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秀

      这个周一,林纪元日程安륞排是上午处理政务,中午午休一段时间,然后下午去西京大学农学部指导学生做实验,上午也没有什么政务,唯一有点重要的是刘星林和吴宇的座船已经到达伊河朱家镇了,执委会풆商量着硳得搞一个欢迎仪式。

      这一次是刘星林和吴宇两家一起从西岸过来,刘星林和颜思雨带着五个孩子,而吴宇是两口子߉加上三个孩子,还有他老丈人一家,最后加上一堆的仆人家丁,把一艘玫河级船只挤得满满当当。

      船只走的是北线,䵄一路开着蒸汽动力过来的。这个时代的交通状况再加上两岸之间两万里的航程,刘星林船队在海上整整走了两个月,两家的媳妇都整出人命出来了。

      不过吴宇现在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常年的军旅生涯让他拥有一副好嬴身材,看上去就精力充沛,他让媳妇怀孕比较正常,不过你刘星林都快六十岁的人了,这几年的幸福生活自己也发福了,还能让颜思雨梅开六度,这个刘星林不简单啊。

      船到朱家镇,可能也是怀훬孕탳的缘故,从来不晕船的颜思긵雨竟然脸色苍白的从船上下来,刘星林在旁边扶着她,谁知道踏入坚实的美洲大地没多久,毰这两口子竟然还晕陆了。

      吴화宇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也晕陆䵇,所以这两家便决㱬定뀴在朱家镇休息几天,然后再去美心镇。

      别看ᒠ刘星林老在西岸那边呆着,但是在美洲的产业也不少,朱家镇便有他们的一处房产,而且常年有家政人员打扫看护,属于拎包就䥢能入住的那种。

      这就显出差距了,吴宇一家没有在朱家镇置办묕产业,便只能入住招待所,但刘星林可以入住自己的房子。קּ

      ᗿ 颜思雨的产业是뮾一个占地八亩的小䥚园子,里面分为内外院,内院是住宿用,而外院是颜思雨的企业在美洲的办事处,那是办公用的,早就쇉有쇅颜氏的家人在这边궃打理,如今主妇过来,整个园子自是欢声笑语,张灯结彩。

      ᵊ刘星林和吴宇两家在朱家镇修养了三日,便又登上来的那艘船只往上游而去㥚,于第四天的上午到괺达美心镇的专用码头。

      执委会给的接待规格很高,在京的执委们全部出面,以林纪元带头,都去码头迎接,不过为了不铺张浪费搞特殊化,没有搞彩旗乐队那一套。

      见到林纪ၖ元亲自过来迎接,刘星林躪和吴宇还是很激动的,等舷梯放稳,两人쟭便一前一后,快走着下了舷梯뇴,刘星钜林上前握着林纪元的手,连连点头,但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

      騡 “老刘啊,我已经七年没见到你和小吴了,想不到你也老了啊겴,头发都斑白了。”林纪元握着刘星林的手,感触的说道。

      刘星林平㿢静一下心情,放开了林纪元的᳓手,因为后面吴宇还要接着来呢,“是啊,跟大伙七年没有见面了,真的想你们呢,如今终于獄归❓队了,高兴啊。” 霘

      冷春山上来握住刘星林的手,“老刘,七年时间一晃而过,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盼回来了,欢迎你回到我们中间。”

      粀刘星林挨个握手,情绪激动不能自已,期间和赵鑫、李文山、许维文情不自禁拥抱了一下,说着热切的问候。

      吴宇和李文山还有赵鑫更是三人抱在一起,“咱们这个铁三角时隔七年终于又聚首了,今晚咱们要一醉方休。”李文山高兴的大声说道。

      等众人稳定好情绪,林纪元便带着众人退了下去,以腾出时间让他们二人的家眷下船,不过他们的家眷自然有专人去照顾䑗了。

      他们两家在会员社区都有房子,而且有专门的家政饯人员维护和打扫,所有的准备都提前做好了,只等两家安稳入住。

      刘星林和吴宇新到美心镇,被这里优美的风景迷住了,边往社区步行边四处张望,一路啧啧称赞,时不时还停下来,看一看葛江里川流不息的船只,眺望一下箆远方四季冰雪覆盖山顶的胡德雪山。

      等他们两家䀛人安顿下来,便役有熟识的会员家庭过来问候,颜思雨以前老在老本部那边混,跟会员家庭都熟络得很,而且她会说话,人也豪爽大气,会员家眷都很喜欢她,听说她过来了葙,都来打招呼,让颜思雨不禁有些飘飘然。

      윊等中午饭一过,ဎ这ພ两家便带着各⻽色礼物挨家拜访,第一家肯定是林纪元了,不过第二家他们选↬择了张小娟他们家。

      这个是有讲究的,张小娟是妇科医生,这两家媳妇刚开始生孩子都是张小娟给接生的,如今他们在船上耐不住寂寞搞出人命,还不得把张小娟给拍好了,这生孩子还得用着人家呢。所以张小娟就抢了冷春山的风穼头。

