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影院我不卡影院

      那黑皮书记载的倒并不是什么神通手段,大半都是修行之法决츄,比起玄门正统的吐纳法、炼气决要▁差了不止一倍,一看就是个野路子自己创出来的野鸡功法。

      后面几页记载着炼尸法门,也就ⵯ是那老道䳝用的手段,想把张捕头炼成僵尸,但手段还是粗糙无比꺱,宁权也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Ц ઃ 最后揭则是记载了一种名为‘望气术’的手段。

      宁权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能看穿气囦运的牛批神通,结果翻了一会儿才发现,这玩意儿只能看看凡人最近几天是吉是凶,压根看不透什么王侯㸿将相的气运如何。

      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宁权便把这望气术给练一下,就当是神通之余给自己消遣用姳的小术了。

      딟 看完这本黑皮书,已经临近傍晚,宁权打了个哈欠,也ꫀ不知道自己距离承化县城有多远,反正这沿途官路也没见着多少人。

      螝 官道两侧倒是没什么太高的树木,宁权只能矮个子里挑大个,找了个相对而言比皽较大的树,垶一跃而起,坐在树干上,开始尝试着‘呼风’。

      土遁、䘇拘魂、呼风,这三门法术对宁权而言挺不错的,土遁诀这一天用的太多,헴宁权自认为已经做到了短期熟练,回头强化练习一下就可以了。

      躦 而拘魂..⼘.荒郊野岭的,也没有什么死人给宁权拘魂玩儿,所以只能勇练习这个呼风之术了。∤

      所以在这勊大半夜的场景中,风呼啸而过ḵ,吹的树木႓‘飒飒’作响,夜间时而经过的动物都被这风声给吓得不轻,发出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后迅速逃离现场,倒是颇有些意思。

      “不知不觉已经四年了啊。”

      修至夜半,宁权心有所感,也⡂停止了自己的呼风之术헣,抬头望着斗大的月亮,具体的日子已经忘了差不닍多,但宁权感觉,现在可能到了月中,否则的话月亮不会箙如此圆润。

      蹌 虽然已经过去了四ﭾ年,但这个世界对于宁权而言依旧是那么的陌뀩生,宁权所熟知的㻹事物在这个世界或存在、或不存槼在,倒是让宁权颇Τ为苦厈恼。

      怺比如这个世蠑界也有道门,但这里的道门中却没有三清的供奉,诸如‘太上感应篇’之类的道门名䟎篇뙙同样不曾存在。

      这个世囈界同样也有佛门,但漫天诸佛却没一个宁权认识的存在,佛经宁权不是很了解㱿,但也同样感到陌生。

      뢵 “前世今生,究竟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啊?”

      宁权笑了笑,望着月将落启,日将升的天色,从树上跃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大步朝着承化县城走去:“无论是ᗁ庄周梦윍蝶还是蝶梦庄周,我凭手中三尺剑,当斩破这个世道,将一切真相探究个䜥彻彻底底!”

      Ჭ 没别的意思,就是自信!

      人如果躗失去䕄了自信,对一切新鲜事物都畏手畏脚,那么便已经死了,只是活在过去的美好环境中而已。

      紗 .....뚗.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 “咚鵀~咚~”

      穿着小马褂,提灯笼、持铜锣的年轻更夫沿街當鸣ኰ锣,峈将锣鼓敲得半响不响,但却让街坊邻居可以隐约的᜸听到一阵阵‘五更天’之类的喧鸣声。ض

      这是五更天打更,也是픢今晚最后一次的打更。

      ᪳ 五更天已经有些手艺者人起O了早,开始准备自己的营生,打算叫卖去了。

      打更的声音不大∟不小,熟睡的人依旧熟睡,倒是不会被声惊醒。

      人们在昏睡中对于熟悉的声音是不敏感的,譬如对于﹙打樒雷下雨就是如此。

      正常情况下,打更的梆子ࡷ声很慢节奏,喊声也是拖长的,在一定程度上让人感到安全,每天都听到,人们对于慢节奏的打更不会警醒,这打更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顾扢虑。

      静끀幽幽的街道上,꿐打更人巡视完街道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松了口气,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家吃饭去了。

      只不过忽然间,打更人似乎看到쨟街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身影,也没太当回事儿,毕竟五更天了,也有不少鉎起得早的家伙出门逛逛。

      但很快打更人就反应了过来䠇:闲逛不带灯笼是怎么回事儿,不怕摔个跟头吗?

      췕 打更人快步駇迎了上去,虽然隔着不远,但也看不太清来人䩽的面容,只能喊道:“这位先生,您这出ᡶ门怎么不带灯笼啊?”

      “啊,嘽宁某自幼双目清澈,夜间行走如临白鰱昼,倒也不需要什么灯繭笼,倒是让更夫您关心了。”

      宁权见更夫如此询问,便微ᛄ微张口道:“在下初临贵宝地,不知可否询问一二,这附䧵近的店家客栈处于什么位置?”

      “您是外地人啊。”

      更夫闻言,立马又紧张了一分,握紧了手中的鼓棒,숯对着宁权道:“直走就能看到一家平安客栈,不过先生您最好去衙门报备一下。”

      说完,更夫也不多和宁权客套什么,只是ᆰ快步走开,同时嘴里还嘀咕道:柾“大晚上⑭的是怎么进城的...”

      见更夫不太想和自己说太多的话,宁权也没什么不满,毕竟્凌晨三点钟在外面遇到个外地人,任谁都会有些紧张的。

      “早知道在外面停留一夜,等䴏早上再从城门进来了。”

      宁权叹了口气,承化县城那三四米高的城墙በ自然难不倒宁权,一个土遁就从地下进入了承化县城,倒是没走什么正规途道。

      不过也无所谓了,自己既然퉲已经进来了,那么就没什么太大的阻力,安心寻个地方修行便是。

      自己又不是想要在承化县定居,䅵只是住上一段时间而已,没必要去麻烦本地粣官᳒府之类。疸

      宁权鷵来这ﳝ承化县的首要目的就是修行神꨿通法术,次要目的是给自己置办一身不错的衣裳。

      这粗布麻衣说实话也不是很好,如果有的选,宁权倒是挺想来一身面料不错的儒生⼞袍。

      这就是个人喜好了,之前的宁权穿着粗布麻衣,一是为了掩盖身䴟份캛,二是为了更好的施展自己的凡人武学,现在自己得了真正的神通,凡人武学倒是没什么必要了。

      呼风一术,可不仅仅是用来呼风的,如果宁权想,凭借着这一手呼风之术,那些江湖人便近不了自己圞的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