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在线97视频

      进入七月,一首诗突然在洪州城里火了起来。

      那便是由临江书ᇺ苑传出来的,词牌名《破阵子》,作此诗词者乃当맼下的洪州刺史章炎椏。

      便是连老百๬姓没事聚썧在一起궐喝酒的时候,都会诵读两遍,而錗后拍桌子叫一声好。

      大振民族之心啊。

      借着这首诗词的光,章炎的官声鿋陡然好了ܼ几个档次,洪州文坛和士阶层提到章炎的时候,都会夸耀一句。

      这么大的动静,搞得骆永胜都想把文公的正气歌抄一份送给章炎了,但一想又作罢。

      章炎这家伙哪里配的上,怎能配得起?

      要作,也得等将来自己作才是。

      章炎的名声大噪,也让骆永胜尝到了被其投桃报李的甜头,那就是他圈下来的䤩地,动迁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

      之前是自己这边出面和百姓洽谈赔偿,而今直接官府⨳出面。

      这年头会有官府出面办不好的事情吗?

      哪家哪户敢说一句不搬或者坐地起价,当场就会被带走投밡监!罪名就是兴建百货商场乃是利民举措,官府邾一力支持,对抗者就是对抗官府,不服王化!

      这个罪名可大可小,小了说打二十궆杀威棒,大了甚至可以掉脑袋流放!

      破家县令、灭门府尹,章炎用这种方式也是在警告骆永胜。

      我想让你活你就能活,我想让你死也是随时可以。

      看本官心情。

      可骆永胜还是很开心,对这种潜在的威胁视若无睹。

      因为现在的自己那是绝对不会死的,除非这时空的赵恒出现历史偏差不北伐了,到那时候章炎绝对不可能放过他骆永胜。

      动迁枟的工作一顺利起⋑来,骆永胜整日便忙的不行ĕ,一边监工营造,一边还要抽时间去城外的码头픒,实地调研自己租用下的昭这个码头每日吞吐货量多寡。

      “大多的生活স物资都可以保障,唯独紧俏一物那就是瓷具。”

      黄四通现在就是负责漕运这一块,他在码头就近的位置盖了库仓,只等库仓一盖好便开始囤积货物,待到百货商场开业之时进行售卖。

      ㏰“瓷器眼下乃是江西紧俏之物,汝窑官用尚且不足,流于市行的便更少了,而咱们江南道当጗地烧的青白瓷虽好,但价格昂贵,工钱不菲,如果用来囤积售卖,很难快进快出,至于繁昌窑所产的影青瓷,想要运输过来又破费时日,需先走漕运再转路输。”

      这里黄四通话中提到的青白瓷,便是后世著名的景掸德瓷,眼下还叫青白瓷,要等过个几年,烧窑之地顺年号取琨名景德镇后,才正式更名为景德瓷。

      “如果不卖瓷᣾器,咱们这百货商场岂不是名不副实了。”

      磇 骆永胜皱起眉头:“百货百货,自然要货品繁多才名副其实,我这几日跑公衙,甚至求得了盐铁司将市行搬进咱们百货商场,以此来替咱们招揽顾客,若是这光景咱们连瓷器都没得卖,岂不是被城中那些个瓷器行笑掉大牙。”

      前些⦵日子骆永胜本来是想申请一张盐引来卖盐的,꒡但被章炎直接给拒绝掉。

      盐铁专卖是国策,任何人都甭想染指。

      不过章炎却给骆永ﵙ胜一个好出路,那就是让眼下洪州돽盐铁司的专卖行搬进他的百货商场里,价格还是那个价格,不过每卖徇出一斤盐,骆永胜再补贴官府五文钱。

      这就是合作共赢。

      一旦盐铁司的专营市行搬进百货商场,那用屁股想也知道将来百货商场的客流量将会达到一个怎样客观的地步。

      都来买盐了,不顺便买点别的东西吗?

      正发愁着ᵀ,侯三也寻了过来,又给骆永胜带来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

      那就是后续的资金快跟不ꕮ上了。

      “怎么可能?”

      骆永胜当然不信,当初他们可是拉来了八万多贯的郏赞助呢,怎么可能花的那么快,难不成这侯三从中吃钱了?

      侯三苦笑一声ၩ:“我的骆兄弟,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甩手掌柜做着眼里只看大头,却不知那些林林总总的小账才是真的厉害,小刀子割肉可比鬼头刀一把斩下疼人的多。

      动迁安置、营造用料、工人工钱哪一样不花钱,更别提现在四通兄又造仓库,又租码头了,等过些日子谈好膓进货的渠道,要在码头这里募集一批装卸工人吧,这可都是钱。

      八万多贯听起来不少,可别忘了,这个月初,秋税开征,光这一笔就是足足六千贯没了,反正咱们眼下能拿出来的钱最多还有两万贯,又得想办法了。”

      想办혹法,上哪魯想栆去,难不成继续骗?

      骆永胜皱起眉头冥思苦想起来,一旁黄四通和侯三ﺝ倒也不催,只等骆永胜⏬想辙。

      他俩现在都习惯了,乗生意上遇到难题都甩给骆永胜,谁让后者鬼点子多呢。

      而骆永胜倒也没让他俩失望,主意还真想了出来。

      ⦨“盐铁司给了我一个灵感啊。”

      骆永胜一拍大腿,拉着俩人走到一旁纳凉的遮阳亭,兴奋的滔滔不绝:“原来咱们一直都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内,那就是要搞所有的商品专卖,然而实际上咱们怎么都不可能实现全部商品的专卖,就说这盐铁之物,衙门最多允许把市行搬进咱们的百货商场开市,不可能转手交咱犢们来兜售。

      既然盐铁行可以搬进来,那么咱们完全可以开放整个百货商场的铺面来进行招商。凡是咱们洪州城内的商号市行,直接搬进咱们的百货商场来开市,他们自己⁏进货自己卖紆,成本由᩸他们来承担,咱们每月抽取比例抽成即可。

      而不愿意搬进来的空白区域,咱젲们在做自主销售不就可以了,这样可以将成本控制在极低的范畴内。”

      骆永胜的点子不算新鲜,就是后世的商业地产概젛念,骆永胜要把他的这个百货商场搞成洪州的CBD!

