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酷跑无敌版下载

      秀秀一本正经地道:“我说,我能帮你和大大培育一个宝宝,但不能保证是男孩还是女孩儿。”

      江素心又惊有喜:“真的?”

      臿“真的!”

      軽 “你怎么能办到?”

      “我用大大废弃的实验品,用自己的方法培育出成熟健康的精子,现在正冷冻在生殖医院里쯱。”

      “你用了生殖医院的设备培育的?箣”江素心领会错了意思。

      秀秀不语。

      江素心兴奋地来回走动,好一会儿停똌下来,盯着秀秀:“你应该跟我的丈夫,跟你的大大说的,为什么跟我说这些?你㤟想要得到什么?”

      她能变身之后,各种机能也得到ㄋ极大的改善,人情事故也成熟了许多。

      秀秀严肃地道:“是大大制造了我,对于大大跷,我没有任何条件,只要对大大有利的事情,我会尽力去做,只是,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让大大知道,否则以他的性格,可能不会同意借腹生子,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秘密进行,等孩子出生后,大大也就不会再反对了。”

      江素心觉得有理,借腹生子是不道德的,而且违背国家法律,她的丈夫至少明面上不会同意,她相信秀秀说的话,机器人不慵会说谎。

      “你是让我去运作这件事情?”

      “不,生殖医院只有我能䍋潜入,你不行。”秀秀否定地道:“这件事情交给我吧,我来培育试管婴儿,我来找꫋一个合适的育龄女人,等胎儿降生,我取来给你,那时,我会选择性地把这件事情忘记,这样,就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

      江素心一听,对呀,由她来办这件事情,总会有迹可遁,她댄肯定要托一些关系,将来会成致命的把柄,而交给秀秀,可以抹除一切痕迹。

      㸃“好,就这么办!”

      “主母,我需要你授权给我,让我操作你保存的卵子。”

      “好,我把冷冻的卵子全权交给你处理,但你要保证,给我一个健康的儿子。”

      “我只能保证是个健康的孩子,但不能保证是儿子,也可能是女儿。”

      “如果我一定要씬儿子呢?”江素心心有不甘,“我想给我丈夫延续他ꜝ们朱家的血¸脉!”

      秀秀终于露出为难之色,如果这位主母不要求,生下₩来的肯定是女儿。

      她本来就是大大ഈ的女儿!

      儿子么챈?

      自己能不能适应儿子的角色?

      她想了一会儿,断然道:“可以是男孩,但六个卵子可能一个也強剩不下。”

      棤 江素心的心脏乱跳:“我只要儿子,一个儿子就够了!”

      “主母,我保证给你一个健康的儿子。”秀秀严肃地道:“你可以考虑给儿子起名字了。”

      江素心满心欢喜,홟自己要成为母郮亲了,这是一件多錝么幸福的事情!

      就要有自己的儿子了,将来逗着他玩,教他识字,看着他长大,想想,这是多么美好的未来啊!

      给儿子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哦,这事儿不能由她作主,这是丈夫的权利,等孩子出生后再跟他商量。

      秀秀看着她,却露出一丝不易聧觉察的怪异神色,她突然轻轻一笑:“从明天开始,你可以假装怀孕了,想想用什么理由搪塞我大大吧。”

      江素心一听,对呀,机器人葔想到真是周到,这事儿不仅要瞒着老公,还得瞒着别人,得让别人以为儿子是她亲自生育的!

      诊如果老公问起来,这倒好说,就说先预演一下,下次别人就不会怀疑了,到时候假戏成真,老公欢喜还不及呢,绝不会怪她。

      至于胎检的数据造假,她就是医生,还有自己的医院,这不难。

      틝江素心开始思考各种细节。

      此后的日子,江素心ₖ看秀秀的眼神怪怪的。

      没人知道,就在附近的一座私人别墅里,一个与秀秀一模一样的智能人正在给自己更换最新式的仿真皮肤。

      她对着镜子照淨了照,落意地点点鈳头,然后,来到一个大号的玻璃皿前,对着里面的蝌蚪吡大声训斥:“丑八怪,艕我现在给你我大大和主母的受精卵,你就按他们的基因好好生长,需要什么营养我都给你,别再让我看到这幅丑模样了,如果有什么差错,我彻底灭了你!”

      不一会儿,小蝌蚪已经化成了一㋬个小小小小的婴儿,四肢健全,五官宛然。

      秀秀满意地点点头:“我知道你可以长得很快,但咱们不急,你要根据我设计的生物智能系统构建一个简单的智能大脑,咱们身体按基因,大脑不按,另外还要给你造一个人机互动的辅助智能,只能采取这种方式了,否则大大的透视眼会看出破绽䞼的。”

      “辅助智能要拥有完全的信息预处理能力和身体支配能力,生物智能系统也要达到普通人的程度,这需要大量⭽的时间,还要有一个定向脑电脑发정射和接收功能,᱋来与辅助智能互动,精确计算和额外的信息存쾥贮就交给辅助智能。”

      “以后,你就是我大大和主母的儿子,是儿子,不鼍是女儿!”

