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奶片视频观看

      时间差不多了。

      公生也不是准备来参加庭审做受气包的,即使这个庭审从最开始的时候就发生偏差。

      缓缓起身,从背包里取出两份一模一样的文件。

      一份是递交给书记员上交。

      公生自己则是拿起另一份,以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来到法庭的中间。

      “原告律师,你所出示的文件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

      皱着眉头,审判长连续翻阅几页,无法察觉到任何与案件有关的内容。

      就是简单的文件统计。

      “嗯,就是一份关于霓虹全国校园伤害案件的统计,以及东京市区的伤害案件详细普查。”

      没错,公生专门去查询的内容。

      与之前的案件一样,每一个地址每一个地址的详细查访,与每个被害人亲身接触。

      “然后呢?”

      不耐烦的回应。

      将这种无聊表格丢到一边位置,审判长盯着面前在调试机器的男孩。

      是法院的显示屏,超大的那种,可以让审判席与旁听席都看到的超大荧幕,男孩用线路将笔记本电脑与显示屏连接。

      最后男孩电脑上的画面显示在荧幕之上。

      是一个视屏。

      “然后呢......我认为你应该看完。”

      连接完成,公生才转头看向审判长,向着对方说道。

      “原告律师,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是对审判庭有意见吗?”

      审判长有些忌惮现场直播的摄像头。

      至今没有明白上层要求这一次的庭审直播,的目是什么。

      但是这样也让审判长不能表现的更加没有底线,比如直接开庭后立刻喊庭审结束,原告方败诉......

      不是没干过这件事。

      “不,我的意思是被告方安西全球房地产公司统计的资料你可以看完,那么我这一份警视厅协同调查的资料就无法看下去。”

      公生示意着手中一模一样的资料,上面的确写着‘警视厅’的字样。

      嘴角露出一丝冷冽笑容。

      “还是说审判长认可地产公司的资料,却无视警视厅的资料,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才说完,摄像机如同故意的,对准审判长拍摄过去。

      对准那张脸......

      如同生吞苦瓜般的难受,紧紧咬住的牙齿从腮的两侧肉中凸显,一种暗怒积蓄。

      但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审判长还是需要继续的维持一种‘公平’,再次拿起公生递交的文件,随意的翻动几页,却一个字都没有看进。

      最多在装会样子......

      法庭中的所有人看向男孩,对于男孩会忽然的强势,并且压迫住审判长感觉到意外。

      而被告律师则忽然感觉到一种莫名违和感。

      注视着毛利公生......

      这个男孩不是应该如果不知道利益链,应该已经被庭审的压力所压垮。

      如果猜出了被告方与审判庭的利益链,就应该明白他根本没有赢的希望啊。

      那么此刻忽然压住审判长,忽然的强势究竟为何?

      “好了,差不多了,因为这份资料仅仅只有我与审判长手中具备,其他人并不知晓内容,所以之后的部分我需要亲口讲述。”

      公生高举一只手,轻轻挥舞一下。

      如此,将所有人的视线再次聚集到这里。

      “以及在讲述之前,本人可以表明,这是真实从警视厅中获得的真实数据,是得到警视厅公证的数据。不存在虚假。”

      说完,公生没有拖延。

      点开视频软件,同时翻开到第一页,嘴唇微张,开始讲述。

      那是一份很全面的数据,公生讲述着东京每天都在发生的一场恶劣事件。

      校园伤害!

      而在视频上,正在播放着学生被伤害的画面,被人围住,被谩骂,被殴打,被推搡,最后到跌倒在地。

      没有一个是重复的面孔,不断的播放着被攻击的场景。

      “自平成某年开始,仅三年内就发生了二十三万起校园伤害案件,其中小学的校园伤害案件为十一万起。”

      “而在小学伤害案件中,造成伤害、进入医院、联系地方警示的案件就有六万起,最后被当做民事纠纷结束。”

      “但是在另一边,造成伤害,并且是孩童因校园伤害死亡的事件,却高达十万起!”

      一边说着,电视一边在播放。

      男孩靠住墙边的位置,缩在那窄小的角落之中,努力减少被挨打的面积。

      手部护住脑袋,躬身护住腹部,手肘与膝盖接触形成保护网,后背贴实墙壁来抵抗冲击。

      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身体......

      “各位,这个动作还是很科学的保护姿势,是用来躲避自然灾害比如地震时候的保护动作哦!”

      公生用坦诚的语气说道。

      用学校教导对抗地震的科学姿势,却未曾又一次用来对抗地震,而是用来在校园伤害的时候保护自己。

      还是说在霓虹,人害人比自然害人的频率更大?

