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韩殴美国产~中文字暮

      “检测到十五米内有低品质可复制兑换物,正在收纳复制。”

      “追魂镖已复制。”

      “失魂散已复制。”

      “阎王帖已复制。”

      “技能碧落黄泉已复制。”

      “技能浮光掠影已复制。”

      “技能九宫飞星已复制。”

      “特殊物品暴雨梨花针已复制。”

      “特殊物品子母飞爪已复制㍧。”

      “슯特殊物品梅影孤舟已复制。”

      …… Ḽ

      一进唐家堡,刷屏式的提示就疯狂从陆ꨉ仁甲视角的右上角滑过,绝大多数都是暗器和毒药的名字,有陆仁甲听过的,更多是闻所未闻,干脆听名字꒹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뛟 唯一不如人意的就␰是主神明确提示了这些是低㰽等级兑换物,也就是刷个数量,十个八个都未必顶的上重楼的一个技能质量。

      在仙剑世界,主流的修仙门派高高在上,ꍘ除了蜀山还会跟邪恶势力做斗争,其他修仙门派连个脸都不冒,所以这个世界也存在武林和武侠门派,和一般武侠世界没什么大不同。

      唯一的区别就是仙剑世界的武林盟主和最强门派最后估计都要托庇在某个修Ⲫ仙门派下。

      ’如果能跟蜀山搭上线那不用说了,妥妥的几十年世家地位不可动摇遅,这还要看你搭上的那位蜀山仙人神通寿命,剑仙在凡间的极限寿命是三百九十年左右,打个折算你一半,两百年时间还不够你一统江ㄝ湖?

      唐门就是这类大环境下的产物,这个世界荍的门派之间除非是血海深仇,否则轻易不会内斗。

      武林盟主来劝的话你给不给面子?

      给,你就打不起来还觉䢇得憋屈;不给,人家也不说什么,回头跟那边一招呼,一位板大剑仙千里之外飞剑过来,在你睡梦中割你一缕头发,帮你刮簜个綤胡子,你不是一样要第二天备好礼上门道谢多谢仙人?

      㪡人家收了礼还成,这礼要是送不出去杒,隔三差五帮你整理下个人卫生,你怎么办?

      因此这个世界武学门派是非常纯粹的,勾心斗角门派倾轧当然有,绝不涉及刀兵,不会有什么门派不宣而战,屠敌对门派满门,你帮主门主干帮众还不干呢。

      䶳 谁愿意被剑仙时不时整理下个人内 务?

      在这种情况下,大方向就是发展生产力,练腿的门派要是家中有耕地,连牛都不用买。

      练拳的有个磨盘也不用买驴,自己转就是,强身健体又不会脱离群众。

      唐门这种多点开花,多项专精的门派曾,同样也是如此。

      说起唐门,最著名的就是毒,其次是轻功,暗器,在没有大规模门派战斗的情况下,唐门的毒药越来砱越无色无味,有色有味的往往香甜可口,更加防不胜防。

      漷除此之外,唐门的轻功并不擅长长途奔袭,而是与其他门内特色组合,是适合小规模战斗中辗转腾挪的灵动身法。

      通常是一些下九流的行业去学,一般人很难薈用上,那些梁上君子,偷香窃玉的高手,不是出自唐死门,也曾学个一招半式,不为别的,行业对口。

      暗器可以延伸为机关术,正宗的暗器除了↎讲究小型隐蔽,防不胜防,也要手上功夫够快够准,动作够小。

      从你腰间拿走荷包把银子掏空再塞回去,你要是发现了都샋算我学艺不精。⮋

      在不怎么争斗的大背땇景下,小型暗器逐渐只是用来防身而不是杀人,基本都卖给行走江湖的游侠和怕死的富商。

      门内人就算䠾防身,手腕挂个袖箭,袖子塞点迷魂烟腐尸毒,上身软猬甲,后背紧背低귳头弩,腰间百宝囊,鞋子前段一把蝴蝶刀,后跟镂空再塞点其他毒药也就齐活了。

      顺便一提,不是不允许门派争斗,动武和大规模械斗也行,但是要报备,这时候就到了唐苕门的机关术业务露脸的时候。

      可以在战场上移动的机关车,小型城墙,力大无穷悍不畏死㻨的傀儡力士,买了这些,不ы说逆转结局,少死几个帮中弟兄也是好的。

      暴 再说了,你习武之人能做的事,唐门的机鹻关兽就做不得了?这东西不知疲倦不会偷懒不会抱怨,用一辈子有些难度,用个三五年修一修,只要个修理费,除了笨一点听不懂人话,哪里不好?

      综上所述,陆仁甲复制的很大一部分都是这种奇葩规则下的产物,就算直接拿到杖手对直接战䥻斗力的提升也不是很大,何况他还有一个世界的延迟。

      结束这个世界才能兑换物品,在有玄幻体系物品的情况下,更让唐门的这些东西只剩下刷奖励这一个用途。

      默念几句蚊子腿也是肉以后,陆仁甲心情好多了。

      这次出门来,左思右想还是带上了景天和龙葵,不为别的,唐雪见肯定要带走,但是陆仁甲这边又用不上她,只能让景天把෫她带走。理봬由也简单。

      “什么?”

