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影院成人版tv破解版

      建元二十年,孟春。

      篲 叔孙、达奚、丘敦、素和、庾五部聚集长孙部,归附拓跋珪。

      不过,这种归附只是名义上的归附,各部仍保持相对独立性。

      拓跋珪自然不甘心做个傀儡,他逐渐下定决心䛖削弱这些部族的自治权。

      明面上削ꅜ藩自然是行不通的,汉朝ۣ削藩引发七国之乱,晋朝削藩引发八王之乱,明朝削藩爆发靖难之役,清匶朝削藩引起三藩之乱,这些殷ᆱ鉴犹在他的眼前。

      故而拓跋珪决定和平削藩,利用刘显部带来的巨大军事压力,暗中夺取诸部青壮,籍此掌控各部。

      雥拓跋珪坐在主位,对外高喊:“通告六黮部㕶首领来我大帐议事。

      “是”,帐外传来全旭的应答声,如今他是拓跋珪的内侍长。 뱟

      半柱香之后,各部首领鱼贯而入。

      “拜见主公”。

      各部首领躬身行礼。

      拓跋珪抬手示䅌意诸ᇐ人免礼:“今日召集诸位来此,是有一潭件悡大事相商”。

      诸部首领互视一番,叔孙部头人叔孙普洛率先开口:“臣愿闻ꗛ其详”。

      “刘显部屯驻如浑水,占据鹔长城豁蘁口,我欲击破刘显,汇合贺兰部及宗杅亲数万帐,怎奈兵力不足”。

      ૆叔孙⏄普洛听出拓跋珪此言蕴意,面色微变:“请主公眀言”。

      拓跋珪菒见叔孙普洛明知故问,唍心中暗恨䧶,面无表情道:“如今大敌当㉰前,我等应合兵一处,勠力同心,共抗强敌!”

      想到刘显部的赾万余骑兵,诸部首챏领ᒑ心中皆是畏惧,却都不甘交出族中青壮,不由互相看向彼⠲此。

      拓棗跋珪冷眼看着诸部首领的举动,眼睛里射出一道寒光:“诸位莫非想独善其身?

      댎 诸部首领面露惊ᝊ容,不敢回话。

      拓跋珪也不欲逼迫过甚,挥袖命令道:“不消多,各部出五百鮫骑,自䒪带弓甃马即可”。

      叔孙普洛听到拓跋珪强硬的措辞,心中虽有不满却也不敢反驳,低眉顺目站立一旁,沉默不语。

      长孙嵩见状,휻知道自己必须代表长孙氏表态了,便大笑道:“臣闻皮之不存毛将不附!覆巢ᴐ之下无有完卵!愿将青壮两千人悉数交予主公”。

      这也是长孙兄弟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他二人认为拓跋珪能够成䒨一番大事,方有此举。

      拓跋珪闻此言,胸中一股热流涌动,暗範含感激。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其他五部首领虽多有不愿,但见长孙嵩已经表态,也纷纷点头称是,拓跋珪这才脸色稍霁。

      “既然诸部都同意出兵,便速去准备吧,明日辰时校场点兵,若有老ỷ弱病残,休怪我翻脸挺无情!”拓跋珪冷厉的声音响彻大帐。

      诸部ְ首领应诺,匆忙退去。

      拓跋珪望着诸部首领远去的背影,眼神复杂,嘴角浮现一丝冷意。

      ᵖ 뱾 ……

      次日辰时,校场。

      拓跋珪身穿玄甲,腰悬랪宝剑,쾠肩披红袍,威风凛凛立于马上,左右两侧立着长孙肥、全旭⡽等大将,身后是五百精骑,不动如山。

      目光所及,数千骑兵列阵于此,旌旗猎ㅵ猎,气势磅礴,拓跋珪心中﹦豪气顿生,洪声道䑔:“尔等都是国族旧臣,忠勇之士,我亦敬重尔等,此番若能复立代国,立小功者赐牛羊布帛;立次功者赏奴隶美婢;立大功者,饹不论出身,赐封爵位”。

      拓跋珪不论出身的话语落入众人之耳,犹如㭌平地惊雷,令꽽他们激动万分,纷纷跪倒高呼“万岁”,샔声音嘶哑也不停止呐喊,气壮山河之声响彻这片校场,久牢久不散酊。

      待声音渐弱之际,拓跋珪一手握缰绳,一手按剑,朗声问道:“尔等可还有疑虑?”

      䗚“主公当真不计出훩身?”一位面色踈黝黑的鲈骑士眼中闪过异色,试探⺰性的问道。

      “自然!”