      “而在东京的大学部分,三年内发生的死亡案件为九万起,其中在被迫械斗造成多人伤害的有五万起,选择自杀的有四万起。”

      小学至少是无知,造成伤害的时候也是完全无知的状态。

      到大学时期,为何还会继续校园伤害......

      而且,小学时期的校园伤害,被伤害之后都仅仅是心理阴影,却不会涉及到更多层面的迫害与加害。

      大学的校园伤害,却无人生还。

      都是奔着必须把人生全部否定,而进行的伤害吗?

      公生不断说出这些冰冷的数据,而旁边荧幕上还在播放着被视屏。

      这些视屏并不算难找,只需要在某些特殊的网站,花上一小笔的价钱,就可以买到别人特意拍摄的这种视屏。

      没错,这个东西也能赚钱,还有专门的渠道。

      整个现场陷入压抑,只有公生的说话声音出现,还有视屏中孩子的哭声、惨叫、悲痛到发自心裂的声音传出。

      “原告律师,请你注意,你现在为止说的文件都与本案无关,并且被告方向审判庭抗议,原告的行为完全属于无理取闹行为!”

      被告律师向审判庭发起抗议。

      “原告律师,你现在的行为已经属于恶劣破坏庭审,从现在开始审判庭将取消你继续发言的权利,并且进入到最后的审判环节!”

      说着,审判长已经拿起法槌。

      没有任何的阻碍,敲击下去......

      ————咚!

      不是法槌的声音,也不是来自审判席所发出。

      公生操纵电脑,将连接荧幕的立体音喇叭调整为音量最大,一股暴躁的声响传出,瞬间压过审判长与被告律师的声音。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准备用所有人的借口来分散罪责,逃避校园伤害的过失吗?”

      公生看向被告席的安西绘麻与柴崎明日香。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安西地产集团的金牌律师专门调查过我,并且还准备使用我的信息汇总办法来对付我吗?”

      转头,看向被告律师。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审判长已经被柴崎议员所买通,这场庭审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注定败诉收场?”

      冷锋般视线,盯住面前正坐的审判长。

      “你们,一次又一次的不谋而合,真的当所有人是傻子吗?”

      手指轻轻的滑动,将电脑上的视屏调快一些......

      再,调慢一些......

      最后的是一个女孩,穿着很华丽的女孩,身材比较瘦小,还有婴儿肥,养尊处优的白皙皮肤与公主般波浪长发及腰。

      但是,这些都是上一秒的样子。

      随着一个暴虐......

      那令很多女孩羡慕的长发变成了碎发,公主裙也多出很多褶皱与脚印,皙白皮肤上出现乌青的伤痕。

      四周围着一群男孩与女孩,他们很开心。

      最后摄像头的镜面定格在女孩的侧脸。

      “原告律师,请注意你的言辞,你现在的行为是在藐视审判庭!”

      上座的审判长,与公生所在的位置正好对立。

      猛力敲击着法槌,以此彰显自己的威能!

      “注意我的措辞,为什么你们在伤害别人的时候不会去注意你们的措辞!”

      从深喉位置发出的颤音,尚未发育完全的喉咙产生的无法抗拒情绪。

      这是一种反抗。

      第一次对所谓的审判庭发起的反抗。

      “原告律师,你再继续这样,我们有权利追究你诋毁审判庭的法律责任。”

      继续的驳斥,但是语气却无法那么的刚硬。

      更像是脱虚后喘气声。

      审判长努力说着最为客观的话,至少保持在摄像机前,霓虹的观众面前。

      “为什么你们有权利追究我们的责任,但是我们却不能追究你们所犯下的罪行!”

      公生露出笑容,丝毫不畏惧的回瞪过去。

      同时手搭在笔记本电脑上。

      “原告律师,法律是公平的,但是你所代理的事情本身属于特殊事件,如果出现无法解决与无法沟通的问题,你可以选择庭外调解,或者是继续上诉,而不是在法庭上耍脾气!”

      继续着客观的话语。

      审判长很擅长这种节奏,站在高处说着为大局的话。

      “那么按照我的理解,是不是我现在代理的事情就是所谓的特殊事件?”

      公生指着荧幕上的女孩侧脸说道。

      再一次,所有人的目光注视在荧幕上,摄像机又一次聚焦。

      校园伤害......

      真的只是所谓的特殊事件吗?

      “原告律师,你不要胡搅蛮缠,审判庭会酌情审理这样的案件,而且会严格根据霓虹法律去判决这次的事件,请你要相信审判庭。”

      还是熟悉的味道。

      似乎这种口气让人感觉到不舒服,却又是那么的熟悉。

      公生内心涌起一份无奈。

      就因为知道是这种情况,所以才会动用第二个战术。

      对方可以使用无耻作为武器,那么也不要怪自己使用疯狂作为武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