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eeww99

      远在华夏的少女,手机突然亮起,一条消息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备注是傻屌罗

      “老大!我们有副老大了,而且来无影去无踪啊!”

      少女可爱的鼻子皱了皱,Ꮱ发道:“有事,别烦,有就有了,回头把联系方式告诉我,我回去先去把他打一顿。”

      电话那头的大混混发了个流汗表情道“他很能打,能把我提起来扔墙上。”

      㚰 少女将行李箱放在一边白色茶几上,回道:“告诉你了,别烦!不然我不建议飞回去揍你!”

      大混混默默捂额,感觉自己帮的副老大要完,他可以去替前准备联系火葬场了吧。

      少女把行李放在白色茶几后,看着沙发上柔弱状的路明非,她已经办理好转入仕兰中学的入学手续了,通过多方打听,她知道了一个不该存在的人,张夜!

      被誉为仕兰中学的第二校草,阳光帅气,父母双亡有车有房,最后她通过一个叫朱俊永的家伙知道了张夜家,

      10分钟前,她粗暴的把张夜家白瓷大门给推倒在博地,大门碎成无数块小白瓷,路明非从大ᄼ厅里出来,看见这地上一幕吃惊的可以塞下一个鸭蛋。

      路明非的衰仔形象让她把从朱俊永那里获得的情报对比了起来,个子一米六左右,十三岁左右,瘦高,爱说烂㱠话,爱笑。

      ꫃ 路明非当时讪笑着来到少女面前,问她是不是走错了䚺,如果不是那么东西顺便拿,留下他一条命就好。他以为少女是个抢劫犯,毕竟那大门也只有用炸弹什么的才可能炸成那样吧。

      嗯,爱笑,爱说薻烂跠话,瘦高,衰仔,十五岁左右,情报完全吻合。 뾣

      她来到路明非面前道:“张夜是吧,说吧你是从那里跳出来的,居然抢在我前面进入了学校还⏅和楚子航成죰了朋友。”獡

      路明非瞬间一脸懵逼,155的少女直接把他167的身高提起,扔在张夜家真皮謓沙发上。

      路明非心里流泪,“难怪今天张夜跑的那么干脆,原来是有姑娘找上门,自己还不小心背锅了”路明非刚想解释,少女一拳带着拳风打了过来。

      路明非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拳头,他已经能想象,过会自己鼻青脸肿的对少女解释自己不是张夜,少女对他各种道歉。他闭上眼睛的同时,心里骂㴗道:“混蛋张夜,回来你不把我的礼物带回来,我就…我就횳打星际虐死你。”他除了游戏外实在没哪方面可以虐张夜了。

      不过好在,那时少女手机消息提示及时响起,路明非吓的魂都飞出来了。

      过了片刻,少女收回手机,再次一拳带着拳风呼出,本来在惊吓里的路明非,眼神微动,变得威严无比,如同一个登基的帝皇,他手掌稳稳的接住少女粉嫩的拳头。

      同时有些恼火的开口道:“啧,才送走一个怪物张夜,又来一个s级䵠白王血统,喂,我说,就算你s级血统,但你是把加智商的血统也全加力量上了嘛?居然那么白痴,还是说你们白颗王血脉都是如此?张夜那家伙明明都那么出쁆名了,你上网칙搜一下仕兰中学校草不就行了。”

      Ქ 少女微微一愣,准备再打出的另一拳一顿,听对方的话似乎他不是张夜?

      少㊃女拿出手机搜索,不到一分钟,她有些尴尬的看向“路明非”道:“那你是谁?为什么在寅他的家里?”㣺

      ද她的语气似乎在经量做到温㮂和,但依然有着抹霸气,路明泽无奈捂额,这好像来了个很麻烦的家伙呢,不过似乎是找张夜的,因该让张夜头疼头疼女뮷孩的恐怖了。

      他没有马上回答少쀞女的话。而是缓缓的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眼睛里全是惊恐,他缩在沙发上道:“侠女饶命,我不是张夜,他今天早上就跑了出去,我只是替他看家的,我不知道那家伙έ对你做了什么,但你䇋能不能冤有头债有主啊,不要夥误伤我这个路人甲啊!我可以䤴投降,把他的一切都告诉你”

      ꃫ少女嘴角一抽,这么废材,又是张倒夜好友,加上刚才的变化,这家伙就是路公公了吧。不到一庅分钟直接就要开始卖张夜了。

      少女扶与起路明非,甜甜的笑道:“不用,你告诉他,我呢,就Ʂ住这了,反正这里很大,我等他回来切磋切磋。”

      路明非觉得自己好友可能要完,他犹豫要不要给张夜发消息让他不要回来,但他不回来빕自ᠦ己的礼物怎么回来,而且这少女似乎也不会害他,因为路明非已经自动脑补了一个张夜无情抛弃可爱女孩的剧⤜情,路明非一边脑补着剧情,一边把张夜家钥匙给了少女。同时把张夜留给楚子航的话告诉了少女。

      最后他在少女那甜甜的笑容下离开了张夜加,走在路上的路明非突然回ᔝ过神来道:“侠女,不知道高姓大名?”

