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芳湖边的东方美人

      约定时间已到,韩晨来到万豪大厦的大门前。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已经不是几天前的我了。”韩晨自信地走进去。

      上次因为不可抗力,他强行闯了进去。这次,已是今日不同往日。

      “这位先生,您有什么问题吗?”接待小姐问。

      听到这个声音,韩晨心中欣喜:“好巧,是熟人啊。正好,趁这次机会和她道个歉。”

      “呦。”正在韩晨准备打声招呼时,当接待小姐看到他这副面孔时,她早已大惊失色。

      “保安!保安!”接待小姐大叫,“快抓住他,那个人,他又来了!”

      韩晨满头黑线:“什么叫我这个人又来了,我又不是瘟神。”

      接待小姐的话引起了慌乱。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保安们已经来到大厅准备对韩晨实施抓捕,行动效率相当之快。

      “等一下!”韩晨急忙解释说,“别误会,我这次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我和你们总裁约好了,今天见面的是。”

      “证据呢!”接待小姐呵问。

      “这个……可我们是口头约定啊!”韩晨满头大汗。

      “那抱歉了。”接待小姐眉头一皱,“抓住他。”

      “住手。”保安们正要冲上去,一个声音制止了他们。

      韩晨抬头看去,一名少女正在楼上向他招手。

      “他是夏总重要的客人,不是什么可疑的人,你们散了吧。”刘甜甜小跑下楼,对着众人说。

      “可,那天……”接待小姐还想要说些什么。

      “好奇心害死猫,有些事不是你们该知道的。”刘甜甜冷冷地看着她。

      “对,对不起。”接待小姐连忙鞠躬道歉。

      “这次就算了,以后记着,别、问、那么…多!”刘甜甜一字一顿,声音中不带一丝温度。

      “走吧。”刘甜甜对着韩晨说。

      “啊,哦!”韩晨愣了一下,跟了上去。

      上楼后,在四处无人的地方,刘甜甜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抱歉。”刘甜甜带着歉意说,“是我没有安排好,让你一来就遇到这种事。”

      “刘甜甜?”韩晨小心翼翼地问,“你是刘甜甜吗?”

      刘甜甜一脸疑惑:“你为什么这么问?难道我今天的样子变化很大吗?”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刚刚…和那天……”韩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那种威风凛凛气势和前几天的那个怯怯生生的小姑娘根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释放出来的。

      “哦!”刘甜甜恍然大悟,“原来你是说那个啊。”

      韩晨点头。

      “那个是夏总教我这么做的,他说我这样做在公司会很好过,不会遭到排挤。”刘甜甜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那是他吗?”韩晨不可思议地说,“你确定那不是他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什么的!”

      “可,我没有听说夏总有哥哥或者弟弟什么的啊,不过夏总倒是有个妹妹。”刘甜甜认真地想了想。

      “啊,到了。”刘甜甜指着面前的门说,“你在这等我,我去汇报一下。”

      “不用这么麻烦。”韩晨直接上前打开房门大喊,“姓夏的,我来了。”

      刘甜甜急忙跟上去想要拦住韩晨,可终究她还是慢了一步。

      夏文翰听到韩晨的声音并没有动,他平静地端着咖啡看着窗外的风景。

      见夏文翰没有理会,韩晨想继续叫他,却被刘甜甜拦住了。

      她小声说:“夏总每天早上总是会挤出一点喝咖啡,这个时候他喜欢看窗外的风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们不要打扰他。”

      一会儿,夏文翰放下空杯,叹气:“你不知道进门前要敲门吗?”

      “嗯,现在知道了,那下次一定。”韩晨一脸认真。

      “在下面他们为什么还会拦我。”韩晨问,“你没和他们说今天我会来找你吗!”

      “这个啊!我忘记了。”夏文翰笑着说。

      韩晨知道夏文翰是故意的,这个人真的是特别记仇。

      韩晨握紧拳头,他又出现了想要揍他的冲动,深吸一口气,问:“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就可以。”夏文翰转动椅子,“甜甜去准备一下。”

      “嗯。”刘甜甜点头,离开房间。

      “对了,你身边的那名女孩呢?她怎么没来?”夏文翰看着韩晨漫不经心地问。

      韩晨皱眉脸上满是寒意,冷声威胁:“你敢动她,我就杀了你。”

      “哈哈。看来你很在乎那名女孩啊,她是叫青灵对吧。”夏文翰双手交叉,笑着说,“别担心,我们不是敌人,我问只是出于关心。”

      “我可不觉得你有那么好心。”

      夏文翰没有说什么,起身走到韩晨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走吧,车备好了。”

      “他们已经到达B省,一切都按照计划顺利的进行着。”一人汇报。

      “那,我们也开始准备吧。”黑袍人起身进去漆黑的通道中,“不然,这一趟岂不是让他白来了。”

      “欢迎来到B省,一个梦幻般的城市。”在车上夏文翰对着韩晨说。

      虽然听起来好像是在赞美,可韩晨却听出了一丝掩盖不住厌恶。

      一会儿的时间,车子就开到了一家酒店门前。

      “文翰酒店?”韩晨疑惑地问,“你不回家吗?”

      夏文翰缄默,面无表情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韩晨不再说话。

      自夏文翰到达B省时就开始变得不对劲了。韩晨也懂得察言观色,既然是一个不愉快的话题那就让它快些结束。

      夏文翰和韩晨刚下车,便有人前来迎接。

      “少爷,房间已经安排好了,随时可以入住。”男人恭敬地说。

      “嗯。”

      “这位是?”

