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菲赵东来免费阅读小说最新顶点小说

      “哈哈哈,雄将蕑军快快请起,你这条命됰我可不要,我还指望着将军能过活捉那辽国皇帝呢!”

      当即晁天急忙扶起雄阔海,㪤打趣说道。

      쾾“主公放心,这件事包在俺老雄身上,那辽狗的皇帝老儿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雄阔海将晁天打趣的话信以为真,拍着썋胸脯信誓旦旦说道。

      一旁边的军师刘伯温见得雄阔海如此뺎的㕽赤胆忠心,心里也暗自放下心来,刚刚他的确不怎么相信雄阔蟁海,另外还有借此机会试探他的意思。

      㩽 可是结果确实让军师刘伯温心服口服,不得不说,晁天识人的本탋事的确逆天,刘伯温心中暗自佩服不已。

      可惜刘伯⹰温不知道的是,晁天有一个可以作弊的系统。

      䟊“也不知道牛皋,刘唐他们那里如何了?”

      突然,晁天想起来在半路埋伏辽国俞耘三万兵马的牛皋四个人,随口问了一句。

      ꯈ 军师刘伯温听得,突然眉头一皱,说道:“主公,事情有些不对。”

      “哪里不对?”

      刘伯温说完㳩,晁天便有些疑惑,훨急切问道。

      “辽国皇叔耶律洪派大将拓拔忠义驰ᖠ援霸州,那样一壂来俞耘的三万人马就不必回援霸州。”军师刘伯温沉声说道죬。

      听得军师之言,晁天当即心中咯噔一下子,心里一种不好的预感悄然浮现出来。

      ﲏ晁天急忙将一旁边的地图打开,目光死死的盯着清州以及◊附近,随即凝重说道:“军师言之有理,我若是耶律洪定然不会쨽让俞耘回援,有拓拔忠义两万人马足够,要搮不是薛仁贵的䨧突然出现,恐怕现在霸州城在谁的手里还鬨真不好说。”

      こ “俞耘的三万军马依然攻打清州,而后南下攻陷河间府,河间府只有不到三千军马,完全可以一战而下。”

      뒫 묤“到那时…一

      说到这里,晁天眉头紧锁,面色凝重,沉吟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갊“到戴那时,我军的ﬞ后路就堵死了。”벌军师鈂刘伯温接着晁天的话说道。

      䉟晁天点了点头,目光紧紧的盯着地图,沉声说道:“估计此时此㣬刻,清州已经失守,河间府危在旦夕。”

      “当务之急,是增례援河间府,不能让辽军攻破河间府。”军师刘伯温应和道。

      ⥂ “对,传令下去,以花和尚鲁智ꊣ深为主将,赤发鬼刘唐,行者武松,ⳕ黑面太岁牛皋为副将,统领本部军马,火速ᮎ前往清州,拿莚下清州。”

      “以西府赵王李元霸为主将,神枪将高宠为副将,统领本部兵马,火速驰援河间府。”

      “是。”

      军师刘伯温当即应了一声,随即⊈转身匆匆离去。

      待得军师刘伯温走了之ꐀ后,晁㐃天脸色依旧是凝重,随即轻声自言自语说道:“耶律洪手下有能人啊,竟然能够相出如此计策。”

      且说刘唐,牛皋,鲁智深괫,武松四个人率领本部兵马在通谡往霸州的必经之路上埋伏了三天,别说是辽军三万人马,就是连辽军的影子都没有等到。

      䩄 “主公是不是猜错了,那俞耘不会回援霸州,按理来说霸州的求援辽军早就过去好多天了,俞隣耘要是回援早就应该到了才是。”

      ﴪ牛皋百无聊赖的坐在草地上,嘴里叼着一根稻草,不耐烦的说道。

      花和尚鲁智深和行者武松两个人做在一起,吃着卤肉灌着清水。

      花和尚鲁智深嘴里塞满了卤肉,嘟嘟嚷꜆嚷说道:“若是俞耘真的不来增援,主公那里一定会有消息传过来的,塈也就这几ೱ天,俞耘那厮即ਡ便真的攻下了清州,孤军蓗深入ᝲ,想要收拾他也很容易。”

      “报!”

      香花和尚鲁智深话茢音刚落,便只见得一个小校快步跑了过来,朝着四个人沉沉的一抱拳,说道:“主公有令,鲁大师为主뷅将,其ห余三位将军为副将,率军攻打清州。”

      Ἰ 四个人听得小校之言,对视一眼,看来銐俞耘果然没有回援霸州,而是直接攻陷了清州。

      “弟兄们,干活了,俞耘这厮瘗让洒家等了他好几天,㿛等见到他非得将他撕碎了不可。”花和尚鲁智深一拍光秃秃的脑袋,狰狞说道。

      随即四个人똲集合兵马,朝着青州城进发而去。

      来到清州城外,花和尚鲁智深虽然出家,但是之前一直都是征战沙场,行军打仗了如指掌。

      涀鲁智深吩咐军马安营扎寨,又派出探马细作前去清州城打探情况。㫑

      果㌂然不出晁天Չ和军师刘伯温的猜测,那俞耘攻下清州之后넨,只留下了五千军马留守清州,剩余两万五千军马뼟直接杀到了河间府。

      探听得清州城中的情况,鲁智深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商讨破城的计策。

      “这还有啥商量的,直接杀进去楡就行了。”黑面太岁牛皋不耐烦的将镔铁锏杵在地上⨄,纨瓮声瓮气说道。

      “咱们两万人,他们五千人,直接打他娘的。”赤发鬼刘唐╦同样在旁边符合又道。

      花和尚鲁智쒤深看了一眼两个人,白了一眼,眉头紧锁,蒲扇大的手掌不断的툗摸着光秃秃的头。挜 轗

      蒄“那俞耘三万军马攻打清州之后,只꜓留下了五千军马,其余的两万五千ୋ。

      “清州东边就是沧州,南边ᮿ是河间府銺,只訿有这两个地方辽军有可能会去。”武松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随即开口说道。

      花和尚鲁智深点了点头,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道:亟“可是那俞耘倒地是去▪了河间府还是沧州呢?”

      “嗨,你们两个莫ꔯ不是吃卤肉撑到了,管那么多干什么,主公让咱们攻픵打清州,那就冲进去⟫杀他娘的。” ݉ 㓅

      赤发鬼刘唐不耐烦的打断了鲁智深武松两个人,叫嚷说道。

      “刘唐哥哥说的对极了,那俞耘定是听到鲁大师咱们几个人的威名五吓得逃跑了,难道说还能够去河间府捅咱们的屁股不成?”

      “哈哈哈…”

       一旁边的黑面太岁牛皋随口符合了一句。

      可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鲁智深,武松两个人听得牛皋的话,突然眼睛一亮。

      ㉡花和尚鲁踼智深哈哈仰天长笑,拍手说道:“是了,是䅊了,一定是去了河间府,只要攻下了河间府,就能够断了咱们的退路,哈哈哈,牛皋兄弟一语中的。”

      “哈哈哈…”

      说完花和尚鲁智深和行者武松两个묈人欣喜不已。

      ᑆ旁边的牛皋也是被鲁智킥深说的一脸懵譤。

      벆什么情况?

      什么一语中的?

      ᐺ我刚刚说了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