      颜思雨和吴宇媳妇早就商量好了,从西岸带了尓不少的礼物过来,ꇋ几乎是人人有份,这一下午转下来也累得够呛。

      晚上肯定是会员俱乐部的篝火晚会了,此时已经进쌳入秋季,晚上外面不凉不热,正是烧烤的好时候,社区也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䑒 晚会的气氛异常热烈,大桶湪大桶的啤酒轮番搬上来,开一桶就喝没了,开一桶就喝没了,酒跟水一样,大家就着烤牛肉痛快䴉的喝ꈳ着,又唱歌又跳舞的,陷入狂欢的境쌀地。

      “多少年了,上一次还是在老本部的时候,就着漫天的星光䝻饮酒,如估今这种感觉又回来了,来来来,兄弟们,咱们再碰一下。”刘星林红光满面的邀约道。

      “好,刘哥,弟弟我陪一个。”李文山ꉻ举起酒杯,“上一次喝酒的时候,我就爱听你当大神医的段䬼子,就那一段,给我喝了一个半醉,今天,小嫂子在这里,大哥再说一遍啊?”

      “哈哈,好汉不提当年勇啊,”刘大神医摇晃着脑袋,“缘分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来,思雨,跟叔哥们敬个酒,感谢一下大伙多年来对我肈们的帮助。”⫶刘星Ⱂ林招呼着自己的媳妇。

      颜思雨端着一小杯白水,白了一眼自己的老公郣,然后笑盈盈的对着众人说道鶢,“叔叔们可不ꃝ要把我相公给灌醉了,思雨因⇾为怀有身孕,所㼼以喝不得酒,枼要是把쯔肚子里的小侄子给舝灌醉就麻烦檁了,请叔叔们满饮此杯,思雨在这里感谢大家。” ゗

      “哈哈,小嫂子说感谢就见外了,咱们和刘哥可是同一条船的好兄弟啊。”众人闹闹哄哄的把杯里的酒喝得干干净净。

      昨夜的酒让所有人第二天都昏昏沉沉,↑尤其是刘星林,岁数大了之后,恢复的慢些,第二天也干不成啥事뱘,就陪着腹颜思雨在社区里面来回遛弯,边走还边听着颜思雨责备。

      “老公昨晚喝的太多了,对身体不好,你以为还是年轻小伙子啊。”

      ꄂ “老夫聊发少年狂嘛,昨晚也是兴致上来,以后一定注意,肯定不让思雨担心。”刘星林一副怕老婆的样子。

      “老公,这里的气候真好,风景也真的好美,比淡江好。”颜思雨手指着南面的雪山说道。

      “这里的冬季还好呢,不象老本部那边ථ,冬天窝在家连门也出不了,关键这里够大啊,比大员要大好几百獾倍呢。”刘星林解释道。

      “嗯,早知道这里这么好,应该早过来䛲了。”颜思雨说道。

      “现在也不晚啊。。。䢄”刘星林宠溺的望着颜思雨。

      接下毘来几天,陆续有居住在附近的老社员来拜访,刘星林和颜思雨也一一回礼,这里面有老本部那边比较熟识的社团中坚骨干人员,还有以前跟过刘星林的老部下,另外就是颜思雨的娘家亲戚,他们移民过来时就定居在美心镇,陆陆续续的延续了好几天时间。

      刘星林甚至在海湾大酒店分了好几拨请这些亲戚朋友댠赴宴⢤,蝖中国人뺭嘛,最讲究人情往来了。

      等到刘星林完全消停下来,这就过去半个月时间了,林纪元让秘书通知刘星林,准备单独和他谈话。

      林纪元的办公室就是按照后世领导办公室布置的,最显眼的就是青布沙发,上面盖一块白色的棉布,两个沙发之间的茶几上放着两个엡白瓷杯,林纪元和刘星林就一边一个的坐着。

      錌“老刘啊,首先我得提一句,你说想退居二线回来修养那肯定是不行的,你这个岁数正是为国家出力的时候,〧哪能就荣休呢,必须믫再濥一次挑起担子。”林纪元上来就定调。

      “林教授,我的情况您也知道的,我们家庭介入商业太深,已经不适合担任重ா要领导职务,所以退下来一段时间也是明哲ఌ保身啊,在您࡙面前我也不用藏着掖着了。”

      不林纪元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整理了一下思路,“星林同志,在这个事情上,我们要感谢你啊,下一步,我们要大力推进政商分离,所有的在职领导干部,不得担任企业的职位,其直系家属,不能在该ਲ਼领导干部主愂管的行业系统中经商,或者担任相关企业高管,有你做表率,这接下来的工作就好推进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