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tv在线欢迎在线观看

      白蛟轻易的穿过了结界,兴冲冲的窜到叶绮罗跟前,在叶绮罗手腕上绕了一圈,然后晃晃尾巴ḡ尖,得籶意非常,完全不㒉知道自己这会儿到底有多丑,从头坑坑巴巴黑黑红红的到尾,叶绮Ɡ罗嫌弃ﮡ的将它扯下来扔出去,“再适应适应,变大变小要随心所欲,要稳定。”

      䚀 它不是力量的掌控运行,而是简单的本能,需要更多适应,让身体记ϟ住那种变化。

      ⶩ 白蛟不情不愿,不过还是听话的照做,哪㤘怕身上真羬的很痛。

      利 像发泄似的,白蛟一会밋儿大,一会儿小,大的时候逾百丈,小的时候仅一尺。

      叶绮罗以前没少在它身上用好东西,能达到天品筁巅峰,还真是吃吃吃野蛮生长的结果,如飐今恢复能力挃很快,慢慢的倒是让它得了乐趣,反쩘过来去挑衅雷电,쪫玩得不亦乐乎ᨒ。

      叶绮罗伸手一招,雷域上方就飞出一块“石头”,ꐤ落到她手上,还噼里啪硣啦的큻电光闪급烁,叶绮罗随意的收起来,随着它的消失,雷域恢ઇ复了䲝原本的模样,雷电依旧不断,却稀疏小了很多,威力也让最初炸鳞的白蛟嫌弃起䦜来。

      叶绮罗起身,挥手间,将东西收了起来,“走了。”

      白蛟飞速窜到号叶绮罗身边㏕,缠在她手上,然后瀒滴溜溜뉳的顺着手臂往上爬,叶绮罗微微挑铁眉,一甩,白蛟就晕头转向的蔂被甩了出去,委屈巴巴的回来,缠在她手腕上不敢乱动了。

      离开这片雷域秘ਇ境,已是静谧的黑夜,却并不影响她视物。

      白蛟悄无声息的恢复本来大小,在叶绮罗周身圈了一圈,亲昵躨的蹭了蹭。

      ……夜空中,白蛟的身躯更为庞大,叶绮罗稳稳踩在它头上,哪怕白蛟的速度非常快,她的发丝衣袂也纹丝不动,某个时候合上了眼,而后,不仅是面貌发生೾了变化,便是身形,都略微的拔高了些,此时此刻,怕是太上长老在她面前,都会觉得陌生。

      늧棰——就算将笶所有好东西都摊开来,就这苍云州,谁又动得了她分毫?现在离开捿,也不过貛是时机恰好。之︐前有所驝伪装쐰,不过是自幼就存在,那时᾽没有自保能力,后来习惯了,也就懒得变回来,说白了,㶘其实也都无所谓。

      ……

      还不足一日的时间,就有人後找上了源和宗。

      这时候的源和宗还多是废墟。

      本来就有心理准备,因ᓏ此,就算人来得比预计中更快,源和宗的人倒还算从容。

      不过,苍云州几大势力中,鰡金阳宗原本距离他们源和宗是最远的,结果倒是来得最快的,有些出乎预料,当然,于源和宗而言,应该还算是好事,毕蕮竟,金阳宗在外的名声还是不错的,属于Ꚕ还算讲道理的那一挂。

      金阳宗的人倒也就三个,为首的人,气势虽不迫人,作为源和遜宗最强的太上长老乃㉺精府炼府境,半点察觉不出对方的修为,必然是已经突破了神府境的强者,叫人心惊肉跳。

      Ť

      这样人在金阳稏宗想必都是有尊号的,兴许在횊苍云州都是赫赫有名的,只是源和宗阶层到底低了些,这些大人物不曾秐得见,自然不知是哪一位。 㺐

      这位金阳宗三张老正如猜测,在苍云㭝州是排得上的号的人物,人称青阳坶尊者,在得了ꨪ消息后,做了㫐些掩饰,然后就带了两个人出来,其他人自然雅继续留在离奉王朝掩人耳目,不必如蚦何,只是偡拖延些时间,等白蛟到手了,被离奉王朝知道了也无妨,天品巅峰的蛟龙虽然难得,也不至于叫离奉王朝跟金阳宗结繈仇。

      太上长᳚老跟宗主带着几名长老,঴“见过尊者。”各方面都甚是恭敬。

      紬青阳尊者站在古木﹟下,手指在树干上划过,䝿那㜘里赫然蘣就是说昨日白蛟跟叶绮罗玩闹时留下的爪印,上面或许还残存着白蛟的气息。

      他没有反应,源和宗这边的人也不敢有动静,身为修者,额上都忍不住隐ꢷ隐见汗。

      쯞 过了片刻,那人才转过身,负手而立,威严天成。 憛

      作为ꏤ苍云州顶级势力的长老,自然没将源和宗这等小宗门放在眼䖎里,虽也没有刻意表现得高高在上,眼神中也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那白蛟,是⣋你们ﹹ宗门饲养的?”对自己此行的目的,毫不掩饰。

      “回尊者,是뮵,也不是。” 侇

      太上长老正要明确细说,被对方扫了一眼,嘴就像被封住一般,开口不멳能。

      “蛟的前身多为蛇,能成长到天品巅峰,有化龙的可能,就必然含有龙的血脉,其他灵兽天麻劫就只是化人形,本质不变,你们这头白蛟,离化龙看似只有一步之遥,实则婸千难万难,少不得需要凝练凝䛏练血脉ᯁ,你们宗门有能力助它?金阳宗不是横行霸道之辈,白蛟我们带走,自是少不了你们好处。”

      听上去好像是那溲么的一回事,这青阳尊者言语⫡间也不蛮横,源和宗这边却无人有丝毫放松,实力至上,强者为尊,目的达不成,随时都可能翻脸,源和宗这些人,皆是蝼蚁。

      “尊者容禀,不是我源和宗不愿奉上白蛟,实在是这白蛟,确实不能算是源和宗所有……”太上长老这次快速而简明扼要的说了叶绮罗与白蛟婍与源和宗的关联,具体的,包括叶绮罗的名字都未曾提及,倒是言明她幼时白蛟就在釖身侧相伴,关系亲密,“此女已在昨日带着白蛟离开姆了源和宗。”

      为什么离开,大家心知肚明。

      青阳尊者倒未见恼怒,只是跟来的两个年轻폷人就有些沉不住气了,在他们看来,白蛟既然已经现了身,就该乖乖等着,敢跑路,就是不将他们金阳宗放在眼里,找死!

      青阳尊者抬了手,阻止了他们开口。“影像……”

      “尊者,尊者,我有话说。”远处,雪香絮推开源和宗弟子,略显匆忙的出来。

      太上长老眼神一厉,侧头看向雪香絮,未曾开口。

      “ꦍ香絮,你来干什么?尊者面前,岂容你放߷肆,还不鬩快退下!”雪长老斥道。

      面对亲爹ⳡ,雪香絮脚下缓了缓,却没有要退缩的意思。

      青阳尊者招了招手,雪香絮就突兀的近在眼前,身体还踉跄了一쯗下。

      璽“说吧。”

      青阳尊者开了口,一切自然就由不得源和宗的说什么了。﷾

      “叶绮罗是个太上长笘老带回宗门的,在宗门多年了,白蛟膊是她负责喂养,是不是属于她却是两说。她是个没有修炼资质的凡人,懂퇨得兽语,手上还有乾坤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