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浪漫言情>

      木叶毁于一旦,在水䅾门刚才的感知当中至少有八成的木叶忍者丧命,这个数量之多可以굡说连历次忍界大战都没有达到。

      这其中不只是木叶的忍者,还\有一뮚般的平民都包含在内。

      面对面具人的纠軙缠,水门已经忍不住了。

      刚才他想施展飞雷神之术却被这个面具人给打断,如今用尾兽化的力量与十尾躯壳相较又不能占据上风,水门很是着急。

      “还没好吗?”水门在心里暗自焦뿽虑,他现在正在尽力地吸收自然能量,想通过九尾外加仙术之力来击败面具人。

      面具人也不是好惹之辈,他当然察觉水门吸收能量的这个状态,一直不停地用十尾以及神威进行干扰鐔,再加上层出不穷的各系忍术,使水门连稍微缓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可恶,再这样下去木叶所有人都将被对方杀得干干净净。”水门心中不免有些焦急。

      䱤 心慌易出错,面具人逮到了机会,他利用十ࠚ尾躯壳水断与尾兽化的水门缠斗的时水门的一丝放心,立刻用神威将黑棒插入九尾身上。

      那黑棒蕴含着阴﭅阳遁的力量,是秽土转生的水门唯一的克星ꍀ。

      受到黑棒对查克拉的干扰,水门的漈尾兽化被迫解除。

      四根黑棒还不够,面具人接着多补了二十⃋多根,全被̙插在了水门身上。

      好不容易融合的几股力量,甚至让轮回眼重现的奇迹都在水门身上发生了,然而终究棋差一着。

      十尾的躯壳停止了运动,而面具人则走到了水门身旁。 ⌢

      他对水门冷漠地说道:“第四代火影,你无法发挥生前的力量俅是有៫原因的,秽土转生之躯还是没有办法让妽你全力施为,否则的繎话现在动弹不得的젹或许就是我了。”

      水门的九尾查克拉模式解除,血色轮回眼状态解除,然而原本金湄色的头发却再也回不来了。

      찿 ѯ 想要对抗拥有轮回眼的人,水门所想出的就是以轮回眼对抗轮回眼。

      然而身为三大至高瞳术中最牎强的轮졅回眼又岂是如此容易得到的,水门不是六道仙人的后代,并没有如鸣人、佐助般身上有六道仙人㕑后代的查克拉寄宿,所拥有的就只有一个四代火影的头衔罢了。

      秽土转生复活虽然是逆天之举,但终究有所局限,并非真正的再生。

      水门以他收集到的宇智波一낅族的灵魂之力作为因陀罗的力量,以拥有千꽝手柱间细胞的白绝之躯作为ꋿ阿修罗的鈱力量,以九尾的灵魂之力作为十尾的力量,以死神的灵魂之力作为自己的力量,将这多种䭹力量混杂在一起,勉强訐奇迹般地创造了血色的轮回眼。 

      越是强大的力量就代表着越加可怕的代价좇,这几畴种力量又岂是轻易混合就能混合的呢,一个弄不好,灵魂就是真的消散。

      水ⷥ门的灵魂虽然没有消散,但讳是却也是承受了不可想象的代价,他的头发已经从原来的金黄色变为了白色,就如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随时都可能油ꬂ尽灯枯。

      ↮本以为获取这股力量后应当足以和对方相较了,但没想到敌手实在太多。

      水门在进步,敌人也在加强。

      十三年前面对的面具人连万花筒写轮眼的真正力量都没有来得及使出就被水门打败,而如今对方带着完整的轮回眼之力而来,还有十尾的躯壳,这不是那么简单就赧能够解决得了的。

      Θ拥有轮回眼的人不止水门面对的这个面具人,还有佩恩六道,按理来说世上所存在的轮回眼应当就只有当初宇智波的斑的那一双,就算斑将自己的眼睛托付给了这两人中的一人,也万万不可能再存在另一双轮回眼才对。

      事实就是如삼此荒뒑谬地呈现在水붲门面前,如果面具人不是拥有轮回眼的话,那么水门相信或许可以凭借眼睛上的优势将之击败,可惜现在都变成了空谈。

      面具人看탼着已经被黑棒插得不成样子的水门,又开口道:“你以为秽土转生之躯就不会死了吗,可惜的是今日你遭遇到的是我。”

      面具人结印,十尾直接进入了他的体内。᱁

      虽然动弹不得,但水门也是察觉到了这个变化,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对方会这么说了,因为这个面具人就是十尾的人柱力!

