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直播免费盒子破解版app

      洪晟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的转机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当然如果不是机缘巧合,

      洪大军也不会想得这么通透,

      实在是最近一段时间的情绪糟糕得太过厉害。

      眼看着账面上的资金一天比一天少,

      洪大军就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实验中学那边的项目一取消,

      更像是彻底扯断了他心里的那根救命稻草。

      搞转租的念头一冒出来,

      那就跟春天田间地头的野草发了芽似的,怎么摁都摁不住。

      “爸,这件事宜早不宜迟,咱们得赶紧趁着国家的政策还没下来,赶紧的先把房子拿到自己手里,保不准就有人跟我们一样的想法。”

      洪晟知道08年不少人靠房子发了财。

      聪明人肯定不止他们父子俩。

      吃过晚饭,

      洪晟就一直在撺掇他老子马上开干。

      好事不等人,

      机会就这么一回,

      没抓住就溜走了。

      洪大军也没想那么多,既然已经决定干了,脑子里也是一头热。

      洪大军做生意的胆子一直都不小,

      否则也不至于会上老三很蒋再荣的当。

      无非就是还没拿定主意。

      一旦拿定主意了,

      速度一点都不慢。

      当天晚上,

      父子俩就联系了白天抄回来的十几个房东的联系方式,一口气定了将近20套房子的合同。

      第二天一早,

      两人到点就去银行排队取钱。

      将近70万的现金,还散发着油墨味,装了满满一个旅行包塞进车后座上。

      洪晟都觉得有点跟做梦似的。

      跑了一整个上午,

      洪晟都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中午回去扒拉了两口饭,

      下午又继续出去朝电话号码,然后马上联系人看房子拟合同。

      合同文本是昨天晚上父子俩连夜准备好的,大半夜把以前装潢公司联系的律师叫起来看合同内容。

      敲定了最后的稿子,一口气打印了几十份出来。

      整整一天的时间,

      一共签了足足有30多套房子的租借合同。

      合同为期两年,付三个月的定金,一旦任意一方违约,就要按照市价结清2年的租金。

      这天晚上,

      洪晟彻夜难眠,

      一晚上做了好几个梦,

      梦里面,

      他成了富二代。

      房子买了十几套,

      能买大的就坚决不买小的,

      能买别墅就绝对不买套间,

      能买市中心就肯定不买郊区,

      而且全是带泳池的那种,豪车塞满了车库,一个月搞三次party,女伴三个月换一次,比衣服还换的勤快,小日子要多美有多美。

      吧嗒!

      早上一觉睡醒。

      洪晟吧嗒一声,伸手抹了把口水。

      手一伸,

      枕头上湿了一片,吓得整个人都清醒了。

      一看流的是口水,忍不住骂了一句“卧槽!”

      这梦做得也太邪门了!

      令洪晟诧异的是,

      他梦里面的女主角竟然不是任鑫。

      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今天是国庆节最后一天,

      他是下午3点多回江州的火车票,上午仍然要跟洪大军出去签合同。

      现在附近几个小区的空房子他们能租到的基本上都联系了,剩下的不是价格太高就是房东太精明。

      两人只好把目光投到了附近兴安那边。

      吃饭的时候任鑫打了个电话过来,不过接电话的不是任鑫,竟然是周勇。

      合着半天,周勇没存他的联系方式。

      周勇开口就问什么时候回校,现在迎新晚会的活动策划书已经有了现成的,就等着选节目出来排练。

      打电话过来主要是想让洪晟早点回去把把关,毕竟他是活动的策划人,有些地方怎么安排他最清楚。

      “勇哥,我还在申城,家里有点事情,晚上才到学校。”

      周勇还没开口,

      电话就被边上的任鑫抢了过去。

      “洪晟!”

      即使隔着话筒,

      洪晟都听得到任鑫咬牙切齿的声音。

      脑子里这才想起来,

      两人上一次聊天还是三天以前在QQ上,貌似当时自己给她回了俩字“没空!”

      “……干嘛?”

      洪晟原本想问一句是不是想我了,但是一看老娘林爱珍嘴里咬着筷子正看着自己,又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以林爱珍的性子,

      要是把这句话说出口,那一准儿今天一上午就别想好过。

      “你放心,我不会要你请我吃饭,就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排节目,现在全院的人可就等你了。”

      洪晟摸了摸鼻尖。

      觉得任鑫这话里的意思怎么都带着一股怨气。

      “排节目急什么,这不还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再说了,皇帝都不差饿兵,假期还没过好呢。”

      刚说完,

      林爱珍就一筷子朝洪晟脑门上敲过来。

      “怎么说话的!”

      “哎呦喂!妈!你轻点!我还是不是你亲生的。”

      “滚!我才没你这么老的儿子!”

      拿着手机,

      洪晟突然一愣。

      随即就朝着话筒吼起来。

      “有病!”

      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这个女人!

      真是毛病!

      你没我这么老的儿子,我还不想有你这么嫩的老娘呢!

      电话另一头,

      任鑫拿着手机有点懵!

      “卧槽,笑死我了!鑫鑫,我怎么听着刚才洪晟他妈妈好像真的在旁边呢!”

      ……

      挂了电话。

      洪晟不免又被林爱珍数落了一通。

      “我听着这姑娘声音不错,是你同学吧?”

      洪晟抬了抬眼皮子,觉得林爱珍话里有话。

      “妈,人家都二十好几了,做不了你媳妇。”

      林母一听乐了。

      “没事,女大三抱金砖!”

      “……”

      洪晟顿时无语。

      为什么高中谈恋爱叫早恋,而大学谈恋爱就是天经地义?

      这大概是很多人读书时候的疑惑。

      他也觉着挺奇怪,

      难道谈恋爱不是看年龄合不合适,而是看上高中还是上大学?

      要是高中毕业就辍学,

      那是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呢?

      这道理说不通。

      “妈,你就别操心媳妇的事情了,你跟我爸努力挣钱,等大学毕业了,你要什么样的媳妇我都给你带回来,一个不满意就两个,两个不满意就三个,挑到你满意为止。”

      “滚!没个正形!”

      ……

      吃完饭,

      洪晟跟他老子继续跑合同。

      很多时候赚钱其实就是一个机会的问题。

      机会来了,

      摆地摊都能致富。

      没见过学校边上卖肉夹馍的大妈都能买两套房,两个儿子各一套,自己还能攒一笔养老金。

      跑了一上午,

      又拿下十多个订单,加上昨天的三十几个,现在已经有50套房子入手。

      洪晟觉得再怎么着百八十万已经跑不了了。

      但是他觉得还要加把劲,下午上火车回江州的时候,一个劲儿地劝他老子别收手,一定要继续租,租到手里的现金花完为止。

      毕竟机会只有一次。

      现在就一个字,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