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紫

      沈夜嬋手指点了点一旁的茶盏,道:“我说了,你只有一盏茶的时间。”

      셽看了眼即将见ˁ底的茶盏,梁远没接ꒌ他这话,却是朝着白小玲使了个眼神。

      埼 白小玲面带为难,终툅究还是轻咬下唇,朝沈夜开口:“八皇子,祖母说了,希望你能配合宗门的行动。”

      虽然沈夜和白小玲是表兄妹关系,但两人身份有别,ॽ白小玲想了想,还ل是唤了对方作倬八皇子。

      祖母?

      쏊 沈夜微愕了一下,很快,在他庂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和蔼形象。

      嚾白老太太,确实是这个世界上少有对原主好的人。

      内心涌起一股暖流,沈夜摇了摇头。

      与原主灵魂相融,没想到自己在这一世,竟也有让自己牵挂的人。㫋

      “八皇子,现在咱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谈谈了?”梁远笑了。 ᬃ

      “有什么好谈的?你的时间已经到了ꆠ。”

      沈夜眼睛微微一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怎么?八皇子难道不在乎你母妃族人,想要与我玄月剑宗动手엍?”梁远皱眉说道。

      “你太高你们宗门了。”

      ਮ 沈夜上前踏出一步,伸手遥遥一指,下一刻,他整个人如同化作了一尊绝世剑神,万千剑气从他身上狂涌而出곍,此时的他,比之后天境界,不知强大多少倍。

      这㘆种傻子是怎么吃定自己不会动手的?

      凭他那张脸么?

      梁远与沈夜离得最近。

      剑气社横飞,眨眼便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好强!

      感受到这股剑气的威能,仿佛虚空都被扭曲,梁远瞪大了眼睛,他……怕了!

      蹇 他也是来自剑宗。⎮

      一身武学全部都是来自剑上。

      可此时的他,感觉到的是无敌之剑,王道之剑。

      끮 能压制一切的帝君之剑!

      他面对此时的沈夜,甚至连出剑的勇气都没有。

      “快退!”룅

      “此子极强!”

      几名玄月剑宗懗的长老,目光毒辣,瞬间便看出梁远根本不敌,纷纷祭出本命剑法,试河图抵抗。

      他们同样被沈夜囊括在这万千剑气之中。

      梁远感受,罟他们又何尝不是一样。

      这沈夜샽到底是什么人?不是一个废物吗?为何实力会如此强横!

      轰!

      突兀之间,数声狰闷哼响起。 ノ

      伴随而来的,是挥洒的血液。

      阇 ꖛ 包括梁远在内的玄月剑宗五人,竟在与沈夜交手的刹那便被轰飞了出去!

      쓥这一幕,看得一旁的白小쮪玲小脸震惊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那些玄月剑宗的长老,还有梁远⮮那恶人,不都是先天高手么?

      䭄怎么他们五人联手,竟然也不是表哥的对手?

       “咳咳!咳!”

      梁远整个人灰头土脸,气血溃败,再也没有㉝了螿先前的묡高傲姿态。

      此时的他,胸前有数道深可见骨的剑备痕,肋骨也有两根被斩断,在他眼中,只剩下难掩的骇然。

      “果然不愧是宗门的先天劋高手,比起我这皇城之中养尊处优的先天修为ᢒ,确实要厉害不少。”

      沈夜双手背立,眼中藏有讥诮。

      这话쭶,是刚才玄月剑宗长老斦对沈夜说的。

      뻹 刚才说这话的玄月̯剑宗长老,本就已经受了重伤,现在被沈夜一激,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沈夜!我们马上䇞就走,今后我玄月剑宗ꐏ与你井水不犯河水!”

      梁远急秗忙开口。

      他是审势之人,眼下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五人根本不是对方对手。

      쩯 刚才那漫天剑气实在太过可怕。

      自己甚至都没看清对方如何出手,就已经被剑气没过。

      这等⑺骇人实力,竟然还只是先天!

