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极端穿环

      剑州隶属剑南道,下辖普安、黄摚安、武连、梓潼힅、阴平、临津、永归、剑淅门八个县。

      識剑州名义上属剑南道훚管辖,但实际上剑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统治者,在这里,大唐皇朝的律令想要实鑺行,必须经过剑阁的同意,否则ー,就是一纸空文。

      顾名思义,剑阁乃是쾣一个剑道宗门,门派建立时间已逾万年,比大唐王朝的历史还要悠久,传闻门中有隐世的剑仙镇守,底蕴深厚,再加㱭上剑修又以杀伤力著后称,万里之外取敌៩首级并非虚言,同等级高的修士,剑修可谓是无冕之王!

      꼔李青莲对剑阁之名仰慕已久,如今,又恰逢剑阁准备大开山门招录弟子,他自然不愿意错过!

      李青莲准备和牨他父亲李鱼说说自己想法。

      自从ਆ十六年前开始,李鱼便喜欢上了喝酒,和李青莲说的最多的话就是:‘青莲,还有酒吗?’或是‘青莲,去怑给我买酒?’。

      李鱼经常醉的不省人事,也很少打稿理自己,这让他看起来依旧有些颓废。

      但是,今天李鱼却是清醒着的,因为,今天是李青莲的十六岁生日,也是千萱的忌日!

      盛 十六年的时间过去,岁月并未在李鱼的脸
上留下痕迹,倒是他的鬓角多了几缕白发,让他看起来更具成熟男人的魅力!

      ⌡李青莲⯳说道:“爹,孩儿准备去参加剑阁的入门考核。”

      李鱼点点头道:“这十六年间我只让你读书却从未传授你任何修行彜法门,你븴可知为何槎?”

      李青莲和李鱼虽同在一个屋檐下,但是二人很少有像今天这样的正式谈话。

      李ƪ青莲自然知道不论是他的母亲千䞛萱还猪是父亲李鱼应该都是极其强大的修行者,否则,怎么可能会具有㈆逆转生死这样的能力。

      奇怪的是,这十六年间,李鱼毊从未向他提过有关修行的事情,都是他自己通过一些典籍知晓的。

      李青莲摇头道:“孩儿不知!”

      ͳ 李鱼뛅起身抬头看着远处接天的莲叶,缓缓地说道:“脷你母亲是蜀地世家千満家的小姐,而我是大唐王朝的十三王子,我厌倦了王族的勾心斗角,所以,便远远离开了都城长安,来到了这青莲乡,就是⧽在这里我젵遇到了你的母亲。” 鞾

      李青莲心里吐槽:难怪想给我起‘长安’这个名깏字,恐怕与父亲的出身有关吧!

      郪 李鱼继续说道:“那是十八年楖前的夏天,我一个人泛舟在垻这莲花塘中酗,你母亲也腥因躲避家族的联姻而来到了这里,那天,你母亲穿着一件翠绿色的连衣裙,人面荷花相映红,我当时就ጾ决定要娶她。”

      李青莲继续吐槽道:果然,在哪桼里都是看脸的。

      李鱼说道:“我们ⷃ一个是世家嫡女,一个是王室王子,婚姻爚从来都ᷣ无法自己做主,但༺是,我和你母亲决定反抗。李家和千家都派了不少的高手⻣前⩼来捉拿我们,但都被睹我们击败蛟了。”

      说到这里,李鱼的脸上闪现出一抹豪气。

      李青莲做了뛖个忠实的捧哏,道:“事情不会就这么轻易解决了쇊吧?”

      李鱼摇头道:“当然不会,他们先后派了九እ波人前来,但是都铩羽而⏠归,我和你母亲不厌쑰其烦,頮于是和家族和解。”

      李青莲知道重点来了,好奇道:“和解?”

      李鱼点点头道:“不错,他们虽然有实力将我们彻底击杀,但是,毕竟是血亲,很难下死手,他们也不愿意耗费太多的气力在这件粊事情上,而我们也不愿意一直被追杀,所以,双方达成和解:我和你母亲ꆀ被逐出家族,有关家族的功法只可自己用,一律不准往下传。所以,我才没有向你传授过任何功法,一方面是我不希望你再和大唐王室扯上什么关系,另一方则是쌎因为剑阁。”浭

      李青莲疑惑道:“这和剑阁쓔有什么关系?讀”

      䚔 李鱼解释道:“剑阁传承万年,乃是真正的剑道大宗,即使䛂是在大唐王ឮ朝也是鼎鼎大名,剑阁的縃镇派功法《青莲剑诀》乃是一部直通仙台境的功法,比️大Ớ唐王室的功法更玄妙,即使你辌不说,我也会让你去剑阁修行。”

      李青莲恍然道:“原来父亲早就有安排了。”

      پ 李鱼点头道:“不错,修行一事在于厚积薄发,过早的修行可能会揠苗助长,所뒑以趀,这十六年刻意没有传授你修行功法,也是为了磨练㦌你的意志,而读书可以使一个人明心见性,为你未死来打下坚实的基础。读万朔卷书,行万里路,如今,你已经读了万卷书,是时候行万里路了。” 迚

      紓㯣李青莲终于知道了自己父亲的苦心,前世他是一个孤儿,后来遇见了摸金校尉揳胡天那个老头子緆,整天不是下墓,就是在下墓的路上,除了看风水,哪有时间学习知识೯,这十六年倒是静下心来狠狠恶味补了一番,即使比不上那些饱读诗书Ჺ的鸿儒,但是最起码也能考个秀才了。

      李青莲感激道:“多谢父㤴亲教诲。”

      䨃 罞李鱼道:“你我父子棢之间无需如此,走吧!我们去祭拜一䒕下你母亲,想来,她泉下有知,也想要看看你。”

      李青莲点点头,李鱼一直以为他对他母亲没有印象,ힴ其实,他从未忘记过母亲温婉的面庞,只是这件事情太过离奇,他从未说起过。

      带上早就准备好的香烛和纸钱,父子二人来到了千萱淭的衣冠冢,因为千萱整个人都被轮回吸走,也只能立个衣冠冢了。

      李青莲恭恭敬敬轹地上了三柱香,磕了三个响头,然后,콱向千萱讲述自己这一年来的经历。鎿这是他每年⪭都会做的事情。

      ڲ 一直到月上柳梢头之时,他才把自己这一숐年的经历讲完,重要的事情,他甚至写成了文章烧给母亲。

      ᖍ 李鱼就那么一婟直静静地听着,直到李青莲讲完才开口道:“青莲,你先回去吧!让我单独和你䪙母亲呆一会儿。”

      垁 李青莲知道李鱼每年都会如此,甚至每天都岷会找个清醒的时间来这里坐一坐,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父亲对自己母亲的爱,也就愈发明白这十六年,他的父亲有多难熬。

      馊 默默点了点头,李青莲把时间和空间留给自己的父亲和䬐母亲。

      十六年生死两拟茫茫ﮀ,明月夜,断肠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