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视频

      这日早晨,晴间多云,微风拂面不寒,利于微微出汗的有氧运动,以及攀爬登山。

      㔃 此时《见我如斯》剧组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围得都是无聊的看客以及各色各样的群众演员!他们都使劲伸长着脖子,似乎都在着᳜急万分的看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剧务:“现在开始清弳场,所有无关人等,一概不得入内,因为我们要拍摄特别的桥段,需要大家的配合,打扰了,请离拍摄现场远一些!”

      围观群众:“什么情况,为什么你们要清场,难道是要拍摄好看的~就像我小舅夬子说的那样?我小舅子可是你们这里的保洁,绝对的手眼通天,消息可靠的很!”

      剧务:“其实真相没什么大不了了,没有那么的不堪!主要原因是有一场戏金莲姑娘的服装是某品牌尚未发布的新品,为了保证她穿衣服的款式不外泄,所以我们才不得不清场的!希望大家担待,尽量离现场远一些,千万不要用手机拍摄,以免大家将来都不好交代!麻烦了各位!”

      围观群众:“衣服的原因肯定是借口,你们一定是要拍摄好看的,想让我们离开,门都没有!”

      剧务:“小心我找保安了!”

      围观群众:“警察我们都不怕,何况只是保安!”

      剧务:“真的只是衣服的原因,没有什么好看的,不用那么的激动!”

      围观群众:“切,以我几十年看热闹的经验,你们这么紧张,要鶄不是拍好看的,我就去死!”

      剧务:“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

      围观群众:“好的,马上立刻离开,我可是守法公民,绝嬧不做扰乱治安管理的事情!”

      剧务:“如此甚⪕好,免了你我各自的麻烦!”

      围观群众:“兄弟,我看你甚ᙹ是对眼,今天就白送你一项好处吧衤!”

      剧务:“滚蛋去吧,想阴老子,门都没有!”

      围观群众:“先听完我的话,然后再决定是否相信,毕竟我可是一个资深观众,已经在这里围观了十多年,总是会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的!”

      剧务:“有屁快放,别瞎耽误功夫!”

      围观群众:“摄像手上拿的望远镜一看倍萼数就很高,因此今天拍摄的情节一定会是大家喜闻乐见……”

      剧务:“请英雄助我?”

      围观群众:“folow me!”

      ~~~

      围观群众:“这里如何?”

      剧务:“风景果然这边独好!多谢前辈!”

      围观群众:“大家不过都是彼此利用,何必如此惺惺作态!”

      剧务:“前辈果然敞亮,佩服佩服!”

      围观群众:“别说话了,没看见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

      ~~~

      导演:“保持安静,不要说话了,演员赶快各就各位,我们开始今天的拍摄,大家准备action!”

      ~~~~~~~~~~

      (画外音:各位观众同志们,经过我们这么长时间的等待,我们终于有命等到剧组发福利的日子!正所谓苍天不负苦心人,虽然所发的福利只能远观不能亵玩,可是毕竟它事关如同天䎝仙下凡一样的美女金莲姑娘,所以我们感觉心中激情涌动热血澎湃。

      尤其是我,幸运值真是相当的爆棚,直播的首秀遇到的竟̞然就是如此这般的喜讯!现在我愉快的再次通知大家,戴眼镜的把家里度数最大的眼镜找出来,不戴眼镜的把家里最高倍数的望远镜找出来,总之就是希望大家仔细擦亮双眼,认真观看,绝色美女金莲姑娘的本色演出!

      虽然说大家好才是真好,可是很遗憾我却是那个什么都看不见的人!由于我的直播室离现场太近,我的直播房间的使用权接下来的时间就归赵钢蛋赵总了!

      人生呀,就是不如意十之八九,能得到的能拥有的都是别人不要的垃圾!

      歋 本来马上就会出于人生巅峰的我,瞬间便被打回原形,我感觉好想死!

      我在这里,希望你们这些可以看到金莲姑娘接下来精彩演出的观众们的眼里长满针眼,疼死你们!好了,言尽于此,希望大家好自为之,珍惜马上就要看见的东西,毕竟针眼马上就来,你们得小心应对!)

