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全世界 高中篇

      一行众人来到安全地方后,何捕头说道:“宋老三,现在你的女儿已救出,你赶紧带着她远走高飞。因那州府大人与这刘家庄的庄主刘剑秋是亲兄弟,他为此事也绝不会善罢干休的。所以你们是走的越远越好,否则生命难保。这位苏姑娘与这位肖女侠也快快离开这里,余下的事情我们来处理。”

      捵这时,天已微明,众人也无瑕多说,就各奔东西。苏梅雨与肖瑶一路相行,各自叙说着自已的事由与经历。虽然两人的接触只有短短时ꫜ间,可不知怎地,两人却一见如故,情同姐妹。

      两人交谈后肖瑶问道:“梅雨妹,你有什么打算?又准备到哪儿去?”

      苏梅雨笑道:“瑶姐,我到没什么打算。起先出来是想找我那谢峰姐姐,可一直都没找到。前些日子我又结识了一个哥哥,我那哥덏哥是英俊潇洒、武功高强。前几天为救人,由于情况危急我们走散了,所以我还要去找他。”

      肖瑶笑道:“你那结识的哥哥英俊潇洒、武功高强,他是不是人特别好?是不是你喜欢上他了?”

      苏梅雨含羞地说道:“姐,你又取笑我了。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上他了,我只是喜欢和他在一起。和他在一起我就有安全感,什么都不用操心和害怕。姐,你又有什么打算?”

      肖瑶笑了笑说道邧:“我也是想查找仇人,同时也想找我那重未见过面的哥哥。”

      苏梅雨听她这么说可高兴起来,于是说道:“瑶姐姐,这样可好了,干脆我们在一起,一同找你我的哥哥。我那哥哥也姓肖,叫肖龙。咦,姐姐,你也姓肖,会不会我这肖龙哥哥也是你要找的띯哥哥哟?他的年龄也和你差不多大,未必我们找的是同一人?”

      烜肖瑶听苏梅雨这么一说,心中也不由地一惊,难道世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于是急切地说道:“雨儿妹妹,你赶紧把你那肖龙哥哥的事再详细地讲一遍,我真希望你ღ那肖龙哥哥就是我要找的鮽亲哥哥。”

      于是一路上苏钷梅雨又讲起了与肖龙相识的过程,并也把他的相貌特征描述了一遍。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已过了几个时辰,此时已到中午时分,这时天空霏霏细雨。于是两人赶到前面一小镇的饭庄,找了个较偏的位置坐下。要了壶茶水,点了四盘精美小菜,两人慢慢地品味起久违的佳肴큾。ᵳ

      凊这时从门外进来一瞎眼老者和搀扶着他的少女,少女怀中抱着一把二胡。二人进入店后,那瞎眼老者说道:“诸位客官,老夫与小孙女到此,为绪位献唱两首小曲,以助酒兴。望诸位客官能赏个脸。”说完爷孙二人向众人鞠了一躬。瞎眼老者在孙女搀扶下쪹坐定,然后接过二胡拉开弦。

      那少女清了清嗓子,随着琴曲便启朱唇,开口唱了一首。起初声音不甚大,但悦耳动听,有说不出的清心妙境,让人赞不诠绝口。此曲唱罢,少女又清了清嗓子,正待要唱下一曲时。在靠窗边一桌有三个酒客,其中有一虬髯客从坐位上站了起来,扯着츠嗓门大声叫道:“喂!瞎老头子,先慢着点。我兄弟想听点有意思的,象什么十八模,洃入洞房什么的。唱的好老子赏银지五两。”旁边二个人也在起哄,嚷着要让那小姑娘䪗唱一曲好听的。

      那瞎眼老者听此言,慌忙站起身来说道:“客官见谅,小孙女只会唱一点小曲。客官要听的那些歌,小孙女没学过,请客官多加担待些。”

