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本v1.256

      这名医闹因为妻子难产而死, 一尸两命来医院᜜闹事。很不幸,怀孕的顾灵均在这个时候撞到了枪口上。

      因自己的不幸而无法忍受他人的幸福,因自己失去了妻子和孩子, 所以希顽望䕄他人品尝一样的痛苦,不理『性』的˯情绪是最难预测的,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现实中发生的事往往无法用逻辑去解释。

      在他人看来,这对顾灵均和江楚些来说简直是一场无妄之灾, ཪ无论是对犯罪者有怎样的愤鹞怒都可以理䷘解。然而对此时的两人来说,无论是犯罪者还是旁观者都无足轻重。

      江楚些身体僵硬地搂着顾灵均,顾灵均缓缓却坚定地推开了她。

      “对不起楚些, 从相遇开始我就一直在欺骗你,你所看到的并非⭮是真实的我,所以不要再为了保护我而做这样的事了。”

      “灵均?”

      江楚些鷵无法理解她的话语, 只能神情呆滞地望着她。

      顾灵均轻轻握住她的手臂,指尖颤抖:“从最初、最初开볅始,我就是带着目的接近你。䷢我想让你喜欢我,ﷷ 想让你死心塌ḉ地地爱上㲙我,想成为你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滯 江楚些脑中闪过了一个抓不住的念头:“不要再说了……”

      “不,你听我说完。”顾灵均面带微笑, 眼噫眶中却尽是泪水,“你总是这样奋不顾身地救我,毫无保留地爱着我,不管久我做了什么事都愿意原谅我,你难道从곆没想过这是不是你的真实想法吗?你难道从没想过, 自己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江楚些唇瓣微张,大脑中熟悉的疼痛再次袭来⍄,严重的耳鸣扰『乱』着她的思绪。每当这种时刻, 她总是难以逻辑清晰地思考。所以此时此刻,她只能呆愣地听着顾灵均缓慢且坚定地说下去。

      “你有没뷝有想过,自己究竟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爱上我?”

      江楚些的大脑嗡嗡作响,顾灵均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落在她的耳边⅐。

      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䧫么意思?

      “和联平会什么的根本没有关系,楚些,这一直都只是我们之间的问题。”㲖顾灵均望着江楚些的眼睛,笑容逐渐苦涩,“是我诱骗了你,设计了你,辜负了你。只要둋和我在一起,你的惶恐不安永远不会有尽头,这样的情况也永远不会结束。”⎍

      江楚些直定定地盯着顾灵均的脸,喉头쩭发紧,如同一片浆糊般的大脑中终于形成了一个清晰的念头。

      “你知道……”

      “是安,我知道,”顾灵均的神情无比平静,“所以,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做。”

      “不……不、不,灵均——”

       顾灵均放开她的手,轻轻打断了她的话:“我一直都想找个机憥会告诉你,我已经申请去国外进修……楚些,我们分开吧。”

      明明已经经历了那么多次的轮回,她先前竟还抱持鎃着那么天真的想法,既不想和江楚些分开,又希땤望可以改变Ṵ她的状态。

      明明不由她来亲手斩断这份因果的话,楚些就会越陷越深,她却因为贪恋这太过珍贵的温存而无法下定决心,企图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和行动来拖延时间。

      鹐“我不要!灵均、灵均……”江楚些头痛欲裂,几乎无法思考,但她非常清楚一件事,如果什么都不魯做,灵均就要离开她了,“我不在乎那些,我不在乎你说的事。就算你欺骗了我也没有关系,我就是为你而来的。灵均,不要离开我……”

      커顾灵均的眼角终于落下泪来,江楚些的爱흦沉重、深刻而卑→微,这或许就是她原本所希望的鞚爱意。她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改变了江楚些,让江楚些成为了只为她存在而失去了自我的人。

      她⨦对江楚些所做的罪行远远超过了徐文,超过了联平会,也超过了这个世界的恶意。对江楚些来说,她才是最大的噩梦。

      “可是我在乎,”她坚定地推开了江楚些的手,一字一句地道,“楚些,我在乎。所以,我要离开你。”

      “啊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就要离婚了?”顾怜想不通,接到消息后她匆匆赶到b市,原本还以为只是小两口闹个别扭,没想到女儿却异常地坚定坚决,江楚些都回先涗前的小破屋住了,“꼲这离预产期都没一个月了,两人怎么就闹起别扭来了?是因为医闹那件事吗?可人楚些为了保护灵均都受伤了㠿啊,灵均怎么ẻ还要和她离婚呢?”

      “你问我我问谁?”

      别说顾怜不清楚了,就连天天和两人见面的沐卿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天早上两人还那么恩爱,江楚些陪着灵均去做漹产检,中途听说了医闹的事,下午回来灵均就说要和江楚些离婚。

      事情快得让人措手不及,一开始她以ⴇ为是江楚些做了什么让顾灵均生气的事,结壆果后面听说完全不是这样。

      为⡼了保护灵均,小江还受伤了呢!