      “客人。”

      “我现在就为客人安排一间套房。”男人说。

      “麻烦了。”韩晨道谢。

      “您客气了,少爷的客人就是酒店的客人。”

      韩晨和夏文翰一起走进酒店。

      在和男人交流了一番韩晨得知男人是这家酒店的经理,这家酒店是夏家的产业,而夏文翰则是夏家长子。

      …………

      “哎,这位大姐。”韩晨叫住前面正在行走的女人。

      那个女人转身脸上表情不悦:“干嘛!”

      “请问,你知道……”

      “不知道!”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我还没问呢。”韩晨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头。

      “哎,这位大哥。你知道文翰酒店怎么走吗?”韩晨又拉住一名男人。

      “知道啊,你先往前看到那家包子铺然后往左继续走看到……往右走……再往左……然后直走500米就到了。”男人对着他说了足足1分钟。

      “呃,我知道…了。”韩晨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其实韩晨听的头都昏了,他不知道自己竟然走了那么远。

      他垂头丧气地走在大街上。距离‘族会’还有四天,他没有心情安逸的躺在床上等待那天的到来。

      所以韩晨决定主动出击,但没有经过充足的准备便出门的后果便是迷路,身无分文。

      “天啊,来个人救救我吧。”韩晨在巷子里仰天长啸。

      不对!巷子?这是哪?我是从哪进来的!

      韩晨看着面前四通八达的通道绝望了。

      “算命啦,不准不要钱。”

      这时一位老者向韩晨走来。

      老者身着灰布长衫,手中握着幡,幡上写着‘乐天知命故不忧’。

      “这位大爷,您知道这里是哪里吗?”韩晨走上前询问。

      “这里啊……”

      “什么?”韩晨疑问。

      “你先找我算上一卦我就告诉你。”

      “嘿,你这老人家,怎么这样。”韩晨被气笑了,“你怎么不直接向我要钱啊!”

      “不行不行,我这是可原则上的问题。”老者摇摇手说。

      “你真的会算命?”韩晨问。

      “当然。”老者摸了摸花白的胡须。

      “那你怎么没算到我没钱呢?!”韩晨得意地笑了。

      不知怎么得,韩晨竟然为自己身无分文而高兴起来。

      “小子,算命可是需要生辰八字的。”老者吹胡子瞪眼。

      韩晨挠了挠脑袋,尴尬地说:“好像是。”

      “行了,这次为你卜上一卦,就当以后你就欠我一次人情得了。”

      老者神情自然,手中掐着不知什么手法,嘴里也不知道念叨着什么。活脱脱一个神棍的模样。

      “我还没告诉你生辰八字,你是怎么算的。”韩晨一脸鄙夷地看着老者,“不管你说什么,这人情我可不认。”

      老者眼睛一瞪:“你的生辰八字我可是向阎王要的,这耗费我太多寿元,这人情你必须认。”真是活像一个老无赖。

      “是,是,是!那大仙,那您都算出什么啦。”韩晨算是懂得了,说不过那就不说了,忍一时风平浪静。

      “出生不凡,天人之姿。你现在所受的苦都是为了将来的辉煌铺路。古话说的好,‘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增益其所不能。’根据我卜算……你以后会保护整个世界。”

      “怎么样,感到值了吧。”老者一脸神秘,“这可是天机,天机不可泄露,你可别乱张扬啊!”

      韩晨被雷到了,他没想到电影里这种老套的剧情竟会发生在他身上。

      他竟然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时候遇到这样一个老无赖,老骗子。

      韩晨捂面大笑。

      今天发生的种种真是太荒唐了,太奇妙了。就和演话剧一样,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你先别急着高兴啊。”老者拍拍韩晨的肩膀,“成为英雄的旅途可是十分艰辛的,要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你可要做好准备啊。”

      经过刚刚的发泄韩晨停了下来,一脸平静地看着老者。他感觉自己的心性进步了不少,已经能平静地面对各种事情了。

      “那…请问……您,这里是哪?!”韩晨咬着牙,一字一顿。

      “这里啊。”老者摸了摸胡须,“这里我也不知道是哪。”

      “再待下去就是死路一条。”韩晨心里窜出一个念头。他没有废话,随便找了个方向疾步奔走。

      韩晨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突然的他看到前面有人向他走来。

      大喜,抬头一看还是那位老者,他笑容缓缓地消失在脸上。

      韩晨扭头准备逃走,却被那位老者叫住了:“哎,小伙子,别走啊!虽然我不知道这里是哪,可我知道怎么出去。”

      韩晨喜出望外:“怎么出去?”

      “出口嘛,就在这。”老者指了指地面。

      “老人家,我又累又饿的,已经这么惨了,您就不要逗我了。”。韩晨哭丧着脸。

      “我怎么会逗你呢。我还指望你出去还我人情呢。”

      “有时候路不单是要用脚走,还要用心。”老者微微笑了笑,提着幡扬长而去。

      “用…心?”

      “难道?!”

      韩晨一副‘大师我悟了’的表情,闭上双眼,席地而坐。

      不一会,韩晨站起来,一脸疑惑。

      “不对啊,怎么没用啊。我什么都没感受到。”

      他摸着下巴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是……”韩晨喃喃自语。

      只见他紧闭双眼,慢慢地在巷子中行走。

      “哎呦。”

      韩晨惨叫。他揉着鼻子,看着面前的墙壁,破口大骂:“骗子!你个老神棍骗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