      痂这同桌的一个面色铁青的丑陋汉子,一拍桌子骂道:“他妈的,别的老子可不爱听,不会唱还到这里来干什么。给老子滚出ᛳ去,别影响老子们喝酒。”

      肖瑶与苏梅雨听这丑陋汉子如此粗野,同时一皱眉头。就在这时,饭庄抷门外传来一声冷哼:“什么人敢在这里撒野?”随着声音,门外走进一位约有五᦭十多岁左右,身材高大的老者。后面跟着一个小姐模样的女子和一个丫环。

      这老者相貌显得威严、气宇不凡。那相随的小姐年约十六、七岁,一张白白净净的脸庞,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她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衣裙,更显得端庄高贵,文静优雅。整个相貌是那么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她那两颊晕红,又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

      那跟随的丫环也年约十五六岁的样子,但也是容貌秀丽之极。笑吟吟的站在小姐身后,双目犹似一泓⌛清水。

      那三人正在开口大骂,看到进来的这老者,顿时闭上了嘴,吓得是目瞪口呆。

      梚 那老者入门后不看众人一眼,在靠近肖瑶与苏梅雨旁边的一张空桌停下。那丫环忙将绣的精致的一块纱巾和布垫,分铺在桌上和二张凳子上。这时,那老者不慌不忙地坐下。这三人走向前去膝下一软,接着扑通的竟跪在地上。三人又异口同声地⛼说道뢰:“小的荣城三剑在这里给高总镖头请安,给高小姐请安。不知总镖头眒和小姐驾到,请总镖头恕罪。”三人头如捣蒜磕个不停。

      那小姐两眼朝天,看都不看这三人⨬一眼。那总镖头嘿嘿一声冷笑,说道:“今天没功夫理你们几个不长眼的东西,下次见到再这样,就留下你们一对狗眼。滚!”

      “是、是,谢总镖头。”荣㋂城三剑爬起来就想奔向门外。

      “走后面!”那小姐突然冷声喝道。

      三人一听不敢多言,慌忙转身奔向饭庄的后门。当那三人走后,这小姐才缓缓行至桌前,坐在铺有布垫的凳子上,正好与肖瑶面对面。此时烫饭庄里鸦雀无声,这肖瑶和苏梅雨心中都在纳闷,怎么这号称荣城三剑的汉子,见了这总镖头像比见了鬼似还可怕?在看这小姐好像也有一定的威㽀严。

      这时又见那女子对她身后的丫环说了一句什么,那丫环便向那瞎眼老者和少女走了过去,顺手递给那少女一锭十两重的银子,并说道:“我家小姐想听一段囯轻松温和的曲子,你就看着唱一首吧。”然后又退回到小姐身后站立。

      那絤少女忙躬身谢过,清了清嗓子便唱起:

      比翼双飞怎及得上在人间,

      峤那人℻为你缠一条红线

      他是过客你是穿花蝴蝶

      犯错是因缘

      킰 于是一千年换一双世人侨眼

      一双翅膀换一张红颜

      生生世世沧海换㶱了桑田

      谁换到缠绵

      炼成人面桃花眼

      炼不成人心易变

      不能怪谁贪恋人间多缱绻

      只恨不忍心忘却

      抬手招来风花雪

      招不来某个幻觉

      那年春天有个人经过擦肩

      然后欠✷你一千年

      曲子自那少女的口中唱出来,更显得欢快动听。这时肖瑶才留ꢥ意起演唱的少女来,见她唱时仿佛也动了情感,流苏摇摇曳曳的。她那张瓜子脸,双眉修长。肤色虽然微黑,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容光照人。她那小鼻梁下的那张小嘴,嘴唇是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ᖘ着点儿哀愁的笑意。