      ~~~

      (背景音乐起:悠扬的马头琴独奏声,音调高亢奔腾,许久不绝!随着几声战马尖锐的嘶叫声后,琴音渐不可闻,突然又嘎然而止。)

      【斧头山上,两年之前~play3】

      金莲姑娘还在烧烤炉边佯装不住的吃着烤串,她身后站立着的两个徒弟似乎已经睡的很熟,两人的鼻子边个挂着一个硕大的鼻涕泡,嘴角边的鼾声轰鸣不绝已有大刀进行曲之势!

      看到镜头扫过,金莲微抬小脸,红唇微张,嘴角现出一丝淡淡的忧伤,让人感觉很是心痛好像前去安慰。与此同时,她肩头斜披着的那块丝巾似乎被风吹落,露出了半边的抹白,如同一道惊鸿般的吸引着现场男同胞的眼球。

      夕阳西下,美人,红唇,酥胸,抹白,真是梦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Ⱎ赫然䙫出现在你眼前,让你猛然间瞳孔放大怦然心动呀!

      导演:“咔!刚刚丝巾掉落的太快,没有拍出被风吹落的效果,演员补补妆,稍微休息一会,我们一会儿再重来一遍!”

      ~~~~풦~~~~~

      【幕后花絮】

      围观群众:“我就说吗,肯定有好看的,为了看那一抹白肉,就是让我立刻死了,我也值了!”

      剧务:“小声说话,我们可是躲在树上,万一被发现可就完蛋了!”

      围观群众:“听我的没错吧!上面的风景多好,看到的多清楚!那个叫金莲姑娘的演员,肩膀下面的风景多好!”

      剧务:“还是前辈见多识广,能帮助指点迷津,要不然我还真看不见这些地方,将来一定会抱憾终身!”

      ~~~

      剧务:“刚刚拍摄的好好的,导演为什么要喊咔!”

      围观群众:“估计金莲姑娘得罪导演了!”

      剧务:“为什么?”潘

      ⴭ 围观群众:㾵“这么冷的天,那个女子衣服穿的那么少,还要滑落一两件,他不赶快结束拍摄的原因,一定不是他很关心这个女子,因此这里面的道理如何你仔细品!”

      剧务:“不能吧,导演可是行业里的老好人,不会为ㅥ难女演员的!”

      围观群众:“要是他们有一腿的话,那可就不是人品的问题了!”

      剧务:“不会吧,金莲姑娘可是投资商的相好,导演应该不会也不敢吧!”

      围观群众:“切,男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最色胆包天的动物,为了女人,有时候真的很难说!”

      剧务:“不要瞎说,金莲姑娘向来冰清玉洁,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围观群众:“小伙子你错了,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以琢磨的动物,越是漂亮越是这样,有时候最配鲜花的是真正的牛粪和狗屎!你难道没有发现,导演的袜子颜色和款式跟金莲姑娘的一模一样,还有外边围观的编剧也是一样的!”

      剧务:“是的,还真是一样!难道他们真的那么狗血?这里面真是有事,感觉一言难尽呀!”

      围观群众:“今天有热闹瞧了,三角恋,职场情仇,以公谋私,公报私仇,总之是各种纠纷麻烦的伦理剧情片场大瑛爆发!”

      导演:“保持安静,不要再说话了,演员赶快各就各位,我们继续拍摄,大家准备action!”

      ~~~~~~~~~

      (画外音: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却还让我在这里发表意见?我感觉我的꯵心很痛驾,好想死!金莲姑娘呀,您刚刚演的到底是什么呀?谁能告诉我?!我离的太远,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不知道?我解说个屁呀!)

      ~~~

      背景音乐起:悠扬的马头琴独奏声,音调高亢奔腾,许久不绝!随着几声战马的嘶叫声后,琴音渐不可闻,嘎然而止。

      【斧头山上,两年之前~play4】

      金莲姑娘还在烧烤炉边佯装不住的吃着烤串,她身后站立着的两个徒弟似乎已经睡的很熟,两人的鼻子边个挂着一个硕大的鼻涕泡,嘴角边的鼾声轰鸣不绝已有大刀进行曲之势!

