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女图

      9“听说,陈英华要回来了!”

      韩松林愕然的看向说话的捌母亲张素芸,有骡些惊讶䖘问道:“妈,你怎么知道的?”

      张素芸好似说一件小事的样子:“听莫老太婆说的。”

      ᴮ这莫老太是谁啊?

      柳东玉烟见韩松林的表情,就知道他估计忘了,小声提醒道:“陈칙英平的鞮妈!”

      Ꚍ 哦,这样子说的话,韩松林倒是有印象;和韩泽坂奶奶的关系是相当不错,经常的是走动。

      赊“陈英平在县城里面买了套房子,现在也是搬到县城里面来了,把他妈也是接到城里面。”

      韩松林还真的惊讶了:“陈英平在县城买房子了?”

      亮 혓 “对啊,你不晓得哦?”柳玉烟奇怪的看向韩松林,他和陈英平的关系之前不是挺不错的嘛。

      韩松林轻微摇头道:“这个,我꡴还真的不晓得。”

      同时,心里面不住感叹:万万没想到啊,陈英平居然会在城里面买房子。

      惇 上一世,陈英平可是一直就蹲在农村,叫他去打工,有几年去了,可过了几年时候,死活不去打工;就在村里面种地,一个人种好几家的地。

      反正,那个时候村里面,很多人出去打工,地也是不种了。

      韩泽还问过陈英平,说为什么不出去打工?

      隁 陈英平的回答:“我为啥要打工,给老板赚钱,我又没赚到啥钱!”

      这话,说得倒是挺有道理。

      可咋就没有算一下,相比起种地졼来说,打工能够赚到更多的钱。

      以后倒是有不少人在农村承包土諬地봊搞什么养小龙虾,养鱼,或者种果树之类的。

      反正韩松林是没有听说有人是赚到大钱的,最多坚Ԭ持几年,就不弄了;还是出去打工来钱更多。 

      陈英华的事情,并没有在家里面引起什么太大的波澜,饭桌上提上一句,就是过去。

      㥆国庆假期来临,此时的国庆假期还斷只有三天,不调周末来凑成7天来个长假。

      当然,国庆的话,自然是得要銆搞一些庆祝活动什么的。

      韩松林参加了县里面组织的一个庆祝活动。

      这活动是县里面各部门是组织的,表演些节目什么的。

      现在的人,可不像是未来那样子多才多艺什泇么的。

      能拉上一个二胡,弹个筱钢琴什么的,那都是能埚够引起大家无限注㔫意。

      周有为坐到韩ェ松林的身边,脸上带着看䍛似温和的笑意:“韩老板,好久不见!”

      誴韩松林还㱹真的没有注意到周有为过来,见状赶紧是和周有为握手道:“哎呦,先前的时候,没看见您!真的是,好久不见,上次一起去钓鱼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在见!”

      周有为:“那什么时候有空,一起约一个?”

      “行啊,我这什么时候都有空,就看您了!”

      说什么时候都有空,听下就行,这绝对的客气话。

      “国庆的时候吧,元乐酒厂那薼边有一个水塘,里面养了不少鱼,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

      元乐酒퐾厂妎!

      韩松林今天来看这表演的时候就在想,肯定会有人来和自己说这个事情;这不就是来了嘛。

      캿 这两天,韩松林也是叫人去打听了下元乐酒厂到底是怎么回事。

      县里面向元팲乐酒厂投入不少,寄錼希望说这个酒厂是能够红火起来。

      峈 뿺前几年的时候,那还真的不错。

      可随着市场上面,各类酒逐渐多了起来,元乐酒厂的酒⦣也就开始卖不动。

      甚至,有的时候还成为乐水酒厂的一个原酒供应商。

      特别最近两年时间,这酒是更加ീ卖不动乗。

      ᯙ勄 白酒行业赚钱,可要知道,无论什么行业,最终赚钱的肯定是头部企业。

      头部企业占据行业利润的百分之九十,其余企业来分剩下百分之十。

      而且,还不是一家企业来ퟋ分,而是数千家企业来分这百辏分之十。< ᜣ

      炡所以说,白酒行业做不下去的酒厂,也鶫特别多。阧

      什么ಛ国优,部优酒厂,倒闭的那根本算不得什么。

      韩松林这叫人一去查元乐酒厂,说实话,那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元乐酒厂还获得鎇了不少的荣耀之喂类的。

      甚至还出国去参展。

      好吧,拿៮回来一个,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奖。

      嗋 现在的华国,很多的产品特别热衷跑去国外参展。

      或者说,在宣传ो的时候,说我这产品是获得了什么奖,听起来越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越好。

      弱 甚至连发证的机关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

      某牙膏广告的牙防组,绝对是时代特色的浓缩。

      皼没有认证,那就自己搞一个组织来给自己进行认证。

      迷“周县,听说元乐酒厂,县里有意出䝕售?”

      周有⠖为:“怎么,韩老板也有兴趣?”

      “这个吧,倒是还真的有那么点兴ꯁ趣。”

      韩松林回去想了一阵,现在金六福酒卖得还不错。

      说卖疯的话,那的确有些夸张᭶,可销售情况是秬的确喜人。

      未湧来的话,国庆这段时间到春节爩前,肯定是酒水销售的旺季。

      现在就三天假期,所以销售情况虽然上扬,也算平萧稳。

      经过半个月时间的广告宣传,金六福酒也算是在壁不少人心中有了印象。

      各地卿不少酒类的经销商单子也是纷纷的发到了福炉乐酒业。

      炟福乐酒业现龖在也是一般将酒是用货车发到某省봌会城市租赁的仓库内,然后经销商就是可以直接到仓库内提货就好。

      这样子,有助于说快速的进行销售。

      趁着这几年时间酒类消费比较旺盛,先赚钱在说。

      最少,흜得要赚足够能够抵御接下来风险的钱。

       白酒行枲业,酒厂这边的话,算得上是一个重资产行业。

      酒罐当中存储着几轑千吨的堀原酒,那可得要不少资金。

      擂新酒从酿造车间生产出来,可不是说就能够马上就灌装成为成品酒,还得要放几年时间。

      时间的长短不定,像是茅台的话,一般是会先放五年밷时间。

      按照现在福乐酒业的销售速度,之前剩下的一些原酒肯定是用不了多长时间。

      那么,福乐酒业就是必须得要找合格的原酒。

      觮 在蜀川,酒厂众多,所以买原酒什么的,倒不是说有什么难度。

      像是邛崃,那可是全慲国最大的白酒原酒生产基地。

      现在是了吗?

      韩松林还真的不怎么清楚,反正未褠来的话,是达到这个程度的。

      周怼有为微微靠近韩松林,驡低声道:“元乐䵔酒厂,磇县里面是想要尽快是出手,好是收回一些资भ金,改善县里的࢒经济。”

      韩松林闻言,有着些愕然,这到底什么意思啊? 괨

      和周有为聊了几句之后,韩松林又是和邓应修单独的说了话。

      相比起韩松林这个不ᵝ在官场Ⲋ的人,攑邓应춡修对里面的一些事情,可门清。

      “ꂣ有传言说,市里准备将陈英华派回乐池,周有为这心里面慌了,他也是想要更进一步。”

      想要更进一步,那肯定得要有政绩才行。

      韩松林突然是不说话,自己这将酒厂接手,然后又是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是让他们看到了机会?

      真的是有一种,冐我不涉入江湖,ௐ可江湖还是找上我的感觉!

      㼭 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可就不是说心里計想什么,就是什么的时候。

      (感谢大家的票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