      “若吾是个奴隶呢?”那骑士继续追问꼫。

      “自今日起,你便不再是奴隶,而是我麾下士卒”拓跋珪斩钉截铁的说道,他的声音带着毋庸置疑之意,听起来让人信服。

      “多谢主公Ň厚恩,于栗磾(di)必誓死效忠明公”黝黑骑士单膝跪拜,声音洪亮,ﱩ传遍校场。

      “众将尲听令,任命长孙肥为校尉,总领罗结、全旭、莫题、李栗、叔孙建五僮将;任命莫题为校尉,统领庾业延、和跋……”

      叔孙建、和跋、庾业延分别是叔孙部、素和部、庾部的青年才俊,拓跋珪虽然心存削藩之念,却也不排斥几部的人才。

      以往,拓跋珪自觉麾下人才济济,此刻竟䄰是连十名僮将都凑不齐,他也不想滥竽充数,便决定选将。

      拓跋珪高举右臂,向着校场外的众人喝道:“我大军尚缺僮将三人,尔等若是自认有才能者靖,可上前自꩔荐”。

      ꋀ “我愿一试”一个健硕的身影策马跃出。

      拓跋珪抬眸一看,正是先前的黑面骑士于栗磾,但见自其相貌堂堂、虎背熊腰,双壁粗壮有力,心中暗赞一声,笑问道:“你有痊何本领?”

      “吾自认一身武艺不输于人,至今未尝一败”于栗磾回答道,神态间满是骄傲之色。

      莫题见于栗磾口出狂言,脸色一沉,厉声呵斥“狂徒!”

      “吾自知身份低微,不配当此职务,但我愿以武艺证明自己,恳求主公给我一个机会”于栗磾下马以头叩地。

      “你若能胜他,我便许你僮将之职”拓跋珪手指莫题淡淡说道匧。

      ׶听闻拓跋珪应允,于栗磾心中暗喜,想텑到今日终于能够证明自己的勇武,心中甚是兴奋,遂提马向前,与莫钮题遥遥相望,目光╂中满含战意。

      莫题却是将这种战意视为挑衅,他面色一冷,毫不示弱,紧握手中长戟ᱸ,一副蓄势待发之状,二人四顭目相对,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火花迸溅。

      莫题身躯一震,手中长戟猛地挥舞,带起一团劲风,⥎直逼向于栗磾杀去。

      见到莫题挺戟杀来,于栗磾丝姊毫不见慌乱,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纹丝不动,就在那劲风即将搀击中他胸口之时,忽然睁眼,身躯向左一倾,⋺堪堪避开莫题这凌厉一戟。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ꠑ就是错过了,随后,于栗磾轻描淡写的伸出一只手,轻松夺走了莫题手中长戟。

      一切,只在电光石火之间。

      莫题瞳孔骤然一缩,㓜继而满面惊恐。 ⤆

      于栗磾以绝对的实力击败了儯莫题,征服了围观众人,也证明了自己的勇武。

      拓跋珪心中也是一片骇然,两骑相交,空手夺白刃,这种猛将翻遍史册也找不到几个驮。

      莫题的实力在众将中也算拔尖,但是在于栗磾手中却毫无招架之力,拓跋珪不禁庆幸先前选将的主意,不然緟极有可能错失良将。

      此等猛将,他可是求፼之㵦不得,若是以此人作为先锋,必能斩将夺旗,所向披靡,如今的代国,正需要强化武德,想到此处,拓跋ꔉ珪不禁向于릈栗磾投䢋去了欣赏的目光。

      于栗磾被拓跋珪盯着,心中大羞,连忙低下鴝了脑袋,不敢接触拓跋珪的目光ꋲ。

      䵙 拓跋珪见于栗磾如此模样,心中愈加喜爱,决定将他培养成代国的冠军侯,遂按剑高呼:뇑“于栗磾勇冠三军,今特擢其为僮将”。

      “万岁!”

      “万岁!”

      “万岁!”

      奴隶成为大将,这在以往的代国是不可能的,今日这一幕令在场士卒看到了希望,于是山呼之声不绝于耳。

      拓跋珪目光扫过校场,看到士卒们振奋的模样,面上露出满意之色,接着朗声问道:“可⎜还有人自荐”。

      抖……

      未几,拓跋珪又从自荐者选拔出二人,一名ዏ于桓,一名来初真,此二人才能虽不及于栗磾,却也足杀以胜任僮将之职。

      最后,拓跋珪以麾下五百骑为骨干,整编了这五千大军。

      至此,他算是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有了争霸草原的入场券。

      煻 ……䰈

      丹徒县,京口里。

      一位青年望着家中韞一贫如洗的굗情形,想到昔年贵人的赠言“卿当为一代英雄”,萌生了从军报国的念头。

      一月,青年下定决心,安抚好新婚妻子,毅然决ᑕ然投身北府。

      开启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

      裕,吾之劲敌,设使Ƣ易位而处,吾不如也。

      澡——《魏书》帝煹纪一.太祖本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