      看到镜头扫过,金莲微抬小脸,红唇微张,嘴角现出一丝淡淡的忧伤,让人感觉很是心痛好像前去安慰。与此同时,她肩头斜披着的那块丝巾似乎被风吹落,露出了半边的抹白,如同一道惊鸿般的吸引着现场男同胞的眼球。

      夕阳西下,美人,红唇,酥胸,抹白,真是梦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赫然出现在你眼前,让你猛然间瞳孔放大怦然心动呀!

      导演:“咔,金莲姑娘刚刚眨眼睛了,怎么回事?金莲姑娘你这样的一个职业演员怎么会犯这样肤浅的错误?这条重来!演员休息补妆,我们稍后继续!”

      (以下略去相同的拍摄过程27次,不再一一赘述!)

      ~~~~~~~~~

      【幕后花絮】

      围观群众:“导演好恶毒,金莲姑娘好可怜!”

      剧务:“导演果然是笑面虎,这么恶毒的对待一个弱女子,气死我了!”

      围观群众:“金莲姑娘的肩膀上都有那件滑落衣服留下的血痕了,麖太过分了!”

      剧务:“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昨天把他们约在一起,我其实是好心,我只是希望金莲姑娘可以快刀斩乱麻的把这几个家伙处理了,我真的是很喜欢金莲姑娘,我真的希望她离那些心存不良的男人们远一些!我可是一片好心,没想到竟然变成了这菇个样子,我的心好痛,我……”

      围观群众:“切,装什么可怜,原来你也是混蛋之一!”

      ~~~

      导演:“金莲姑娘真可怜,什么时候可以停止对她的伤害!”

      赵钢蛋:“行了,可以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别以为男人都是猴子,都可以任其摆布!”

      㿡 导演:“我真的是玻璃,我跟金莲姑娘清清白白的!”

      赵钢蛋:“跟你没关系,是她自己驇的原因!她竟然嫌老子口臭,不让老子亲她的嘴!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让老子亲,准备让谁亲?这次不给她个教训,她还准备反了不成!气死老子了!”

      ~~~

      编剧:“导演真过分,怎么能这么对你!你们毕竟曾经沧海,何必如此这般的为难你呢!”

      金莲姑娘:“不是导演的问题,是赵钢蛋那个家伙的!”

      编剧:“难道赵总发现我们有一腿?”

      金莲姑娘:“也不是因为你,看把你吓得怎么连裤子都掉了!”

      编剧:“什么情况?”

      金莲姑娘:“我跟赵钢蛋的事情,被他老婆发现了,为了安抚一下他的妻子,所以他才让我做戏给他老婆看!”

      编剧:“他怎么能这样,还是不是个男人了?怎么连这么一点点的担当都没有?”

      金莲姑娘:“总比遇事的时候躲到床底下瑟瑟发抖的那种无良货,更像男人吧!”

      编剧:“我当时还不是为了你好,怕你太难堪,毕竟我比他先到,我的心里有你才会那样的忍辱负重!赵钢蛋现在可是让你真正受了伤,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让你做了替罪羊,这个负心男人才是真正的混蛋!”

      金莲姑娘:“还是赵钢蛋更有担负!”

       编剧:“什么?”

      金莲姑娘:“为了让我满意,他给了我公司的股份,这才是一个真正男人的所为!我决定今后会对他忠贞不渝,死心塌地的真心相爱!”

      编剧:“钱这么重要吗?我们之间这么堆多年的情谊呢?”

      金莲姑娘:“小钱当然是钱不靯如你,但是如果钱很多就另当别论了!”

      ~~~

      导演:“大家保持安静,不要再说话了,这可是我们第31次拍摄这个场景,大家都要在坚持一下,更加的严肃认真一点,希望我们可以一次成功,不要再重来了!我们继续拍摄,action!”

      ~~~~Ⓥ~~~~~

      (画外音:“我嗓子哑了,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再说我什么都看不见,说什么又能有什么意义呢?因此我决定现在就独自站立在风中哭泣,就像个娘们一样,你们谁都不要理我。正所谓男人哭吧不是罪,只是未到伤心处,我现在很伤心,真的很伤心……”)

      ~~~

      (背景音乐起:悠扬的马头琴独奏声,音调高亢奔腾,许久不绝!随着几声战马的嘶叫声后,琴音渐不可闻,嘎然而止。)

      【斧头山上,两年之前~~play31】

      金莲姑娘还在烧烤炉边佯装不住的吃着烤串,她身后站立着的两个徒弟似乎已经睡的很熟,两人的鼻子边个挂着一个硕大的鼻涕泡,嘴角边的鼾声轰鸣不绝已有大刀进行曲之势!