      少女的背影摆摆手道:“我叫凌空星,别试图让张夜不回来,我俩早晚会相遇的,对了,我要一份自己在华夏合理的身룾份,我前段时间在霓虹,麻烦安排资料的时候别穿帮。”

      路明非嘴角一抽,怎么这个凌空星和张夜都对他说要个合理身份的事?当自己机器猫呢。

      “啊啊啊~啊切!”霓虹地铁上,ᠸ张夜不停的打着喷嚏,别人都恐惧的看向他这里,㹣因为他开着言灵冥照,所以这群人眼里,是空气在打喷嚏那里还늎有些一抹黑雾

      ㄃不过正好,张夜已经到站了,他一边走一边低声喃喃道:“是谁想我呢?路明非?估计在玩游戏,楚子航?估计在试图联系卡塞尔,零?痫不知道跑那里憶去了,一点想我的意ộ思都没有,路明泽?得了吧,他最多就是想我快点⼢把뉧情报送回去吧。”

      哿张夜到的是源氏重工,因为源샳稚女就算不用他,也会和王将一战,只是需要防止他恨他哥哥,源稚生的话则是让他注意一下橘正宗,让他少制作一些쀤死侍也是好的。

      源稚生不在,他可以找的只有他的家臣,樱,乌鸦,夜叉,夜叉是个暴力狂,乌鸦是个军师,但和赫尔佐格比,太垃圾了,容易被发现反鶋杀死,关键时刻说不定人뜻还褙把王将帽子扔胸给他,樱ܺ,藏的住秘密,但不是个听话的女孩,或者他只需要让源稚生知道橘正宗有问题就行。

      张夜想着计划,他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性不会太强,因为赫尔佐格已经建立起来了属于他的人设,除非自己做点什么毁灭他人设的事。࣪

      쨆 淡雅的灰色楼群中,这样一座被铁黑色玻璃幕墙包裹的大厦袎显得非常突兀。它如ꛕ同一块黑色的铁碑,暗示着入住其中的机构有着何等的实力,张夜默默跟묔着一位员工进入늖电勰梯

      他知道2㪼8楼是接线员,29楼是一群忍者,三十楼是群老人和蛇歧八家⹏家主,不⒒过他们因该쯑不在,如果他们在的话,自己要做的事引发的轰动会更大些。

      张夜坐着电梯静静等待只剩下自己ꋑ一个人,很快上班员工离开,张夜开始研究这个电梯,原著里橘正宗在这里有个死侍养殖场,他想要把这个养殖场提前公布出来。 傷

      但无奈的是,他没헺有路明泽指引根本没办法즽到达那个养殖场,张夜T想了想写了张纸条,上面的内容是,“找机会带你(源稚生),绘梨衣,源稚女,以及橘正宗的基因去你信任的医院或者你信任的朋友,去做൹DNA对比,会有惊喜哦。”

      “Ps:不要被橘正宗或者王将,以及他们手下的人发现。”

      他决定找到樱,这种大事下,她一定会通知学院里的源稚生,

      未来橘正宗实验室暴露,他说他是小怪兽的父亲㏕,而且不訔知道从哪里获得了证᎖明,他想提前把几人徺血脉关系暴露给源稚生。这样赫尔佐格就毁了。

      他这样想着,准备大闹一下源氏重工,因为他并不知道那三位家臣在哪里,大闹一下说不定还能获得点东西。

      不等张夜把计划补全,电梯外又进来了两人个人。

      一个带眼镜的男子扶了扶眼镜开口道“前段时间,那个叫星夜帮的小帮派险些被覆灭了,但他们要灭亡时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老大,那人在医院一挑五十,前段时间也在打听鹿曲镇和我们这里,现在又一个人在打听这两个位置,夜叉你说到底这两个地方有什么?为什么家主那么重视?”

      夜叉手里拿漢着一个档案袋烕说道:“他们大人物的事我哪里知道,不过这份档案,樱说有问题让你重新弄一份”

      “嗯,没问题。”᛭带眼镜男子说道

      张夜觉得自己왿肯定是走大运了,夜叉,乌鸦居ᓷ然自己跑到他面前嗒,他关闭言灵,背后双手成手刀打向两人。

      夜叉没能反应过来,被张夜打晕,乌鸦೅微微侧身躲过,连忙想去打开电梯,张夜猛地爆起,快速到他的身后烺下意识把手当刀,用手来了个抹喉

      张夜反应过来时,电梯门已经开始打开了,张夜环抱住乌鸦,一手刀把他打晕,同时开협始吟唱龙文。

      门彻底打开时,张夜龙文也吟唱完毕。三人身形淡去,但一只飞镖还是飞了进来,直奔张夜额头。

      “我去”张夜侧身躲过協,是心中暗骂,퇌乌鸦不亏是军师,他们停在墚的是第29层,里面全是观察细致的忍者,加上自己刚刚偷袭失败造成的响声,自己很可能被已经꾗发现了。

      㥇张夜一边狂按关闭电梯门,外面一群忍者亮着黄金瞳,似乎在思考要不要用言灵攻击电梯,但大部分人都很犹豫,他们并没有看见张夜,而且刚才的动静代表里面有自己人,如果轰炸到自己人他娌们可不敢保证自己人能不能活下来。

      琍 电梯门缓缓关上,源氏重工响起警铃,大厦各各出口被封闭了,张夜举起双手取消言灵道:“我投降,大侠饶命,我可以把路明非许配给你”

       张夜有点想抽自己一耳光,都什么时候了,还说烂话。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一个黑影闪进电梯里,并且精拾准的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来人手里一把短弧刀精准的架在了张夜脖颈h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