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住奶头不放H

      梁凯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车里,我则急切的穿过酒店ⴜ外面的激动人群走到停车场。

      等到迅速拉开副驾驶门,我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坐进银色起亚凯酷惆。

      此时火警的刺耳警铃声戛然而止,我的耳朵里也立刻恢复了平静。

      “东哥,还顺利吗?”䢃梁凯塊侧头一边看着外面从酒店里慌乱跑出的各色人等一边问我。

      “没有找到他们两个,但是见到了土狼!”཭我说。

      “土狼有没有硛交혢待?᪩”梁凯忙转回头问我。

      “没有,不过咱们这打草╪惊蛇䜺的计划是肯定驠成功了!”我一边点着头一边为自己拉上安全带。

      梁凯迅速启动起亚凯酷快速驶出凯斯大酒店停车场。

      “你们两个现在起全力盯紧曼陀罗赌场的一举一动,只要看到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肥胖男人出来就告诉我!”我电话通知李云亮。

      梁凯把车子在凯斯大酒店的后门的一个隐秘处停稳,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从后门里面出来꙲的每一个人。

      羅 阴森森的天空终于还是下起了啬雨铅,雨点纷纷跌落在前挡风玻ᐞ璃爆成朵朵水花,大大的阻巉碍了뮰我们的监视视线。

       “已经过30分钟了,怎么ໞ还没有动静?”梁凯打开雨刮迅速刮着前挡风玻璃的雨水。㠍

      “再等等,估计土狼也正在和我们耗时间!”我看着身䔔边一辆黑色越野车在雨中飞驰而过瑏才说。

      每当有车辆经过之时,大力溅起的地上的雨水,瞬间颇有种水花四溅的淋漓感受。

      虽然车窗紧闭,我们的车内也开始✛慢慢的弥漫了一股潮湿的气味。

      梁䌁凯时不时的用手指焦急的搓着面前的方向盘ߎ,眼睛却紧盯着曼陀罗的方向。

      中雨也慢慢转成变탼了大雨,整个磨丁小镇似乎陷入了一片寂静。

      我们通过前车挡风玻璃往外观察,视线也渐渐的在大雨ਙ中已经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了。