      看到镜头扫过,金莲微抬小脸,红唇微张,嘴角现出一丝淡淡的忧伤,让人感觉很是心痛好像前去安慰。与此同时,她肩싰头斜披着的那块丝巾似乎被风吹落,露出了半边的抹白,如同一道惊鸿般的吸引着现场男同胞的眼球。

      夕阳西下,美人,红唇,酥胸,抹白,真是梦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赫然出现在你眼前,让你猛然间瞳孔放大怦然心动呀!

      皇帝杨坚目不转睛的看着金莲姑娘不由得大声赞道:“金莲妹纸好美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金莲姑娘,朕就觉得嘴里口水直流,头晕眼斜,身体发抖,难道这是朕喝多了,眼花了吗?”

      金莲姑娘满是幽怨的看着皇帝,突然眉头一皱,“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浓浓的鲜血。

      皇帝杨坚满脸焦急的问道:“金莲妹纸,怎么还吐血了?朕刚刚说得可是真心话,没有故意气你!”

      金莲姑娘满脸苍白的说道:“我中毒了,毒药很厉害,我感觉很难受,可能马上就要死了!”

      皇帝杨坚看着金莲姑娘满是自责的说道:“这还是应该怪朕,朕刚刚忘了提醒你,不要吃太多肉,我们斧头帮里的老三有些精神不正常,总喜欢在烧烤里加些毒药!”

      金莲姑娘有气无力的说道:“烧烤里有毒?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早说?你不是忘了,你是真的想卸磨杀驴鸟尽弓藏吧?神呀,这是我的错,枉我阅尽人间事,竟然忘了天下的皇帝尤其是开国皇帝,全都是大杀功臣的货色!”

      皇帝杨坚翻了金莲姑娘一个白眼,轻声安慰道:“不要乱讲话,朕跟你惺惺相惜,如何会做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金莲姑娘蛮是委屈的叹道:“这是你的地方,你还知道他们提前会下毒,你又如何会脱了干系!”

      綷 皇帝杨坚微笑道:“我家三头领的毒药毒性不大,对牲口来说可能算是毒药,对人来说问题一般不大!你放宽心,朕估计一会儿就没事了!”

      金莲姑娘擦去嘴角的鲜血,叹道:“药虽然毒性不大,但是下毒的手法很高呀?连我都能着了道,看来是个很不错的高手!”

      皇帝杨坚继续问道:“金尚书ฤ和李将军现在怎么样?没有中毒吧?댺”

      金莲姑娘叹道:“毒倒是没有中,他们已经被我打晕了,正被我罚站呢!这两个笨蛋,以为斧头帮里面没什么问题,竟然都不加防备,还背着我打瞌睡!现在连累我也着了道中了毒,我感觉很生气,所以我决定让他们先在这里站上几个时辰,在这热情的太阳底下好好反省一下他们所犯的错误!”

      皇帝杨坚转头看着帮主,笑着问道:“老三现在在哪儿?是不是还在远处的那颗高树上用箭瞄准着我呢?那个笨蛋也不好椅好想想,现在可是冬天,树上连一片叶子都没有,如何藏的住身形!”

      帮主笑道:“是的大哥!他还是躲在当年大哥你给定的位置!他是个固执的家伙,不知道变通,我都说过他好多次了,冬天的时候最ⱗ好换一棵松树,他就是不听!”

      皇帝杨坚笑骂道:“你更是混蛋,松树会扎死人的!还有你完蛋了,老三会唇语,你背后说他坏话,小心他报复你!”

      帮主笑道:“我跟老三亲如父子,他不会那么做的!”

      皇帝杨坚指着帮主的屁股,大声说道:“看看你屁股上的箭,老三还真是跟你亲密无间,他竟然用倒钩箭射你!”

      帮主小心翼翼从屁股后面拔出一只箭来,咬牙切齿的说道:“老三这个混蛋,不但用的是真箭还在箭上淬毒,幸好我屁股上的老茧厚又提前吃了解药,要월不然还真是着了囖他的道!”