      这时那少女演唱的曲尽,可那瞎眼老者拉的优美动听的二胡曲乐声还在回旋。大厅里鸦雀无声,众人都沉静和陶醉在这歌声和曲乐之中。

      “哈哈哈,好听、好听。”一뛊阵笑声自门外传来。一位年过五旬的虬髯老者迈步走了进来。这老者个子虽不太高,双手反背在身后。可一双츢微睁似闭的眼却射出两道凌厉的寒光,内力显然十分高强。随他身后又进来四名灰衣者和四名黑衣随从,一行人个个手握大刀。

      “不愧是神武镖局的总镖头高占威,你手下人杀了我黑虎山二十余个弟子,还有兴致在此听歌作乐,看来丝毫不把我黑虎山放在眼里。哼!”这老者说道。

      神武镖局的总镖头高占威看了一眼来者,仍稳坐在桌前未动一下。但只听他说道:“原来是黑虎山的三头领阎长庭阎王爷呀,未必想来讨债?”

      “黑虎山的贼匪算什么东西。”那坐着的小姐未正眼瞧他一下,双眼向上一翻说道。

      “神武镖局虽然了不起,但我黑虎山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十七年前黑虎山与神武镖局曾是过死之交的患难兄弟,黑虎山的兄弟也曾为你们镖局出生入死过。如今我们大头领不知被何人所害,一直渺无音讯。现在你们的势力强大了,就撕破脸来个六亲不认了。你们神武镖局的人在你带领下,ꋤ个个都美是卑鄙无耻之徒,现在反过来杀我黑虎山的人。我那二十余人也不能白白死去,总镖头应该要给我一个交待吧!”黑虎山三头领阎长庭不满地愤怒地说道。

      ꉝ高占威微微笑道:“神武镖局是与黑虎山有过交往,但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㰻俗话说的好:‘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再完说那也是时过境迁的老黄历了。我神武镖局现在是正义之师,也是为朝庭所标榜的仁义之师。怎能还会与你们这볱些山歙贼恶匪再交往呢?我镖局从不喜欢乱杀人,更不喜欢滥杀无辜,而是只杀那些该杀的人。”

      三头领阎长庭突然尽长笑一声,说道:“该杀的人?谁是该杀的人?武林纷争,江湖仇杀,谁又是真正枠该杀的人?”

      高占威仍蹶笑道:“至少我认为你们都是该杀的人,就像你们这些山贼恶匪。”

      三头领阎长庭也冷笑道:“你认为我们该死,我们就一定是该杀的人吗?”

      高占威止住了笑声,不慌不忙地说道:“不止是我,所有人슶都觉得你们这些人该死,所以必须杀了你们。再说你们明知是我镖局保的镖䟍,却还要来抢,我看你们才应该给我一个交待。”

      站在阎长庭身后的灰衣人浦三浦四兄弟二人大声叫道:“欠钱还钱㉥、欠命还命,一报还一报。”

      话才说完,只听三头领阎长庭暴喝酚一声:“小心!”

      只见那高小姐手中的茶碗,已急速飞向那浦三浦四二人。这浦三浦四二人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浦三头向左偏,⩹浦四头向右偏。茶碗擦脸而过,却击中二人身后的二个黑衣随从。

      二个黑衣随从还不知怎么回事,就倒地晕死过去。

      高小姐一出手就伤了黑虎山的二个随从,她的偷袭让站在阎长庭身后的浦三浦四,和候七和候八大为愤怒。碰这四人在怒喝声中腾空而起,挥刀飞向高小姐。

      高小姐也毫不示弱,冷喝一声,手中长안剑脱鞘迎向四人。

      刚才还是欢声笑语四处飘香的饭庄大厅,突然间成셭了撕杀的战场。店掌柜和店小二早已吓得躲了起来,卖唱的瞎子爷孙二人此刻卷澄缩在大厅一角,浑身颤抖满脸惊恐地不知如何是状好。

      肖瑶与苏梅雨二人,也躲让到窗边。苏梅雨有些着ꘕ急地问道:“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肖瑶脸不变色、心不跳地说道:“雨妹,不要急。我们唯有静观其变,见机行事ୢ了。”

