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波莉

      院柳诗看起来不通世故,实际上见识不浅,她所言正中青红剑宗的弱点,若凭真实功夫厮杀,青红剑宗加上来观礼的客人,无论怎样也能胜过百草宗,但是说到用毒解毒,众人大多一窍不通。久经江湖、筑基大圆满的霹雳剑,都不知不觉中了对方的圈套,何况别人?若非方小渔和院柳诗碰巧在此,封印了毒玉简,救了红罗刹和霹雳剑,说不定此时青红剑宗已被灭了宗。

      方小渔找到红罗刹,递给她两枚丹药,嘱咐她服药的注意事项。红罗刹郑重谢过,见夜色已经降临,亲自安排方小渔和院柳诗食宿,随后又匆匆回去为霹雳剑护法。

      霹雳剑运功怯毒之时,红宗有名中年女子匆匆前来,传音跟红罗刹说道:“暗子启动机密渠道,刚刚传来信息,说百草宗此次前来,是为了什么血魔传承。而且,百草宗背后有大势力支持,与夏岛灵凤宫有关,有多名高手入驻百草宗宗门,其中一人是元婴高手。”

      “血魔?我们青红剑宗有什么血魔传承?我少时便入宗门,一步步晋为红宗掌门,门中掌故清楚得很,从来就没听说过此事,别人又如何得知?难道是仇家故意杜撰,诱惑强者来灭我宗门?”

      红罗刹想得出神,触起那名元婴高手,心头没来由发慌,心道:“宗门闭关多年的几名老祖,皆是结丹中期、后期,虽说剑修强于灵修,但相差一个大层次,即使诸位前辈出关,联手对敌,也决不是元婴高手的对手,难道此次是无解的灭宗大劫?”

      想到这里,红罗刹眉头紧皱,考虑半天,也未想出破解之策,忽然触起方小渔和院柳诗,心道:“两人修为虽低,但是背景深厚,利用好了,说不定能解此劫。”

      红罗刹极想立刻去见两人,但霹雳剑此时正值解毒的关键时刻,在此宗门存亡之际,红罗刹晓得霹雳剑在青宗的份量,平常虽然瞧不起此人,却不想霹雳剑此时有任何闪失,因此强自按捺心中的不安,盘膝打坐,静候霹雳剑醒来。

      再说方小渔和院柳诗,并未分室而睡,而是凑在一间静舍内。方小渔少年心性,还未开窍,院柳诗虽然知晓一些男女之情,但并不在乎,况且同室相处这种情况,两人打小已经习惯了,皆未觉察有何不妥。

      两人谈了一会炼丹方面的话题,方小渔问起院柳诗为何来到此地。

      院柳诗道:“父亲外出未归,我在谷内闲得无聊,偷偷出谷游玩。昨日走到山下,见百草宗的人秘密聚集,便偷听他们谈话,晓得他们要对付青红剑宗,如此好玩的事,我岂能错过?本想昨夜潜上山,不料百草宗守住路径,防范较严,差点露了行迹,直到今天清晨,方才趁他们换岗时,寻到机会,悄悄上山,正好看到你遇到麻烦。本来我还以为你坑了别人,别人因此报复你,后来才知道你竟然吃了亏……”

      说到这里,院柳诗以大人的口吻,教训方小渔,道:“你虽有丹道资质,但是并不足依仗,修为绝不能落下!日后你不可能总待在宗门,在外游历的时间不可能少了,只依仗护道者并不稳妥!”

      说到这里,她猛然省起一事,疑惑地问道:“你的护道者呢?”

      护道者本是方小渔唬人的谎言,方小渔根本不是大丹师的弟子,院柳诗离开天河宗两年,不知真相,真以为方小渔已被大丹师收为弟子,并给他配备了护道者。

      方小渔摸了摸鼻子,接着忽悠道:“这次下山游历,本有护道者保护,但有利就有弊,安全虽有保证,行事却受到各种限制,如此算什么历练?前天我们到了马家庄,听马和说今日要来青红剑宗观瞻两宗大比,想跟着过来看热闹,但护道者不同意,我索性找机会甩了他,半路追上马和,随其来到这里……”说完,方小渔略停片刻,回想今日整个过程,装模作样道:“这次嘛……虽有凶险,但这才是真正的历练嘛。”

      院柳诗信以为真,笑道:“只要是在许城势力范围内,说出大丹师弟子的身份,即使没有护道者,也无人愿意招惹你。真正的历练,是走出许城,凭自己的真本事,到外面闯出一片世界。”

      方小渔习惯性地乱摸院柳诗的头发,似小时候般,故意将她整整齐齐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随口说道:“外出历练是男人的事,你嘛,还是老老实实呆在许城吧。”

      方小渔以作弄她的头发为乐,已非一天两天,院柳诗早已习惯,此时也不恼,简单理了理头发,望向方小渔,正色问道:“小鲂鱼,你让我呆在许城,是担心我外出有危险,对吗?”