      皇帝杨坚朝着对面数十米之外的那颗大树喊道:“三毛⾵驴,你大哥来了,还不赶快出来给我唱个小调,活跃一下气氛,让大哥我开心一下!”

      只见树上飞下来一人,二十左右的年纪,五短身材,身穿一件破旧的灰色皮袍,手拿长弓!看着这个人身后屏幕上出现的身份说明,来人便是斧头帮的三头领草原醉鹰浩日乐。

      三头领看着皇帝,满脸的兴奋的来到皇帝近前,随手把长弓扔下,然后高声唱道:“呦呦!切克闹!大哥真的回来了,我心里真是很高兴。刚刚我在树上全看清,我们的大哥把现任帮主也就是曾经的斧头帮的二号帮主打了一个口吐白沫四脚朝天衣衫褴褛胡说八道真是很过瘾。大哥你真的不应该,一走两年没踪影,气的兄弟我们想打你,不过看你今褰天又回到这里,我们心里真的好skr~wu~(以下为hook 模仿小红梅乐队的《drea跺m》)其实我们早已经认出你,因为你身上的小纸条早已经告诉我们,只有帮主都一直蒙在鼓里,所以他被你们狠狠打一顿是他的活该,我们都以做好了准备,欢迎大哥回到这里wu~wu……time”

      皇帝杨坚听完后笑道:“不错,老三这中文说唱也说的越来越好了,进入节奏很快,音调也很稳,就是最后的hook太一般,节奏太过散漫,曲调也不太明显,不会给人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应该再改改就好了䂴!”

      三头领继续唱道:“呦呦!切克闹!大哥说的好有道理,道理讲的是切中要害入木三分让人感觉大哥你好像真的是一个音乐专家后㐉世纽约街头的嘻哈歌手,不过作为一个资深的说唱歌手,即使你说的有理,即使你说得一点都没有错,我还会坚持我自己,我是一个字得都不会听得,因为这是我的style,我寞的范,我的solomon,skr~”

      帮主听完三头领说的话,满是不高兴的怒吼道:“你刚刚说你们早就都知道大哥回来了?你们怎么发现的?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当众出了这么大的丑,遭띇受了那么大的罪,被人打得死去活来,你们这几个小王八蛋竟然不闻不问?你们难道没看见,我几乎都快要被打死了!为什么不过来帮我?尤其是老三你个王八蛋,为什么不用箭远程狙他们?”

      三头领笑着说道:“哟哟,切克闹!帮主在山下刚刚跟大哥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了皇帝的身份原来是ꄩ大哥,帮主你没有察觉大哥的身份是皇帝꣯,活该帮主你被大哥的手下痛打和暴揍,那是帮主你的问题,怨不到我们兄弟,帮主你睁着双眼看不到事情的真相,反而让我们看见了你天下第一的身份,不断被人践踏不断殴打,我们喜上眉梢,我们乐在心底,好汉们只能吃一堑才能长一智,越是经历失败才会越是英雄好汉,希望大哥你通过这次的劫难,能够再次踏上武林的巅峰,成为ꞷ一个真正的好汉!大哥你不是天下第一不可耻,知道自己扁的身份地位才是最好~are you Ok?are you understand?我们不下来帮你,那是因为我们知道大哥是我们的兄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真正伤害你的事情!哦,你的明白……stop몧!”

      帮主惊讶道:“什么情况?为什么你们一下子就会发现,我却什么都不知道?大哥怎么没有伤害我,我刚刚都快被打死了!”

      三头领指着皇帝肩膀处的一片黑点笑而不语。

      帮主走进一看,只见那片黑点赫然是几个小黑字:“我是大哥李靖,我回家来了,我回来教大家九天十地天荒地老至尊无上如来神掌了。

      皇帝杨坚拍着帮主的肩膀,说道:“晚上不要在看小黄书了,确实是对眼睛不好!你离我怎么近都看不见,你跟个瞎子有什么不同?”

      帮主怒道:“我说我刚刚都快被打死了,怎么一个帮忙的人都没有?你们这些王八蛋!你们难道连一点点䏚同情心都没有,你们难道不知道帮主我已经快进入花甲之年了,我已经是个老人家了,已经受不得这样的苦难了!”

