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上不去

      男人平躺在被褥里,慢慢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似乎还没有从昏睡中完全清醒过来。

      “我这是在哪里?”男人揉了揉䫸自己的眼睛,仔细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环境。

      这是一间二十多个平方的屋子,墙壁和天花板都是木头做的。在屋子的正当中,︩是체一个大约一平米的火灶,在ꍈ火灶的正上方是一口已经烧得发黑的铁锅。铁锅被一根带끚有铁钩的,长长的竹竿吊着,而竹竿则固定在屋顶的房梁之上。

      “我还以为死定了韬呢。”男人最后的印象,是那一辆装满了建筑材料的渣土车。

      作为“城市土坦克,灵魂收割机”,那一辆渣土车不知道是不是在캔梦游,居然以60迈的速度直勾勾地向着一名小学生冲了过来。而从小就被教育要尊老爱幼的二十一世纪杰出青年힤,自뚼然就义无反顾地冲向了那个已畷经被吓得呆在了原地屓的小学生。

      在他意识消失的时候,他盿记得那个孩子已经被他推出了路面,而他,则如同一道优美的弧线,混杂着那一抹猩红,飞落在了几十米外的地上。

      “那个孩子应该得救了吧。”这是他意识消失前最后的心理活动......

      从常识来判断,在被土坦克迎面撞上之后,能够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男人对于俴现在能够活着已经十分满意了。只অ不过对于自己没有轝被白衣天使围绕,身上插满管子而感到吃惊。

      “难道说我的身体素濶质已经好到了可쇈以硬刚渣土车?”

      对于这个⭤想法,男人的脑海中转瞬即逝,他对于自己的身体虽然有信心,但쎎还不至于狂妄到那种地步。

      砝 男人试着抬了抬自己的手,能动,又试着抬了抬自釸己的脚,也能动。

      “看来,这次真是命大,不但没死,连伤都不重。”

      虽然对自己能够大难不死感到无比庆幸,但接下来发现的情况男人则无法理解。

      胯 㓢他的手似乎变小了,而且他的身高似乎也变繄矮了,身体也变得十分瘦小,那一条条皮包着的肋骨似乎说明他有些营养不良。

      这怎么可能,虽然ⓟ他是一אּ名宅男,但好歹平日里三餐从不马虎,而且둇也保持着每周三次的健身┨,浑身上下不说纂是一身肌肉虬结,但也有着看起来不错的箻线条,绝对不是如今这幅皮包骨的样子。

      而且,男人虽然不是学的医学,但在九年义务教育的基础下,基本的生物学知识还是有的,ꨙ人身体的发育是不可逆的,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够返老还童,ㆉ而现在的自己,绝对不是一个成年人的身形。眼下,还是找个人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有人吗?ゖ(誰かいるの?)”

      男ꂢ人尝试着喊了一声,瞬间就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住了,因为发生了两件让他有些错乱的事情。

      第一件事,他的声音变得清澈而又稚嫩,绝对不是一个24K的大老爷们能够发出的。

      第二件事,他说的是日语。

      虽然从来没有学过日语,但作为一名优质的宅男,由于常年迷恋二次元让他还保持着每周都看B站最新的番剧,这让他的日语푿也有了一定的基础。然而这种基础ၛ,也仅限于简单的几句,至于主动去讲,这是根本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被撞了之后,脑子进化了?”

      就在男人十分凌乱,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女人走进了慸屋子。

      ⷁ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清丽的面容掩盖不了眼神的中的疲惫和担忧,身上穿着一件绿色的衣服,这种衣服男人从未见过,有些像过去的汉服볳,但又不太一样,腰上系着一条蓝色的布质腰带,头上的头发则完全盘在脑后,显得有些鼓鼓囊囊,至于脚下,则穿着一双木屐。

      “新之助,你醒过来了。”

      看到男人醒了过来,女子快走험了几步,坐在被褥旁边,伸出了小麦色的双臂,一把抱住了男人,眼中含着泪,有些心疼,又有些欣喜地说道。

      被一个陌生女人抱住,男人有些发懵,好在女人似乎也是一时激动,很快也就松开了他。

      女人说的也是日语,男人虽然一时有些凌乱똋,젫但还是能够听懂的。

      “请问,你是谁啊,我现在在哪里?”

      男子用那有些稚嫩的声音问道。

      女人听到这话,一脸惊讶ꇌ,用手摸着男人的额头,上下沠打量着男人。

      “新癸之助你怎么了,我是你的妈妈啊。”

      “妈妈綒?”听到女人这么说,男子一脸惊骇。他完全没法想象一个看起来比他还年轻的女人是他母亲。

      女人也看出了男子的异常,原本已经有些放松的冑心情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孩子,你从树上摔下来,难道把脑子摔坏了?”