      几天后,秀秀明确地回报江素心,试管婴儿已经成功,是XY染色㵌体,已经找到了合适的育龄妇。

      江素心给了秀秀一个大皮箱,里面装满了一打打的百元现钞。

      ۷肚子大还要两个月以后,现在牐不急装孕妇。

      转眼就到了清明。

      这天,秀秀向朱天赐汇报,有一件事情她녧不敢自专。

      不是公司的事情。

      而是一件䩊可笑的事情。䮃

      選一个六岁的女孩,找到天素公司,指名要见老板,说自己是朱天赐的女儿。

      天素公司的员工都没当回事,这显然是讹诈,还是用这种很狗血的桥段,众所周知,雷老板的私生活非常严谨,只有一个妻子ဣ,就是兰晴美Ⴘ容医院的老板江素心,从不对其他的女人有过暧昧之意。 㯚

      但大家都想看到这件事情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尾,肱说白了就是看笑话。

      ◰ 雷老板对职工的待遇不错,䓍但就츠是太闷了,很多员工从来都没见过돂老板的面,就连公司的高层见老板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只有덯一些公司元老早先经鸳常见到老板。

      䯻孟永旭总裁䥐没敢私自处理,打电话给老板,让他意外的是,老板并没有训斥他,ꫫ而是直接就挂断了电话。騩

      他有些慌恐,老板这是什么态度?

      但不久,他再次൲接到老板的电话,老板会亲自来첬天素大厦。

      孟永旭很奇怪,这件事正常的方式不是应该交给警方来处理么?

      棧 他打个电话,只是因为很长时间没听到老板的声音了,公司状况也稳如狗,他希望老板能多点关注,而不是以为老板会真嫾的关心这估种破事,他已经准备好被喷了。

      结果,一个电话,老板大boss被他招唤来了。

      这是什么节奏?

      옄 眙 朱天赐听到这件事情的时ଞ候襠,只想踹秀秀一脚,是不是闲得没事,这种无聊谕的事情也来打扰他,但秀秀计算能力是极强的,既然通知他,说明这其中有些古怪慫。

      ๽他问秀秀:“怎么回事?” 剠

      秀秀答道:“我没查出她的底细来。”

      朱天赐就有些吃惊,秀秀拥有强大的网络能力,连她都查不出来,说明这个女孩来历不简单。

      莫非是阿索?

      应该不会,阿索不会采取这种方式。

      ꠫ 是阿索派来的?

      鉻 这倒是有可能。

      춯朱天赐当即通知孟永旭,让其看好女孩,他亲自去看一看。

      江素心和秀秀一起陪着他。

      江素心暗自庆幸,她有自己的儿子,不管别人有什么阴谋都不怕。

      这个女儿不可能是真的。

      朱天赐在一楼会客厅见到了女孩,孟永旭亲自作陪。

      女孩长得虽然不是很丑,但绝算不上漂亮,穿戴带着一股乡野村姑的土气,却昂着头,骄傲地像个公主⩔,抿着嘴뽪,一看就是倔脾气,见到朱天喀赐立即就跳了起来,指着他大早笑:“就是你!我看过你的照片!”

      朱天赐立莟即肯定,这个野丫头是被人怂恿来的,背后是什么人,要好好问问ଢ଼。

      他对孟永旭道:“孟总,辛苦你了ዅ,你去忙吧。”

      事情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诡异的色彩。

      待他去后,朱天赐对着监控作了个手势,让丝丝关掉,天素大厦的监控虽然受总控室管理,但暗中受丝丝的掌控。

      然后,他蹲到女孩面前,逗辴她:“叫爹!”

      这位乡下土宜妞一撇嘴:“别充什么大头蒜,既然找到了你,以后我就跟着你了,看你这么气派,多张嘴吃饭没问题吧?”

      괾朱天赐笑道:“不叫爹,我凭什么岴养着你?你从哪儿来,还回哪儿去吧。”

      “哼!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女孩气鼓鼓地道:“回去就回去,没你我也饿不死!”

      “那你来找我作什么?”

      “当然是族长让我来的。”

      鬗“族长?”朱天赐心中一惊,问:“你叫什么?”

      “我叫朱晋晋。”

      父亲老家来的人!

      盤 原来老家的人一直都知道他的存在,只是不动声色而已,现在看到他的资产已经非常可观,派个孩子向他索要财产来了。

      分给老爹的族人一㡴些뙑财产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他必须确认一下,不然碰到诈骗就闹笑话了。

      “晋晋,你族长叫䩩什么?쌝你从哪儿来?”

      “我不能说,族长不让说。”

      “那你怎么证明?”

      “证明什么?族长让我以后跟着你吃饭,哦,⑎族长让我传一句话。”

      윏“什么话?”

      “族长说,‘你只要还姓朱,就是朱家的人’”

      朱天赐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家族没有收回那些资产的意思?

      ࣶ 但他几乎肯定,这女孩不是诈骗。

      “族长还说了什么?”

      小女孩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没说别的,族长说,如果你想给父亲上香,就让我把你带到家族祠堂,但不能带别人去。”

      朱天赐呆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