      黄四通和侯三一琢磨젔,还真动了心,但很ں快却又皱起眉头。

      “那如果这些进驻的商号隐瞒销售额怎么办,他们卖五百文报一百文,咱们也不知道啊,抽成之事不就打了水漂。”

      “我自然有主意。懥”

      骆永胜缓胄缓吐口:“咱们发行,商品兑劵!”

      商品兑券?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迷惑。

      这可又是一个新鲜的名词。

      “简单来说,就是百姓把钱给咱们,而后咱们给百姓这种兑券,凡是在咱们这里购买商品都可以使用这种商品兑券。”

      骆永胜兴奋的手몱舞足蹈,滔滔不绝说着自己的计划:“商品兑券最低的面额假定为十文,老百姓给咱们一百文钱,咱们给㪊百姓十一张十文面额的兑券,总价值便是一百一十文,老百姓占得了一成的便宜。 ▔

      而后,百姓持兑券在걄商场内购买一百一十文的商品,兑券到了商家手中,商䘰家再拿这些商券找到咱们⼛兑钱,一百一十文兑券就可以兑一百一十文钱。” 띉

      俩人前面听的还沉心醉意,听到这里的时候大吃一惊。

      “那岂不是说,咱们里外里就赔了十文钱进去,若是商家和䨇百姓串通起来,咱们还不赔翮个底掉啊。”

      “你看,你们这就不懂了吧。”

      骆永胜嘿嘿一笑:“忘了抽成的事?咱们给了百姓一成的让利,但是咱们转过头可以滅收商家一成五的抽成啊,貽这不就赚了五个点?” 뷥

      ⴱ “一成五?”侯三抽了口子凉气:“这太高了,商号自有成本᝔,利润本身就压缩到两成到三成区间,再痙给咱们一成五,怕是不会愿意了。”

      “羊毛出在羊身上,商品可以适当提价嘛。”

      ㅐ骆永胜不停生出的主意,犖听的两人目瞪口呆:“比如说七文钱一匹布,咱们标价八文钱,但是于此同时,咱们又对ᓇ外宣布,凡是选择持覒兑券购买商品的,都可以享受九成的折툣扣,这样一来对百姓来说就是双重优惠,必然会选择将钱变成兑券。

      可睃是兑券不可找零,而一匹八文钱的布九成优惠后,便成了七点二文钱,百姓为凑足整数,势必要买一些无用品来补充,这样加啊加,最后买好的商品总价一ᗽ定是三十、四十、五十这般的十倍整数,无形中不仅拉高了总销售额,也让商号们赚到了钱。

      獯 每一件东西多卖个零点几文钱,积少成多,综算下来即使扣除掉抽成,利润也只会不减反增,而百姓呢豩,因为双重뤻优惠的对冲,其实也没花多少冤枉钱,只是一次性采买的东西要比往常多上不少。

      这意味着,商品的流通速度变快了,钱财的流通速度也变快了,百姓的消费指标提高了,钱花完他们菮就得去赚,赚来就要买东西,这样不停랔的运转,在咱们这开市行的商号솰赚的还是那些钱,大头,都通过抽成的方式进入了咱们的腰包。”

      一通解释下来,侯三和黄四通俱都傻眼顽,你看我我看他。

      “닚听懂了吗?”

      훣两人苦笑摇牔头:“骆兄,论生意行,您是行家,这其中门道我们属实是不明白,还有你说的七点二文是什么意思?”

      这句问反而让骆永胜愣住。

      怎么,古代没有小数吗?

      不可能啊,祖冲之的圆ᜆ周率不都搞到小数后多少位来着ퟫ了吗。

      于是骆永胜便举了个例子:“七点二文핞的意思就是再加零点八文,便是八文钱整,十进制的原理。”

      两人这才恍然:“原来骆兄说的是七分二文啊。”

      ¤ 分?

      古人用分做小数于整数之쟑间的符号,取分开、分割之意。

      所以自然无法理解骆永胜刚才话语中七点二的意思。

      毕竟现代数学与宋朝时的数学相隔了足足一千多年。

      䜊跨度太阋大了。

      “甭管怎么表述吧,你二人觉得我这个想濘法可行否?”

      两人看看,相顾一笑:“都依骆兄的,只是,咱们从哪里招商啊。”

      这可把骆永胜给问住了。

      对啊,从哪招商呢。

      他骆永胜眼下的名声可是在洪州城内彻底臭了,谁会再信?

      这些商人虽然之前吃了时代悬差的亏,但硯到底是商人,吃一亏长一智,不可能跜再继续上当受骗。

      要不然出门就上当,当当都一样还不丢死人了。

      “拉下脸,再聊聊?”

      骆永胜就这痨点好,脸皮厚,嘿嘿一笑:豳“咱们这次坦謼诚相待,反正他们都被咱们骗过了,这次这个机会若是不把握住,那咱们赚不到钱,失他们被骗的钱岂不是更难要回去?”

      说罢,三人都大笑起来。

      퍴说的很有쐀道理,反正都已经进坑了,干脆就老实在坑里待着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