      为什么在沈夜身上,会感觉比先天大圆满还要恐怖的气息? ㊗

      梁远永远也想不到,沈夜修炼的万剑泙归宗,天生便对一切剑法进行克制,除非远超沈夜实力,否则必定被他无限压制。

      可以这么说,玄月剑宗的五名先天,面对旁人,能有一百分战力,칺面对沈夜,却最多只有五十。

      삍“咳咳咳,八皇༞子修为惊人,我等发誓不与虍八皇子为敌。”

      “是了,八皇子!我们知道错了。”

      㳄 “我们都是玄月剑宗长老,可代宗门担保。”

      几名玄月剑宗넂长老争先开口。

      椶 可转眼间,几名玄月剑宗长老眼Ꟗ中闪过一丝狠辣之렚色,取出身上佩剑,再度朝着沈夜冲杀过去。

      这几条老狗ഢ,根本没有脸皮一说。

      炼“玄月春雷!”

      “玄月夏雨!”

      “玄月秋霜!”

      “玄月冬至!”

      四道剑光,眨眼间化作漫天攻势,沈夜眼前,只觉空气都被割裂。

      眼见几名长老突然出手,梁远也是眼中凶光大盛,抽出自己佩剑,一道紫色剑影配合斩出。

      “沈夜,招惹我玄月剑宗,我要你死后亦受屈辱,白家女人,尽数充作鼎炉,白家男人,尽数充作猪狗,就这白小玲,我要在你尸体上玩弄!”

      梁远有些癫狂大喊。

      힀白小玲小脸煞白,她不知道瞠眼前的沈夜,是否能抵挡得了这么多先天高手合围。 뭺

      “ᒝ玄月剑宗,倒是侮了这个名字,宗门上下,无耻之极,我看改名叫无耻剑宗好了!”

      嗪沈夜抬手间,两柄灵剑落入了他的手中。

      青艀雷剑、텸赤霄剑! 煮

      “剑,二䧿十三!”

      嗡!

      无形的剑意⋃轰然扩散,虚空中泛起一阵阵涟漪,沈夜双剑在手,重重넮的朝前挥斩下去。

      下一텨刻,一众玄月剑宗等人,仿若看见沈夜身上,冲出一个绝世剑仙。

      걠双手各持一柄灵剑。

      那剑仙面容,与沈夜有九分相似!昫

      他们现在所有攻击,遇到那剑意化形,便如阳壶春化雪,急速消融。

      “死吧!”

      沈夜双手灵剑一转,剑意纵横。

      礽这Ⴊ一刻,一众玄月剑宗等人终于彻底的怕了。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妖孽!

      自己等人,五名先天,竟然联手也无法在其手下走过两招!

      “不!”

      “八녔皇子饶命!” 쭘

      “八皇子饶命,我等都옠是先天,可助你登上皇位啊!”

      包括梁远在内,一众玄月剑宗先天高手绝望大喊。

      这一次,他们喊得无比的认真!

      砛因为他们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沈夜䖫剑势落下,毫不留情。

      待到白小玲看清的时候,五名玄月剑宗之人已经生机断绝,死得不能再死。

      在他们身上,伤口密密麻麻,仿佛被千万小剑不断切割而死一般。

      “表……表哥!你竟然把他処们都杀了?”

      白小玲捂着小嘴,这才慢慢的从一旁走了出来。

      “怎么不叫八皇子了?”沈夜揶揄道。

      “八、八皇子!”白小玲有些受惊的低下头,뎼她这才想譳起,眼前这人봇不仅是商朝皇子,还是一个先天高퐧手。

      而且还是先天高手中,鎼顶尖的那种!

      “玩땘笑而已,你还㩷是叫蝫我表哥吧!”诘

      沈夜在其头上揉了一下。

      这丫头,好歹小时候也曾追着自己玩闹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