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黄瓜视频软件安全吗

      升仙大会,就这么草率的结束了。

      这么兴师动众的一个可以说是全武林的盛事,全程只有这么一会,只用来放了一眨眼的幻景,幻景本身只有不够长,放了三遍,说出来简直可笑。

      没人笑得出来,连清微本人也笑不出来。

      邪剑仙宣称自己抽取了女娲后人紫萱的一半精血,可没说自己全给用了,如今清微返老还童,没有任何的解释,没有任何的前因后果,却比之前说过的所有东西都来得直接。

      神族之血是真的!至少,邪剑仙真的掌握了返老还童的手段,逆转了生老病死,第一个受益人就是清微!

      升仙大会后,千魂殿依旧是那个新崛起的一流势力,没有对武林做出任何宣言,接下的单子一样去做,该用钱的地方一样用钱砸,没有任何改变。

      改变的是蜀山。

      清微当天就御剑回了蜀山,一下飞剑就要往长老堂走,没走两步,就被两个巡守弟子看见,一男一女两个弟子有说有笑的从他身旁路过。

      男的蜀山弟子在给女弟子讲一个笑话,女弟子捂着嘴吃吃笑着,轻轻锤了男的一下,男的顺势捉住女弟子的手,轻柔地抚摸着。

      女弟子脸红红的,挣扎了两下,也就随他去了。

      蜀山规矩一向不少,但从来不禁止道侣之风,只规定掌门必须单身。

      后来在李逍遥那一辈连这条也破除了。清微对门下弟子这种事也不约束,看见了也不会说什么,一般都是那些弟子在长辈面前会脸红躲避。

      若是往日遇见清微,想必两人多半就会赶快分开,女弟子事后少不了埋怨男弟子几句。

      可是以清微如今的形象,两人的目光同时向清微扫来,男弟子明显一怔,握住女弟子的手下意识地加重了几分力道。

      女弟子微微一顿,可能是被握疼了,把手抽了出去,偷偷看着清微,眼波流转,有些羞怯,又有些……兴奋。

      “常宁,常静,今日你们的巡守任务完成了没有?”

      清微依然和往常一样,和弟子们唠叨几句。

      蜀山上下弟子几百,不说每个人他都能一视同仁,弟子们的名字和脾气秉性都是记得的,在传功和教导以外的时间见到都要忍不住说几句,这是老人家常见的做派。

      可是今天,容貌大变的清微依旧带着和往常一样的腔调,亲切,和蔼又带着师长对晚辈特有的温和,男弟子忍不住后退一步,面色十分不愠。

      女弟子则下意识地回答:“是,弟子都巡查过了。”

      回答后才发现不对,这个人没见过,不是他们的师长。

      要说是师兄弟,也没见过哪位师兄弟的气质如此矛盾,温和,儒雅,气度不凡,又长了一双天生的桃花眼,似乎永远对你弯着眉毛,嘴角有浅淡微笑。

      清微点点头。这女弟子其实就是平日里巡守弟子见到他会有的态度和言语,今日他回来的早了些,巡守蜀山的工作还是完成了,说明弟子们还是把工作做完才会谈一些私事,有这态度很好,因此满意地笑了,张口就是最常用的话:“乖,去玩吧,别耽误明日早课便是。”

      从一个视弟子为儿女的掌门来说,这话说的挺正常,但是从一个看上去十八岁,青春年少的桃花眼帅哥嘴里说出来,味道就不一样了。

      女弟子的脸一下子红透,讷讷无言。两只手背在身后,反复搅动,一时间什么都忘了。

      那位被一直忽略的男弟子看着女伴娇憨可人的羞怯模样,又看看乐呵呵准备走人的清微,再也忍不住。

      腰中宝剑骤然出鞘,剑尖直指清微心口:“大胆!你是什么人!穿着我蜀山掌门服饰入我蜀山境地,调戏女弟子,究竟什么居心,意欲何为!”

      真不能说清微故意忽略他。通常几个人一起汇报工作,谁都会下意识地注意开口发言的人,暂时无视其他人。

      被自己的弟子这么用剑指着,清微也有几分恼火,张嘴就要训斥,突然似乎想起什么,在身上一阵摸索,脸色阴晴不定。

      这期间男弟子的剑一直指着他,男弟子的脸也越来越黑。

      我在用剑指着你,你又在干什么?

      终于,清微不再从自己身上摸索,把目标转向女弟子,语气似乎哭笑不得,十分无奈:“常静,你身上可有镜子?能否借我一观?”

      女弟子哎了一声,就要把镜子从腰间拿出来,男弟子彻底爆发了:“常静!这人穿着掌门衣服,我们却从未见过,他让你把镜子给他你就给他?万一他是妖魔鬼怪怎么办?”

      这通爆发把女弟子吓了一跳,缩着脖子,期期艾艾地回了一句:“不,不会吧,这位道友看长相不像是坏人……”

      见到两位弟子如此反应,清微哪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多做纠缠,只能苦笑着对女弟子说:“常静,妖魔最善变化,岂能以皮相论善恶?”又对着男弟子说:“常宁,你的态度不该如此冲动,师父曾教过你要每逢大事有静气,怀疑和拔剑相向是两回事,回去抄五十遍道德经,五十遍静气诀,好好思考为什么受罚。”

      男弟子脸色又青又紫,又气又恼,气的是这人明明被剑指着还大放厥词大言不惭,真把自己当我们蜀山掌门了?

      恼的是他听着对方理所当然的语气,差点开口,就要说一声“谨遵掌门教诲!”

      清微说完才意识到不太对劲。自己的面貌肯定出了问题,却还用掌门的身份语气教育弟子,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清微只好开口:“带我去见四位长老,这件事不是你们弟子该参与的,你可以一直用剑指着我,我们就这么去。”

      这还像句人话。男弟子冷哼一声,摆足了架子:“蜀山长老是你这个冒牌货想见就见的?就凭你擅闯蜀山,穿着蜀山掌门的衣服,也该让你看看蜀山的威严!常静你在这里看着他,我去通传。”

      说到最后,还是要禀告长老,但是不能随了对方的意。

      女弟子看了看束手就擒,不做任何反抗的清微,脸上的红晕稍稍退去,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还要镜子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