      皇帝杨坚笑道:“帮主的金钟罩,铁裤衩的功夫我可是知道!刚刚你被打的死去活来都是在演戏罢了,老三的箭都射不穿你的屁股,我手下打在你身上还不跟挠痒痒一样!你刚刚吐的血Ṛ都是红糖的味道,你作假装死的手段太差了,简直就像是地摊上骗人的ᬊ假把式!”

      金莲姑娘连忙打断他们兄弟之间没完没了的对话,疲软无力的说道:“先给我解毒吧,我都快死了!在解毒之前我想问问,你给我下得什么毒,这么的难防?还有我跟你大哥都吃了肉喝了酒,为什么只有我有事,你们大哥却没有事,一定他事先喝了解药吧?你们是不是已经串通一气了?还有刚刚说唱的那个三头领,你唱的不错,旋律和节奏都是相当的好,我看Ⰷ好你呦!”

      帮主低声骂道:“金莲ꚍ门的家伙,果然都是话痨,连交代个遗言都这么的磨磨唧唧婆婆妈妈没完没了!金莲姑娘,你不是马上就要死了吗?为什么还能中气这么足的交代后事?你其实刚刚应该气息奄奄的说话,语句之间最后是断断续续,那样才显得真实,像是你真的马上就要死了!”

      皇帝杨坚看着帮主嘲笑道:“帮主你的话也不少,真是一丘之貉!”

      金莲姑娘满脸幽怨的低声说道:“是不是你们大哥害我?我是不是要死了?现在我感觉我的灵魂已经开始游离在我的身体外,我似乎已经看见我死去多年的亲人向我慢慢走来!三头领,赶快给我解毒,要不然我马上就要死了!”

      三头领看着金莲姑娘笑着说道:“呦呦!切克闹!这个美女你真会说笑,大哥的朋友我怎么会下药。你现在的情况,我真的不知道!要不我过去给你号脉让你吃药看能不能帮你把毒解掉,这不是我下的药,你千万要知道!要是我下的药,我怎么不会知道!要是我的药,那可都是Ϡ兽药,药效都是让它们窜稀!要是我的药,你早就茅房里面不停的窜稀,你现在能站着不拉稀,说明这不是我的药,你可一定要知道。我来自草原,是个蒙古睠大夫,我人品正直,从来不说谎言也就say lie,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一个从不撒谎的男人skr~so~”

      金莲姑娘看着皇帝的眼睛,有气无力的喊道:“好你个杨坚,难道你要兔死狗烹?这毒药难道是你亲自下的?你这个没良心的无耻皇帝!我要是맰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皇帝杨坚无奈的说道:“呵呵,莲花妹纸多虑了!你我这么多年的知己,我就是害我自己也不会害你!”

      帮主看着皇帝杨坚,意味深长的说道:“其实我当年也是蒙古大夫,这毒其实是我亲自下的”

      皇帝杨坚看着帮主,愤怒的说道:“帮主你可以啊,用毒的水平提高的挺快呀!对别人下毒的手法不行,对自己人下起手来这么狠,赶独快拿出解药来,金莲姑娘可是我的知己,可不能让她受一点点㙋伤!”

      帮主听完皇帝杨坚的话,突然愤怒的吼道:“大哥怎么能怀疑我,我可是你的兄弟,你真正的知己,我怎么会害你的人!”

      皇帝杨坚看着帮主,无奈的对着金莲姑娘说道:“真的⋳不是我和我的兄聱弟,据我分析下毒的人可能或许只能是你自己了!金莲姑娘你怎么连对你自己都那么的狠毒,难道是你想给我们表现一下最毒妇人心?”

      蜴 金莲姑娘悲愤的说道:“我知道韩駼信和张良当年死前的痛苦了……不白之冤呀!”

      这时候,烧烤炉旁边的墙壁后,突然打开一个暗门,从里面爬出两个孩子。

      那两个孩子刚爬出来,其中的一个女孩揪着另一个男孩骂道:“跟你说不要随便尿촨尿,看你尿到烤肉上,把人吃坏了吧?”

      小男孩满脸无辜的低声说道:“我刚刚实在是憋不住了,我又不能尿在你身上!”

      皇帝杨坚笑道:“看来下毒是这两个小屁孩。童子尿对我们来说不过就是利尿,对金莲妹纸这样的神仙人物来说来说或许可能还真是一种剧毒的毒药!”