      只听道三头领阎长庭冷冷的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只好先出手了。”话尤未落,人已疾速向前跨⥔出两步,已如苍鹰一样飞起,长袖猛涨,掌风自袖中飞射而出。这一招使出却是拼命的招数,袭向神武镖局总镖头高占威。

      总镖头高占威脸色大变,不料对方一出手便是拼命招数。于是沉住气一动不动,待到对方掌风就要袭中自己时。人和椅子突然向后飞去,撞向墙壁。接近墙壁时,身形腾起,双脚借力在墙壁上一点,人已飞起。人刚飞起,椅子已被追袭而来的掌风击中,劈拍声中椅子粉碎,木屑四溅。总镖头锦衣飘飘,长袖飞舞,人已落向旁边一张桌子。一声轻叱,一把短剑寒光在手中出现。手腕轻轻抖动,一招“长蛇出洞”直刺了过去。顿时化作数点寒星,击向三头领阎长庭。

      眼看对方短剑快到身前,三头领阎徨长庭冷哼一声。突然来了一招‘白鹤冲天’,身子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对方的短剑刺了个空。然后扭腰挥掌拍散寒光,掌力不减,再次击向总镖头高占威。仅靠一双肉掌怎能招架?只听他怪叫一声,已有一黑衣人丢过一把大刀。他顺手接住大刀就舞了起来,这刀是舞的密不透风。总镖头高占威的短剑也毫不示弱,两人顿时是打的不可开交。

      冷眼旁观,只见那小姐的丫环,也迎战起二黑衣汉子。两黑衣人虽分左右两路夹攻,情势凶险。这丫环也是毫不畏惧,只听她清叱一声,以剑气逼阥开二人。身子蓦然而起,挥舞剑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圆,圆内竟放射出一道道弧形剑光。由内至外,优如一个可攻可守的防护罩,激向步步进逼的两黑衣人。컓手里的剑幻化成万道剑芒,分击他二人。虽不是可致人於死地的招数,但胜在覆盖面广,在以寡敌众时至为有效。故能以一敌二,但犹处於上风。想不到一个丫环居然也身怀武功,她与两黑衣人相斗还能抵挡一阵子。

      但见眼前的浦三浦四和候七和候八,却围绕着高小姐旋转。高小姐手中的剑也已催动軡内力,但见一条条银光平衡的疾冲向他四人,犹如惊电急射,势猛且狠。

      浦三浦四和候七和候八没想到眼前这弱女子,竟然剑术精湛,刀锋凌厉。急忙以刀护身,不住地向后退。但这四人獨都是实战经验老道齊,在围着高小姐旋转中不时地砍出几刀。

      那高小姐虽不畏惧,其剑招大多精於急攻,务求在对手的严密防守中找出空隙。其剑势虽不花巧,但灵动无匹,当真如急风般快速。不过她这剑法有一个大弱点,就是若﶑对手陸的内力I比自己强得多的话,彊持一久,ꅖ剑不能速战速决,剑招很容易便会被看穿。随着打斗时间一长,慢慢也就险象环生。高ퟯ小姐全力施为,以图扭转颓势,奈何冷峻的攻击招招狠辣,步步进逼。已可知道这高小姐䐥已不是这四人的对手,再打斗下去必会被这四人뭵所伤。就在此时,高小姐突然间身子一颤,喷出一口鲜血。人也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喷出的血也染红了衣纱。

      浦三浦四和候七和候八见高小姐已无力再顽抗,䳋四人同时溟举起手中的大刀向她砍了下去。

      一直冷眼观看这边激战©中的肖瑶和苏梅暫雨,两人见此情景,双目对视了一멷下。然后大喝一声,说时迟那时倀快,持剑已扑向那浦三浦四和候곺七和候八,剑分别射向뒉四人的堦后背。