      唐家堡之主唐坤本来端坐在椅子上观书品茗,心中还有些惊മ疑不定,陆仁甲一行人是借助重஝楼的空间术法挪移过来,突然出现在唐坤的秘密书房。

      ﰧ 能有这种神通手段㎍,牍唐坤也没有做出呼救攻击或质问的愚蠢行径。对面那个年轻人却反客为主,上来就端走了唐坤给自己泡的茶水,开口便是:ꬴ“老堡主,我们要带十七年前的一位故人去寻亲,能否请您行个方便?”뤉 鉁

      见他佯装不䶺解ၙ,陆仁甲心中知道他舍不得孙女,也不知眼前这帮人是好是坏。

      理解归理뙼解,不能影响正事。只把耐心为龙葵解说当代风土人情的景天往前一推,笑容满面:“我这位兄弟是永安当的一个小伙计,之前我为他批命䤠,周岁时本该有一位女子伴他终身,可他却说从未听闻此事,家中未见姊妹夭折之相,在下十分惊异。后来再批,才发现这︇位女子的星象入了唐家堡,贵不可言,却仍与我兄弟有一段关联,唐家堡养育此女十七年,如今缘分已尽,不知唐堡主意下如鼬何?”

      这个世界是有命运可௽言的,只不过一般的风水相师没那个能耐去看破,就算掌握对应信息也要즥按部就班才能见到唐坤。

      就算有这个信息见到了唐坤,你真当能掌握一整个唐家堡上下的老人只是个ヴ疼Š孙女的老家伙?

      如果没有后边的毒人之乱,景天能不能带走唐雪见都是个问题,何况其他人?

      䉎 这就是身后站着重楼的好处了,面对不可抗拒的力量,唐老爷子只蜖要还没活够,就一定不会做᷅什么不理智的事,而且会优先考虑沟通而不是战斗。 ᮙ

      陆仁甲的话十쉝分不客气,说嚣张跋扈也没错,几乎是把唐家堡的脸都快戳了个洞,什么叫养育十七年缘分已尽? 

      乽抢女人窝还说的好像唐家堡应该主动双手奉上才像话?

      只是形式比人强,唐坤咬着牙,起身行了一个平辈礼:“这位公子,雪见是我唐门之人,这位兄弟若命中真与雪见有缘,既然曾经错过,想必也➆是有缘无分。

      不如樎这样,我⣬唐家上下还有一些不起眼的小玩意䘚儿,公子和这位兄弟看上什么尽埾管开口,小老儿做主,绝无二话。只是雪见是我的心头肉,还请放过她吧。”통

      ꩾ “我要你唐门那些破烂做什么……”

      陆仁甲十分好笑,主神不回收实物,复制还能赚点轮回点,实物拿回主神空间干什么?

      ꍊ 我还没有储物法宝,你宕让我揣一大堆瓶瓶罐⣽罐回去,万一哪瓶毒药撒出来一点,我还活不活了?

      “十七年前,景逸伯父于大雪中拾得一女婴,我景天兄弟乃景伯父ޙ一脉单传,这几日要为蜀山去寻五灵珠修补锁妖塔,因此要带上这位你所谓有缘无分的雪见姑娘去寻亲,本就是不忍人间骨肉分离,你以为我们是来强抢民女的?”

      看着龙葵注视景天的样子,陆仁甲又笑着补充了一句:“强抢渁民女你愿⽿意,我们龙姑娘还未必愿意呢묖!”

      “陆大哥!”

      龙葵的脸“腾”地红透了,她堸自然是听出了陆仁甲的话外之音,又见陆仁甲摊了摊手:“本就是如此,昨日种种,皆为前世因果,龙阳是守护一国的大英拁雄,我景兄弟难道不能是未来富可敌国的大豪杰?飞蓬神厩将还曾有一位红颜知己,要论起来,说是飞蓬的妹妹也无不可。

      龙姑娘你难道р未来见到她的时候,愿意认下这位没有血脉亲情的姐姐,与她共享你的王兄不成?”

      굹 “绝对不要!”

      这几个字斩钉截铁,如果陆仁甲没有眼花,那一瞬间龙葵有一部分身体和衣服都变成了红色,只是褪去的极快。龙葵仍在脸红,但十分輌坚决地挽住了景天的胳膊,看样子是打定了主意,哪怕陆仁甲犦再开刚才的玩笑,也不打算松手了。

      冑这才对倃嘛……现在不把龙阳和景天分开ﰧ来看,日后你要怎么馧分清对景天的感Ⲏ情?

      明明双方都有情谊,结果因为先认下了前世兄妹,结果就真的妦只能当兄妹,那样的结局真的就是完美结局了?

      在这个世界,先认识景天的是你,先站在他身釧边的是你,凭什么最后陪伴着他共度余生的,不能是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