      金莲同样尴尬笑道:“要是童子尿的话,倒是不妨事。只要我恹自爆一次윇就可以解掉。”说罢,便“啪꣢”的一声炸成了万道金光。

      好在金莲控制了爆炸的力度,也就是相当于一个普通二踢脚的威力,不过那也把众人炸的灰头土脸。

      种看到金莲姑娘헹炸成了万道金光,小男孩顿时吓哭了,他边哭边尖叫ꞗ道:完蛋了,我的尿让人爆炸了!我杀人了,我可怎么办呀?我不想偿命,我还是孩子,我还没有活够!”

      小女孩看着那个满脸꙼泪水的男孩,目光无神,神色恍惚,阴森森的小声说道:“我~今天晚上就会~来找你~吃了你的小鸡~让你在随便尿尿~还我命来……”

      小男孩“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裤子也渐渐湿透了。

      鍦小女儿“哈哈”的大笑起来,说道:“小西瓜,你真丢人,这么大了还尿裤子!”

      与此同时,突然一阵金光灿烂,只见天空中浮现出一朵金色的莲花,接着那朵莲花渐渐幻化成金莲姑娘的模样,悬停在半空中!

      小女孩大叫:“真的是妖怪来了!莲花成精了,吓死人啦!”说罢转头便跑,瞬间就消失不见。

      那个小男孩则是脸色一白,“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看来是吓晕过去了。

      皇帝杨坚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笑道:“熊孩子果然很吵闹!西瓜更怂了,小北子更爱捉弄人了!对了,闹了这么久,二长牙还不出来!”

      只见皇帝身后的影子里,突然出现一人,那人浑身黑衣,手那一炳东洋武士长刀,吞吞吐吐的说道:“大哥……你好的干活…我一直都在……你的……影子里的干活!” 螟

      皇帝仔细打量了一骉番二头领,笑着说道:“二头领新卫流川枫的东洋忍术也快大成了!大头领呢?怎么还不出来见客!”뒆

      一团白烟突然幻化成一个白白的胖子说葥道:“阿拉尚号宁来了!阿拉一早就躲在这里!阿拉跟㡩大挰哥说,阿拉今早算了一卦,那可是上上卦,阿拉就知道大哥来了!”

      q皇帝微笑着说道:“大头领上海宁的幻术也很不错!四阴阳呢?”

      大头领认真的说道:“阿拉ꛒ是尚号宁,不是上海宁!”

      皇帝脸上满是笑意,认真的说道:“一样一样!都是一家人,何必分的那么清清楚楚!”

      一个英俊潇洒地书生突斑然出现在大家面前,他满头的秀发全部都飘在脑后,他看着皇帝,笑道:“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说罢,他将几绺头发捋在面前,笑道:“嘻嘻,大哥回来了,奴家可是真高兴!”声音竟然真的变成了银铃般女声。

      皇帝笑道:“四阴阳,果然更是不男不女了!我的小丫妹子呢?”

      一个红衣女子一摇三晃的从远处走来,脸上满是愤怒之色。

      那个女子看着皇帝的眼睛,满脸的鄙夷之色,十分愤怒的说道:“大哥为什么最后才想起我,最后才找我?难道我王小丫的身份和地位在大哥心里就那么低吗?”

      皇帝看那个女子,十分认真的说道:“因为朕喜欢你呀!最后压轴出场的才是真正最重要的人物,你在朕的心中很重,所以朕才让你最后㙡出场!”

      那个女子脸上的怒意尽去,出现了像花儿一样的笑容,满是高兴的说道:“大哥总是那么坏,假话说的跟真的一样,不过奴家很喜欢!”

      皇帝一本正经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呀!我可是那传说中的万年才得一见的诚实小郎君,从来都不会说假话。”

      众人齐道:“你现在假的连样子也变了,还敢说没说谎话!”

      皇帝笑着对帮主说道:“帮主,我今天怎么样?是不是演的很好?吓到你没有?我可是一直在向你暗示,我是你大哥李靖,可是你就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帮主无奈的说道:“现在我回味一想,大哥刚才的演出简直可以说是表演浮夸,形而上学,看不出大哥有任何的演技!再说你眼睛那么小,我又是近视眼,如何能看出你眼中的暗示!”