      “你说……是不是江楚些出轨了?”

      顾怜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毕竟平时江楚些的表现实在是没有任何可以诟病的地方。

      “怎么可能?她就差时时缠着妸灵均了,就算上班也是每隔两小时就一个电话。你要是这么给我打,我肯定早受不了了。你说她怎么可能出轨,又哪里来的时间出轨?”

      “哼,alpha想出轨多的是办法,我看就是她不检点,惹灵均伤心了㮎。”

      “你就别『乱』猜了,灵均都说不是了。”

      “好,那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什么?两人之前爱得死去活来,这都还没一年呢,怎么就要离婚了?”

      “啧,你小声一点批儿,别被灵墜均听到。”

      “她都똱要离婚了,我们说说怎么了?我不但要让她听到,我还要去问她!结퉙婚离婚是那么儿戏的事쪰吗?两人要死要活地在一起,现在说离就离,不说她自己,她懶就没ࠠ为顾家想想吗?”

      顾怜原本是打算等顾灵均生了孩子就给两人补办婚ﴄ礼,到时候弄得风光些,别委屈了女儿,也算是对江楚些衛否认补偿。

      这几个月她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斂想着暗地里谋划,等孩子出生了给两人一个惊喜。

      洌结果喝她这惊喜还没送出去,顾灵均就先给她羌送了个惊吓过来。

      澺“要离婚总也得有个理由吧?就算再怎么疼灵均,我也不可能同意她毫无理由地离婚!这一次,她非得说出个一二三来不可!”

      “蹘那么妈妈,你愿意接受什么样的理由呢?”

      “灵均!”沐卿听到女儿的话,埋怨地看了妻訪子一眼,“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怎么出来了。”

      顾灵均面『色』平静,眼角却泛着红肿。顾怜见她脸『色』不好,方才的激动便化作了担忧:“你这孩子,这种时候瞎折腾什么?伤心伤神又伤身。有事就好好谈嘛,哪有动不动就离婚的㲖?”

      顾灵均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的做法很说不过去,但她已经不想再拖了。

      “我和楚些必须分开。”

      “怎么就必须分开븮了?她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告诉澓妈妈,妈妈帮你教训她。如果不是很严重,你就谅解谅解她,结了婚是过日子,磕磕碰碰很正常。”

      “楚些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是我寸对不起她。”

      顾怜惊呆了:“你、你怎么对不起她了?”

      顾袀灵均叹了口气:“她为了救我已经两次受伤了。”

      “保֪护伴侣本来就是alpha的义务,她愿意保护你是好的,但你叮也没⬭必要因Ɲ此自责啊。就算自责,你、你自责却要和她离婚,这逻辑上也说不过去啊!”

      顾灵均知道这件事和父母解释不清楚,索『性』不再说。

      “另一方面,我想出国进修,虙然后去莫瑞枿上班。”

      ޟ

      脮“你这事之前说过了,这和离婚有什么关系?你油要去錓国外就去国外,要在莫瑞上班就在莫瑞텊上班,楚些还能拦着你不成?她要是不准你做自己想做的事,妈妈帮你教训她!”

      ⦈“她没有不让我做,她只是太过迁就我。”

      “迁就你难道不好吗?笢”

      顾怜当初对江楚些的意见有多大,现在的改观就有赹多大,擫说真的,她到目前为止还真没见过在鐰事业上这么上进,对爱人又那么体贴的alpha了。

      虽然碍于面子没怎么表达过,但顾怜心底对这个女婿是越来越满意的。 䨥

      “嗯,不好,我不希望楚些为我而活。”

      “这……哪ﰅ有你说得那么㕁夸张?你们现在是年纪小,楚些爱重你才表现得有些黏人,等你们年纪再大点就好了。你们彼此相爱是好事,互相体谅也是好事,干吗要走极端呢?”

      숮 是啊,如果可以顾灵均也不想做得那么决绝。可是当仍在怒火中的江Ⲳ楚些毫不犹豫地将她护在身后时,当江楚些毫无原则地选择原谅她时,当江楚些全然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只顾⓼着向她道歉时,顾灵均知道事情不能옙再拖下去了。

      这不是她所了解的江楚些,也绝非是一个拥有健康独立人格的人所该有的表现。

      䥌 “妈妈,既然你这么说,那醇么我们就该等年纪大点的时候再看吧。至于现在,我坚持和楚些分开,请你帮㫍我找一位律师起草离婚协议。”

      辠 顾灵均固执己见,顾怜怎么都说不动她,到最后也不禁有了些火气。

      嶾“这是你的想法,楚些是什么想法?她要是没做错任何事,你打着为她好的旗号和她离婚,难道不是更加伤害到她吗?”

      顾灵均抬起眼来,目光明亮:“结婚或许需要两傢个人的同意,但离婚不需要。不管我出于什么理由离婚,这都是我的权利。而且,我什么时候说是为了楚些好?妈妈,这是我的私心,我不想楚些迁就我,只是为了不增加自己的罪롿恶感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