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童话寓言>

      一干内侍和宫女,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

      蔙内侍还好一点,宫女那是一个个的捂住了眼睛。 ㊀

      就连长乐也不敢睁着眼睛观看。

      只是双手捂住眼睛,在指缝里偷偷看着皇兄的表演。ퟞ

      李承安下手,那叫一个干净麻利快。ⷃ

      不过一刻钟时间,便将肥硕的大黑픯狗,皮肉分离。

      接下来就是让他骨肉分离䍮了。

      叾吩咐赵四和冯五,带人将剥下来的狗皮和剔下来的骨头,全部都找个偏떶僻的地方掩埋了。

      李承安将剁好的狗肉,全部塞进两个食盒里。

      食盒被他塞的满满当当的。

      做完这一切,天色离黄昏还早的很。

      长乐夳听闻晚上还有包子吃,自然是不想再回自己的宫殿的。

      혧闲来无事,李承安便开始教导长乐练习书法。

      ꤮还真别⟥说,有了书圣真传的李承安,教导起长乐练习书法来。

      풯 竟然是如鱼得水。

      䊞 长乐学习的开¨心,李承安指导的也满意。

      两个小家伙欢快的笑声,在这个䃆春日的午后,欢快的荡漾着。

      李承安手把手指导长乐练习书ኳ法的模样,宛如真正的一个老师一样。

      就在他们练习书法的间隙。内务府给李承安的衣服也做好了。

      “殿下,您试试合不合身?”

      “不合身的话,小的立马去修改。”

      内务府副总管满脸堆笑,一个劲的点头哈腰朖。

      他能不满脸堆笑吗?

      总管刘根的脑袋,如今已经肿成了猪头。

      正在那病榻上,哼哼唧唧呢!

      那悲묹惨的模徾样,和哼唧的声音!

      让见者流泪,闻者动容啊!

      多么痛的领誹悟!

      这么好榜样的力量已经树立了起来。

      ৌ ⇎ 内务府现在是闻六皇子色变。

      㯛 总管都被打成那样了。

      副总管还敢造次吗?

      不敢㔙啊,原本他们还指望着。

      陛下能够伸张王法,下ᷔ令责罚责罚六皇子殿下呢。

      结果,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据说陛下听闻此事后,竟然拍手称快,直呼一个打得好。

      这让쑺内务府的一干人等,彻底是死心了,也彻底算是学乖了。

      昧一个瑸个𣏕的갌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对六皇子殿下恭敬有加。

      否则后果总管的猪头,就是他们的榜样······

      李承安看着这崭新的服饰,心里也是高兴啊。

      皇子的衣裳,덚果然是神仙放屁,ꏺ不同凡响啊。ၣ

      用手一怬摸就知道这可脈是上好的苏州锦绣。

      专门쾂为皇家提供的一种锦缎。

      “皇兄,快点试试吧。”

      “໐长乐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皇兄换上皇子服饰后的风采与气度呢。”ᩇ

      李承安看着长乐▮一脸喜悦的模样,心里也是被她的欢快所感染。

      刚要自己动手甄脱衣裳。

      却被两只温柔的玉手뒹给先行了一步。

      ꅮ“殿下,奴婢服ᦊ侍殿下更衣······”

      这万恶的旧社会啊。

      身为一个皇子。

      就算是想自己脱件衣服,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对于美人的请求,李承安Გ不好意思拒绝。⯏

      也没有理젟由拒绝啊。

      毕竟庯自己如今醍还小。

      就连该ገ大的地方,因为这次穿越也退回到了初始阶段。

      想要再次长大,真的是任重而道远啊峔。

      玉⾄芝和小翠仔细的褪去了李承安身上的衣衫。

      这个过程长乐也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

      李承安心想,看싫就看吧。

      反正也没有什么辣眼睛的。

      当皇子᱿的服饰穿在披李承安身上之긜后。

      整个人,都好像是变了模样一般。

      “皇兄好帅啊,好有型啊。”

      鿀“比太子哥哥还有气度。”

      长乐拍打着小手,欢快的欢呼着。

      李承安从身边内侍和宫女的眼神之中,也看出了自己换上服饰以后,他们眼籂中的쏣震撼ꆜ。

      想来长乐所言是不虚的。

      “长乐,我咧们是父皇的子女,自然天生就是有气旻度的。”

      “哼,一个庶子而已,也敢在这大言不惭。”

      “真以为自己穿上龙袍就是太子了····✶··”

      둘李承安闻言转头一看,一个小胖子带着两个小太监,耀武扬威的站在自己的宫门前。

      “哪里来的狗叫声,搅扰了本宫的兴致。”

      “赵四,冯五,将那疯낦狗赶走,本宫不想被疯狗咬了。”

      李承安笑眯眯的开口说道。

      “你敢骂깢本宫是狗?” 

      “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谁䌚给≂你这饽么믑大的勇气,敢࿇骂本宫是狗?”簖

      㜊“知道本宫是谁吗?告诉你可别吓瘫痪了,本宫是魏王李泰。”

      “哈哈,哈哈,真是笑话。”

      “人还얹能被狗吓住不成?”

      “长乐㲮你说皇兄说的对不对?”⵴

      长乐看到这火药味越来붘越浓,自己也是犯难了。

      “青雀哥逻哥,你不要为难承安哥哥了。”

      “承安哥哥对长乐可好了。”

      正是长乐这番话钚,彻底激发了李泰的怒火。

      “长乐,离这◒个野小子远一点。”

      “谁知道他入宫,安得什么心。”

      ㉱ “一个乡野女子所ﶊ生的野小子,还敢入宫,真是恬不知耻。”

      “·······쵘······”ꤳ

      李泰为什么这么大火气啊。

      因为相比于李承乾,李泰作为兄长对长乐的疼爱是一点也不少。

      今日里,不见长乐去他的行宫玩耍。

      多方打探才知道,长乐竟然来平安王집府了。

      对于᪒李承安李泰也是今日才听闻消息。

      是自己父皇和一位乡野女子结合的产物。

      也就是一个没有名分的人。

      就是这样一个不被李泰看在眼里的野小子。

      不过半日时间,长乐竟然还統会替他说好话,为他求情。

      这就让李泰无法忍受了。

      “再敢说本宫生母一句不敬的话,休怪本宫对你不客气쓑。”

      李承安双目喷火。

      若不是长乐就在自己身边,他已经准备给蔦李泰一阵暴雨梨花拳了。

      这皇宫里的孩子,真是太无法无天,缺乏管教了。

      若是他再敢出言䁢不敬,自己不介意替父皇好好教训教训뽓他。

      “说你怎么了?”

      “一个野女人生的野小子。” 걅

      햵“怎么样?㇊”

      “来打我啊······”

      李泰叫嚣的挑衅道。

      “长乐,你可要为皇兄作证啊。”

      “是这个小胖子让皇兄打他的。”

      还不等长乐反应过来,李承安便Ⳁ一个箭步跨越过去。

      一脚,只是一脚。

      李泰便直接飞出去十米左右的距离。

      ···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