      这四人也功夫了的,仿佛身后有眼,并都有共同的灵犀一般。他四人身子一拧,人都滑向㏼一侧。本砍向高小姐的刀,在半空中都撤了回来,回刀抵挡才躲过击来的长剑。

      那高小姐起先见那四把大刀齐向自已砍来,眼看就要被对方击毙。突见原临桌的两女子跃身施救,逼得那四人回刀。这高小姐见机立刻凌空飞起,一道身影腾空飘向大厅二楼。白衣飘飘,长发飞舞,白影在空中划过优美的曲线,落在二楼的栏杆上。那片带着点点殷红的衣纱被挂脱落,犹如一片白云,飘在空中,缓缓下落。

      浦三浦四和貐候七和候八突见有人相助于对方,心中都动了气,迅速把肖瑶和苏梅雨围住。刀剑交击,烈劲暴猛绽射。肖瑶和苏梅雨两人迅速背靠背稳住身子,架式一起即舞剑如轮,凌厉气劲꒮急旋怒颳,不断层叠递进,蓄势待发。刀剑连环密集交击,拚个你死我活,刺响不绝。六人无论是反应,速度䆻也都是旗鼓相当,不相伯⮱仲,斗得是难分难解。刀剑再一次疯狂对撼,彼此尽展所长,刀光剑影此起彼落,如****,毫无保留地斩,砍,刺,削。

      攻得狠时守得严,肖ᤤ瑶和苏梅雨二人无论如何手急眼快,鎿始终未能突破对方防线,给予致命的一击。刀츽剑锐劲纵横四射,遇物即毁,在大厅上椅桌诸ꤵ物被击中的,立时破碎。

      就在这搡时,突然听到饭庄外一声刺耳的哨声。黑虎山的三头领阎长庭正与总镖头高占威斗的难解橇难分时,怱听这哨声不由一楞,碊手中的刀略一停顿。这可被总镖头高占威抓住了时机,只见他右手中短剑一个虚晃,左手竟然在意思不到的方位打出,一掌实实在在地打在三头领阎长庭的前胸膛上。三头领阎长庭被这强力一掌,打的当时一口鲜血喷吐而出。

      那浦三浦四一看不好,脱开与肖瑶和苏梅雨的緾斗地,抢向前来攻向高占威。候七和候八也不再与肖瑶和苏梅雨打斗,向前架走三头领阎长庭与其他人打了个口哨就冲出店去。

      那黑虎山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打斗,倾刻间人都退出了饭庄不见了踪影。

      大厅也在突然间归于寂静。那店掌柜和店小二,还有那瞎眼老者在孙女个个张大嘴巴,惊讶得呆在那里。

      片刻之间就有许多神武镖局的人赶了过来,有几个镖师慌忙跑进店问候总镖头高占威,见没有什么事才웥算放下心来。那丫环急忙把高小姐搀扶下来,连忙问道:“小姐,伤势如何?”

      小姐忍痛一笑,小声地说道:“谢香儿关心,我没甚么大碍。”但这时已掀动伤口,一阵晕眩,身子向后倾斜,险些跌倒。丫环香儿大急,一手把小姐环抱入怀,关切的又问道:“小姐,都是我不好,香儿未能好好保护好小姐,竟让小姐身受伤痛,实在罪该万死!”

      小姐定了定神,说道:“香儿不必自责,我们与贼人对抗,吃点小亏实是在所难免。”

      见小姐也无什么大碍,一颗心也算平静了下来,便扶着高小姐忙走到肖瑶和苏梅雨跟前向二人致谢。高小姐说道:“小女子高圆圆向二位姐姐请安,多谢两位姐姐出手相援,小女子感激不尽。敢问二位姐姐尊姓大名?待日后相报。”

      肖瑶不冷不热地回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谈不上报与不报。”说完拉着苏梅雨就向店外走去。

      那总镖头高占威也忙喊道:“二位姑娘请留步!”

      橬可肖瑶与苏梅雨头啻也不回地就快步出蝟了店去,这总镖头高占威与小姐高圆圆弄的是一头雾水,不知个所以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