      男人确定自忱己陷入了一种自己无法理解的붒状态,对于揎现在的他来说,当务之急就是搞清楚他在那里,这个女人是谁。因此,他决定暂时放簭下尊严,先认下这位年轻的妈妈。

      “妈妈,我樿好像失忆了,你能给ᤛ我说说情况吗?说不定你一说我就都想起来了。”男子努力做出一副怯生生又天真无邪的样子,有些紧张地问道。

      “失忆了?”女人听到面前的孩子这廑么说,根本无法接受,但在孩子反复确认之下,她相信了孩子的话,眼眶中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女人用手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抓着孩子的手,开始诉说家里的情况,试图唤回孩子的记覤忆。

       在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讲解之后,男人终于对自己的情况有了一个全方位的认识。

      他穿越了。

      ࠑ 鐼 这是一个已经在电视剧、小说中用的已经烂的不能再烂的梗了。只不过,与大量的中国古代穿越剧不同,他这次是穿越到了日本。

      准确地说,是战国时期的日本。

      时间,天文十三年,对于一名只是通过二次元以及一些FBI warning的途径了解日本的有为青年而言,他并不知道这个年份所对应的具体公元纪年,只知道这就是那个军阀割据,群雄并起的波㸟澜壮阔的时代。

      地点,尾张国,清州町。 ě

      这个地方,男子相对就熟悉多了。这倒不是因为那些二次元,而是因为KOEI那一款经靖典著作髽《太阁立志传V》。那个后来叫做丰臣秀吉,最早名叫木下藤吉郎的尖嘴滑猴腮的家伙的诞生之地。无数次的开局都是从这里开始漱的。当然,不仅仅是木下藤吉郎,织田信长、德川家康等一批当世人杰都在这附믮近发迹。

      人物,新之助,5岁。

      初次听到这个名字,男子的嘴角不断地抽搐,他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个大番薯头,粗眉毛д的五岁男孩。这个男孩一边跳着光屁屁外星人舞,一边用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问旁边的年轻JK:“嗨଍,美女,你⢢吃纳豆喜欢放葱花吗?”。虽然这个孩子后来都被즉封为埼玉县的荣誉市ꟸ民噠,但如果说让男子堠去选择,他自问是绝对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去做那些事的。

      好在他还是他,内里的性格似乎并没有随着穿越而㹋改变,只不过脑海里多㹆了一郦些这个时代特有的知识而已。

      至䓚于姓,很遗憾,没ๆ有。对于当时的日本而言,姓氏只有达到了一定身份的人才会有,对于他这种平民家庭而言,是没有必要的。

      眃 新之助的父亲叫做新佑卫门,今年二䍞十七岁。估计看过《聪明的一休》的人都对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很遗憾,他的父亲与这个人毫无躹关系。或者说,这个名字在当时賺的日本甚至比李明、王磊之类在中国还要多。他的父亲只是珳当时清州町里的普通农民,平日里种种地,做做工㶺,如果大名要打仗,则被剺抓壮丁去上前线,这几年虽然也跟随着织田家和今川家打了几㣬仗,好在规模不均大,伤亡也不是很惨重,每次也都安然无恙地回来。

      新之助的母亲,就是他眼前的这个女人,名叫志保턔,也是清州附近的农家女子,今年二十二岁。在十六岁和新佑卫门结成了夫妻。这个年纪在今天看来,还妥妥是一名饭圈女孩,应该白天坐在高一明亮的教室里,晚上躺在被窝里不断刷着最新的偶像剧。但在那个年代,十六岁已经是可以结婚生子的成熟女性材了。志保也是一名十分贤惠的妻子,嫁过来后,任劳任怨,一年后生下了新⎡之助,在两年后又怀孕生下了新之助的弟杀弟桃之助。如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而新之助这ﶖ次之所以ꏇ躺在这里,原因也很简单——上树去掏鸟窝,结果没有抓牢,从树上掉了下来。好在和新之助一起去掏鸟窝的孩子看到新之助掉了下獊来不省人事,心里ò虽然十分害怕,但还是一边背着新之助,一边哭哭᣷啼啼地走回了村里。

      来到村里后,村医简单看了看,确定新之助没有什么问题,只需要休息几日就可以,志保这才放下了心,让新之助躺在家里静养。

      听完了母亲的这ࣈ些话,新之助仿佛还是在梦里一般,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天毡花板。他无法想象自己从一个三十来岁的有为青年变롗成了还묌穿屁兜的五岁男孩新之助,而且还是在这个日本最黑暗的时代。

      “别了,我的二次元,别了,我的switch,别了,我的FBI......” 彆

      薇 看맭出了孩子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志保也不敢太过急迫,想起了背新之助回来的孩子。

      “这次你摔下来,多亏了日吉丸,没想到那么瘦小的身子居然能够背了你一里多地。”

      PS:天文十三年是公元1544年,这一年织田信长10岁,丰臣秀吉7岁,德川家康2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