      “明明尾兽都还没有收集齐,你为什么会选择就这鯯样成为十尾的人柱力呢?”水门问道。

      他们这핺次来的目的应当还是为了抓取尾직兽才对,不应该那么早才对的。

      对于水门䱵的提问,面具人只是淡淡地回答道:“就算不齐,只有一部分也就够了。我如䫃今已经收集到一到九尾的部分查克拉婬,哪怕没有完整的尾兽,但是也足以获取六道之力了。”

      原来如此,看来在水门死后的杂十多年里这个面具人真的有了不少的行动,抓取尾兽៟是有,没抓到收集部分也行,东拼西凑之下成为不完整的十尾人柱力也就够了。 

      如今没㑀有奇迹发生的话,眼前的这个面具人该当说是天底下最强的忍者了,水门觉得他比毁灭木叶的那个佩筴恩还要可怕。

      佩恩只是因为自己扭受到的痛楚而产生以武力统治的目的,想要通过强大的力量来完成自己心中的世界,让世界感受痛楚也是源于他的悲惨境遇。

      而眼前的这个浶面具人却是让水门有些捉摸不透,他㾐看上去似乎没有表现出什么惨痛ﳧ的经历样,但是他的偏执程度和隐忍之心却是完全不在佩恩之下。

      最为关键的是,水门他不知ꥢ道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带土。

      说来可笑,水门生前曾经尝试过阻止带쎒土的悲剧,而且后面更是遭遇到了宇智波斑,不过在水门努力렴之下没有让对方得逞。

      后来带土也确实没有任何事情发ㄪ生,一直到了玖辛奈生麎下鸣人脚那天。

      突如其来的面具人,与曾经相似的过往,还有那和带土如出一辙的时空间忍术神威,这让水门严重怀疑带土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发生变化,但一直没有跟自己说。

      䊡怀疑一直到与卡卡西交流,得З知卡卡西说带土和琳已经死去,而水门既是为他们感到悲伤,但同时心里面放着的心也悬了下来,他不敢相信这辈子带土䁚还会做出这种事情。

      但而今,对于水门而言这份困惑还是无法解除。

      “在临死之前,我想知道你究竟是不是带土,我曾经的弟子,为什么会怀着如此똴深刻的恨意呢?我想我的感知没有骗我,你的痛㚏楚不在佩恩和我之下。”

      听着水门的话语,面具人还是没有任䧈何表示,他依旧不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

      “我早就说过,身份是谁没有意义,你一直怀疑的带土又是从何而来呢,相信自己的弟子却又认为他会害自己,真鶕是可笑,就凭你也配做四代火影吗?”

      絿 嘲讽的声音不断地刺激着水门的神经,面具人说的没有错,自己到死都还閛在怀疑着自己的徒弟선,如果他还活着,听到这些话又是何等的难过,这份痛楚又有谁来弥补?

      水门自嘲⮲,终究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这或许是对自己的惩罚,自己是一个守护不了妻子、孩子、村子的人,到头来连自己的徒弟都不相信。

      “对不起了,玖辛奈,鸣人,木叶村,还有幽然……”

      水门⩂闭上了眼睛,他在等待对方最后的一击桏。㾧

      “等等!”

      正当面具人准备痛下杀手之时,一个女声响ꢒ了起来,而来者不是别人뿦,正是幽然。

      “你也想和这家伙一起死吗?”睟面具人冷酷地说道,他不介意杀害任害人,哪怕对方是女人也쪃无所谓。

      凡是阻拦在他面前的人毻,不管是谁,他统统都不会放过。

      挺身而出挡在水门面前,幽然眼里充满了决然之色。

      厈 她转过头来对水綠门说道:“爸,我不知道该不该这么炿说,今天就要死了,我怕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湞 譶 ꄤ“你要好好活㌋着。”

      幽然用不舍的语气水门说道,然后毅无反顾地冲上前去和面具人展开了战斗。

      “不要쎮!”水门喊道。

      冰冷的黑棒插在幽然的身上,这次不是一般地束缚敌人的黑棒,而是将所有查克拉属性变化以及阴阳遁融汇于其中的哪怕是连Ꮽ灵魂都能够彻底粉碎的六道之棒。

      看着那个活蹦乱跳的少女就这么没了,而她最后逝去时的灵魂仿佛还在对첟水门微笑,对他说不后悔与他相见。

      懚水门的心里面一空,就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完全没有任何情感意识了。

      秨他原本蓝色的眼鯆睛此刻却是流下了血泪,蓝꺴色、血红、黑暗的查克拉不断涌了出来,连黑棒都没办法制约住。

      皮肤尽皆被毁掉,可以看见有蓝色、暗红色的查克拉出现,查克拉不断扩大,力量也越来越强,到了后来,红色、蓝色已经消失,剩下的就只有望不尽的黑色。

      而此刻的水门已经뺐不再是人类,丧失了作为人的理智,成为卺不折不扣的怪崷物,波风水门开始暴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