      皇帝脸上一红,低声说道:“你是在妒忌我的才华!我刚才假装没有认出帮主你,演的多么的出色,再看看帮主你的演技出,简直就是一个白痴!”

      帮主得意的回答道:“十八年来,我第一次打败了你,还把你生擒活捉,我才不管他是不是白痴,那才真是过瘾!”

      皇帝满是不高兴的回答道:“要不是你弟妹看得紧,不让我露出我的真本领,我会被活捉?我不过是在逗你玩儿!当年你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就更不是了!”

      帮主嬉皮笑脸的说道:“反正你输了!”

      皇帝满脸的严肃,认真的说道:“非逼的我让我出绝招!那个站着装晕的金尚书给我过来!露一手给帮主看看!”

      金尚书连忙睁开眼睛,走到帮主面前,说道:“我乃金莲坐下二弟子金择珠,幸会!”说罢,他便开始不停的旋转,越来越快,就像龙卷风一样!

      帮主瞬间便觉得眼花撩乱,头晕眼花,马上就晕倒在地,口吐白沫,身体还不停的抖动,就像羊癫疯发作一样。

      皇帝的笑声越来越大,金尚书的胡炫舞旋转的越来越快,帮主吐的也越来越多,抖动的也越来越快,就好像好多年前曾经经历的那样!

      导演:“咔!今天的拍摄结束了,大家收工回家,我们明天继续!”

      ~~~~~~~~䆛~

      【幕后花絮】

      导演:“出场人物太多了,不好拍重点人物!”

      编剧:“那两个孩子是本片的重点婡人物!”

      导演:“你不早说,我刚刚把他们的戏全都剪掉了!”

      编剧:“有时候台词少的才是最重要!”

      导演:“不要为了你写不出来台词乱找借口!”

      ꐦ ~~~

      王小丫:“西瓜有ⴌ可能是大哥的儿子!”

      观众:“又有一个太子?难道皇帝要另立太子?这么大的瓜,你是怎么知道的?”

      ꐟ王小丫:“老娘晚上跟编剧睡觉!”

      观众:“消息准确不!”

      王小丫:“老娘晚上跟编剧睡觉!”

      观众:“来源可靠不?”

      王小丫:“老娘晚上跟编剧睡觉!”

      观众:“根据我的分析ể,看来情况是真的!”

      王小丫:“为什么没有人关心老娘晚上跟编剧睡觉的事情?”

      观众:“这个已经是老黄历了,ꈅ算不得新闻了!”

      ~~~

      歏 编剧:“谁偷看了剧本,剧透死全家?!”

      王小丫:“我只是私聊了一下,谁知道被人转发了?”

      编剧:“跟谁私㝝聊?我找人干他!连ᩏ老子的女人都想动!”略

      王小丫:“你!”

      编剧Ḝ:“妈的好羞耻!估计是我手欠,没有细看,便随手分享了!”

      王小丫:“放屁瞅别人,⃏其实就是你!”

      ~~~

      观众:“为什么三头领要rap,还要freestyle!”

      编剧:“最近流行,大众喜欢,我就多写!”

      观众:“趁热度?”

      编剧:“我一向是时代的弄潮儿,总是引领时尚的风向ꏒ!”

      观众:“不要脸,你不过就是随波逐流的没有主见的普通人而已!”

      编剧:“当然,你也可以这么说我!”

      观众:“可是词写的太差了吧,既不通顺,有没有什么二连压,三连压的!”

      编剧:“rap已经是一个产业,是个产业就得有良莠不齐的歌手和作品存在!大家都得靠他吃饭,所以就得有好有坏!”

      观众:“词写不好也有振振有词的理由,我先把这条记到我的笔记本上,等领导骂我的时候我再回给他!”

      编剧:“不知阁下在哪里高就!”

      观众:“我是一个小学生,今年刚刚上五年级!”

      编剧:“年纪这么小就偷偷上网,小心我告诉你爸擃让他打你!”

      观众:“我妈是制片!”

      编剧:“祝福少爷阖家幸福,早登龙门,一飞冲天!”

      观众:“我妈ꮆ说我爸爸是……”

      编剧:“对不起,下了,拜拜……”

      䃶观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