      “东哥,我看到有一个肥胖的男人独自上了一辆黑色奔驰SL,应该就是他!”李云亮的电话打了过来

      넩 “跟着他,我们随后就到!”我立刻挺起镓直身子。

      “这个混蛋,整整和我们耗了一个半小时”梁凯听了忍不住骂了一句,他立即拉起安全带,接着转动钥匙启动银色凯酷。

      我们的车随着前面的一辆黑色奔驰SL在大雨中向着西南方向的崎岖山路快速行驶。

      很快整条空旷的山间楤就只剩下了▵三辆车在䰒雨中仍然保持急速前进。

      渐渐的大雨又转成了暴雨,急促的豆大雨点坠落在我们的车身上,由于车速过快发出噼里啪啦的恐怖声音。

      “不䒦要跟太紧,以免被土狼发现!”我联系李云亮。

      朦朦胧胧看到前面李云亮驾驶的白色本田车,已经几乎和土狼的奔驰车越来越近了。

      万万没有想到駧还是晚了一步,突然土狼驾驶的奔驰猝不及防的提高了车速。

      这么大暴雨中的崎岖山路上本来就没有任何车辆,这个土狼提速用意已经很明显了。 忀 㢏

      啤 “我被发现了,现在怎么办?”李云亮也看到了,在电话里询问我。

      “拦㌌下土狼,不要让他跑了”我当下立断的对着电话喊귘。

      空旷的山路间三辆车先后同时在暴雨中腭提速,呼呼的雨声中夹杂着汽车的轰鸣声仿佛成了一쨘首奏鸣曲。

      这条山路本身就已经很破旧,几乎很多路段都是坑洼土路。

      天降瓢泼大雨,土狼驾驶的奔驰性能并没有展现出来,无形中为我们提供了追击条件。

      很快的时间,李云亮终于赶上了土狼的奔驰,在前面完成了一次几近完美的拦截。

      奔驰车在前面路被拦截的情况下,只能快速扭转车头急停,要不然就会冲下邵倾斜的山路。 渿

      梁凯驾驶着车辆也在奔驰后面迅速停稳,这愕样土狼就等于被我们卼的车给实现两头堵截住了。

      我看到李云亮和赵飞在暴雨之中迅速推开车门,冲到奔驰车的车窗玻璃前用力想拉开驾驶座ﮇ的门。

      但是土狼显然从里面迅速上了锁,他们两个在暴雨中无济于事。

      님梁凯见状立即推开车门,从后备箱最快速度找出一条撬棍冒着大雨向着奔驰车冲了过去。

      我淈也不多想立刻也紧随其后跟着梁凯冒雨前进。

      所有人的身上都被雨水浇透,山路上形成的浑浊积水向着山下不断快速倾泄。

      梁凯在雨中抡起撬棍不停的砸着土狼的驾驶车窗玻璃,就像一个正在发狂的人。ⴺ

      我和李云亮、赵飞齐齐站在梁凯的身后,奔驰车顶的雨水大力溅向我们的身上。

      侧耳就能听到土狼脸色惨白在驾驶位发╀出一声声的绝望嚎叫。

      놇 车窗玻璃碎裂眨声中,梁凯迅速伸进手去打开了奔驰门锁。

      李云亮抢先一步拉开车门,兡探进半个身子用力将肥胖的土筃狼硬生生的从驾驶位上拽了出来。

      土狼肥胖的身体重重摔进奔驰车门边䦖的一个浑浊大水坑里,我已经分不清是他的绝望哭声和嚎叫声。

      䝇我抬起头想看向天空,但是急速坠落的雨点让我的脸有些生疼。

      此时此刻浑身上下都湿透的在场每一个人䖌,可以说形容为落汤鸡也不为过。

      梁凯从赵飞手里接过一盘绳子纵身왣跳进大水瘛坑,完全不顾及自己已经全身湿透。

      ﲐ 梁凯᝚立即一边按住水里的土狼一边用力的往他身上绑着湭绳子。

      “就你这怂货,还腜敢叫自己土狼”梁凯大声的责骂着趴在雨水中挣扎嚎叫的土狼。

      刹“前面好像有一栋空楼房,我们去那里审土狼?”李云亮一边用力抹着脸上的雨水一边指着山路边的方向大声说。過

      ࢈ 梁凯也不断用手抹着脸上的雨水点点头,随即抓着绳子的一头,将躺在地上不停的嚎叫着的土狼往空楼方向拖去。

      土狼就像一条乱扭的泥鳅在泥地上被迅速拖着走,此刻不但全身早已湿透并且已经脏的不成了人形。

      四՞周除了唰唰唰❡的雨落声音,就是土狼近似恐怖的嚎叫在雨声中激烈回ᇞ荡。

      李云亮回身招呼赵飞,他㴷们两个人将两辆车一前一后开进了空荡荡的楼房몉里面。

      我则立即冒雨从湿漉漉的路边垳捡起一块石头压鉵在奔驰碻车里的油门上,然后探身将车子启动。

      ၏ 黑色奔驰车随即快速冲出路面,在连绵雨线里接连撞倒了山路斜坡段的多棵芭蕉树,最后消失㌶在雨雾缭绕컇的坡下深深芭蕉林里面。

      路边的空楼房只有三层,可能以前早就在建敐设工程中停工了,所ↆ以走进去全是些碎石碎욵料,几乎没有立足之处。

      ❇“꧆你在一楼望风,有什么情况就及时告诉我们!”我进入楼内和㿯身边的赵飞说。

      梁凯和李云亮两⃦个人架着已经再也无力挣扎的土狼拖上了去往二楼的楼梯。

      “我并不疋想用这种方式㧖和你交谈”我坐到一把破木椅룡上看着对面的土狼。

      土狼的身体被梁凯和李云亮合力绑在了一个木椅子上,双手往砸后也被绳子缚紧绑વ在椅背上,惨白的脸上和头上全是浑浊泥垢,已经精疲力尽的低着头说不出话。

      끧 “我只想找到要找的两个人,并不想伤害到你!”我长出了一㻻口气缓缓的说。

      李云亮轻轻的走到土狼被绑的椅子后面,突然蹲下身体从挡后面一把就大力掐住了ᩦ他的脖子。

      “说出来你就会活命”李云亮手上不断加大力度着说。

      土狼的脸色开始跞由惨白慢慢的变红又慢慢的变成了猪喫肝色,窒息使他剧烈咳嗽着接连点头,双眼也变的有些上翻。

      我连忙示意李云亮停手。

      “我我、我只是收人钱财而已,我也不、不知道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咳咳咳᳌咳”Ꙗ土狼一边剧烈咳嗽一边有些气短的说。

      “你是曼陀罗的管理老大,你怎么会不知道?‽”我双眼紧盯着大声痛苦呼吸的土狼。

      컦“我我、我只是名誉上的老大,真正是另一个人说了算、咳咳咳”土狼结结巴巴的说。

      “怎么会是这样?那是谁说了算?”梁凯䖾在一边有些难以置信的靠着一个墙体聽柱子问。

      “是一个日本人,叫、叫中川宏次,这件事是他、他办的,好像并没有经过泰哥的、的同意!咳咳샭咳咳”土狼急促的大口呼吸。

      “中川宏次?我好像没有听说过啊?”梁凯皱着眉头思考着说。

      꺆“中川是近3年才上来的,以前是给、给我当小弟,因为心狠手辣才争取到的的上位机会,现在很是得泰哥的心意,咳咳咳”土狼连忙向我们解释。

      我摸了摸下巴,心里仔细琢磨着土狼的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