      方小渔很认真地点点头,道:“是。我有时候对你凶,甚至有时候会记恨你,其实都是闹着玩的。在我心里,你如同我的亲妹妹,你知道我除了方叔,再没有其他亲人,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之一,我当然不希望你遇到危险,那怕一丝一毫也不行。”

      院柳诗笑吟吟地望着方小渔,显得很开心,忽然脸色一红,避开方小渔的目光,低头道:“如果我非常想出去看看呢?”

      方小渔默然一会,举起瘦弱的胳膊使劲挥了挥,道:“等我强大到足以欺负外面的强者时,那时你若想出去,我便带你走遍全世界!”

      两人正聊着闲话,门外有个声音传来,道:“方公子、院姑娘,你们歇下了吗?”

      院柳诗喜欢跟方小渔呆在一起,很烦有人此时打扰,眉头一皱,小声对方小渔说道:“红罗刹深夜至此,定然有事相求,若不想烦心,不理她便是。”

      方小渔脸上却露出喜色,小声道:“有事来求才好,敲竹杠的时候到了!”

      红罗刹毕竟是一宗掌门,方小渔与院柳诗出身大宗,皆知礼仪,整理衣妆,出门将红罗刹迎进室内。

      红罗刹客套几句,道:“此时夜色已浓,原不该打扰两位,只因事关青红剑宗生死大事,不得不厚颜而来,求两位相助。”

      方小渔并未答话,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扫了院柳诗一眼。院柳诗自小除了与方小渔互坑,便是联手坑人,彼此间早已形成默契,见方小渔做出这个动作,院柳诗已是心中领悟,开口道:“若说炼丹解毒,我俩能帮些忙,但是论起修为,我俩就弱得多了。许姐姐所言之事,若是炼丹,一切好说,其余的事情,恕我俩无能为力。”

      红罗刹见院柳诗目光炯炯,不眨眼地盯着自己,像能看透自己内心一般,不知这是院柳诗配合方小渔诈取财物的手段,暗叹不亏出身大家,只是这几句话,便显出大家气度,胜出自家弟子不知多少。

      红罗刹索性单刀直入,道:“这次与百草宗对敌,炼丹解毒自然少不了麻烦两位,另外,对方有元婴高手,需元婴级高手相助,才能解救我们青红剑宗。”

      院柳诗面露诧异之色,道:“据我所知,百草宗只是小门派,毒丹或许有点小门道,却从未听说有什么修为高深的大能,莫非其宗门隐藏着什么高手?对了,百草次祖传言未死,说不定这传言是真的。”

      院柳诗所言不差,与魂谷相比,无论是高手数量还是毒丹层次,百草宗远不能比。有方小渔和院柳诗相助,百草宗的毒丹等于废了大半,单凭真实功夫,百草宗未必是青红剑宗的对手。但有一个前提,就是两宗都是明面上的人手,没有核武器,若对方有元婴层次以上的老祖出现,就算方小渔和院柳诗全力相助,青红剑宗也必败无疑。

      院柳诗说完,眉头微皱,与方小渔暗中对个眼色。

      方小渔此次来青红剑宗,只是一时心血来潮,若说炼制丹药,帮点小忙,看在有钱可赚的面子上,即使因此得罪百草宗,方小渔也会出手。但若背后牵扯太深,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或给宗门带来麻烦,方小渔自是不想掺和,也掺和不起。

      红罗刹猜不透两人所思,略一沉吟,决定实话实说,道:“百草宗擅长丹药,有两位出手相助,他们的毒丹无法奏效,我们便不怕。但是,入夜时我得到一个消息,百草宗背后有股势力,听说与灵凤宫有关,其中来了数名高手,修为最高者是元婴高手。”

      方小渔听到这里,不由一愣,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道:“元婴高手?此事确定无疑?”

      红罗刹长叹口气,缓缓点了点头,道:“我青红剑宗虽弱,但传承时间不短,在周边门派部署了不少暗子。传来消息者是我宗一位极为重要的暗子,若非事关重大,绝不会冒着暴露自己的危险,利用多年未启用的机密通道,连夜传来情报。情报没有任何问题,百草宗背后定有大势力支持,即使不是灵凤宫,也会是其他大宗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