美丽的脸上露出一穿丝苦ቊ笑:“有了这个见证,我们双方就不能毁约啊。”

      “你变强之后如果럒不复活我,他会不会惩罚你,我不确定,但是我若不窟好黸好教导你,或者弃你而去……恐怕我会很惨。”

      簈 秦梓闻言,脸皮也ꦒ抽搐了一下,这么说了,师父其实被老爹威胁了??

      他深吸一口气멗,真诚的说道:“师父,您슷放心吧,我答应您的事,一定会做到的馿!”

      “我秦梓没啥优点,但是说到就一定做到,对我好的人,我绝不会辜歏负的。”

      金发女子欣慰的点点头憄,稽慈祥道:“ꎛ我知道你的心性,否则当初也不会收你为徒。”

      “秦梓!”

      这时候,一道金光破空而来,速度焢十分惊人,正是明昊城主白尘。

      郏 “白城主。”

      秦梓恭敬的叫道。

      “怎么回事?那风啸呢?”

      白尘略带紧张的问道,要是䬀风啸真的被这小子杀了,恐怕要出大事。

      “他跑了。”

      罔 秦梓轻描淡写的说道。

      可是,他越是轻描淡写,白尘心中就越是没툤底,毕竟,之前可是闹得你死我活。

      “真的??”

      白尘皱眉问道。

      “真的。”

      攷 秦梓坦然的回æ答道。

      白尘注视着他的眼睛,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最终只能暗暗叹息一声。

      就这样吧。

      只要秦梓没死就行,他也算完成了对秦兄的承诺,至于秦梓有没有杀人……

      管他넫呢。

      反正与他无关。

      就让秦兄自己去操心嗩吧。 쉒

      根据他的直觉,以秦兄实力很强,对付风家应该还是没问ᜌ题的。

      如果实在对付不了ꪥ……那也跟他没关系,就当是풻这次的ꚉ人情投资失败了呗。

      “秦梓,你的修为是怎么回事?衤”这时候,白尘终于问出了第二重要的问题。

      “禁术,是禁术……副作用很大的哦……”

      鯘 儇 说完,他周身的强横气紥息迅速衰退,然后眼睛一翻,身体软塌塌坠落而下。녎

      “䴤哗!”

      白尘手疾眼女快,赶紧接住他。

      “从元丹境提升到纯阳境巅峰,啧啧啧,到底是什么级别的禁术啊……秦兄,你到底是谁?”

      ㈄他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对于秦川的好奇和敬畏,不知不觉变趾得更眪深了。

      ……

      一处山林中。

      굕“咚!”

      一道红光犹如流星坠落,产生的冲击죌波将方圆十米的树木都摧毁,并且在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咳咳咳……”

      大坑中传鐼出咳嗽声,赫然是那带着风啸逃跑的老者,坐在地上咳血。

      而风啸,则是惊慌的扶着老者,叫婙道:“陆伯,你怎么촻样了?”

      他惊慌的看着后方的天际,生怕秦梓追上来。

      “不用担心紲,我甩掉躙他后有改变了飞行方向,他应该追不到我们了。”

      老者虚弱的说道。

      顿时,风啸松了一口气,然后握紧了拳头,脸色变得无比阴狠。

      “秦!梓!不管你갰得了什么机缘,等我回到家族,必然派人将你碎尸万断!”

      他心中的杀意,已经无比强烈餻。

      不仅有杀意,还有贪뀛婪。

      这秦梓的棨实力突然暴增到如此程度,必然是得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宝物。

      这样的宝物,只能是他风啸的!

      “陆伯,那秦梓不会追来了吧?”

      风啸再次问道。

      “应该不会了,而且……我使用了燃血禁术,元气大伤,就算他追来,我也飞不动了。”

      老者有气无ﮂ力ⷜ的说道。

      风啸目光微闪,然后若无其事的っ问道:“陆伯,您说,我们回去之后,家族会不会派涅槃境强者追杀那秦梓?끟”

      錗老者摇头道:“应该不会,你和秦梓的战斗,쟒是同辈的ﳸ战斗,败了也就败了,但如果家族前辈出手,那就有些丢人了。”

      “风家还是要脸面的,家主和老家主,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风啸眼中闪过一抹冰冷,问道:“那,큇如果是秦梓杀了我们风家的人呢?”

      “什么?”

      老者一愣,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毛骨悚然횈,他想要躲避,然而已经晚了。

      “噗!!”

      뮂 一柄锋利的纯阳灵剑,已经穿透了他的胸膛,瞬间摧毁了他本就蓇无比虚弱的生命力。

      “少主……你……”

      老者颤巍巍的抬起染血的右手,无力的指着风啸,眼中有无尽的不甘和不可置信。

      他竟然被他保护的⯈人杀了。

      这是何等的讽刺啊!

      ᆜ  “陆伯,你也保护我好几年了,就再为我做点事吧,这样,也算你为我风家尽忠了。”

      风啸豁然起身,縅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濒死的老者,冰冷无情的说道。

      “为……为什么……”

      老者撑着最后一口气㟰说道。

      “呵呵。”

      风啸笑着摇摇头,猛然拔出了长剑。

      똴“噗!憢”

      顿时,大股的血液从老者的胸口喷出,老者缓缓倒在了地上,彻底失去了生机。

      风啸右手持剑,微笑道:“因为……只有秦梓杀了你,家族才会派强者追杀秦梓啊。”

      他心中冷笑。 ۛ

      秦梓。䒔

      曷就算你得到大机缘,暂时打败我又如何?你早晚得콯死,你的机缘,也早晚是我的!

      而Ɂ就在这时,一道悠然的声䝤音响起。

      “光杀他一个,恐怕不够啊。”

      哗!

      几乎瞬间,风啸周身汗毛倒竖,瞳孔剧烈收缩,双手握剑,警惕的看着四周。

      “是谁!!”

      前方的林子里,传出沙沙的声音,似乎是脚踩枯树枝的声音。 抜

      渐渐的,一道身穿黑袍的挺拔身影,缓缓的出现在视线中。

      “你䁀是谁,你想做什么?我可是风家的少主,你要想清楚后果!”

      风啸脸色苍白,身体本能的颤抖着,就像ၙ被毒虫猛兽盯䑕上了旘一般。

      뛌“别怕,我是来帮你的。”

      黑袍人缓缓向前,微笑着说道,声音中带着一种让人信赖的力量。

      “怎……怎么帮?”

      风啸颤声问褐道。

      “就是这讳样。”

      黑袍人伸出一根白钹晰修长的手指,然后缓缓横起,对着他轻轻輫一划。

      飸 “轰——”

      一道耀眼的金光,犹如开天辟地的剑芒,横贯天地,浩浩荡荡席卷而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